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第二百七十二章:【推倒什麼的最討厭了!】聽到病美人同意之後,岳陽心中松了一大口氣.強行推倒,那得看對象.

比如鳳仙美人那種勾魂攝魄的成熟禦姐,強行征服,那會爽得不行.可是這個林妹妹式的病美人,強行推倒實在不適宜,她的身子,就像羊脂白玉做的寶瓶,或者青花瓷器,需要小心翼翼的呵護,需要最溫柔的親吻,若捧她在手心,看她露出甜甜的笑,那是世間最大的成就.岳陽在湖畔的小林地,很快枯■起一個小帳蓬.

病美人知道,這是他准備的愛染,在那里,待會……她都有點不敢看這小子了,帶點無足無措,裝著沒看見他忙碌,走到湖邊,坐在湖石上,輕脫下鞋襪,將白玉般的足踝香趾浸在清涼的湖水中.迎面,是清新又涼爽的輕風.絲微微吹起,撩起的不僅是青絲,還有少女的心思.

"吃個果不?"岳陽變了個尤帶晨忠的鮮果出來,又在湖水中洗了洗,滴答著水,絡病美人遞過來.

".&o"病美人其實沒有好冒口,但看岳陽.番心意,點點頭,玉指輕拈.

"其實這十幾天,是我最放松的日子,以普天天繃得緊緊的,事情一件接一件,還有生活的各種壓力,修練等等.在小花園生活的這一段,反而是我最放松最愜意的……"岳陽自己也洗了個果子,躍上湖石,與病美人並排坐在一起."是嗎?"病美人很想說我也是,但話到嘴邊,又覺得自己不能跟他一個樣,趕緊改口.

"我對爭權奪利那些沒興趣,要不是~,娘和大家特別期待,我甯願像現在這樣過……閑看碧水藍天,靜觀白云浮生."岳陽躺倒在湖石上,看著天空,回想了自己穿越前後的不同生活,不禁感慨萬千.

這個秘密,他永遠也不會跟人提起.

即使是雪無瑕.

岳陽唯一可以放飛自己思想的,就是在自己的夢境世界,劍靈禦姐和大蘿莉就像是一起穿越的親人,她們除了陪伴岳陽修練,也同時消除他深隱內心的孤獨.也許她們都不是人類,而是仙,劍仙那樣的存在,不過這些都沒有關系,岳陽需要的是,只是一份陪伴,只要她們永遠陪伴著自己,那別的什麼都沒有關系.病美人不知道岳陽想什麼,不過他的話,引起了她的沉思.她時岳陽這話有共鳴.

在普通世人心目中的建功立業之類的成就,她根本不放在眼內,什麼千古一帝,比不上她眼中的貧窮學者.

雖然她不介意岳陽變成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在龍騰大陸創出一番大業,但她更願意看他生活在自己的身邊,就像這十幾天那樣,每日與姐妹們練功,嬉戲,閑來斗嘴,靜來安臥.當然,現實不可能讓他長期這樣下去.

天魔殿,萬妖門,獅子塔,青峰山,紫金國,魔測血獄甚至東方妖族等等強大的勢力,都在虎記眈眈.

他不應戰,那麼敵人會想方設法迫他出戰,亂世之中,必須戰斗……強者,也是在血戰中磨礪而出,在尸堆中成長……她知道要不是因為自己,他都要帶著妹妹,殺上岳家城堡,除去那個擾得岳家一塌糊塗的假岳丘.他是岳家的希望,必須守護岳家不失.要不是留下來替自己煉丹治病,他早就踏上征途.

自己繼續拒絕,那是對他,對岳家的一種延誤,甚至有可能是致命的,因為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以後會有機會的!"病美人側過臉,沖著岳陽安慰了一句,這時候,她才現,岳陽已經睡著了.臉上散著舒心的微笑,仿佛要在酣夢中芙出聲來似的.柔和的陽光,照得他的臉閃亮閃亮.

病美人現自己以前從來沒有仔細地看過他,原來在睡眠之中的他,是如此的溫柔.現在,跟醒著大色狼一般的他,完全不同.

