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你不配用槍!】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你不配用槍!】

那強壯如牛的男子還在震驚之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弱小"的敵人,竟然可以秒殺了跟自己實力一樣的同伴.八級中階的帝皇,說秒就秒,這怎麼可能?不過,身為一個強者,反應就是快.當岳陽閃現面前,他不假思考,拳頭就轟了出去.

這一拳,力量足可開山裂石,即使是身體巨型的黃金猛犸「相信也會在這一拳下轟然倒地."啊嚎嚎嚎嚎……"

強壯如牛的男子只覺得拳頭一痛,身體下一個自然反應,就是軟跪在地上.他感覺拳頭被一種無抗禦的巨力握住,刹那粉碎,那種痛苦,深入骨髓.他的耳中,聽見一個古怪的響聲,他其實很抽悉這個響亮,因為每次他扭斷敵人的骨頭,都會聽見這種脆響,甚至,他內心非常喜歡這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骨折聲.他聞聲,在痛苦中勉強睜開一絲眼皮.發現自己的手臂,就像麻花那樣,不斷地扭曲,變形.

最後,整條手臂硬生生地在肩膀上扭斷下來……想不到今天,被虐的對象換成了自己.喉嚨還來不及痛喊出來,他立即轉身逃跑.

這樣的敵人,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匹敵的,只有逃,必須逃回到兩位先天強者的身邊,才能保住性命!當他瘋狂地奪路奔逃時,岳陽的一只手,按在他的後腦上.

巨力將他整張臉按在地面,一直按推向前,就像耕牛犁地那樣,在地面上深深地犁出一條長長的泥坑.包括兩位先天強者在內,都對眼前所生的一切感到愕然.瞠目結舌.沒有人能夠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整張臉都讓泥土硬生生摩擦刮去的家伙,他還沒有死.當岳陽把他放開,那家伙還跳起來,像面目腐爛的惡鬼一樣,向同伴奔去.

只剩下爛肉一團的嘴巴,出模糊不清的呼救聲,聽得人心肝一陣陣顫抖,汗毛倒豎.

"轟!"

還沒有奔出十步,這家伙的頭顱,讓岳陽強灌入的真氣,炸成碎片.腦漿和頭顱的碎片,激鴻!

噴散滿天.

死在岳陽手下的兩個帝室級強者,他們的戰獸也隨著主人死亡而爆體,根本來不及背叛,就橫死當場.

"我們無意冒犯你的威嚴……"反應最快的,是一個先天強者,這人黑衣,鼻如鷹勾,眼閃銳光,手持詛咒之球,應該屬于隊中智囊那樣的存在,剛才他就聽到了一點對話,而且也素知那兩個家伙是何等惡劣,現在惹怒了對方隊中的強者,讓人連番擊殺,這也是非常正常的.唯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對方的隊伍中,竟然會有一個如此強大的先天強者在伴.

先天,為何與一支只有六級宗主和七級霸王實力的隊伍呆在一起做任務呢?這太讓人費解了!另一個手持黃金屠龍槍的先天強者,血衣赤.他正憤怒地瞪著岳陽.若非還看不出岳陽的等級和真正實力,他早就動了攻擊.

作為一個先天三級的強者,他雖然擁有可以囂張的實力,但也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先天三級在通天塔六層當然算是牛人,不過先天三級之上,還有太多的強者,根本不是真正的無敵.

要是遇上先天六級以上的強者,那對方說秒就秒的……現在,就怕這小子是個先天六級的牛人!要看年齡,這小子一點兒也不像先天強者.不過,要不是先天,肯定秒不了兩位普通八級的帝皇!"搔們談一談!"在獵龍士隊伍之中,口才最好的瘦子趁機向岳陽試探地開口."……"岳陽的回答.就是.一斬山河缺.以先天真氣摧.灰燼魔刃挾著滿天烈焰,將那個准備代表談判的瘦子一劈兩半.黃金屠龍槍閃電般飛刺而來.

