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你怎麼能丟人呢?】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你怎麼能丟人呢?】

武者公會,捏碎傳送石的岳陽,瞬間傳送回中年武者的櫃台前."需要治愈嗎?"中年武者看見岳陽滿身是血,還以為岳陽受了重傷,卻沒想到這些鮮血都是岳陽屠殺獵龍士隊伍時濺到的."謝謝,我很好,暫時無還你傳送石了,至于任務,我的同伴會完成的."岳陽點點頭-,轉身離開.這小子有點奇怪……"中年武者看著岳陽的背影,微微皺起眉頭."怎麼啦?"邊間有今年輕些的異族武士問道.

"他並不像經曆一場血腥厮殺,雖然看上去滿身是血,但神情太饋定了.我無理解,這竟然會是一個剛剛登上六層的新人."中年武者之前看過岳陽的資料,現他剛剛踏進通天塔六層,連一小時也不到,就與人組隊去做任務,要不是那樣,那當時還不會給他一顆傳送石逃命.

現在這個新人雖然不到半天就傳送回來,而且渾身鮮血.

但是,他的神情非常淡然.

難道這小子在通天塔底層是浴血戰場的將軍?

沒有十分鍾,岳陽又踏進了武者公會,他走到中年武者的面前,遞上一張表格:"我決定加入反獵龍士的義傭兵行列,擁兵公會說我需要一個提名人和一個擔保人,請問,你能幫我在上面簽個名字嗎?"

"你剛才遇到了獵龍士?"中年武者聽了大吃一驚,獵龍士可不是開玩笑的,雖然獵龍士不多,不過幾乎每支獵龍士都有墮落的先天強者帶領,而且每次出動,人數都在十人以上,普通的武者要想圍殺獵龍士,那實在大難了!就連武者公會的'鐵血戰衛',也需要出動百人以上,才有取勝的可能."剛好有一個強者路過,趕走了他們,我們的隊伍沒有受傷."岳陽並不否認遇見獵龍士.

"你很幸運!"中年武者歎息:"每年最少有百名新人,死于獵龍士的殺害.聽著,我可以在上面簽名,但你必須聽我一個忠告,在你到達先天境界之前,如果單獨遇見獵龍士,你要做的,就是立即離開越快越好!"

"明白."岳陽當然不會跟對方說出真相.

"你等一下!"中年武者在岳陽的表格上寫了兩個字,'歐根’看來這就是他的名字.

他簽完名字後,並沒有立即還給岳陽.

而是走進武者公會內,過了幾分鍾,才走出來.

等他把表格還給岳陽時,上面多了另一個'馬大'的名字,那是岳陽的擔保人.中年武者歐根,順便把擔保人的簽名也給解決了.當岳陽准備離開,歐根還鄭重叮囑:"年輕人,我理解你的憤怒,但我真誠地希望,不僅僅是今天,我希望在明年,甚至在一百年後,我依然能夠看見,你像今天這樣斗志昂揚地踏入武者公會……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岳陽點點頭:"感謝你的忠告,我想我不會干愚蠢的事."

對于歐根這個普通的名字,岳陽記得,魔淵有個大魔王也叫歐根.

當然,那個歐根魔王給岳陽的印象可不太好,還是這今生有八字胡奐力只有先天一級的歐根大叔,比較對岳陽的冒口.雖然有點羅嗦,可是,對于新人來說,這個歐根大叔,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引導者.待岳陽離開後,之前負責傳送岳陽到翠玉森林的老者出來了抵俱白鶴童顏的他,笑道:"歐根,很難想像你會答應給一個新人做提名人,還找我做擔保."

"這今年輕人讓人看不透……更讓我奇怪的是,我好像有點面善,也許我見過他的父輩或者什麼親人,只是我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中年武者歐根習慣性地皺起了眉頭.

"是有一點面善,你不說我還不覺得."老者也覺得有點模糊的印象.

