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破繭,重生】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破繭,重生】

轟隆!!!

魔王的雕像紋絲不動,除了一道淺淺的痕跡之外,就連裂縫也沒有擴大.

岳陽暴汗,這個魔王雕像原來根本不是刀罡可以砍倒的……照這樣看,那個動一動身子,就可以將魔王雕像震裂的神秘生命體,到底強到什麼程度?要沒有水晶桎陣的封印,估計那個神秘生命體一翻身就可以把這個魔王雕像給毀了,對比起岳陽,那它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呢?

無數的魔侍衛聞訊趕來,中間還有兩位魔將軍.

此地不宜久留,免得夜長夢多.

岳陽決定齒-絕招.

滅世之輪凝聚在手中,無數遠古符文和天界符文旋轉,仿如符文之海,岳陽揮動滅世之輪,一樣而過,將魔王雕像攔腰斬斷.

頓時,半戩魔王雕像轟隆隆的栽倒下來,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軀體破碎,石雕頭顱上的魔角折斷.

在那碎石之中,巨大的能量結晶顯露一點點邊緣,閃著異常強烈的能量光波,失去水晶柱陣的支援,它再也無保障雕像的完整.岳陽大喜,正想飛掠下去,把這巨大的能量結晶收起來,據為己有.

誰不料,下面那個水晶柱陣閃爍出網狀的白光,千百條白光如有生命般游動起來,又像女子溫柔的手臂,纏繞上岳陽的身體,輕盈又不可抗禦地把岳陽拉下去,似乎也要把他封印起來似的.岳陽暴汗,救人不成,反把自己給搭進去了?岳陽趕緊把滅世之輪擲出,准備破壞這個水晶柱陣……之前,岳陽還准備試著解讀一下,感覺這水晶柱陣的行文封印也許對自己解封費雯麗女皇有所幫助,並不想立即破壞,現在情況危急,岳陽再也顧不得許多,先用滅世之輪把水晶柱陣毀了再說.

無往不利的滅世之輪,擊中一個水晶柱.

出乎岳阽意料之外,它並沒有像以前那樣一斬而過,而是反彈而回.

瞬間,回歸岳陽的身體之內.

難道這個水晶柱陣是不可能破壞的?岳陽心中剛升起這樣的念頭,就出水晶柱陣上的遠古符文和天界符文都浮現起來,能量之光千百倍地亮起,輝耀得整個黑曜廣場形如白晝.

趕來攻擊岳陽的魔鬼,被那白光照到,全體都露出痛苦的表情.

距離水晶柱陣最近的最弱小的魔鬼徹底氣化,就像被落花城主的極光射中似的,稍遠的渾身融化,在慘嚎中無比痛苦地死亡,更遠而且最強的,也出哀號,連滾帶爬地逃離.除了兩位渾身冒煙的魔將軍,勉強能逃出生天之外,所有的魔侍衛都死了.

最低級的惡鬼,距離很遠,都開始氣化.

網狀的白光把岳陽拉下地面,將他和鳳仙美人包裹起來,就像一個巨大光繭.

無數的遠古行文和天界行文飄舞起來,一個個落在岳陽和鳳仙美人的身上.鳳仙美人身體淡淡地透明,似乎正在被封印,然而岳陽卻不,遠古行文和天界符文對他的身體沒有封印力.

它們就像潮水一般,沒入岳陽的身體里面,與他身體原有的苻文圖陣重新組合起來,形成新圖陣.

滅世之輪經過新符文的注入,威力進一步提升.

里面的圖陣更加豐富,也更加玄奧.

岳陽微愕,他想不到遠古之輪還能提升威力,而且這一種進步,似乎跟自己身體獲得更多的新遠古符文有關.

"暈了."岳陽自己很安全,但現鳳仙美人身體幾近消失.

他不知道如何阻止這種封印力量,難道鳳仙美人以後都要封印在這肯定有什麼辦的,一定有……岳陽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努力感應周圍的能量波動,准備破除封印,把鳳仙美人和那個也不知封印了多久的神秘生命體給救出來.此時,在天空中,憤怒的杜蘭魔帥騎乘著地獄黑龍,呼嘯而回.

地獄黑龍對于下面輝煌耀眼的白光,感到莫名的恐懼.它拒絕俯沖而下,出陣陣咆哮.

杜蘭魔帥自己也感到微量不適,他知道水晶柱陣的封印力量有多麼可怕,那是萬年之前魔測的級強者在天界帶回來的寶物,原想用來封印人類至尊,可惜一直沒機會用上.

