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岳陽的超級大反擊】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岳陽的超級大反擊】

滴血認親的辦法很簡單.

在一個桌子上,擺放著三個裝有'聖光淨水,的瓶子.那位惡魔先天強者'遲獠,把血滴在中間,作為一個參照標准,然後,假岳丘父子,二伯岳嶺,岳焰,岳風以及岳陽,岳雨,岳冰等人任意選擇左右一個瓶子,滴血下去,如果反應與惡魔相同,那麼顯然就不是岳家子弟.

表面看來,這個滴血認親一點問題都沒有.看起來極是公平.

不過,身為穿越男的岳陽同學,知道這種近乎小兒科的測試,要想弄手腳那大容易了.

最大的破綻,為什麼假岳丘那麼肯定岳陽,岳雨,岳冰等人的鮮血一定會與惡魔遲獠的魔血有相同反應呢?

這個無形的預見性,是最大的疑點……假如他不搞鬼,他怎麼肯定所有非己方的人都是惡魔?隨便是一個平民百姓的孩子過來冒認不行嗎?為什麼一定會是魔族?如果惡魔先天遲獠的魔血可以作為標准,這豈不是說明假岳丘早有預見,知道岳陽他們的鮮血一定會有遲獠魔血那樣的反應?

"……"落花城主和茜s公主對視了一眼,她們覺得假岳丘肯定動了手腳,但她們還想不明白真正的原因.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參加測試."岳陽作出了決定.

逃避測試,只會讓敵人抓住這個做藉口.

只有要測試之中,拆穿他們這個卑鄙無恥的伎倆,才會獲得真正的逆轉.

當然了,岳陽感覺無論如何,今天翻臉動手是必不可少的,唯一的不同是讓大夏國的護國戰神苦行聖者和天羅國的護國戰神那個中年書生,找到出手明助自己的理由.

惡魔先天遲獠大步上前,以鋒利的指甲劃破左手的掌心,將魔血一滴一滴地滴落中間的聖光淨水瓶.那些魔血滴下,聖光淨水瓶中原未平靜的清水,忽然翻滾起來,似乎有什麼無形怪物在里面游動一般「接著大量熱,瓶中聖水幾近沸騰,只見白色的蒸汽騰騰而起……

大家看清楚了,惡魔的血,與聖水不容,一滴入就會產生沸騰.

接著,是假岳丘上前.

他以匕隨意地劃破了手指,滴血進左邊的瓶子,瓶中,除了微微有點淡光升起,再無反應.

假岳丘他又作出了一個很好的標准,證明岳家子孫的鮮血是與聖水毫無惡性反應的,即使有點反應,也是散一點淡光……按照旁人的眼光看來,假岳丘這個血統很是純正!接著是那個假岳陽,他在右邊的瓶子滴入鮮血,同樣只有一點淡這個說明什麼?

說明三個瓶子的聖水是一樣的,任選一個都沒有問題.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岳山之子岳天的反應.我的大哥岳山,早在二十多年前,被已經惡魔害死,我在魔淵知道這個消息後,決定不論如何都要活著,活著返回龍騰大陸.因為,我不能讓岳家落入魔族之手,我不能讓岳家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歿掉!之前,我與族中長老逮捕假岳山時,就有惡魔出現,把他救走……覡在,我要給大家一個真相!"假岳丘拍拍手,假岳陽和岳焰,把全身軟綿綿的岳天拖了出來,岳雹用銀匕在岳天的手背劃破了一條長長的血口,又將匕的鮮血,滴入左邊的瓶中.

(——,,,,,"

瓶中立即產生了跟惡魔先天遲獠滴入魔血那種反應,立即沸騰起來,白氣陣陣蒸騰.

按照測試,毫無疑問,岳夭是個魔種.

岳天臉色慘白,頹然倒地,就像被人抽掉了脊梁骨似的.

岳焰和岳雹,甚至還有岳風,三名岳家後輩,分別在左右的瓶中滴血測試,統統只有微光反應,其中岳風的反應最強,岳焰次之,岳寓幾乎沒有反應.人們可以明眼看得出來,岳風的潛力在三人中最大「反應最強,看來他的血統能量,也繼續得最好.

岳焰對著岳陽冷笑一聲:"雜種,現在輪到你們了!"

岳陽以四十五度純潔視角,瀟灑地望著天空,徹底無視這個趾高氣揚的得志小人.

"不就是做狗嗎?做得你這麼開心,還真是難得!岳陽懶得理你這個白癡,我這個當老大的卻看不過眼,岳焰你個傻冒,有種的就出來,看本大少不打你個滿地打牙,沒本事你就縮回褲襠中躲著,別丟人,這樣露出來,你以為你真算個鳥啊!"漆胖子忍不住舉唇反諷.

