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落花,美人如夢】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落花,美人如夢】

空中花園位于半空之中,屬于空島.

山峰有點像飛來峰,卻不只一座.幾座山峰連在一起,高低不同,而且這空島的山也大很多.山峰高崖,有十數條大小不一的瀑布,在山壁垂下,形如白練.

山間有谷.谷中,花園內百花爭妍,蝴蝶翩翩.

平時這里沒人信,每隔一段時間.夜後的仆人,會在通天塔六層下來.打掃整理一下,她們將這里維護的很好,一切如同當年夜後生活時的模樣,只是花園里多了落花城主親手種植的花花草草.

岳陽和落花城主都無心欣賞這些美景,兩人手拉手,輕風一般飛上空島飛過那鳥語花香的花園,飄進屋內.

剛剛踏足地面,兩人便迫不及待地擁抱,親吻,相互向對方索取更多的甜蜜情意.

許久,唇分.

落花城主含羞地輕打捶了岳陽一下,表示這小心太猴急,一來就使壞!

她動情的眼波,就像醇醇的美酒那般醉人.

岳陽知道,美人已經情動.

溫柔地,岳陽以溫柔的動作,把懷中這個落花美人輕放在訂上,他沒有色狼一樣飛年上去壓住她,而是坐在床沿,伸手輕輕地擁抱著她,一下一下,淺淺地俯吻她.

果然,這一招極大地消除了落花的戒心和羞澀,有這一緩沖,她再抗拒他的使壞.

甚至他不知何時悄悄地躺上來,與她相擁,她也渾然不覺.

她的全部身心,都只顧與他親吻,唇舌纏綿.

甜甜的親吻,讓她體軟如酥.

他的壞手輕輕地探進衣內,一點點.在她身體顫動的緊張反應和情動期待中,輕輕地,輕輕地覆上了她的聖女玉峰……她咬著他的嘴唇,喉嚨間出一種極其誘人又帶點壓抑的呻吟,似得不適,似是舒服;似是抗拒,似是鼓勵;似是難受,似是快樂……當他俯下去,她無力的推著他,喘息不止地拒絕他的下一步索取,但當他緩慢又不可抗禦地親吻上那敏感的花蕾,她卻又緊緊地摟住他,激動擁他入懷.

心中早已忘情,不知此刻世間何年何月.

"壞蛋,壞蛋,你這大壞蛋,不許再這樣,好難過……夠了,貪心的家伙,不能咬,疼……好羞人.你這個壞蛋太胡來!"

美人羅衣半解,嬌喘籲籲.

那錦袍,因為他大手的入侵而凌亂.

急促的鼻息,燒紅的臉頰,熏熱的呼吸,醉醉的眼波,軟綿的身子.都顯示出美人的情動.

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霸道地占領一個又一個高地,宣布將這處*女這地完全歸入自己的名下.

當他使壞讓她全身顫抖時,她的小手,卻手足無措地在他的背上滑動,不知是該摟他,還是再放開些,任他的動作更加順利的深入.

對于愛人這樣的,她現在還是第一次隨受,根本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

他的親吻,那霸道的掠奪和吮吸.更是讓她感到窒息.

在病美人身上實習過許多次的現陽.在手上,他現在絕對已經擁有大師級的水平.別說落花城主還是不經人事的處子,就連是與他歡好多次的病美也抵禦不了.

"人家喘不過氣了,快停下……"落花城主感到體內烯起一種熱流.全身有種異樣的反應,似乎什麼東西在體內迅積蓄,大有一種不彙不快的怪異感覺.尤其是他的壞手.在胸前那肉團團揉搓時,更是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似乎身體很渴望他的重壓.

她感覺他的手越往下,自己的身體怪異感覺就越強烈.

差點要開口,要他快點使壞.好讓自書在那種難過的狀態中解脫了來.

可是,當岳陽的手一入侵她的小腹.處子的敏感,頓時讓她全身微微一顫,雙腿有一種輕微的痙攣感,由大腿根一直延伸到小腳趾.

下意識地,落花城主緊緊地夾住雙腿,阻止他火熱大手的前進.

落花城主看看岳陽,知道自己重要的時刻到了.

強忍心中的羞赧,輕吻一下他:"壞蛋,你,你先去洗個澡吧,我有一點害怕,你讓人家緩一緩嘛!"

岳陽趕緊縮手,溫柔地吻她,直到她搖頭說沒事了為止.

也話她真的需要緩一緩.太急于求成可不行,那說不定會讓她留下心理陰影.

岳陽決定離開一會兒,讓落花城主自己先解心結,畢竟這是真正的結合,不是之前的親吻和擁抱.再說,處*女對于奉獻出自己貞節的時刻.難道會有點心里負擔,即使是心愛的人,也會蝗心她自己的身體會不會疼,會不會受傷……這一切,都需要她自己去克服!

等岳陽洗完澡回來,現落花城主把整個房間都布置一新.

