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好戲,才剛剛開始】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好戲,才剛剛開始】

岳陽和鳳仙美人盤擇了閃避,閃身傳送,離開三十米少外.閃避鋒芒.

老龍龜則枉杖,喃喃自語,身上浮現出一團烏光.

烏光展,幻成一只巨大的龜形光罩,有玄奧的符文在那光罩頂上浮現出來,岳陽認得那是天界符文的,禦守"估計老龍龜准備硬扛對方幻影分丅身的重擊.

數個幻影分丅身,擎舉著能量之劍,挾著雷霆萬鈞的勢頭疾斬而下,與龜形護罩強憾在一起.

轟隆!

一聲巨響.

天地,皆為之顫抖.

被龜形護罩彈飛的劍芒,大多逆射天空,少量裂地而入,劍芒所過之處,岩石破碎,泥土成灰,但老龍龜那龜形護罩紋絲不動.在天地俱震的憾擊中,老龍龜那枯朽衰老.搖搖欲墜的身軀也安然無恙了岳陽暗中大贊,這老家伙不愧是活了六千年的老烏龜,防禦就是牛逼!

岳陽感覺這龜形護罩堪比自己黃金寶典的護罩,這,還是老龍龜重創後召喚的能量護罩.

如果換戍他全盛巔些時期,這個老家伙召喚出來的能量護罩,恐怕除了鳳仙美人這個,級別的強者,一般的先天根本無法啃動.

"元龍,你的烏龜殼,還是一如以往的堅硬啊!我以為你衰老成這樣子,都接不下我隨手一擊,心中正有點失望,沒想到老朋友還是老朋友,雖然快死了,但烏龜殼還是蠻硬的,哈哈!,鳥人美男又看了一眼鳳仙美人,又漫不經心地掃了岳陽一眼:"小朋友,你跑得挺快嘛,我們有的時間,等你上第一殿,我再陪你玩玩!現在由安格招待一下你們吧,我的時間到了,不好意思,我該休息了!"

鳥人美男身上的金光,漸漸黯淡,金光隊護最薄弱的腿踝,開始散出淡淡的黑煙.

看來,獄皇的封印意志和毀滅能量還在起作用了

岳陽准備截擊,秤這個,囂張的家伙擊殺當場,鳳仙美人卻使了個眼色,表示先放這叮,家伙回去報信,那樣正好迷惑更多的天界強者,如果將他當場擊殺,那以接下來全部可以行動的敵人,都會圍攻上來.

獄皇神殿生了變故,暫時沒有摸清底細,兩人還不宜把真正實力顯露出來.

老龍龜也微微咳嗽.

他沒有說話,但神色是贊同鳳仙美人的計劃.別

六千年過去了,獄皇神殿生了連他都意料不到的變局,不知道獄皇神杖和獄皇神印是否還能揮封印的作用,如果兩者已經失效,天界兩大巨頭已經自由丅行動,那麼這次闖關更會凶險十倍.他雖然不視鳳仙美人為自己的同伴,但暫時隱藏真正實力還是有必要的,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揮重傷後剩余的全部能量.

鳥人美男彬彬有禮地向老龍龜施了一禮,隨即化成金光,回上疾飛,消失在上面的島嶼內.

同時,有十數叮,銀星墜向地面了

無一例外,都是變異獸人.

在岳陽天目慧眼中,這些雜交出來的變異獸人,沒有誰是隱藏實力的天界強者,實力最強是金如獅的怪物頭領安格了除了怪物男頭領安格擁有先天一級的實力,其余無一是先天了

最弱的女怪物,有幾叮,甚至只有六丅級宗主的實力.

面對一群平均實力只有七級霸王的變異獸人,岳陽沒有興趣動手.

鳳仙美人也微微搖頭,她更懶得出手了

"老龜,你自己慢慢打吧,我們先上第一殿瞧瞧去!,岳陽本想讓落花城主或茜茜公主出來曆練一番,但獄皇神殿的變局,讓他有點迫不及待,想弄清丅真相了

天界的兩大巨頭,是否還活著?

他們是否已經掙脫了封印,獄皇神枝和獄皇神印是否還有威力?

最重要的一點,這個獄皇神殿是否還有封印敵人的作用,六千年過去了,難保敵人不會想出辦法原來按照老龍龜的說法,這里面就,是封印的墓地,除非拿到獄皇神杖或者獄皇神印,解除了封印,否則天界兩大巨頭不會獲得自由.按照原來的計劃,只要清除那些掙脫封印的天界強者,拿到獄皇神杖還是有可能的,但現在的變局,讓老龍龜世上出乎意料之外.

萬一獄皇神杖和獄皇神印失效,天界兩大巨頭可以自由丅行動,那麼這次的任務難度會提升十倍不止.