"海胖子,你媽的皮癢了是不是,這是我的家事,關你屁事,惹怒了本少爺,本少爺割下你的賤肉喂狗!"岳焰氣得暴跳如雷.

如果一年前,海胖子敢說這話,他早就活宰了海胖子.

可是今天的海胖子,已經不是岳焰他想動就能動的,別說岳焰他,就是三大殺星之一的炎破軍,也已經奈何不了海胖子.如果讓岳焰知道海胖子剛才還契約了一只黃金六級的雷霆猛犸,他絕對不敢向海胖子出挑戰.

那個假岳陽做出未來少家主的風度,攔住岳焰:"四弟,何必跟那些爛人一般見識,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再吵,再鬧,也抹殺不了惡魔的血統!"

岳雨走了出來,銀牙緊咬著紅唇.

她堅定無比地肯定道:"我不是惡魔,絕對不是,我是聖水治愈系的召喚師!"

岳雨絕對不相信自己是惡魔,也不相信自己的父親是個惡魔「父親雖然追求權力,無時不想掌控岳家,但他不可能是一個惡魔……岳天剛才的測試,她看了,即使有魔血反應,她仍然不相信哥哥岳天是惡魔,肯定是敵人動了手腳.

明知不對勁,但她看不出任何破綻,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血來證明父親的清白.

純淨的聖水屬性,治愈備的召喚師也會是一個惡魔?這,當然是絕對不可能的!岳雨很有信心地把鮮血,滴在左邊的瓶子上.

初入,完全沒有反應……但幾秒後,瓶中的水沸騰起來,急劇沸騰,幾乎溢出,白氣騰騰.

"不可能!"岳雨完全呆住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鮮血會與魔血的反應是一樣的,在這一刹那,她有種靈魂破碎的感覺■,自己是個惡魔?是惡魔父親的女兒?跟大哥岳天一樣,都是惡魔的後代?

"哈哈,看你還有什麼話說!"岳焰啥哈大笑.岳雨渾身顥抖起來,眼淚止不住地滑落.她想申辯,很想反駁.可是嘴唇顫抖,她完全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自己.

岳冰想跳下馬車緊緊地摟住姐姐,可是雪無瑕向她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出去倒是茜茜公主擔心好友,第一時間沖出去,摟住岳雨那顥抖的身子,不住地安慰她.

現在,全場的目光都看著岳陽.

證明岳天和岳雨是惡魔的後代沒有任何意義,只有證明這個岳陽是惡魔,那麼事情才能真正結束.

岳陽會接受測試嗎?前有岳天和岳焰他們的對比,後有岳雨她的魔血反應,很多人覺得,岳陽上去測試是中計的愚舉,只會讓他落實惡魔的名頭.海胖子和葉空他們,就是這樣想的.天羅王子和雪貪狼時視一眼,准備拉住岳陽,阻止他上去測試的舉動.他們已經明白,這是敵人的一個局,不論岳陽是否測試,都會中計,都逃不出敵人的算計.

"沒膽測試是吧?我早就說過了,你是個雜種,惡魔混交出來的雜種!"岳焰無情地嘲諷.

"閉嘀,你個腦殘,這里輪不到你說話,白癡一樣站出來做別人的馬前卒,你以為白癡是金子,你以為傻逼可以當飯吃?離我遠一點,不然我秒了你!"岳陽天目慧眼一瞪,氣勢爆,將岳焰震飛出去.

"你,你……"岳焰和岳雹被岳陽的日力震倒在地,嚇得夠嗆,想破口大罵,又真怕岳陽秒了他們.

岳陽這小子是什麼脾氣,他們也是清楚的.

這小子軟硬不吃,殺意沖天,整個岳家,除了給點面子爺爺級的家主岳海和平時袒護他們四房的五爺爺,別的人都不放在眼中,說打就打,想砍就砍,當初岳山還是代家主時,就差點被他砍了.在家族新年擂台賽上,當那麼大夏皇帝君無憂的面,也我行我素,甚至就連南嶺飄渺宗的長老也踩在腳下.

自知道岳陽是先天,岳焰決定再也不惹逕小子了.

要不是岳丘回歸,並且有強力證據在手,背後又有那麼多先天撐腰,否則岳焰還真不敢招惹岳陽這個殺星.

那個假岳陽看見岳陽同學僅用目力就震飛岳焰和岳雹,目光一寒.

在眼眸深處,隱露無比嫉妒的神色.