水晶柱陣作為魔宮的寶物,代代相傳.

三百年前,巴魯特大魔王與杜蘭魔帥在通天塔七層,偶遇一只受傷的奇獸,見獵心喜,廣邀魔淵的強者,率帶數位魔王和十位魔帥,圍捕奇獸.誰不知事情大出意料之外,即使奇獸傷重,一戰之下,仍然有兩位魔王及八位魔帥當場戰死,就連巴魯特大魔王自己也受傷不輕,而且捕圍的奇獸,沒有任何辦禁錮捆綁,最後杜蘭魔帥只能借用水晶柱陣來封印.

要讓這個奇獸沖出封印,那麼後果不堪設想."黑暗漩渦一一一一一一"

杜蘭魔帥被迫使博魔宮最強防禦,數千年凝聚魔月能量和血獄能量的黑暗漩渦,那是魔測的鐮獄之寶.

只有它,才能壓制水晶桎陣的輝煌能量,才能壓制那種恐怖白光.

天空的黑暗漩渦在杜蘭魔帥的召喚下,緩緩地下降.

在整個魔宮,除了巴魯特大魔王自己之外,杜蘭魔帥是唯一可以操縱黑暗漩渦的強者.

這不僅是召喚能力的問題,還是一種榮譽和信任.巴魯特大魔王甚至沒有授權給自己的兒子,包括未來繼承王位的魔宮太子,而把操縱黑暗漩渦的權力授予一生中最忠實的戰友,杜蘭魔帥!一個甯願放棄晉升魔王,甘願以魔帥身份留杜蘭魔帥掏出黑暗魔珠,輔八大量魔氣,口中不停地吟詠天界苻文,操縱著黑暗漩渦下降,壓制-白光.

光與暗,在這一刹那爆大戰.

雙方能量相克.各g消融,又綿綿不盡,對沖一起.

積蓄數千年能量的黑暗漩渦稍微占據上風,能把魔宮天空遮住的黑暗漩渦將水晶柱陣散的能量,壓成一團.

在黑暗漩渦的能量中,地獄黑-龍戰力數倍提升.

它暢快地俯沖而下,沖著下面的白光,噴吐出一道長長的龍息,目標是束侔岳陽的光繭.

更多的魔侍衛,魔槨軍和巫妖在魔宮中奔跑出來,在黑暗漩渦中瘋狂地獻祭著手中的奴隸或者低級魔鬼,讓魔血轉化成能量,加強黑暗漩渦的威力,加快壓倒水晶柱陣的白光,將水晶柱陣重新恢複如初.

此時的古戰場,三位魔帥及端木龍城已經得知消息.

他們放棄了繼續進攻龍騰大陸,全趕來.

比起侵略龍騰大陸來說,魔宮黑曜廣場上那個讓水晶柱陣封印的聖獸的異常,更讓他們刻不容毀,一旦讓它破開封印跳出水晶柱陣,那麼相信會是整個魔淵的一場大災難.

魔淵血獄在最鼎盛時,有三位大魔王和六位魔王.

現在,僅剩下三位大魔王和一位魔王,戰死的魔帥不說,僅是魔王就失去了五位.

這,都是都那個聖獸所蜴.

人類強者,用了一千年的時間,也沒能殺死五位魔王……然而那個聖獸,只用一天,就殺死了五位魔王,余者全體重創.整個魔淵,都為之顫抖,都為之哀鳴!甚至,當時的它,還是一個受傷的聖獸.

如果它無傷,以岌峰狀態應戰的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快點,原來岳陽那小子的真正目的是釋放那個聖獸,快點阻止他,不惜一切代價."端木龍城明明是人類武者,卻對魔淵的潛在危難異常的關心,令人費解.他與三位魔帥,拋下了所有士兵,以生平最高度,趕向魔王宮殿,趕向黑曜廣場.

黑曜廣場.

杜蘭魔帥騎乘著地獄黑龍,自天空俯沖而下,穿過黑暗漩渦,恐然而,龍息在白光中瞬間消融,化為虛無.

圍在光繭中的岳陽,先天全氣爆.