門窗上掛上喜氣的紅綢子,就連帳前的銀鉤也系上了紅繩,在床頭放著喜服,而桌前擺了幾盆鮮花,紅豔豔,花開正盛.

"可惜沒有酒,否則人家還想跟你喝一杯合歡酒,雖然這不是結婚……"落花城主帶點遺憾.

其實她對于世谷那樣熱熱鬧鬧的婚嫁,還是有點憧憬的.

病美人,雪無瑕她們都覺得無所謂.反正婚嫁更多是完成長輩們的心願,完成某一種風俗習慣,對于新郎新娘本身來說,更多是瞎折騰.像茜茜公主的脾氣,她最不喜歡婚嫁.因為皇室的婚嫁非常麻煩,她自小看到大,現在所有的哥哥取嫂嫂.或者姐姐出嫁時,都讓禮節整得沒辦.到于那些嫁進來的嫂子,表面很風光.其實暗地里跟她吧氣,覺得太多規矩了.折騰得不行.

對婚嫁比較有憧憬的是年齡較小的伊南和溫柔賢惠的岳雨,伊南渴望自己能夠坐上大花轎,跟著岳陽騎的高頭大馬,歡歡喜喜的跟他回家.嫁入岳家,拜完天地,夫妻對拜,送入洞房,最後成為他的新娘子.他的小嬌妻岳雨則純粹是傳統女性,覺得婚嫁是人生大事.不隆重以待不行.

落花城主對婚嫁儀式不重視.她估計自己的父親會在自己的結婚慶典上光著膀子跟朋友拼酒,或都一言不合跟人打起來.

那種大擺筵席,宴請四方的婚嫁場面就算了,落花城主覺得自己與心愛的人完成夫妻儀式,這才是最重要的.

可異她沒有事先准備.否則想夫妻交杯地喝一杯合巹酒.

"誰說沒酒,看,你看!"岳陽把酒,杯子等等東西自妖巫之戒里拿出來,喜得落花城主激動地親他一口.偎在愛人的懷中,與他合巹交杯,心中相互祝福,誓言永相厮守.落花城主這一刻,覺得快樂如泉.喜意自心認錯汩出來.她抬起一雙剪水瞳人,含羞以眼波去看心愛的他,現他今天特別的英武,俊臉煥出特別不同的光芒,讓人看了心顫難禁.

尤其是他目中帶電,與他對視一眼,也會讓人心跳怦怦,有如鹿撞

在岳陽的眼中.同樣是情人眼中出西施.

懷中的落花,美人如夢.

那雪玉嬌顏生暈,酡紅染胭,似不勝酒力,又似幸福洋溢所然.

岳陽俯,一遍遍親吻她,無論是那光滑白淨的小額頭,長長的黛眉,小巧的瑤鼻,緋紅的雙頰,還是因為親吻不斷顯得微微腫脹的櫻唇,都讓他愛戀不舍地留下火吻.

最後,抱起嬌羞難忍掩面不敢看他的大美人,到撒落花瓣的浴池邊.輕輕裉去她的錦袍,內衣,露出完美的雪玉嬌軀,以清水輕澆,給嬌慷無力的美人溫柔地清洗她的身子.洗去她的擔憂,洗去她的恐懼,也洗去她的羞澀和矜持……

落花城主在微微的顫抖,緊緊地閉上眼睛不敢看他.

那雪玉嬌軀,卻依他的動作,任他施為.

岳陽于清水中捧起白蓮般潔淨無瑕的大美人,以絲由輕輕抹去水珠.心中歎息她那雪軀的完美,這真是天地間靈氣的彙聚,真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傑作.

如此美人,達到了'減一分嫌瘦,增一分太肥’的完美境界.

最難得的黃金比例,在她的身上無處不在……

岳陽禁不住俯,在這雪玉美人吹彈可破的嬌嫩肌膚上,印下宣布永遠歸屬自己的第一吻,同時也在她的生命中,留下新的烙印.

在今天以後.她將會改變,擁有新的身份,成為他的妻子!

落花城主又是自豪又是羞赧,她喜歡看他迷茫戀自己的呆子神情,喜歡他溫柔的親吻,喜歡他細心的呵護.

"壞蛋,輕點!"當她被岳陽放下床,知道自己重要的時刻要到來了.盡管早有心理准備,仍然緊張.

"乖,別怕!"

岳陽先用雪白的被子,輕輕蓋上她緊張得微顫的身子,然後慢慢地鑽進去,伸手輕輕摟住,在感到香玉滿懷的同時,這樣也能讓她怦怦亂跳的心安定下來.他的手,就像火焰一樣灼熱,在她的身上輕輕游走.到處引燃著的火焰,讓她開始緊張得帶點僵的身軀,漸漸放松.漸漸酥軟,漸漸火燙.

岳陽先是親吻她的櫻唇,纏綿許久.

再緩緩俯吻下去.