鳳仙美人附在岳陽耳邊,蟻語幾句.

隨後,她化成一道閃亮光箭云

直上天空了

她的度太快,變異獸人雖然隱隱半包圍,但亦追之不及.

岳陽卻與她不同,他選擇腳踏實地沿著山崖小道前進,在天險上飛縱,五名變異獸人圍追堵截,可是岳陽身法玄妙無雙,奇詭百變,如風似影,五名變異獸人雖然全力圍攻,但絕終碰不到岳陽的一丁點衣角.

"不用追,他上去會死得更快!"金如獅的怪物男頭領安格一揮手,示意五名截擊不住岳陽的變異獸人回來.

"我們撕了這個老烏龜,吼吼!"所有的變異獸人都運起最大的力量,利爪.巨拳.鐵掌.蛇尾.狼牙.蟲角等冀攻擊方式,重擊護罩之上.

老龍龜默不作聲,口中喃喃自語,維系著能量護罩不失.

他防禦到底,完全不作反擊云

雖然十數名變異獸人輪番打擊,但這個護罩的防禦實在太強悍,直累得所有的變異獸人都有點氣喘籲籲,能量護罩仍然無損分毫.金如獅的怪物男頭領安格一直在觀察,他現老龍龜的身體顫抖更大,仿佛馬上就要倒地不起似的,頓時又恢複信心,大喝一聲:"這老家伙堅持不了多久,繼續攻擊!"

沒有受到太多阻礙的岳陽,跑盡那條天路,奔上島嶼.

在島嶼上,同樣有四根柱子直豎天空,支撐著第二個稍小的島嶼.

看來,在上面,還有第二殿.第三殿的存在.

巨柱之間,建有高大雄偉的宮殿.

六千年過去,雖然光澤黯淡,但雕欄玉砌仍在,在草木雕零和黑暗死寂的氣氛中,顯然格外的蒼桑悲涼.

遙想當年,一代雄主樂獄皇,建此宮殿,世間無人不頂禮膜拜,即使強如天界強者,最後也埋骨此間.然而六千年過去了,當年力戰天界三大巨頭的獄皇再也無人認識,甚至不曾在史書上留下一絲半點痕跡.現在走進這雄偉無雙的獄皇神殿,岳陽禁不住心生感概,似水流年,其實時間才是強者最大的敵人除非可以永生,否則,沒人能逃過時間的淘汰了

再強大的生命,在漫漫的時間長河里,也是沒有意義的.

自己如果不能永生,在六千年後,又會有誰記得自己曾經出現過呢?一瞬間,岳陽有了一種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念頭,那就永生,"不論一百年,一千年還是一萬年,對于時間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雖說生命的精彩在于過程,不在于結果,但如果能夠永生,過程無限延長,那豈不是擁有更多的精彩?

如果有可能,自己一定要追求永生.

而且不僅僅是自己,還有自己心愛的人,也要永遠在一起.

絕對不能讓時間埋葬自己,絕對不能讓後世某一個人瞻仰自己的墳墓,就像自己今天瞻仰埋葬獄皇的墳墓(獄皇神殿,這樣"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事生!

在岳陽思潮翻湧,呆呆赫神時.

身邊左右,忽然出現了幾個飄渺無定的影子.

其中有個沙啞的嗓音嘲笑說:沙菲回來說來了一對古怪的男女,讓他心中隱隱不安,沒想到是這麼一個呆頭鵝,你們看,這小子不是嚇傻了吧?大敵當前,他竟然在呆?早知道這樣,我網才去截殺那個女的,那個女的看起來不錯,值得出手一玩."

原來那個鳥人叫做沙菲,算了,名字並不重要."岳陽把白王,甲蟲變出來,頓時整個大殿都透出一種潔淨的光華,淡淡,亮光刺破了整個大殿的黑暗.

我討厭光線!"幾個影子都扭著身子,其中有一個外形猥瑣的黑影還帶點不舒服地哼哼起來.

這種光能雖然無法直接吸收,但通過轉化之後,對我們恢複身體還是極為有用的.好東西,我要了!"出沙啞嗓音的影子顯出身形,他的上半身,跟魔王相像,但跟岳陽看過的魔王稍有不同,這個家伙無論身軀還是能量都更濃縮,約只有兩米的高度"上半身似是肉體,腰部以下,卻是濃煙,還沒有化成實體.

即使已經失去了原來肉體,重新形成的身體並不完全,實力大損,這個惡魔仍有先天五級的實力.

當他一現身形,在大殿遠處,有座水晶柱狀的墓碑立即有符文閃亮起來.

上面的圖陣急閃.

