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岳雨帶點心顫耳熱,尾隨雪無瑕的身後,來到岳陽的房間.

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們盡量表現自然一點,不看她,以免岳雨尷尬,可是心中終是好奇,一直都想跟上去看看.伊南和岳冰同樣好奇,茜茜公主生怕她們看見兒童不宜的東東,趕緊哄她們去睡;"冰兒,伊南,你們都累了,都去休息吧,岳陽沒那麼快突破新境界的,估計最少也要到明天吧!"岳冰沒多想,很乖地去休息.

伊南卻能聽得出茜茜公主話中有話,小臉一紅,低頭追上岳冰,兩個人說她們之間的悄悄話去."好酒!"醉貓禦姐一飲而盡,醉態可掬地軟倒地板上.

"汗,夜姐你能有一天清醒的不?"落花城主非常同情小熊貓妞妞,天天照顧醉貓媽媽,難怪她小小年紀就這麼懂事,這都是訓練出來的!"媽媽,我們回去睡……"妞妞輕輕背上醉貓禦姐,又向芬花城主和茜茜公主禮貌地道別.

"我想去看看岳陽那邊看看,總覺得不太安心,你們去不?"病美人輕聲問,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一聽,馬上插頭又擺手,異口同聲道;"不,我們准備下棋,好久沒下了."病美人橄做一笑,命顧出門去了.

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呆對坐好半天,茜茜公主最快反應過來,問:"我們真下棋?"

看了看門口,落花城主擺擺手工"不,我回去休息了,有消息,你通知我."接著不顧茜茜公主反對,逃跑似的回房去了,茜茜公主嗔她一眼,沖著落花城主的背影埋怨道,"大家又是扔下我一個,我不管,我也休息,我才不要做你們的跑腿,自小到大都這樣,討厭!"走.岳陽回到房間,本想給兩女倒杯水消除一下尷尬.一看岳雨小手都有點抖,覺得還是盡快開始,免得她羞不自勝地逃平時岳陽同學絕對是個大色狼,可是,他一按下心神來修練,又會非常的專注.岳雨強忍羞赧,壓住砰砰的心跳,再三在心中就念這是弟弟,這是練功……

握住岳陽的大手,她召喚出寶典,又以靈泉天賦結合特殊類醫療型水靈戰獸,召喚出一個治愈水球.岳陽探手握住水球,感應一會兒,示意岳雨繼續召喚.岳雨看見雪無瑕打出的手勢,點點頭表示明白,又召喚了一個元素類青銅一級的'源泉,.這個'源泉,也是個水球模樣,它沒有任何攻擊力,根本無法升級.岳雨平時只用它來召喚清水.

據說源泉達到高級,會轉階異化成白銀級的'飛瀑,,黃金級的驚濤',白金級的'狂潮',甚至鑽石級的'海嘯,.但整個龍騰大陸的武者,沒有任何人培養成功,沒人在得到這種沒有任何攻擊力的元素戰獸後,能夠讓它提升等級,更別說轉階異化了.四大宗派之一東海水晶宮的黑潮長老,也有這種讓人抓狂的戰獸,但他不是自戰獸幼體培養起來的,而是半途契約成年體的戰獸,竭盡一生之力,幾乎用盡所有的辦法,總算把這個'源泉,培養成普通五級的'溪流"可是直到終老臨死,也沒有成功把它轉階成功.

如果說刺花是世間所有戰獸的廢柴戰獸之,那麼這個源泉,也能位列廢柴戰獸的三甲.

唯一不同的是,源泉在野外或者通天塔里的轉階成年戰獸,那是很強悍的存在.翻江倒海,無所不能.它肯定強戰怦的,只是不適合人契約.如果不是岳陽要感應臬水力量,那麼岳雨都不會把這個源泉召喚出來.

岳陽本來也不在意,他通過戰獸圖鑒已經看過這種讓人無比抓狂的廢柴戰獸,知道這個源泉的廢柴大名.但當真正的源泉一經召喚出來,與手指一觸,岳陽身體立即大震.

一種類似刺花那樣的隱藏知識在他的腦漣中,就像鮮花綻放一般,岳陽刹那明白,人們培養戰獸的辦法有多麼愚蠢,完全走上了背道而馳,南轅北轍的道路.真正的源泉,根本不是人們習慣那樣培養和使用的……他生怕自己失去現在的感悟狀態,情急之下,把岳雨緊緊地摟住,捉住她的手,先天真氣由左手的經脈,通過身體,傳輸到右手,再回流,游下腳底,在岳雨顥料之中,游遍她的全身,最後破體而出.

