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心如鹿撞!】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心如鹿撞!】

准備來說,新來的並非武靈丹,而是武靈丹液.

雖然岳陽之前在倜兵鍾豪的手中得到武靈丹的必需主藥堅殼火龍果,但還欠缺一種輔藥,牽機雪蓮藉.沒有牽機雪蓮藉,武靈液就差最後一步,成不了丹,而是液態.對于武者來說,必須是比較堅硬的丹丸,才能緩慢地吸收藥力,以便身體得到適應,漸漸提升;換成是丹液入腹,吸收過快,身體極可能會支撐不住……另外一點,丹液的能量散失過快,就算服下的武者沒有爆休,也來不及完全吸收珍貴的丹液,造成大部分的能量消散.

一句話,服下丹液,非但危險,而且浪費.

偏偏堅殼火龍果和牽機雪蓮藉都很難得,岳陽之前獲得堅殼火龍果,還有池婆婆的款待下,偷裝過一點堅殼火龍果漿,主藥完全沒有問題.

反而牽機雪蓮茹緊缺.

據說西獄獅子塔曾培植過,但岳陽與獅子塔成仇,當然不可能向他們索要.

另外十幾種輔藥,天羅王子在天羅皇宮拿來,雪貪狼也代表雪家貢獻一點珍藏,還有大夏國太子及各種王子送的東西中也有不少珍貴藥材,最後是岳家的收藏藥物,兩位長老都拿出給岳陽,供他使用,魎強湊夠.二伯岳嶺聽說煉制武靈丹,有點尷尬地問能不能給一顆已經廢掉的了岳天……岳嶺請求把武靈丹給岳天服用,而不是兒子岳焰的舉動,讓岳陽同學有點詫異.

他現這個二伯是認真的,並非試探自己,心中又覺得這位二伯當上代家主之後,還真有種顧全大局的家主觀念.

讓他做代家主,看來還是不錯的.

岳天和岳焰以前欺負得杯具男夠嗆,岳陽頂替杯具男的身份「當然也是仇人.

他要不經過這場大戰,就是把武靈丹喂狗,也不會送給岳夭他們的.

不過,現在岳陽再想想,自己都是先天強者了,還跟他們就連六級宗主都不是的小螞蟻斗氣?最少他們在假岳丘威壓全族的那種情況下,都沒有背叛岳家,除了岳霓這個貪婪的家伙之外,岳天和岳焰都沒有投靠假岳丘,他們也還算有一點岳家子弟的骨氣.

岳天和岳焰注定不會很有出息,估計這輩子都在龍騰大陸厮混了.

既然如此……岳陽有了決定.

"如果我有很多剩余,我才會考慮.暫時沒這種打算,看以後如何吧!"岳陽沒有一口拒絕,但也沒有立即答應.

武靈丹要有很多,多得吃不完,那岳陽再考慮是不是給兩顆岳嶺,由他分配.

當然亍,岳陽估計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出現.

岳嶺卻大喜.

他也知道岳陽不可能優先把武靈丹給現在廢人一般的岳天,岳陽不宰掉岳天和岳焰就不錯了.岳嶺的想法也跟岳陽類似,如果岳陽有一天,武靈丹真的多得吃不完,那麼漏兩顆出來,對岳天和岳焰的未來也是好的.雖然武靈丹不可能多得用不完,畢竟這是一個希望.

沒有牽機雪蓮藉這種輔藥,岳陽本來沒辦法動手.

但他有個強的導師,麒矯女.

麒贈女沒見過牽機雪蓮藕這種東東,不過她一看藥典就明白,覺得可以用生命之水和白霜松忠菌來代替,同時加上紫紅石磨果和三葉雞冠花,岳陽經過嘗試,現藥性稍微壓制,但變得更難吸引,又自作主張加點十分之一滴的神露作藥引.

岳陽的大膽嘗試,就連雪無瑕也暗中贊許.

可惜岳陽對于煉藥火候把握不好,一直無法煉成'丹"直到麒麟女撞倒岳陽,重新混和調合,反而機緣巧合地成功了.

丹液光彩閃閃.

武靈丹液漸漸蒸,漸漸凝結,成丹.

岳陽加緊用最輕微的;2盤之火來淬煉這個半成品,反複三遍後,結果獲得大成功……室內異香撲鼻,聞之沁人心脾,僅僅是鼻端嗅到,已經有種提引氣機的感覺,如果服下,轉化成能量,那麼肯定能助瓶殖中的武者成功突破.新形成的這三顆'武靈丹"堪稱極品……普通的藥師煉制武靈丹,哪有生命之水和神露?尤其是涅盤之火作為最後煉制的點晴之筆,簡直把武靈丹提高一個品階不止.

按照藥典上面的評估,武靈丹是'六品'靈備.