緩緩,那符文圖陣如有生命般旋轉起來.

沙啞嗓音的惡魔痛苦地低吼一聲,他腰部以下的濃煙,似受到無形力量吸引,漸漸消散于空氣中.

岳陽心中一定,看來獄皇神殿的封印仍在,而且威力不減.

雖然這些天界強者用某種秘法自永眠中蘇醒過來了,卻逃脫不了封印,它們平時隱瞞著身形,欺騙著獄皇意志的封印,但一旦現出身形,立即就會受到封印的約束.

對于闖關的岳陽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還是不行,該死的獄皇意志,該死的封印!真是太不爽了,我討厭該死的人類!人類,別囂張,雖然我只有三分鍾時間,但我出手宰你這個呆頭白癡,只需要十秒即可!受死吧!"沙啞嗓音的惡魔囂張地指著岳陽,一邊冷酷地嘲笑,一邊爆氣息,那轟然炸開的氣息,暴烈地搖憾著整個獄皇神殿.

喂喂,別太大動作,我們可不想被你連累,不要讓所有的封印陣都啟動""幾個影子紛紛表示抗丅議.

放心吧,只要一擊就可以結束戰斗了!"沙啞嗓音的惡魔自信滿滿.

你以為你是凹凸曼啊?三分鍾除了證明你是個陽萎,還有別的意義嗎?"岳陽無聊地欠了欠肩膀.

死!"沙啞嗓音的惡魔憤怒無比.

撕開裂地的利爪,朝岳陽惡狠狠地兜頭抓下.

就連空間,也仿佛被撕裂了.

惡魔的幾個影子同伴看了,都陰笑起來,他們對結局深信不疑,一個准先天的人類小孩子,在擁有先天五級力量的同伴那利爪全力一擊之下,還能活命嗎?

答丅案是絕對不可能的!

轟然一聲巨響.

獄皇神殿的地面石板被爪芒掃中,五各深深的恐怖爪痕,刑出十數米的距離,碎石激飛.

塵封了六千年的泥灰騰起,彌漫了半個獄皇神殿.

久久不散.

好了,古牙,你到底要擺酷到什麼時候?"那幾個影子看見同伴揮爪的姿勢不變,都覺得這個家伙太愛擺現,不就是殺了一個准先天的人類小孩子嗎?至于這麼裝逼嗎?

你不是太久沒有殺死人類,此時正在享受殺人之後的快丅感吧?你高丅潮了?"那個猥瑣的影子淫笑起來.

轟轟隆……"

沙啞嗓音的惡魔沒有回答,他忽然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

頭顱,就像皮球一樣,滾出十數米外.

滾到一個人的腳下.

岳陽用腳踩著那顆死不瞑目的惡魔頭顱,笑容比陽光還要燦爛.幾個影子看見都莫明其妙,怎麼這個人類小男孩沒死,自己的同伴反而掛了?這不可能啊,自己的同伴雖然還沒有恢複全部實力,但現在也有先天五級,先天五級的同伴,竟然被一個准先天的人類給秒殺了?

這種冉果,誰信啊?

網才到底生了什麼,是什麼力量殺死了自己的同伴?

不容幾個影子追查結果,那個水晶柱的符文圖陣亮光大作,光華更盛,一道光柱激射出來,在大殿中形成一個白光漩渦,惡魔頭顱飛身軀都在白光漩渦中化成黑煙,被吸收進去,"半分鍾不到,除了岳陽腳底踩著的一顆漆黑珠子外,沙啞嗓音的惡魔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

他的同伴,那幾個募子驚恐起來.

那一個猥瑣影子,他的聲音更是驚懼地尖叫:死了,這不是封印,這是真正的死亡!該死的,這個見鬼的人類有毀滅靈魂的能力,古牙的靈魂被他毀滅了,你們看見了沒有?不行,我不與擁有毀滅靈魂能力的敵人開戰,我不要,我好不容易在村印中逃出來,才不要被人殺心"",

鎮定,生了什麼事?"名叫沙菲的鳥人美男展著金色翅膀,自遙遠的地方飄飛而來.

都是你,沙菲,你的情報錯誤,這個人類男子擁有靈毀靈魂的能力,他跟天界負責審判靈魂的裁決者一樣恐怖,你害死了古牙,他被秒殺了!"猥瑣影子憤怒又驚恐地吼叫起來.

什麼?"那個鳥人美男沙菲聽了不敢置信地瞪著岳陽,准先天秒殺擁有先天五級,這怎麼可能?

真正的好戲,現在才剛剛開始""岳陽撿起腳底那顆漆黑的珠子,收入巫妖之戒.

他的臉上,露出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

可是對面的敵人看了,都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噤.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仇敵的禮物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繼續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