那個血衣赤的先天強者勃然大怒,他放棄與那幾條已經傷痕累累的綠龍繼續糾纏,雖然再來幾槍,也許就能擊殺某條綠龍,可是眼前突的情況,卻讓他不得不改變主意,先迎擊岳陽這個正出手屠戮自己同伴的敵人.先天強者在先天聯盟中有條約,一般情況下,先天盡量避免戰斗,尤其是同族的先天,以免元氣大傷,除非談判崩裂了,否則先天與先天之間在正常情況下不存在這種一言不就動手殺人的舉動.伴隨著主人的攻擊,有個黃金八級的赤睛獅子,咆哮著向岳陽撲來.天空,兩只黃金七級的食牛巨鷲盤旋而下,利爪凌空.

三重夾擊,換成是其他先天二級以下的強者,估計都會手忙腳亂,尤其是那杆黃金屠龍槍,鋒利無儔,中之即死,威力恐怖.岳陽身形一閃,輕易躲過槍刺.陽極力量瞬間爆.

灰燼魔刃上的熊熊紫焰,在岳陽的操縱之下,就像火鳳夙般,沖天而起,迎擊兩個食牛巨鷲.一陣慘叫,兩只食牛巨鷲變成了烤鳥!

在赤睛獅子背後撲襲而來之際,岳陽手破瞳銀匕,于赤睛獅子的雙目間一劃而過,不等赤睛獅子作出第二個反應,黃金屠龍匕已經深深地紮入它的腦門.先天破體無形劍氣沿著匕尖,深入顱內,射穿了顱由的魔晶.飛撲的赤睛獅子凌空而起,卻轟然砸地.

不等它重摔在地面,它早已經讓岳陽秒殺掉……另一個先天強者看了這些,臉上煞白,他用'詛咒之球'施放了最快作的'烈毒詛咒’,卻現敵人完全無效.

能夠完全免疫黃金級寶物特有技能的敵人,一個能夠在先天級同伴與戰獸夾擊下安然無恙甚至還能作出致命一擊的敵人,天,那兩個家伙到底惹了什麼煞星啊!"不,我的大貓!"血衣赤的先天強者悲吼一聲,他爆出最大的力量,憤怒地擎槍追擊.岳陽根本沒有理會他,雙匕隱,上弦月與灰燼魔刃齊出.

兩名意圖抵禦的七級霸王,就連一招也接不住,人頭就被岳陽斬飛,殖血沖天……

現在的獵龍士隊伍,由獵殺者變成了杯具的被虐者,他們在岳陽這個煞星的面前,再也保持不了隊伍,幸存者紛紛逃離,只有兩名帝皇級強者,飛逃向中央,逃到手捧詛咒之球的隊長身邊,他們都知道,自己只有在隊長的身邊,那才是最安全的.逃?有誰能逃得過先天強者的度?

岳陽把獄皇七星柱中的一根,轟地插在地面上,然後追殺逃散的幾化級霸王.

刃斬,匕刺,星爆……逃得最遠的一個,岳陽擎起火焰弓,一支寒冰苜,將那個還以為能僥幸逃生的家伙一箭穿心!

岳陽的宋冰箭就連先天強者都能秒殺,之前,北斗七子中的搖光,就是死在三支寒冰箭下.那個逃離的家伙不過是普通七級,連慘叫也沒能出,就凍成與冰"爆!"岳陽一握拳頭,那具人形冰雕立即爆炸,碎成千萬點冰屑.

除了兩名先天三級的強者,兩名普通八級的帝皇,整支獵龍士,只死剩一化級初階的霸王.本來按照真正實力,他完全可以與金精靈林恩或者牛頭人利奧隊長打成平手,可是現在,他在岳陽面前,卻像小雞一樣脆弱,他甚至提不起反抗的勇氣.

當岳陽走向他時,他顥抖的手,掏出傳送石.

傳送石捏碎了.

然而,傳送的光柱卻沒有正常出現……所有人都沒有去看岳陽,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岳陽之前插在地面上的獄皇七星柱,這根巨大的柱子,帶有一種強烈的意志,就連傳送也被嚴重干擾掉.

"饒命!"那個家伙嚇得全身都在哆嗦.

"你的同伴教會了我,弱肉強食,不好意思,你不夠強大!"岳陽一指點在那人的額頭.