六品靈藥,已經是普通武者夢寐以求的丹藥,而七品則是普通武者的服用極限,再高級,普通武者服食一顧八品的丹藥,估計立即就會爆體,那是先天強者才能承受的.

現在,岳陽添加了生命之水和神露,再用涅盤之火煉制的武靈丹,階了,突破六品,達到七品,直追八品.

這三顆丹藥吃下去,岳陽不懷疑它的作用能助人突破,而是擔心吃下會爆休.

"好香啊,藥煉成了?"落花城主和s茜公主等女聞到香味,都湧進來,好奇地探圍觀,看著岳陽放在玉碗上三顆朱紅色的武靈丹.

她們看得目不轉睛,大有躍躍欲試,一品滋味的舉動,血腥女王紅和蠻牛影子阿蠻還能克制,刺花魔女早讒得不行,口水差點流出來了,要不是怕岳陽生氣,她立即就會抓起來丹藥,塞進小嘴巴.

灰太狼努力裝出我是乖孩子的模樣.

它知道自己表現得好,主人就會獎勵自己.

這三顆丹藥雖然沒有先天內丹的能量那麼巨大,但感覺身體極是渴望這種能量,所以灰太狼肯定這是好東西.

岳陽原來想給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喜人一顆,催她們的能力,讓她們進一步躍升到先天,尤其是落花城主最是需要.至于雪無瑕,她並不需要,這個愛看書的小妞,甚至擁有越先天一級的實力,憑她的慧根和悟性,再加上岳陽的雙修輔助,陰陽互濟,絕對能在擊期憑她自己的修練突破先天境界.

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個'武靈丹'品階過高,藥力太大,茜茜和落花兩女承受不起.

茜茜公主看了一眼岳陽,又看了一眼雪無瑕.

忽然輕輕搖頭:"我不用了,留給岳雨吧!岳雨比我更需要這顆丹藥一一r一一一"

岳雨趕緊擺手拒絕:"不,不要浪費,我吃了武靈丹也沒用,我距離先天境界相差得大遠了,還是慢慢來,我先打基礎,以後有機會再說,以後肯定還能再煉出武靈丹的,我現在不需要,留給冰兒吧!"

岳冰一聽,頓時小臉嫣然,唇角彎出極可愛的弧度,微笑道:"不用,有哥哥幫我,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修煉到先天.我現在進步很快,並沒有瓶蔭,根本不用.

我覺得伊南姐姐最需要,還有副院長和鳥藤婆婆,我們把藥給最需要的人吧!"

落花城主同意.

她的情況跟岳冰差不多,實力都在岳陽的輔助下迅提升,幾乎一日千里,並沒有瓶蔭,更不需要丹藥.

再說,岳陽肯定不止煉三顆武靈丹,以後有了瓶覆,實在沖不過,再服用不遲.

"我我我……"伊南雖然在大戰提升了,但她的修練有一點小瓶蔭,感覺修練精神力相對姐妹們要緩慢許多.

最重務的是,伊南對于自己的戰力嚴重不滿.

她覺得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們都能助岳陽.臂之力,只有自己,還在給他拖後腿,無痕姐姐可以為他研究$\}文,無瑕姐姐更是他最好的搭檔,默契無人能及,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在幾位姐姐的光芒下,伊南覺得自己這個小小的未婚妻很沒用.

如果服下一顆武靈丹,以後能夠跟落花姐姐那樣助他一臂之力,何樂而不為呢?

只是大家都不要,只有自己吃,好像有點難為情……

岳陽輕撫伊南的小腦袋,柔聲道:"就這樣決定吧!我來幫你想辦法控制藥力,之前很忙,都忘了給你們提升實力,現在正好補回-來.

伊南,你是第一個!"

"嗯!"伊南看他在幾位姐妹前也用大手撫摸自己的頭頂,窘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羞不自勝.

小臉似有火燒,讓她感到一陣陣的臉紅耳熱.

尤其是想起當天自己騙他說要替妹妹作主,其實是替自己訂親,勇敢地把玉佩戴到他的脖子上,叮囑他一定不要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樣杯具,一定要來找自己……當伊南想起往事,她更是無地自容.幸好眾女沒人笑她,四娘更是贊過她勇敢又聰明,是個好媳婦兒.

後來身份揭破了,後來伊南一直不敢正視岳陽,深怕他會借此事取笑自己主動又渴嫁.

回想以前,伊南又有種忍俊不住想笑的沖動.

當時的他真是逗笑得要命,完全當自己是個男的,什麼心底話都跟自己說,開口伊南兄弟我們去泡妞,閉口伊南兄弟我給你介紹個大波的美女,又說什麼'床前鞋兩雙,脫衣地上放……,如果他當時知道自己是女孩子,肯定不會這樣,肯定裝得正正經經的.

