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惡魔的悲鳴】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惡魔的悲鳴】

那幾位准步天級別的惡魔,跟爽天五級的惡魔領相比躲反應就差遠了.

金冠刺花皇後一出,開始他們還沒認出來,等領一說,立即大驚失色地拉開架式,准備迎戰"金冠刺花皇後,永遠地魔淵的噩夢,她的存在,不僅是強敵,還是一種更高級的捕食者.就是毒蛇在地面橫行無忌,一旦被天空的巨雕盯上.那就是死路一條,因為那是捕食它的天敵!像墮落飛龍,根本就不敢迎戰.一反應過來,立即拍翅逃向後方.

血池中的魔沼龍,紛紛下沉.

如果它們有足夠的智慧.就不會這樣做,因為對于金冠刺花皇後來說.躲在血池中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因為刺花直接就會在血池中鑽出,更加如魚得水地吞食它們.

"別慌,只是青銅一級的金冠刺花皇後罷了!"惡魔領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呵斥著手下.

幸好這是一個剛剛培養出來的皇後.看樣子還是個小女孩.

如果讓她成長,達到簸峰,那這一仗根本不用打了.

幾位准先天的惡魔反應過來,都有愧,色.

他們憤怒地咆哮起來.

剛才讓金冠刺花皇後嚇得夠嗆.現在現她其實並沒有傳說中那麼可怕,頓時又聲色俱厲起幕.當然,要讓他們單獨一個對付這個金冠刺花皇後,那他們是絕對不干的.根本不用打,他們都知道,單憑一個.絕不是這個刺花小皇後的對手.

"吼啊,吼!"幾位惡魔相互咆哮鼓勁,准備沖上來,圍攻金冠刺花皇後.

"這是哪?我睡一覺就到魔淵了嗎?不是血獄魔王,算了,這些也是不錯的花肥!"金冠刺花皇後現在還有點迷糊,她一看面前有惡魔先天和惡魔准先天,還以為岳陽到了魔淵.

"人類的強者,這一戰,我們只會是兩敗俱傷!我們何不共分戰利品呢?你得到你的戰利品,我們收獲我們的戰利品,至于天空的白云堡壘,里面的東西,我們五五分成.事後,你可以完成挑戰任務離開,而我們在脫離天殿之前,還會把吸血珠送給你做禮物!"先天五級的惡魔領掏出一顆血紅妖豔的珠子.充滿誠懇地開口,建議雙方共分戰利品.按照他的算法,岳陽還能占點便宜,因為岳陽這邊殺死的烏人更多.

"好主意."不等血腥女王"紅.翻澤完,岳陽就點頭,欣然同意這個建議.

"我們簽訂惡魔契約,永不反悔!"惡魔領又掏出一張血紅的契約卷軸,以及一支骷髏頭鑲嵌頂部的惡魔指骨筆.

"當然,簽訂契約才是良好合作的開始."岳陽忽然又笑了.

惡魔領覺得這小子的笑容,比自己的笑容還要可怕.

這小子明明笑得陽光燦爛.

卻有一種妖孽的感覺,似是陰寒,又似是邪氣,在尾雅一直上升到脊梁骨,讓整個背心都冰寒一片.

那個惡魔領,先在惡魔契約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再拋給岳陽.

岳陽甚至都不掃惡魔契機上面的條款一眼,就瀟灑地揮筆,簽下了一個名字"泰坦,對,這是他在傭兵公會注冊的名字,也是他進入通天塔的名字.這個名字重要嗎?不重要.重要的是簽訂惡魔契約,契約了惡魔契約後.那麼雙方就是盟友了,既然是盟友,也就不再受至天殿內遠古法則的限制了.

只有挑戰者,才會受到遠古法則的保護.

挑戰者可以有動武爭的權利,也有在獲勝後,不受傷害直到離開天殿的法則限制.

惡魔領認為,這個小子的戰獸當然很強,但他本人卻只是一個龍騰大陸六級以下的武者,換而言之,只要自己用一只手指,也能輕易地殺死他.

在那張雙方簽訂的惡魔契約閃閃光.燃起一團烈焰時,惡魔領就笑了,他笑得陰險.

背叛盟友,是讓人唾棄的行為.

但,他本身就是惡魔,背棄盟友?這又有什麼,惡魔天生就是邪惡的!

"惡魔契約滴血了."岳陽看著燃燒在半空的惡魔契約,現那上面不斷地墜落下一滴滴黑色的火血,按照杯具男媽媽知識傳承.岳陽當然清楚這代表什麼意思:"你們單方面撕毀剛才的惡魔契約,你們想殺我?"