親吻她敏感的耳垂,親吻她怕癢的脖子,親吻她圓潤的香肩,親吻她淺淺的鎖肯,親吻她雪白的肌膚,親吻她最美的玉峰,親吻她粉嫩的蓓蕾……落花城主除了急促地喘息.再也不會別的,甚至連思考都失去了.完全沉浸在他帶給她的快感之中……岳陽一路向下,吻過她的小腹,滑過那香臍時,還調皮地以舌頭探伸下,讓落花城主渾身都打了一個哆嗦.

在她情動又羞澀的期待中.他輕輕地分開她的雙腿.

于修長的大腿的左右,留下一串熱吻.

每一下,都讓她的身子為之顫抖,直到他壞壞地吻上她最敏感最美麗的花瓣,那里花露早已經泛濫成災,一讓他吻上,落花城主十指立即緊緊地穿過他的黑,似是抗拒.又似是挽留,她之前積蓄了滿溢的快感,隨著一聲不可抑止的尖叫,盡情地爆出來……

這樣的高朝是陌生的,也是她無想像的美妙.

她從來沒有想過,愛人的使壞,會帶來如止巨大又如止舒服的快感,真是爽不可言!

在這一刹那,她的腦子變得一片空白,不再懂得思考任何東西,靈魂似乎隨著那種大爆炸飛出體內.直沖上九霄云外,飄飄然不知世間是否尚在.

即使在潮退的時候,在快感殘存消失之際,她敏感地現他的小花招正讓自己極煥出第二次快感的高朝.

在還沒有消退完畢的瞬間,又一個新的高朝形成了.

重新將幾乎返回的靈魂,沖擊得更高,更遠.這壞蛋太壞了,簡直會要人命,自己一定會死掉的……

落花城主在第二次高朝完畢,稍稍恢複一點理智,趕緊奮力把心愛的壞蛋拉上來,她可不敢再讓他這樣使壞下去,否則一定會沒命,會幸福地窒息!不顧他滿口都是自己的花蜜,落花城主激動地吻住他,給他送上自己的甜甜小舌,表示心中歡喜,給他這個心滿意足的獎勵.各種符文圖案,不知何時,在兩人的身體上浮現出來.

在兩人越是親蜜,越是快樂忘情時,它們的組合越是豐富,越是玄奧.

岳陽的先天真氣自口透入落花城主的櫻唇內.流通她的全身,在纏綿中同時進行合體技的雙修,落花城主渾然不覺,只顧與他纏綿無盡,卻不知自己體內的經脈正在進一步貫通,原來在岳陽不便觸碰的女子秘密私處,現在也不再是她練的障礙.現在的她,即將是他的小妻子.身心完全開放,他無論替她做什麼都無需顧忌.全身經脈大周天貫通的微痛,落花城主幾乎不覺,倒是真氣刺激的快感和他壞手引的,讓她感到頗是難過.

她心中湧現一種渴望,一種天生的本能,一種所有生命在成熟後都渴望尋找另一半的本能.

岳陽知道美人心中的渴望,事實上,他也同樣渴望得到她.

兩人的結合.在這一刻正式開始.昂揚,灼熱又巨大的龍樺憤怒地高高舉起.在騎士吹響沖峰號角時.目標直直地指向那神秘的城堡之門,騎士開始策騎前進,世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它.

脆弱如同花瓣一般的生命之門.在呼痛的處子嬌啼聲中,終于迎來了新的主人.

落紅點點,見證了新主人的征服和占有.盡管岳陽的動作很溫柔,可是落花城主仍然覺得難以承受,因為他的壞東西實在太大,而她那個粉嫩柔弱的地方實在太小,強和行突破守護貞節的障礙時,她無論如何也強忍不了,禁不住呼痛一聲,兩顆晶瑩淚水滲出,滑下臉頰.她的唇,不得不尋找他的安慰,與他緊緊相吻……雖然痛楚難忍,但她早知道自己要經過這樣的一次,正因為告別少女,告別童貞,才能真正與他結合.才能真正成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對,才能成為他的妻!

"壞蛋,我疼!"她弱弱地向他哭訴,更多是撒嬌,她完全有這個資格,因為她把自己最寶貴的一切,都完整地奉獻給了自己的愛人,她屬于他,無論身心,無論過去,現在或者未來.

"不哭不哭,乖,不哭!"策陽溫柔地吻去她的淚水,盡量撫去她告別童貞的痛苦.

在完成結合儀式後,在先天真的徹底貫通落花城主全身所有的經脈.自她的體內回流岳陽身體之時.落花城主的召喚寶典,忽然浮現出來.一道光芒投射在主人的身上,瞬間激了主人身體的潛能,將之前積聚的能量一下子爆出來,在抽陽先天真氣的大力輔助下,不斷地提升.迅向先天之境突進……'轟’的一聲,召喚寶典的金色光柱直沖天際,足有婁十米的高度.

落花城主的先天之境,終于在雙修合體技的輔助下,終于大成.生命守護戰獸極光,提升.

三尾雪狐也在金色光柱中沐浴.不斷地吸收能量,漸漸幻變著身體.它向人形,向聖獸之境,迅速接近……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吻,俯吻】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闖關,遇敵,一斬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