平時他為了保護自己,總是將他掩飾在喜笑怒罵的面具中,將真正的自己悄然藏起來,輕易不暴露于眾,人們看見的,總是他最堅強的一面……也許現在,才是真正的他吧!病美人帶點感動,玉指輕輕地撫著他的臉,在這張臉上,與帥氣俊秀不同,只有忽略去他的容貌,用心去感受,才能現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獨特魃力……這種魃力難以言喻,但總能悄悄地改變周圍的一切.

在這種看不見的魃力影響之下,性格剛強的茜茜,不知不覺地改變了;孤獨自好的落花,也改變了.智慧卓絕,傲而不群的無瑕,來到了他的身邊.甚至,就連一心求死自己,也因他,漸漸地改變了心意……

他,也許還不知道他擁有這一種魃力,或者說不知道他擁有這種將大家都聚到身邊一起因他而變的能力,不過他的行動,在潛意識中,一直都是這樣做的.也許遇上他,就是傳說中前世注定今生償還的孽緣吧,逃不掉的!

病美人輕輕地伏下身子,頭枕著他的手臂,側看著他靜靜安眠的俊臉,慢慢地,把白玉小手伸過去,生怕驚醒他似的小心翼翼,極輕,極輕地撫著他的臉,撫上他的唇.她鄺蒼白無血的小臉,就像胭脂在水中化開來般,慢慢地熏染上一層薄薄的紅羞,在肌膚里慢慢地滲出來.少女紅緋,丹生玉暈.時,讓她整個人都變得生機盈然起來,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鮮花,在悄然中顥抖綻放.

岳陽醒來時,已經晚星點點.

懷中的病美人頭枕著他的胸膛,卷曲著身子,偎在懷里,似一株弱不禁風的小草.等岳陽把她抱起來,盡管動作極檉臬,她也立即驚醒過來.

"你身上有汗味,好難聞."病美人沒有掙紮起身,更沒有離開他的懷抱,只是帶點戲謔地一笑.等岳陽下湖洗澡,她提著裙角,小月足踩著清涼的湖水,並不避嫌地走過未,仿如白蘭花似的臬荑輕輕地撫上他的背:"你這個人呀,根本就是個大孩子,根本不會好好照顧自己,更別說照顧別人了……"她後面一句話,留在心中,沒有說出來,其實她心里想說《你不會照顧自己,也不會照顧別人,只好我來照顧你了.她把岳陽按坐下來,輕輕地替他擦著背.

雖然她這也是生平第一次做,但做得非常好,就連病美人自己也覺得自己有伺候人的天賦.

岳陽享受之余,回眸,看見她的嬌顏,在星空下,仿如女神般動人,情不自禁,伸手將她拉倒入懷,雙唇印吻向她那微帶驚嘩妁纓唇,封住她的驚叫.病美人嚇了一跳,但很快反應過來.

唇間,觸電般的美妙感覺,隨著他嘀唇的熱力,延遍全身,舒服得就連靈魂也在顫抖.不知何時,牙關已經被他侵入,小舌頭已經被他俘虜……

在那種霸道又蠻橫的吸吮中,病美人覺得自己就連魂魄也差點讓他吸走了.情不自禁地迎合,在他貪婪地索吻無度的時候,她天生無師自通地回吻著他,而且一次比一次熟練,由開始的笨拙,到後來與他配合默契,時間也許不過只用了幾分鍾.

隨著心中天性的本能,還有身體的感覺,她閉上明眸,長睫交織,蓮藕玉臂緊緊地摟住他的頭蔭,跌坐在他的懷中,半仰半抬地與他親吻,纏綿無盡.天空,大地,湖水,游魚,小蝦,晚星,夜風……一切一切,都不存在了,世間只剩下他與她,只剩下唇舌間交換的甜蜜和纏綿的情意!

當他把好辛苦才煉成的'小重生丹"喂入她的檀口之中,這一回她完全沒有拒絕,而是乖巧地咽了下去.

愛情,讓她迸了生平最大的救生欲望,在這一刻,她不再孤獨死亡,而想永遠與他在一起,永遠!岳陽把濕漉漉的衣服,在她的嬌軀上剝落,她也沒有阻止,只是害羞又心顥地把小螓埋入他的胸膛,不敢用眼睛與他對視,因為她怕在他明眸的眼中看見自己的羞態.