"沒錯!"惡魔領的話還沒完,血鐮已經斬到了岳陽的脖子.

"我喜歡你的坦白,更喜歡你的干脆利落,,既然如此,那我就賞你一個全尸好了."岳陽臉上淡然一笑.他的右手微抬,右手腕上的金屬小獸幻化成一把帶有玄奧符文的奇劍,擋格在岳陽的脖子之前.在空間法則下,他無法攻擊,但他可以防禦.

黃金級的血鐮,鋒利無匹.

一斬而下.

然而,那鐮柄擦著岳陽的鼻尖,一掄而過,勁風吹拂起岳陽的頭.在那頭飛舞的同時,岳陽眸中露出了嘲諷的微笑"那血鐮的後半截,詭異地停在岳陽的脖側.

它無聲無息地墜落,最後,"車.一聲跌在地上.

惡魔領的臉色,大變.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手中的折斷鐮柄,這可是黃金級的寶物,堅不可摧.

現在,讓對方的劍一下削斷了.這怎麼回事呢?

忽然他醒悟過來,指著岳陽手中由金屬小獸幻變的奇劍,驚叫起來:"你,你這個是通天戰獸?"

岳陽瀟灑地欠欠肩,補充道:"獨一無二的通天戰獸!"

金冠刺花皇後歪著小腦袋,轉向岳陽:"這個家伙真是好笨啊,難道所有的惡魔都是笨蛋嗎?他怎麼會想到偷襲你呢,這不是跟我比吃東西還要好笑嗎?"她的話還沒完,五支可以獵殺鳥人的惡魔之矛怒射而來.任何一支的威力,也足把她射個.對穿!

"無聊的偷襲!"金冠刺花皇後小手一招.

前面數百支青銅級的刺花輔株和叢株騰空而起,每條的巨大體形,都遠躲在血池中的魔沼龍.

惡魔之矛怒射而來,對于軟綿綿滑溜溜的刺花身體幾乎沒有任何影響.

一些輔株將釘在身上的惡魔之矛輕易地拔出來,再轉送到金冠刺花皇後的面前,過程迅,沒有兩秒.它們同時完全無視上面的麾氣和毒素.

在五位近先天的惡魔第二次投矛之前.更多的刺花鑽地而出.

不斷地組合,交織.最後形成一個過三十米高的刺花巨人.

所有的刺花都是青銅級,自青銅一級到青銅九級都有,唯一缺少的是最高級的青銅十級,不知為何.即使如此,這個三十米高的青銅級刺花巨人的辦讓五位近井天的惡魔目瞪口呆一一一這麼高大.怎麼巾判五位惡魔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忽然.地面又有兩個青銅級的刺花巨人出現.

還好,這兩個刺花巨人矮點,每個僅是二十米.

它們的目標,也不是五位惡魔,而是躲在血池中的魔沼龍,以及那些嚇得到處亂飛的墮落飛龍,,

惡魔領心中有種大哭一場的沖動,這個年輕的人類男子到底是什麼人啊?本來想干掉他,獨吞這里的戰利品,沒想到他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打主意的,早知道這樣,自己一解除封印,就直接脫離這個,天殿空間,貪小便宜真是害死人啊!

簽訂了惡魔契約不要緊,可是一旦主動撕毀,按照通天塔的法則,自己不能先于對方脫離戰場.

這,這不是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趕嗎?

"我們罷戰,如果你願意,那麼我把全部寶物作為賠償,而且,在通天塔六層,我們約定一個地方見面,我賠償你一百枚天晶幣,我們沒必須拼命,那樣只會兩敗俱傷.如果你願意.我願意為剛才的行為作出賠償!"惡魔領暗中計算過,自己這一仗絕對會吃大虧,不如忍辱負重地賠償,等離開這里,以後廣邀幫手,再殺掉這小子不遲!

可以削斷黃金級武器的通天戰獸.相信會有很多強者為它動心的!

對于惡魔領的提議,岳陽卻擺擺手,微笑道:"聰明的惡魔.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的話嗎?如果不是把你限制在這個天殿,我也不會跟你簽訂什麼惡魔契約.好吧,我就不再批評你笨拙的計策了,那些本來就不是你們惡魔所擅長的.我們討論下你們的死法吧,你們想怎麼死呢?"

惡魔領聽後,他就像被岳陽狠揍了一拳似的,整個人踉蹌了一下.

現在,他就算真是傻瓜,也聽白了.

這小子,自一開始就在算計.