滋滋作響地切割著光繭,准備強行破繭而出……杜蘭魔帥還以為里面的岳陽,就是即將掙脫封印破繭而出的聖獸,臉色大變,立即召喚出五顆流星,形成一大片流星雨,呼嘯著轟砸向光繭中的岳陽.血紅燃燒的流星,在穿過黑暗漩渦後,威力更增強數倍不止,沖破白光的阻擋,盡管消融小半,仍然挾著歿天滅地的戌能,重重地轟砸在光繭上.

光繭是一種封印力量,不論對內還是對外的防禦力,都極為上佳.除了先天劍氣,岳陽用上陰陽兩極力量也破不開.流星砸擊,光繭大受震動,卻紋絲不動.圍在里面的岳陽,雖然沒有受傷,但也被沖擊波震得氣血翻騰,頭"吼!"

巴魯特大魔王趕到,過十五米高遍體恐怖地獄黑炎的身軀,閃現在黑曜廣場中.巴魯特一見水晶柱陣顥動不止,隨時都有崩塌的可能,而自己的雕像,早就碎裂在地,頓時心頭火起.

他轟隆隆地奔向魔宮城牆,巨臂將城牆上整幢魔塔扳斷.高高擎起.再狠狠地投擲向遠處的光繭,威力更勝杜蘭魔帥召喚的五顆-火焰流光繭被連番重擊,整個劇烈大震,光芒變得淡,幾乎破碎.岳陽雖然讓沖擊波震得不輕,但原來擋住他不讓離開的光繭豁開了大口子,讓他心中一喜,看來終于有逃生出去的機會了.最好再次幾記狠的攻擊,連下面的封印也破開,岳陽心中這樣期盼.

當然,就算可以離開,他也沒有立即沖出去,他可不想敵人的靶大魔王巴魯特咆哮如雷,雙臂凝聚威力無窮的光柱,跟之前岳陽見過魔王哈辛射的光柱相像,只是顏色稍有不同,威力也似稍有勝出.

紫黑色的光柱,怒射而來.

極穿過黑暗漩渦後,紫黑色的魔王光柱,威力增益數倍,簡直可以毀夭夭地!它,重重地砸在那個破裂的光繭之上.

光繭頓時轟然破碎,大部分能量與魔王光柱對消,小部分轟碎,無數的光點,激濺四方.那道紫黑色的魔王光柱,與地面相輕後,出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岳陽同學很沒出息地召喚了寶典,升起護罩保護自己的小命.

開玩笑,那種光柱誰會硬接?

最重要的一點,岳陽已經算好角度,在魔王光柱射到之前,就用護罩,折射魔王光柱撞向地面,進一步毀壞位于水晶柱陣地下的封印.他覺得單憑自己現在想單挑魔王,那是夠嗆,肯定要拉一個幫手,比如動一動身子,就可以讓整個黑曜廣場為之顥抖的神秘生命體出來,那樣才有勝算.

魔王光柱的威力恐怖,但對于破開封印還差不少.岳陽都要絕望號-o這見鬼的封印也大牢固了吧?

大魔王巴魯特和杜蘭魔帥一看大爆炸中有個年輕的人類武者,立即明白是這小子在搞鬼.

他們憤怒無比,准備撲上來宰掉岳陽同學……巴魯特的魔爪伸了過來……岳陽絕對相信他能一爪洞穿自己的護罩,之前魔王就試過,一下就差點秒了自己,只是因為他在傳送門後,沒辦過來,伸的手臂不夠長,再加上小文麗有'束縛天賦',才躲過一劫.現在啥也沒有,沒有傳送門的阻隔,這個魔宮還是對方的老巢,自己孤身一人,面對無數魔鬼,最慘銷-還是鳳仙美人幾乎透明消失,看來封印對她有效,自己要逃離,她非——輩子封印在里面不可……

這一刻,岳陽心亂如麻.

是戰,是逃?為什麼自己每次遇上的總是牛人?剛剛打了紫微大帝瞬天和疑是萬妖門主的陰森影子,現在,又來兩個,大魔王巴魯特和杜蘭魔帥,自己孤掌難鳴,這一仗要怎麼打?

轟隆隆隆隆……

岳陽腳下,地面劇烈顫抖不止,實力稍弱的魔鬼都桌倒在地,魔將軍也站立不穩.