那田水球似的源泉戰獸,在岳陽借用岳雨身體的操縱下,慢慢地變形,變長.形成一條長長的水鞭.

破體而出先天真氣順利地延著水鞭,繼續前進,在岳陽以先天真氣完全掌控了水鞭後,水鞭如靈蛇扭動,變成了世間任何鋼鐵兵器也無法相提並論的'恐怖武器,.

岳陽可以操縱火鞭,火鞭的威力要比水鞭勝上一百倍,但火鞭不能傳輸岳陽1的先天真氣.火鞭,也不可能像水鞭這樣靈活扭動.

這條岳陽借用岳雨小手控制的水鞭,隨意攻擊任何方位的敵人,沒有死角.

甚至只要有一絲縫隙,那麼都可以前進,完全無障可阻.岳雨和雪無瑕一看驚呆了,這條充滿了先天真氣的水鞭,真的是青銅一級的源泉嗎?別說青銅級的戰獸,就是黃金級的戰獸,挨上一鞭,恐怕都會皮開肉綻……原來源泉並非不能攻擊,而是一種純粹輔助主人的戰獸.主人越強,那麼它的威力越大.

"水箭!"岳陽對于初步掌握臬水力量,感到興奮,他將水臌再次改變,變成一把彎弓,拉著岳雨的小手,張弓搭箭,准備向外射水箭.

"……"岳雨現在激動得小心肝砰砰直跳,她既為岳陽破解源泉的秘密而感動,又為他緊貼著自己身體彎弓搭背的姿勢而羞恥.因為他的前身緊緊貼著她的後背,雙臂搭著她的小手,兩個人完全沒有間隙,他身體的熱力透過衣物,滲到她的肌膚內,讓她陣陣顫抖,幾乎沒有軟倒在他的懷中.射出去的水箭,在岳陽的操縱下,還會自動飛回.雪無瑕看了,差點要拍手大贊.

有了這個遠程攻擊能力,岳陽的實力,當再邁進一大步……在此之前,又有誰能想到,元素戰獸中最廢柴的源泉,在岳陽手中,競然有如此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再來!"岳陽這次不用源泉為弓,而是凝聚起紫焰,形成巨大的火焰弓,將源泉分成數支水背.

火焰5和水箭,這樣的組合,能行嗎-?

岳陽沒試過,但心中靈感大爆,他迫不及待想要試試.

岳雨差點沒有尖叫起來,因為她感到身體後面的熱力千百倍地飚升,岳陽的身軀如火燃燒,偏偏自己的身上越來越多柔水力量,似乎能夠完美地承受,中和他火能的暴虐,身體承受沒有問題,但兩人的衣服,漸漸在火焰中消馭,原來緊貼的身體,再無拘束,完全貼在一起.

要不是岳陽因為一心二用,同時操縱紫焰和親水兩種完全不同的能量,正在緊張關頭,不能有半分干擾,岳雨還真想掙脫他的摟抱.岳雨剛剛扭動下身體,想前傾,躲開他小腹的緊貼.

她立即感覺岳陽的身體痛苦地震顥起來,他除了不能受到干擾,而且也離不開她身體的親水力量.

雪無瑕看得大急,她不知岳陽如何,不敢主動上來幫忙,急急地做手勢,示意岳雨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在她的眼中,岳陽和岳雨的身體,連成一體,騰騰的紫焰和清涼的柔水形成一個雙魚般旋轉的巨圓,極其美妙地相互旋轉,在岳陽和岳雨的身上對流,相互相成,陰陽相濟.如果岳雨掙脫,那麼岳陽合受到反震,重創.急得雪無瑕,恨不得自己以身相代.

岳雨看不見自己和岳陽身體對流的能量,但她看見了眸帶淚光的雪無瑕,看見了她那種緊張的手勢.

緩渡地閉上眼睛.

為了小三他的生命安全,自己清白毀了也不算什麼.

小三才是家族的希望,自己不能因為羞恥,就毀了他,再說,他是自己的寶貝弟弟,哪有眼睜睜地看著弟弟重創倒地的事情……當岳雨感到岳陽張大口呼吸時,一絲絲溫熱的鮮血滴淌下自己的肩膀時「她非常後悔自己剛才的前傾,如果小三他因自己而重創,那自己也不想活了!合體技雖然是岳陽作為主導,但絕對不能強行脫離,否則他都會有生命危險.

"雨姐,召喚水球,他需要更多的水,更多的親水力量,快……"雪無瑕忽然嚇得尖叫起來,她奮不顧身地向岳陽飛撲過去,卻被他身邊的水火漩渦彈開,無法靠近.她看見岳陽雙目變成金光燦燦,身上的氣息,就像火山爆一般沸騰,顯然,他已經達到了最後的關頭,稍出差池,即會失控.他急需幫助,現在唯一可以幫他的,就是岳雨.

