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火焰弓,寒冰箭】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火焰弓,寒冰箭】

在岳家聞訊而出的家將護衛,更是痛苦.

他們知道岳家三少是個先天,而且殺人不眨眼,誰要敢阻他的去路,那絕對是戰死!不過,代家主岳丘也是個狠人,前代家主岳山都嚇得出逃,家族中的人,抓的抓,殺的殺,所有異己都不放過.最狠的是,明明有個先天級別的兒子,岳丘竟然不承認,還下令通緝……人們都說虎毒不食子,岳丘現在連兒子都不放過,要是讓他抓住臨陣脫逃的把柄,那豈能活命?

三少是個先天強者,可是岳丘也有幾個先天在背後撐腰,這一仗打起來,那肯定不得了……

身為螻蟻一樣的家將護衛,現在感到特別為難.

進是求生不得,退也是求死不能.

真不知如何是媚!

所以,他們都只好半圍著由兩個鋼鐵巨人拽拉的馬車,步步後退.

有些人看見林磊,林淼兄弟遠遠地跟在後面,開始還不明白,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個家伙想倒戈!

"林磊,林淼,你們兩個想干什麼?"家將護衛們水缸做膽也不敢攔阻岳陽的馬車,但他們找個借口,向林磊,林淼開口難,正好符合兵對兵,將以將的戰斗.打不了先天境界的三少,難道還打不了林氏兄弟?

"我相信三少是真的,中間肯定有誤會."林淼知道現在要反悔也太遲了,f脆硬挺到底.

"各位兄弟,都放聰明點,別忘本!我追不是背叛,而是真正忠于岳家,陛下和老元帥都親口承認三少,在血家大難中,三少挺身而出,保護岳家上下,現在陛下和老元帥不在,有人趁機大亂,我雖無力反抗,但絕對追隨三少之後,因為三少才是岳家正統,他是陛下和老無帥的希望,而不是外人!我說兄弟們,大家兄弟一場,你們有誰不想念舊情,盡管上來試試,我舍命奉陪就是."林磊拔出長刀,鷹目厲視周圍的家將護衛.

他的這一番話,讓許多家將都低下了頭.

也有跟林磊交情不錯的人喊道:"林磊,你這是何苦……上位者的爭斗,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可以出頭的!"

林磊一手指著灰太狼,充滿了漏*點地呐喊起來:"看見沒有?三少身邊的枸,就像人一樣有尊嚴地活著;而我們是人,卻活得像狗一樣窩囊!我不想做狗,我要做一個人,那怕只做一天,也死而無憾!"

他的話,在岳家集街心喊響起來,直沖云霄!半圍著的家將護衛,轟然.良久,有十幾個熱血沸騰的家將沖過來,跟林磊站在一起.

更多的人羞愧地低下頭,悄然退出包圍圈之外……剩下的人日光閃爍,在灰太狼的咆哮之下,也不知誰帶頭驚叫一聲,都撒腿嘩嘩的逃跑,爭先恐後,亂哄哄地逃向岳家城堡.在半山的岳家城堡,此時,數個先天強者出現在天空,光耀堪比烈日,他們一起爆氣勢,恐怖氣息形成的沖擊波,就像驚天駭浪那般卷撲而下,直迫馬車頂的岳陽.

切."岳陽同學不屑地冷笑一聲.

他已經不是當天那個拉著馬車,拉著四娘殺上岳家城堡的岳陽了.

當天的他,實力並不高,只有六級宗主左右.而今天,他早已經連殺近十個先天的強者……屠城,狂斬,端木先生,留鶴公子,食夢妖將,紫貂妖將,碧績雙頭蛇,靈蛇火尾龜,還有實力可以秒殺飛虎特使的九頭妖帥,統統倒在了岳陽的腳下.

在雪元瑕她們的輔助下,修成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第五層.

在病美人的合體雙修下,修成'合體雙修,的境界,甚至還得到了杯具男媽媽的知識傳承,掌握了召喚符文的力量……

這樣的岳陽,還會在乎幾個先天強者的威壓嗎?

對于那幾個先天強務的挑釁,岳陽的回應,是無比鄙視的中指!

對于半空中四個先天強者的聯手威壓,岳陽沒有什麼感覺,不過林淼卻嚇得幾乎尿褲子,他渾身顥抖,就像傷害病人淋了一場雪雨.他看向林磊,現林磊的牙關緊咬,雙手因為過度用力握緊刀柄,變得青白,雖然沒有嚇得顥抖,但林磊的臉色也跟死人似的難看.

海胖子騎在鐵皮犀上,嘲笑道:"不是吧?幾個先天放一個屁,隔十里之遙,也能嚇得你們雙腿抖抖的,你們真是男人?褲檔里真的帶把嗎?"

"你,你不怕嗎?"林淼顫抖地問,他看海大少臉色如常,頓時無比佩服這個胖子.

"廢話,隔那麼遠,我會怕?我怕他們個鳥啊!你們沒聽說過我海大少的膽子有多肥嗎?告訴你,我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怕美女愛上我要死要活非要嫁給我之外,別的我啥也不……我靠,有個家伙向這邊飛過了!岳陽,來了個小蝦米,你出手槁定他,老大我要留力,呆會幫你打壓軸那個最強的大怪!"海胖子一看有個先天強者,就像流星般在岳家城堡疾射而下,轟隆隆的氣勢嚇得他小心肝差點蹦出了喉嚨,趕緊讓岳陽上.

岳陽在馬車頂躍起.雙手一旋,左手陰極力量,右手陽極力量.

