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喂,口水不要流出來!】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喂,口水不要流出來!】

面那個假岳陽的臉煮陰晴不定,一聲不吭.

岳焰看了看周圍,現沒有敢站出來.氣得大叫一聲:"我來,就算你個廢柴搗鬼,我也不悄!"

"滾開."岳陽冷冷地盯著他.

"你說什麼?"岳焰奇了,這個變態廢柴不是想自己上來接受測試嗎?

"我說你是個白癡!我讓你個白癡上來了測試了嗎?沒人站出來.你出來干嘛?你是不是嫌自己的智商低得不夠丟人,還要再丟人一點?"岳陽一巴掌抽在岳焰的臉上.將這位岳家四少打個暈頭轉向,一下跌倒在地上.岳陽指著岳雹,以及假岳陽,聲音就像冰珠爆碎一樣寒冷:"你們,上來測試."

現在的人們,已經有點看出門道來了.

估計岳家三少有某種洞察敵人血統的本事,岳焰雖然惹他反感,但他卻不懷疑岳焰,只是懷疑岳雹他們.

岳家三少只有一個是真的"岳丘這邊的岳家三少,他不論真假,肯定都要測試.

不過,為什麼岳陽要還指定岳雹測試呢?

難道,岳雹有問題?

眾人大奇,都看向岳雹,猛現他的臉如有死色,蒼白如紙.在岳陽冷如死神般盯視之下,岳雹全身都有種不自然的顫抖,仿佛在強忍著某種恐懼.岳雹的目光,不時地瞄向假岳丘,似乎希望他開口援助自己.假岳丘自身難保,自然不會理他.假岳陽想開口說話,假岳丘趕緊打眼色,示意現在不宜開口援助岳雹.

岳雹慌了神,他尖叫起來:"我是岳家子弟,不容置疑,我剛才測試過了,我不用再測試了,我不測試,他是惡魔,大家不要相信他".

灰太狼自岳陽的身邊撲出來.

將岳雹輕易撲到.

巨口一叨,將岳雹拖到岳陽的腳下,動作快如閃電.

海胖子和葉空兩個配合默契無比.一個按住岳雹,一個用銀匕在岳雹的手臂劃過.

銀匕在中間的瓶子一探,惡魔的反應出現"盡情很輕微,但眾人看得很清楚,這個岳雹的測試與剛才截然不同.他.難道不是岳嶺的兒子?"不,不對,我是岳家子弟.我不是惡魔,是你們搗鬼!"岳雹嚇得大哭起來.

"就憑你,想當惡魔還不夠資格"你把體內隱藏暗黑能量的事說出來,是誰給你的?你收了誰的戰獸?都按照那人的說話做了什麼?"岳陽冷冷地迫問岳雹,岳雹的父親岳嶺本來想出來,但一看小兒子岳風恐懼得顫抖的模樣,微歎一口氣.只把岳風緊緊地抱起來,再也不看岳雹一眼.岳嶺也不是一個傻瓜,他能看到很多東西,但他沒辦開口.為了保全自己,妻子和小兒子岳風.他只能選擇沉默.

"一切都是四哥讓我做的!"岳雹一咬牙,指著岳焰大叫起來.

"什麼?.岳焰傻了,怎麼指責到自己的頭上了?

"四哥說無論如何都要殺了你.他讓我配合他,還說有證據一定可以把你整垮,我全是聽了他的,才會弄成這樣.這個滴血認親,也是四哥想出來的,一切都全是他搞的鬼!"岳雹放聲大哭.

"你,你,我……"岳焰絕望地看著周圍.

現在不論假岳丘那邊,還是岳陽這邊,雙方都是他的敵人.

岳焰現自己徹底被孤立了,原以為值得信任的同伴,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拋棄掉,甚至將罪名強加在自己的頭上,此時就連父親,也不敢開口為自己證明一句.直到這一玄,岳焰才現,自己其實是別人的一個棄子,一個操縱在手,隨時可棄的棋子.

曾經天真地想將岳陽扳倒,將這個讓自己恨足一生的情敵仇人.踩在腳下.

不息一切代價,也不管是對是錯,反正就是要整死他.

最終,才現這是何等的荒謬.

原己最依持的東西,只是別人的誘瑕

自己甩為複仇,淪為別人利用的棋子"而且還是一個悲劇的棋子!

當岳焰回頭,看見另一個岳家三少那嘲諷的目光,這種無情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房.這個在背後操縱自己的男子.還比不上那個變態廢柴.最少那個變態廢柴還承認自己是岳家子弟,不需要測試也承認自己是岳家子弟,而這個自魔淵回來的冒牌貨,卻在自己最需要聲援的時候.選擇了無情的拋棄.岳焰又恨又悔,又哀又怒,他痛苦地大吼起來:"死吧,一起死吧!"