相比之下,他這個六級高階宗主,跟岳陽這個先天強者相比,簡直連提鞋也不配……

岳陽沒有再理會岳焰,很悠然地走到桌前.

先是拿起那柄銀匕看看,又湊到鼻端嗅了嗅,最後隨手扔掉銀匕.假岳丘目光露出嘲諷的光芒,想在銀匕上找到破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他當然知道岳陽會懷疑,但他相信,岳陽這小子永遠也不可能識破真相.

"本少爺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說自己是惡魔!"岳陽同學變出自己的破瞳銀匕,小心翼翼地在食指肚上紮出一個小口,無比痛惜地擠了一滴血.

就一滴,他就極其舍不得地收起了手指,放進嘴里吮吸.海胖子等人都湊近過來,緊張地注視著瓶子.開始,瓶曇一點反應都沒有.

正當海胖子他們准備松下心頭大石,忽然,瓶子砰地爆裂了「卻一滴水都沒能流出來,無數的水在沸騰中化為蒸汽,扭曲著,翻滾著,就像白色的惡魔那樣騰空而起……所有人都瞠Q結舌,這個反應也太誇張了吧?這小子的血簡直比惡魔先天遲獠的魔血還要邪惡一百倍,莫非這小子是個大魔王?

"果,果,果然不出我們所料!"岳焰激動地尖叫起來,能證明岳陽這小子是惡魔,那比什麼都強!"給我閉嘀,本少爺還沒有試驗完……"岳陽卻沒有什麼顫抖和不安,他仿佛覺得這很正常,臉上的表情是理所當然,仿佛從來沒看見瓶子爆裂和蒸汽升騰一般.

"再試,你也是個惡魔!"岳雹也興奮得滿臉通紅,他心中也極度盼望岳陽倒黴.

"你們兩個上來,往右邊這瓶子滴點血,還有你們都試試!"岳陽同學示意林磊和林淼他們上來滴血,假岳丘的面色一變,假岳陽更是以林磊林淼不是岳家子弟的理由-大聲喝止.岳陽卻冷笑一聲:"不但他們,你們也要重新測試,想在本少爺面前玩花招?你以為你那育不全的畸形大腦可以算計我?"

一聽岳陽有把握拆穿,海胖子頓時信心大增.他得意了.搶先地出手,第一時間往右邊的瓶子滴了幾滴血.

結果,很不幸……他的血有惡魔反應,澮胖子一愕,隨即爆大笑:"原來不僅是岳家弟子,海家的血也染上魔族血統了,哈哈,這個滴血認親的鬧劇,想笑死本大少嗎?"

葉空的血有惡魔反應.

戰戰兢兢的林磊和林淼的血也有惡魔反應.

厲氏兄弟的血,有惡魔反應;天羅王子和雪貪狼的血,統統都有惡魔反應……岳焰開始還想反駁你們都是同伙,等茜茜公主出來,一滴血,惡魔反應劇烈無比,頓時啞口無言.總不能說茜茜公主也有惡魔血統吧,人家老爹可是君無憂,要說君無憂被綠帽了,那君無憂絕對會抓狂地大開殺戒的!血.

最讓眾人目瞪口呆的是,岳陽同學,又往中間那個瓶子滴了一滴鮮結果,尖r華爆.美妙無比,隱隱還有彩虹閃現.這種測試結果,與惡魔遲獠的魔血反應,形成了最強烈的對比……岳陽用破瞳匕,在灰太狼的身上,劃了一道小口子,伸進瓶子探了探,頓時,魔血的反應又起.

"我的狗是吃魔王的肉長大的,是金暗炎屬性的鐵脊魔狼,經過測試,它血的反應跟那位遲獠先生血的反應一樣."岳陽這一說,海胖子他們就哄笑起來,因為岳陽暗f6能遲獠是一條狗.惡魔先天遲獠當然能聽出,臉色大變,憤怒地瞪著岳陽.岳陽沒理他,指著假岳丘,假岳陽和岳焰等人:"麻煩你們上來做個測試,如果你們血的反應跟我的狗一樣,那不好意思,我-想在眾目睽睽之下,你們需要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的血會跟我的狗一樣.你們不是血統純正的岳家子弟嗎?各位岳家少爺,還等什麼呢?上來測試吧,大家很快就會看見,誰才是真正的惡魔,誰是真正的岳家子弟……"

假岳丘和假岳陽呆立當場,他們知道岳陽不會服輸,但沒想到這小子的反擊,會如此犀利.

眾日睽睽,能拴絕嗎?

如果真的測試,那麼又如何瞞得過這麼多先天強者的眼睛?

今天第二更,後面再來一章.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滴血認親?】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喂,口水不要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