摟著這顫抖的雪玉嬌軀,岳陽才感到她的輕晷.

仿佛一根羽毛,幾乎沒有重量.

清涼,光滑,細膩,清香……世伺-沒有任何的詞語能夠准確形容她的美好,朦朧的月光之下,岳陽感覺她就像月光女神一般完美.

埋在胸膛的小臉羞紅了玉頰,就連天鵝舫修長的脖子,也燒紅了.

微帶瘦削又小巧的香肩,讓人禁不住生出萬分憐意.

淺露的鎖骨,沾上了清清的湖水,就像花蕾沾上晨露那般,更讓她添上一份女人獨有的靈淨嬌魅.岳陽同學以前不是鎖骨控,他甚至無法理解鎖骨控的存在,但是現在,他決定加入偉大的鎖骨控行列.因為,他現真正完美的女人,身體是無一瑕疵的,在完美的面前,除了膜拜造物主的神奇,他還能有更多的要求嗎?玉臂,半掩香酥鴿子般大小的聖女峰.

雖然無法得見全部,但在她羞赧難忍的半遮半掩中,他幾乎被兩乳間那美妙的弧溝懾去了魂魄.

太完美了……它嬌小可愛,弧度盈盈一握,但岳陽在這一刹間,徹底把什麼d奶,e奶,g奶的拋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喵的,最好的寶貝,根本不分大小,以型號大小來評定美丑,那是最傻的做法!再往下,是纖腰,以及上面圓潤可愛的香臍."冷!"病美人偷看暗咽口水的他,心中又羞又喜,又嗔又急,趕緊給他個暗示.

"不怕不怕."岳陽驚醒過來,暗叫自己真是個笨蛋,明知她身子\}!,還站在這湖面悠閑欣賞,要是凍壞了病美人,那真是……他一手抱托著她的雙腿,一手托著她的玉背,火跑回小帳蓬里,用雪白被單,將她嬌弱的身子包裹起來,又摩擦她的雙手,給她熱量,以免她真的凍壞了身子.病美人看他如此呵護自己,心中一暖.

看他滿頭水漬,也掩被坐起,拿枕巾替他擦拭濕漉漉的頭,動作還是第一次,但嫻熟得就像個小妻子.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兩個人又吻在了一起,輕輕,來回地撩逗著對方的.又要彼此情濃時,深深地纏綿.

岳陽的手,開始輕輕地放到她的小腹上,慢慢的下移,最後輕按在丹田之上……

盡管情欲早起,但岳陽從來沒有忘記替她治病.他與雪無瑕費盡心血,用上了一顆'女神之淚',又用上了兩人的鮮血和先天真氣,以涅盤之火煉制,雖然沒有足夠的藥材,沒辦法煉出傳說中的'重生丹"但也煉出了一顆藥效接近重生丹的全新藥丸……岳陽覺得它還有加藥煉制繼續提升藥力的可能,所以皙命名為'小重生丹,等真正達到大成了,越重生丹後,就易名為'涅盤丹.時間不足,這顆小重生丹沒辦法煉制成涅盤丹了,救回病美人要緊.

也許藥力稍有不足,但病美人服下小重生丹,相信數年無憂,這樣岳陽就有足夠的時間去煉制涅盤丹了.岳陽手掌輸出的先天真氣,由店其人的丹田流通全身.

病美人對于他火熱大手覆上敏感禁區的舉動有一點不適應,畢竟是少女的第一次受侵,但她沒有拒絕,強忍羞恥,雙手環著他的頭頊,櫻唇緊緊地吻著他不放.她生怕自己一分心,就會難過地哼哼.

他的真氣在身體游走的感覺,又是舒服又是難過,尤其是小重生丹在腹中散來,藥力隨著他的真氣滲向全身的感覺,讓她感到奇熱難耐,香汗一顆顆地滲出來,讓整個小帳蓬內,都充滿了她獨一無二的處子幽香.

岳陽主動地壓上她柔弱的身體,帶點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用力,身下的病美-人就會受傷.