不過,他那一看似平凡卻讓人回味不止的《靜夜思》,還真是很有鄉愁的共鳴-感.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當時他要不說這詩,那麼自己還不會注意他呢,一直以為他是個浪登徒子,沒想到他這個人只是表面喜歡胡鬧,背地里有什麼秘密.都決不肯說出來,除非迫得沒辦法了,才會露一手.

伊南陷進了沉思,她想起當日在傭兵公會偶遇,這小子故意逗自己,說不會寫名字,又起個名字泰坦,還說泰坦是侏儒,後來問姑媽,姑媽說泰坦是外域大陸最高大的巨人,就連巨龍也能擊敗……當然自己就覺得很不對勁,沒想到最後還是沒他騙過了.

如果嚴格算起來,不算無瑕姐姐這個娃娃就訂親的未婚妻,自己應該是他第一個遇到的女孩子吧?

自己送他玉佩,相信那也是第一個送他訂情信物的女孩子.巴?

不知道,他現在還有沒有隨務帶著自己的玉佩呢?

伊南羞答答抬起喂睛,去看岳陽.

忽然現周圍的人不知何時離開了,走得只剩下自己一個,頓時大慌.

轉身欲走,卻被岳陽拉住小手.

伊南心跳有如鹿撞,蚊子的聲音抗議道:"放,放開!"

"有個美人的小手讓我拉著,我要是放開,那我豈不是傻子?"

岳陽非但沒有放開,反而伸手欲抱伊南.伊南羞得不行,看他的狼狼模樣,身子軟地躲開,小粉拳輕揍他的大手,示意他放開自己.那玉臉漲得通紅,就連雪白的小脖子,也羞得燒紅起來.

"別這樣,有話你就說."伊南躲過岳陽的摟抱,微掙兩下.

她現掙不脫他那火熱的大手,也不抗拒,任他拉著……

讓他拉住小手的感覺,似乎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全身就暖融融的,似是舒服,又似是難過,總之很古怪.

岳陽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小羊羔始終屬于自己的,慢慢吃,不著急.

拉著伊南的小手,坐下來,故意湊近去看她低喜中帶羞卻不敢與自己相接觸的眼波:"伊南兄弟,我們好久沒有聊天了,要不,我們再討論一下大波美女?"

伊南一聽,羞赧難忍地揚起小粉拳給他一拳:"你還說,你這個騙子……你說,當時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岳陽笑得陽光燦爛,反問:"我如果是真不知道,你會說什麼呢?"

"那你就是笨蛋!"伊南撲嗤一聲笑了,她想起以前他叫自己伊南兄弟,的情形,真是搞笑.

"我真是假裝不知道呢?"岳陽又問.

"那你就是騙子……大騙子!"伊南給他一記嬌嗔可愛的白眼,她覺得後期他多半識破了,只是不說,還跟自己說什麼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愛情故事,肯定是他暗示自己是一個笨蛋.再想想,當時自己緊張得把玉佩戴到他的脖子上,他說不定在背地里偷笑了多少回呢,可恨的大騙子!伊南氣鼓鼓的給他一拳,可惜抬頭一看他那壞兮兮的笑容,含恨打出去的拳頭,力量忽然變得比蚊子還弱.

"你喜歡笨蛋還是騙子?"岳陽湊得更近,幾乎碰到她的小鼻尖了.

"誰,誰會喜歡你……那,那是姑媽做的主……"伊南有種感覺,這個壞蛋要親自己,這讓她非常緊張,她現自己的嘴唇緊,干,似乎完全沒准備好.

他要親了,自己怎麼-辦?

伊南很想先舔舔自己的嘴唇,舒緩一下緊張的情緒,但又怕他看出來自己很緊張,更怕他誤會自己很渴望他的親吻……

岳陽的嘴唇距離伊南的櫻唇只有一厘米,說話都幾乎會碰到她的唇.

呼出來的熱氣,熏得她整個人都有種暈暈的感覺.

伊南緊張得心如鹿撞.

在怦怦心跳之中,她羞得想躲開,但又怕他會生氣,更多的「是她自己的身體也有一種渴望……她不敢主動親他,但她在等待,她知道這個壞蛋肯定要親自己的,只是在逗自己,想讓自己忍不住親他……那是不可能的,絕對不會讓這個壞蛋得逞,之前自己替自己訂婚,贈他玉佩已經很失禮了,現在親動地親他,絕對不行!"想聽故事嗎?我再說個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想聽嗎?"岳陽輕輕地往她那吹彈可破的玉臉呵氣,刺激得她的臉一陣陣燒紅,一陣陣熱.

"……"伊南心中又羞又怒,現在還說什麼故事,他要親就快親,自己可堅持不了多久,說故事不會以後啊?

"你想聽嗎?"岳陽又湊近了一點點,幾乎貼著她的紅唇,她幾乎可以感到他嘴唇的滌力.

"我,我想咬死你!"伊南很抓狂地回答,這小子再不親,那她要生氣了.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煉丹,武靈丹】     下篇: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老狐狸,突破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