血洞自眉心,直透腦後.

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無堅不摧,別說是普通七級的霸主,就是強如紫橄大帝瞬天,萬妖門主,大魔王巴魯特這種級別的強者,也輕易不敢硬接.

也許是看見岳陽的實力如此怨怖,又逃跑無門,兩位先天和兩位帝皇級別強者,四人都瘋狂地沖上來,圍攻岳陽.如果不拼殺岳陽,那麼他們絕對沒有活命的可能.現在,他們已經明白,對方已經徹底讓自己愚蠢的同伴那種囂張的行為激怒,一心屠盡自己這支隊伍,完全沒有談判和解的可能!黃金屠龍槍一馬當先,當作四人的主攻.

手擇詛咒之球的先天隊長,抽出一支黃金杖重擊岳陽的頭顱,一邊命令他的黃金王者獸混亂炎魔圍攻合擊.兩名八級中階的帝皇武者則左右夾擊,左邊手持雷斧,右邊手持岳陽冷笑.迎著合力而來的四人,身形一閃而過.待岳陽站定,閃過的四人中,兩個懸浮半空的帝皇武者一頭栽倒.雷斧者,身異處.血鐮者,攔腰斬斷.

那個擁有詛咒之球的先天隊長,不敢置信地尖叫起來:"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到底擁有什麼神兵利器?怎麼可能隨時秒殺?"

"我偏不信邪!"手持黃金屠龍槍的血衣赤男子,拼命以生平最大的力量刺出一槍,飛戮向岳陽的心髒.槍未到,長長的槍芒已經將空氣洞穿.

就連岳陽身後數十米之外的崖壁,也被這一記威力無比的攻擊擊碎岩石.岳陽被一槍洞穿.

不等對手臉上露出驚喜,殘象緩緩地消失.岳陽的真身,出現在敵人的身後,眼眸中,盡是嘲諷之意.說到度,這家伏的度要跟天界巨頭虛空的度比起來,那就跟烏龜差不多,已經適應虛空那種度的岳陽,怎麼可能會讓他一槍刺中?

緊貼敵人的後背.

涅盤之火,幻化成槍.

一槍,自手持黃金屠龍槍的先天後背緩渡刺入,透胸而出……

"你不配用槍!"岳陽劈手,把黃金屠龍槍奪在手中,一記巧妙得讓人歎息的槍花,將胸口檄曉的敵人挑在槍尖上,再甩在地下,一腳踩踏著這個家伙的頭顱,將這個還在死亡前作最後掙紮的家伙深深地踩入泥土中."放過我,我能答應你任何條件!"擁有詛咒之球的先天隊長,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力敵,他只求活命."你的求饒太遲了……"

岳陽轉過身,剛才脫手投擲出的滅世之輪,輕易地將最後的先天隊長,斬成兩半.

他收起滅世之輪和涅盤火槍,收起了黃金屠龍槍,詛咒之球,回頭看了目瞪口呆直到現在還不敢相信這是事實的林恩,安娜,利奧,范倫鐵等新隊友一眼,扭頭,在收起獄皇七星柱的同時,捏碎了武者公會那個中年武士給的傳送石.是該離開這一支隊伍的時候了……

雖然理念不同,但岳陽在這些牛頭,豬人和金精靈的身上,也學到了很多,比如為信念而戰,以及那種永不畏戰的意志和甯死也絕不妥協的精神,這些東西,都是岳陽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他不認同對方這種觀念,但也不否認別人的生存方式."等等……"在岳陽瞬間傳送離開的時候,林恩和利奧他們

岳陽在傳送離開前,感到那個原來尾隨自己的聖獸,又在暗中觀察著舍己,它是什麼時候到來的?以岳陽的感應力,竟然沒有任何感覺.

要不是傳送離開,岳陽還真想看一著,那個到底是什麼樣的聖獸.

有緣,一定會再見的,岳陽心中忽然閃現這種感覺.

自己這寺上通天塔六層,以後曆練的日子,還遠遠地長著呢……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既然這樣,那你們去死吧】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你怎麼能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