岳焰沒有向岳陽,反而向那個冒牌貨沖過來.

"轟!"

急怒攻心的他,根本不是假岳陽的對手,別說這種狂亂狀態下,就是平時,岳焰也不可能戰勝六級高階的假岳陽.只是一拳,岳焰就被轟飛出去,摔倒在地上,胸骨折斷,嘔血成升,奄奄一息……

他掙紮一下,努力想爬起來.

終因傷勢過重而暈厥.

癱倒在地上,口中鮮血歸細而出,神智暈迷,不醒人事.

岳陽拍手大贊:"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這位假冒我的冒牌貨怎麼稱呼呢?不要以為你裝得有幾分像我,就以為可以冒認.岳冰,告訴這個白癡,你哥哥的天賦是什麼!"

岳冰一聽終于輪到自己了,很激動地點頭.

她深深吸氣,強壓緊張,竭力讓自己的聲音不因為心情激動而顫抖:"你們聽著,一切詭計對哥哥都是沒有用的,因為,我哥哥的天賦是隱藏天賦,能現別人隱藏的秘密,你們的什麼秘密,我哥哥早就知道了!"岳冰小姑娘這話一說,眾人暴汗.

敢情這子還有這種變態的天賦啊!

難怪如此巧妙的滴血認親,也能讓他輕易拆穿,敢情這小子的天賦是專門尋找秘密的天賦.

海胖子一聽,身體趕緊離岳陽同學遠一點,他生怕自己的秘密讓岳陽現.

"別站那麼遠,我對你愛穿花內褲的秘密不感興趣."岳陽一腳把這胖子踹飛,眾人一見,更是大汗,難怪說岳家三少是個變態,原來有這麼個秘密天賦,他能探到別人的秘密和弱點,他不牛逼才強!

"小聲點小聲點!"海胖子跳起來,氣急敗壞地想捂岳陽的嘴巴.這種徒勞的表現讓葉空他們笑的淚花直濺.

"事情,我想大家弄得差不多了.一句話,你們是賊喊捉賊,你們自己就是惡魔,卻像狗一樣反咬一口.我身為堂堂正正的岳家三少,宣布一個命令:自現在起,凡岳家子弟,不論嫡系還旁系,又或者外姓,立即脫離假岳丘的隊伍,否則以叛族論處.假岳丘,假岳陽是陰謀奪取岳家的罪魁禍,立即投降,否則格殺勿論!至于給他們助拳的狐朋狗友,比如什麼紫微大帝瞬天,惡魔先天川心,右即滾蛋,否則視入侵岳家的敵人論辦一,一北斗七甲火辦,是假岳陽的師父,立即自斷一臂,宣布與假岳陽斷絕師徒關系才能離開"

"我們呢?"紫金國的兩位護國戰神站了起來,冷冷地問.

"你們要想留下.後山墳場,會給你們預留出位置的,要不讓我家的灰太狼飽餐一頓,讓它代勞送你們一程也行."岳陽知道真正翻臉的時刻到了.

"紫微大帝,不好意思,你們理虧.如果你不能拿出證明岳丘是真的證據,我們會選擇相信岳陽的話.岳陽身為岳家正統,有權利驅逐你們.那怕你們都是先天,也不能助紂為虐."苦行聖者站出來,堅定地支持岳陽.

"假岳丘和假岳陽有惡魔的嫌疑.請立即證明你們的真實身份,否則我將視你們惡魔!"中年書生般的天羅國護國戰神,也站了出來,厲聲大喝.紫金國兩位護國戰神大步走過來,中年書生般的護國戰神臉色一變,怒斥:"你們兩個敢替他們出手.就等于紫金向天羅,大夏兩國宣戰!"

"我們只是提醒你,在天羅和大夏的國都,有人打開了兩個魔淵的傳通道口,數十萬的惡鬼,正源源不斷地湧出來,吞食著國都的人民,甚至直迫兩國皇宮,你們身為護國戰神,相信不會袖手旁觀吧?"紫金國的兩個護國戰神中稍矮的那位.冷笑一聲:"知道為什麼搞一個滴血認親嗎?就是拖住你們兩個,你們的國師帶隊前往東方妖族了,夜後不在,你們兩個又在這里,國都空虛,無人把守,這怪得了誰?這只能怪你們多管閑事!"

"明白了."苦行聖者壓下心中怒火,點點頭:"在趕回去毀滅惡鬼軍團之前,我會宰了你們,祭我國民!"

"就憑你們兩個?"紫金國兩位護國戰神中較高的一位,大笑起來:"我們的實力,不相伯仲,千招之內難分勝負,你們竟敢口出狂言?"