他生怕自己第一時間脫離天殿.故意示弱,讓自己有恃無恐地打壓他.強迫他簽訂下惡魔契約,再單方面撕毀,在同盟的情況下開戰……

他隱晦了真正的實力.

直到自己翻臉,他才真正把最後的通天戰獸給亮出來!

"就憑你的蛇妖,血腥女紅和女蠻牛,還有這個青銅一級的金冠刺花皇後,就能打敗我嗎?"惡魔領憤怒地咆哮起來:"我是先天五級的強者,你再多戰獸也是沒有意義的,我完全可以立足于不敗!你知道我的領域是什麼嗎?我的領域是"暗影"只要我不現身,那麼在我領域內的黑暗中,你根本就找不到我的身影!"

"你少算了我的通天戰獸!"岳陽微笑道,他最喜歡看敵人憤怒地樣子,因為那種憤怒才代表著無可奈何.

"有通天戰獸也不可能找到我"惡魔領雙手一展,周圍二十米半徑的范圍都變成了一片黑暗,他的半身,漸漸變成透明的影子:"只要你們一進入,那麼我就會出手攻擊.你們根本不可能找到我,更不可能打敗影子一般的我!如果你接受我的建議,就此住手,那麼我再追加一百枚天晶幣."

"如果我說我還有專破結界,陷阱,領域的五行尋金鼠呢?"岳陽把五個愧儡鼠召喚出來.

"你,"惡魔並領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要是你覺得不夠,我還可以再召喚,直到你滿意為止!"岳陽把吸食了砂塵獸黃金八級魔晶"風暴之心.的火煙幽魂召喚出來.她現在已經是黃金五級的火焰幽魂,渾身烈焰熊熊,濃煙滾滾.在她的顱內.風暴之心正在不斷地旋轉,有一絲涅盤之火,正在上面微微地閃爍.那是她最重要的組成,終極的火焰.

"你到底有多少個生命守護戰獸啊?"惡魔領抓狂無比,他覺得完了,這個火焰幽魂也是破壞自己暗影領域的克星,自己不是隱形,只是化影,還是有實體的,這對于集風暴,火焰,濃煙,幽靈一體的火焰幽魂有欺騙作用嗎?根本不可能.最讓他絕望的是,面前這一個人類子召喚出來的都是生命守護戰獸.生命守護戰獸意味著什麼?永不戰死也永不背叛,,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有什麼辦法擊敗對方呢?金冠刺花皇後不說,聖獸血腥女王和准聖獸女蠻牛也不說,他還有個實力深不可測的蛇妖小女孩.

在惡魔領的心目中,這個蛇妖小女孩並不亞于金冠刺花皇後,網才就是因為她,與自己敵對幾百年的鳥人隊長,命喪當場.

岳陽再召喚出死神螳螂.讓它去捕殺那些嚇得到處亂飛的墮落飛龍.

同時,他沖著絕望的惡魔領,露出陽光燦爛,卻比魔王還要恐怖的微笑,俊秀的臉露出妖孽般的邪惡:"如果你不介意,那麼我還想多叫幾個幫手!"

小文麗一聽,玉手輕輕一點.召喚出她的鑽石寶典.

護罩升起,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冰霜蛇妖依次.

那個惡魔領看了,一雙魔爪都在顫抖著,他的聲音充滿了恐懼:"鑽石寶典,你,你,你的戰獸可以召喚鑽石寶典?該死,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在六級宗主以下,擁有可以契約寶典的神獸?這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你還不是六級宗主,怎麼可以擁有神獸?"

岳陽笑了,他的微笑,讓對面的六個惡魔都打了個寒噤:"你為什每不猜猜她是我與生俱來的神獸呢?"

神獸?

惡魔領忽然覺得自己窒息了.

愚蠢的自己,竟然與一個擁有神獸的強者開戰"而且,這個強者還擁有聖獸級別的血腥女王和准聖獸的女蠻牛,擁有天生是龍族克星的死神螳螂,擁有專門破解自己領域的愧儡鼠和火焰幽魂,擁有通天戰獸,甚至還擁有專克魔族的植系帝皇戰獸金冠刺花皇後"

世間,還有比自己更愚蠢更狂妄更貪心更悲慘的存在嗎?

當他看著眾多戰獸緩步圍上來.心中千年來都沒有出現過的死亡陰影,浮上心底,,這一次,恐怕不是被封凶到天殿那麼簡單,而是大限將至!

"不,不!"惡魔領悲吼起來.聲音久久地回蕩在天殿."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鳥人?惡魔?統殺!】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獎勵,五色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