岳雨心里閃過當日弟弟出手替自己教訓血千秋的情形,閃過他為了自己不息與血家,青峰山和紫金國數百個強者開戰的情形.一幕幕,湧現心底."不,不,小三,你不能有事!"岳雨感到岳陽越來越失控,頓時嚇哭了.玉臉淚痕滑落,梨花帶雨.

她在岳陽手中的火焰弓崩潰,水箭碎落的一刹那,不顧一切地轉過身子,緊緊地將他摟住.

帶有臬水力量清涼無比的雪玉香軀,緊緊地貼著他烈焰騰騰的雄軀,將全部柔水力量,自口中,向他汩血的口唇渡送而去……她的心只想救回弟弟,只要弟弟能恢複過來,那怕要她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息……之前的羞恥和猶豫徹底扔到九霄云外去了……比起弟弟的生命,那些又算什麼呢?

無數的水球,在岳雨就念召喚中,不斷地出現,沒入岳陽遍體烈焰升騰的身體.原來極度減弱的親水力量,漸漸與陽極力量持平.

岳陽原來失控的身體,迅恢複過來,在親水力量的支持下,崩潰的火焰弓,碎落成珠的水箭,重新出現在他的手中,更勝之前."開!"岳陽身體隨心意而行,將火焰弓拉圓.

"……"岳雨因為他的動作,能夠感應劂I他與自己身體的磨擦,尤其是他那個壞東西,因為亢極而起,雄頂在小腹上,讓她心中羞恥難禁.她當然知道他的陽極力量爆,身體自然反應,可是也禁受不了那種灼熱磨擦和頂戮小腹的怪異感覺.

幸好他遠比自己高,否則會頂到那個地方……

饒是如此,她也很難過,身體軟,很想立即松開,遠遠地逃跑.

可是,她知道自己現在一走,弟弟就會重創倒地,合體技絕對不能半途而廢,雖然之前沒過會這樣修煉,但事已至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岳雨閉上明眸,緊咬銀牙,雙手緊緊地摟住,將身體更緊密地貼著他.

岳陽一放手,火焰弓將三支水箭怒射而出.

水箭快如閃電一般,挾著漫天裂焰,穿窗而出,一路,由那些火焰裂開空氣,呼嘯著,直射出千米之外,將一瘞小丘轟成平地.大地顥抖.良久,一團水球慢悠悠地飄回來,回到岳陽的手上.

"原來這才是水的力量,終于成功了……"岳陽說完,渾身虛脫一般,無力軟倒,帶著岳雨,一起摔倒在地面上.他精神疲倦之極,轉眼間,呼呼大睡而去.

岳雨心慌意外,手足顫抖地努力半天,可是怎麼也爬不起來.

雪無瑕將衣服脫下來,披在岳雨的身上,又輕輕地摟住她的香肩:"雨姐,做得很好,岳陽這家伙練功全神貫注,剛才入神了,醒來肯定不會記得的.你做得很好,剛才稍有一點異動,他就完了,是你救了他的命!"雪無瑕趕緊安慰岳雨,她理解岳雨,為了弟弟的生命,她把一切都拋開,這樣做的確不容易."小三真沒事了?"岳雨看看岳陽,覡他的唇角還有一絲絲血漬,又心慌起來.

"我們檢查下……"雪無瑕也不放心,與岳雨心慌慌地檢查了岳陽的身體一遍,現他的手臂和背後,小腿一些地方,經脈都有不同程度的爆裂,但幸好岳雨及時轉身,以口輸送柔水力量,他才沒有重創.岳雨顧不得穿衣,先召喚治愈水球,給弟弟治愈.

雪無瑕,則壯著膽子,檢查了一下岳陽同學的昂揚之物,現沒有受傷,心中暗松一口氣,羞赧大生.

她把蒙面絲巾取下,覆在那張牙舞爪的龐然大物上,雖然高高頂起一個小帳蓬,但總算不用直記,不用讓它嚇得手足無措了.岳雨現在根本來不及找衣服穿上,趕緊用岳陽的被子裹著身體.門外,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探頭探腦,沒敢進來.

病美人大方些,她給岳雨帶了一套衣物……岳雨看看岳陽倦極而眠的睡姿,羞恥之余,又有一些自豪,弟弟的性命,是自己救回來的,雖然自己的清白有損,但能換回他的一命,那也值得7o以後,還會有更邪惡的章節.比如像大家都無比期待的推倒什麼的……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合體技,岳雨的柔水力量】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質變,岳雨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