水晶柱陣在顫抖中,有幾根歪斜倒地,有幾根沉入土中,又有幾根彈跳西脫……封印之陣,被蓄力以久的神秘生命體成沖破,白光封印大陣,瞬間崩潰,支離破碎,無數的白光化成光箭,激射四方,所中的魔鬼統統被秒殺當場……即使是大魔王巴魯特和杜蘭魔帥,也得停下前進,以手相拒.那地獄黑龍噴吐龍息,擋下幾支光箭,但還漏掉一支,擦腹而過,饒是身為鑽石六級的它,也立即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大地震顥得就連魔宮都在搖憾,堅固鵠城牆崩塌.黑曜廣場爆裂.

原來魔王雕像的雙足,炸開,千萬碎石拋飛,遠飛出數公里之遙仍不墜落.

地面崩出一個巨大的黑洞,封印的魔氣能量如泉噴射天空,不到三秒,又湧出一個光繭,比剛才束縛岳陽的那個更巨大更牢固,但光繭表面開始斑斑剝落,似乎什麼破繭而出.岳陽.見,顧不得什麼大魔王在旁,現在救助盟友的時候,他立即以平生最快的度,飛射過去,先天破體無形劍氣劃出網狀劍氣,幫助割裂那個光繭……大魔王巴魯特和杜蘭魔帥,也用盡生平最快的度,前來阻止.

四只巨大的魔爪,對准岳陽相比下小小的身體.

凌空而至.

只要任何一爪擊中岳陽,相信他的身體都會撕成粉碎.

"拼了!"岳陽已經來不及凝聚滅世之輪,只有爆出涅盤之火,涅盤火柱轟然沖天而起……大魔王巴魯特和杜蘭魔帥想殺自己?

他們也得付出足夠的代價!巴魯特和杜蘭兩大高手明知岳陽身體爆的這個是涅盤火柱,卻不退後.四只恐怖的魔爪,前後夾擊,穿過涅盤火柱,轟在岳陽的身上.

岳陽胸口肋骨和背後脊梁都幾乎立時碎裂,內腑震蕩極大,杜蘭魔帥的利爪僅是劃破岳陽的胸膛,被涅盤火盾俾開,沒能穿刺進岳陽的身體.大魔王巴魯特的利爪,卻破開岳陽涅盤火盾,深深地紮入岳陽的身體之內,連同背後透明得幾近消失鳳仙美人,也一同穿透.

所幸的是,岳陽及時以束僖定住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又'翩翩劍舞'躲閃開去,讓開了腦袋,心髒等最致命的要害.

巴魯特的一只利爪刺穿了岳陽的肺葉,自後背肩膀紮出,再穿過鳳仙美人那透明的身體.

另一手,鋒利的魔爪透進岳陽的右邊大腿,擦著鳳仙美人的脛部,自岳陽左膝下刺入,再透小腿肚而出.大魔王巴魯特准備以雙手一擰,差點把岳陽和鳳仙美人兩個撕成碎片.

岳陽哪會給他這一種機會.

小文麗的束縛天賦再.

同時強忍痛苦,瞬間傳送離開,逃離十米之外.

顧不得療傷,反正在涅盤之火中傷勢會自動痊愈恢複,岳陽左手立即凝聚夭世之輪,右手凝聚慧星,禮尚往來,他准備還給敵人一記狠的回擊.

剛才岳陽要解救神秘生命休,硬扛了一括,岳陽同學豈是心甘情憊吃虧之人?其實,在淨化世間一切萬物的涅盤之火那種不可抗禦的燙傷之下,巴魯特和杜蘭兩人並非絲毫無損,杜蘭魔帥第一個縮手,痛苦地把著火燃燒的皮肉強行在手臂上撕下來,他有這種褪皮的能力,涅盤之火僅傷身體表面,卻還沒來得及燒毀他的骨肉.

大魔王巴魯特也迅收手回去,口中噴射出魔王光團.光團里面,有一個同巴魯特相似的小魔鬼.

涅盤之火無消除,但卻可以轉移,巴魯特把涅盤之火奇妙地轉移到那一個小魔鬼的身上,最終在他的手臂上街弱,消失.而那個被涅盤之火燃燒的小魔鬼極其痛苦地化為飛灰,被秒殺當場.

出奇的是,在光繭掙紮不斷,最終破繭而出的神秘生命體.

它對于涅盤之火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反感歡喜.

似乎涅盤之火對它的身體不會造成傷害,它一頭鑽出來,闖進岳陽的涅盤火柱中,暢快地讓涅盤之火燃燒它的身體.

正在涅盤之火中迅恢複傷勢的岳陽同學,一看,頓時楞了.

這,這家伙竟然是……

上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拯救     下篇: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萌,天然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