相反,她卻有一種奇異無比的感覺,仿佛自己的身子再弱,也能夠承受他的體重.讓他壓著,沒有被物體重壓的窒息感,反而有一種無比的快意.也許這是女人的天賦吧!

她在羞澀之余,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他的昂揚,熾熱,堅硬,威風凜凜得讓她為之顥抖,當它在大腿滑過,漸漸地迫近,病美人心中升起一種慌亂.她知道,接下來會生什麼,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那是一種處子無貞的終結,也是成為他妻子的開始……她知道這些,但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更生怕自己笨拙身體,會讓他的進攻受到影響而失敗.

"慢,慢點."她心已經准備好,但身體不懂得反應,只有拖延時間,竭力讓慌亂的自己思考一下.

"放松,再放松……"岳陽同學的戰斗經驗都是海盜王武騰蘭姐姐等人親身教導的,雖然理論非常豐富,但沒有真正上過戰場.

他倒不慌,還很冷靜,思考自己如何把仗打好,自現在開始,打出自己以後百戰百勝無敵大將軍的名頭.但心跳加,手心冒汗這些反應是免不了的.

病美人現他滿頭大汗,頓時母性大……雙腿悄然打開,強忍羞恥,在他迫近的同時,極溫柔地導引了一下……最後騎士擎舉著長槍,策騎,由小跳慢慢到沖鋒,闖進美麗公主的城堡,破門而入……在少女痛呼中,岳陽與病美人合為一體."疼嗎?"岳陽生怕自己過于動作粗魯,弄傷了病美人."輕,輕點."病美人現這小子真是天賦異稟,開初差點沒有痛死,盡管他已經非常溫柔非常小心,但還是難以■承受.

再說那個從來沒有開啟過的生命之門,比花瓣還要嬌嫩還要脆弱,如何能容那種強烈的攻擊.

不過在他成功卑破守護處子元貞的障礙後,兩人徹底結合一起,卻又漸漸適方下來.痛,依舊.

但出乎病美人的意料之外,自己竟然能夠全部承受那種原以為不可能容納的入侵.也許這就是女人的天性和天賦吧,神奇的造物主,制造了男女,肯定都賦以了男女獨有的天賦,否則人類怎麼可能延綿下來呢?岳陽的天賦與眾不同,初以為根本不可能容納那凶器,可是現在看來,即使是體質柔弱的自己,也有可能注定就是造物主創造出來適合承受他的女人……病美人心中如此一想,更是倍加感動.

主動獻上香唇,與他親親,讓情火驅散痛苦,同時以四肢摟緊愛人,在幸福的痛楚中迎接他的進攻……她已經是他的妻子,讓自己的愛人歡愉,讓他幸福,那是自己最大的職責.

忘情纏綿的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在他和她的身上,都有無數的符文在彼此的皮膚浮現,移動,交換,重新組合成新的圖案.

此時,在小花園.

雪無瑕,茜茜,落花三女靜坐櫧下,看著天邊的星光.

忽然雪無瑕的身體微微一震,隨即茜茜和落花也有極輕微的感應,雪無瑕拉起袖子,現之前與岳陽修練合體技時的符文,慢慢地浮跳出來.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身體也有幾個行文飄出來,似乎在共鳴著什麼."這個是?看來成功了!"雪無瑕立即反應,站起來,看著天邊,喃喃一句,隨即回房休息.

"那家伙做壞事,我們的身體還會有共鳴啊?"落花城主聽見雪無瑕的話,也反應過來了,玉臉羞紅,也趕緊回房休息,以免茜茜公主看見她臉上的羞態.不過,在路過茜茜公主身邊時,她迅地探手,在茜茜公主的傲挺酉>胸上抓了一下,在茜sIs然的表情中,一溜煙逃回自己的房間,哈哈大笑:"難怪岳陽老是盯著流口水,原來手感還真不錯,哈哈!""要玩,玩你自己的!"茜茜公主暴跳如雷,隨即又把火氣撒到岳陽頭上:"該死的色狼,推倒什麼的最討厭了!"河蟹社會,神獸無敵,正人君子要看不了,那繞道而行吧!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白天不行,晚上再說吧!】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知識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