冰與火,在天空中形成絢麗的奇觀,一邊是寒風呼嘯,無數的碎雪飄飄而下,冷得人們牙關格格打戰;一邊堪比火山,熱得讓-人如在爐上燒烤,一個個張大嘴巴,喘不過氣來.

現在的陰陽雙魚,旋轉起來,威力比起以前第一次在新年擂台賽上施出來的威力,更勝百倍.

隨著岳陽回旋操縱,冰與火形成恐怖的龍卷風暴.冰與火在風暴中相撞,紫電噼啪作響.天空中,疾射而下的先天強者看了,心中暗驚.但他勢如流星.在這種全力一擊的攻擊之下,他椽本沒有別的選擇,只有硬憾.

流星,對憾冰火風暴……那名中年男子模樣的先天強者重拳硬憾岳陽的灰燼魔刃.只聽轟隆一聲巨響,聲音震耳欲聾,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黑,似乎有晴天霹靂在耳邊炸響,整個人都渾渾噩噩,完全不會思考了.許多承受力不足的護衛,紛紛暈厥倒地.

就算能夠強撐的家將,身體也搖搖欲$!o兩人對憾的沖擊波,就像海嘯那樣不可抗禦,席卷大地,暈厥的家將護衛統統吹飛,他們的戰獸大多立即震死當場,少量的肢斷身殘,一些沒有暈迷的家將用刀劍長槍死死地釘蓍地面,用力地支撐著身子,在恐怖的沖擊波中咬牙堅持……幾乎所有人都口角吐血,刹那讓沖擊波震傷了內腑.只要葉空,海胖子和厲氏兄弟他們幾個,還能傲然而立,仰視天空.

林磊以刀插地,支撐著身體不倒,他的口,鼻,耳朵都有鮮血一絲實力更弱的林淼,死死地抱著林磊的雙腳不放,就像一個溺水的人死死地抓住一根稻草不肯撒手那樣.

那輛表面脆弱的豪華馬車,在這等恐怖的對憾風暴中,卻絲毫無損……而在更遠處,圍牆,房屋,哨塔不斷地崩塌,磚瓦木材統統卷飛半空,好像有一只無形又巨大的魔手,將它們抓起來,拋灑向天空.

岳陽與那名先天強者的對憾,表面不分勝負.

但那名先天自高而下,遙遙借勢,流星之的怒射而來,全力一擊還與岳陽在馬車頂上躍起迎敵,打成平手,實力已見高下.

那名先天強者主要是想試探岳陽的實力,一擊即走.

岳陽卻不放過他.

"來而不往非禮也!"岳陽並沒有追砍這個度快的對手,他只是左手一挽,無數的熱能立即彙聚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弓;右手輕旋,所有的寒氣凝結他的手心,轉眼間形成三支冰寒之極的冰箭.岳陽開口就像人們召喚戰獸那樣,吟詠起來,但這種吟詠的聲調是人們從來沒有聽過的,非常美妙,悅耳動聽,仿如天籟.

一個又一個銀色符文,在他的吟詠中飄現出來,銘印在冰箭之上,讓那三支可怕的冰箭,更帶上了毀滅性的恐怖能量.

"召喚符文?"那名退的先天強者面色大變.

他有一種詭異感覺,不管自己逃多遠,也不管自己逃多快,都不可能逃脫對方的冰箭.

是繼續向後退走?

還是奮起全力,破掉這三支冰箭?

向後可以得到同伴的支援,但防禦不足,極有可能讓對手一箭穿心……奮起全力,強禦三支冰箭,只能是單獨應戰,萬一抗禦不下,自己性命堪憂.

即使全力抗下,這小子再出手追擊,自己也非重傷不可!艱難的選擇題擺在他的面前,是向後,還是向前?

岳陽又吟詠了一句行文,他的雙手有紫色的電流噼噼啪啪地浮現,連接在一起,再在火焰5,寒冰箭上高旋轉.

這下,非但那名想一擊而退的先天,就連在遠處遙遙觀戰的那三名先天強者,也面色驟變.

如果說他們剛才還有把握接下岳陽的三支昝箭,那麼現在,他們實在沒有信心接下三支外表有紫電高旋轉的冰箭……即使是最強防禦的護休戰獸,恐怕也會在這種充滿冰火能量又充滿符文力量的冰箭下,一箭穿心!之前他們以為岳陽只是一個剛剛踏進先天的小輩,沒想到這小子實在有夠變態,這種操縱能力,絕對不是剛剛踏進先天的小輩可以擁有的!

絕對不可能!

"召,召喚寶典……"被岳陽用冰箭瞄准的先天強者,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恐懼,他不選擇後退,也不選擇主動攻擊,而選擇了第三條路,召喚出白金寶典,寄望寶典護罩擋下這三支毀滅性的冰箭.

"死吧!"岳陽似乎荨-的就是這一刻,眸中殺機大盛.

三支寒冰箭挾著冰火能量,挾著紫色電芒,自岳陽手中一閃而沒.

本來,能夠擋下一切攻擊的寶典護罩,忽然就像雞蛋殼那般破碎了一個洞,在那名先天愕然的表情中,一支冰莆勢不可擋地釘入他的心髒.

秒殺先天?

這,怎麼可能……不要說外人,就連海胖子,葉空和厲氏兄弟他們都不敢置信,為岳陽的攻擊感到震驚!

抗禦一切攻擊寶典的護罩,也能射穿?

岳陽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今天同樣過萬更新,這是第一章.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追隨】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我的仁慈不會施舍給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