"苦行聖者,如果你人老健忘.我想提醒一下,除了紫微天帝外,我們這邊,還多了我和天權兩個先天."惡魔先天遲獠指著苦行聖獸:"其實,我想殺你們很久了,你們大夏和天羅的護國戰神關系密切,一直相互聯系,我們等了好久,才有今天的機會,這真是天賜良機"

"小岳陽,你們走吧!"苦行聖者忽然轉頭,看了岳陽一眼:"以後有機會,再給我們報仇!"

"既然來了,我就沒有想過回去."岳陽搖搖頭,手一指岳家城堡.沖著海胖子和葉空他們令:"里面應該會有一個巨大空間傳送陣.敵人會用人命在那里獻祭,你們的任務,就是攻下岳家城堡,破壞空間傳送陣."

"明白,你還有什麼別的吩咐嗎?破壞傳送陣這太簡單了!"海胖子摩拳擦掌,戰意無窮.

不用他來戰先天.他覺得自己目前的實力,應該可以橫沖直撞.

岳陽聽了,微微一笑:"那請你在破壞傳送陣之後,順手把可能已經鑽出來了的血獄魔王踹回去吧!"

海胖子一聽,嚇得炸了毛.

立即嗷吼起來,繞過對峙的先天強者,向岳家城堡狂奔.

當然,比他更快的,還有葉空,天羅王子和雪貪狼,後面的厲氏兄弟也拔腿狂奔"天空,百變魔尊,假岳丘和假岳陽等敵方強者,緊追上去攔截,假岳丘臨走之前,看了一眼岳陽,眼神中充滿了得意之色.也許這個計戈是他實施的,即使岳陽識破了,也無濟于事,所以才讓他感到如此得意.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只要這一仗殺掉岳陽和苦行聖者他們,世間又會有人曾經知道這個.真相呢?

只要紫金侯和紫微大帝瞬天,幾乎同時地皺了皺眉頭.

他們兩個都覺得,岳陽這小子既然識破了計"就不會那麼順利按照自己的計戈小去走.剛才他拆穿滴血認親的舉動,如果說是堅定苦行聖者和書聖的信心,尋求他們的幫助,那麼現在呢?他明知事不可為,為什麼還要強攻岳家城堡?

甚至,他就連一絲驚訝都沒有,面對完全壓到性占優的局勢他仍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他是裝出來的鎮定?

還是真的有逆轉的把握呢?

鳳仙美人剛才一直在馬車里的休息,似乎在補美容真.

直到現在,眾人准備動手了,她才款款地走出來,笑得誘人心魂:"哎呀,好像要打架了,好久都沒有看見先天大戰了,人家也要參加.躲在角落里一直默不作聲地吃著大家悶屁的端木門主,想不到你有這樣的特殊愛好,你真不出來跟大家打個招呼嗎?"

空間似乎被什麼扭曲了,隨即恢複正常.

一個高冠鶴袍,道骨仙風的中年男子,飄然而降,出現在眾人之前.

鳳仙美人給岳陽介紹:"這位活神仙似的先天.名叫端木龍城,是青峰山當初的門主,對了,剛才你宰掉的那個萬俟胥令,就是他的副門主,你小心他找你麻煩喔!"

"正好,算一算青峰山與岳家千年來的總帳."岳陽點點頭.

"你小心點!"雪無瑕親自背起岳冰,茜茜公主背起岳雨,而落花城主拉上伊南,她們准備離開,前往岳家城堡.她們留在這里,揮不出最大戰力,到岳家城堡里面,破壞傳送陣,切斷敵人的強力援軍才是她們的目標.紫金侯看了看岳陽.神色凝重地揮手,帶動那隊由紫金隊喬裝而成的精英護衛,趕去阻止雪無瑕她們.

在紫金侯的心中,敵人第一可怕是岳陽,第二是鳳仙美人,第三卻不是苦行聖者他們,而是之前曾經讓自己吃過大虧的神秘女盜賊,他一眼就能認出她,同時也知道了她的身份,雪家小姐!

二伯岳嶺,也看了岳陽一眼.

他沒開口說話,只是把重傷瀕死的兒子岳焰抱走了,帶著另一個兒子岳風.

看來,不管誰對誰錯,他都不准備參與這一場生死大戰.

岳家不能後繼無人,他甯可承受懦夫之名,也要為岳家保存一點血脈,否則岳家將會滿門滅絕……

"紫微大帝交給你來打,這個端木掌門,天權和遲獠,交給我!"岳陽在戰斗之前,還不忘揩油,緊緊的抱了鳳仙美人,把臉埋在她那淹死人不賠命的乳溝之上,無限滿足地歎息:"如果每打一仗都可以這樣抱抱你,我甯願天天開戰!""你怎麼不問問我的感受?不要舔,喂,口水不要流出來"鳳仙美人忽然感覺有異,驚叫起來.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岳陽的超級大反擊】     下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槍打出頭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