岳陽到擁兵公會交了百枚金幣,再道上表格,正式成為了義倜兵的一員,獲得義擁兵的'勇氣勳章’一枚.

這個勇氣勳幸禽戲六級.

每級都附有不同的符文作為輔助,前三級是矮人符文,後三級則是天界符文.

對于這麼一丁點輔助,岳陽根本不在乎,再說那些矮人符文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學生的東東,就是後三級的天界符文,對于岳陽來說也是很基本的東西,還及不上病美人之前的研究.他要的,只是這一個身份.岳陽現在現,自己的曆練,根本就不適合走別人的路線,必須走自己獨一無二的路線.

比如打怪升級,岳陽現在實力高而等級低,基礎的東西,在強的武力前,反而顯得有點大材小用了.要岳陽按下性子,耐心地從頭開始,這還真有點難.因為,他早習慣了遇強越強的戰斗方式.

收集些花花草草或者打一些低級魔晶,岳陽根本看不出眼,做這些東西,他心中沒有動力.相反,要是換一個方式.

將'打怪掉寶’換成'殺人奪寶'那麼岳陽同學就非常有動力,特別是剛才屠殺獵龍士小隊時,一舉秒掉囂張的對手,將對方的寶物黃金屠龍槍,詛咒之球和血鐮,雷斧那些統統收入自己的巫妖戒指,那種滿足感,那種爽快,是平時無獲取的.而且,獵龍士小隊身上的各種寶物,也遠遠北一路上收集到的各種魔晶,花草藥材要好千百倍以上.如果殺的是普通曆練小隊,那還有點說不過去,畢竟對方澈惹到自己.現在殺的獵龍士,那可是臭名昭著的強盜.既是義舉,又得寶物,雙豐收,這事何樂而不為呢?

在傭兵公會中,岳陽現排名前百的任務,有五成是追殺獵龍士的,有的是小隊,有的甚至具體到某一個人.

殺手公會,盜賊公會和擁兵公會在通天塔六層幾乎合為一體,任務都在傭兵公會布,具體交易,資料和獎勵才在不同的公會獲取.三個公會,都有一個墮落血腥榜,前十名殺人狂魔,有八個是獵龍士,只有兩個是天生的嗜血瘋子.

最高殺人數是一個叫做'安息'的牛人,這家伙屠殺了百萬人之多,遠遠地把後面的殺人狂都甩在身後.

這個安息,據介紹,他擁有先天十級的力量,曾經獨力屠戮過整個大陸所有的強者.

活了兩千多歲的安息,除了人類至尊之外,暫時還沒有任何人敢說穩勝.

按照武力榜,他的大名尤排在紫微大帝瞬天和萬妖門主之上,岳陽所認識的名字中,只有落枷山天魔殿'天誅’才與'安息,並列排在第五,排名第四是大魔王巴魯特,另外帝位排名二,三的強者,岳陽不認識,看來是外域空間的強者.

墮落血腥榜,除了榜安息,排名前十的殺人狂,殺人數最多也不過十萬人.當然,這種殺人數不是屠殺平民,而是強者.也不知道具體的數據是怎麼統計出來的.

岳陽一路看上來,覺得如果將這些家伙統統干掉,相信收獲的寶物一定會很豐富.

除了神龍見不見尾的安息之外,獵龍士一般依附著墮落血腥榜前十的牛人,有的囂張得竟然在通天塔六層某個外域空間建立一個國家,讓岳陽看了無比的意外……看來,一旦擁有實力,不管是什麼人,還真的就可以隨心所欲,無所不能!"怎麼弄了一身是血?"病美人看見岳陽回來,現他衣服上全是血,不禁有點好奇."打了幾個小毛賊."岳陽呵呵一笑.

"黃金屠龍槍?跟你的屠龍匕是屠龍套裝,不錯的東西."病美人知道岳陽一直想找件合適的長兵器,這黃金屠龍槍雖然不是理想中的聖器或者神器,但畢竟是黃金級的套裝,得來也相當不錯.

"通天塔六層是挺有意思的,我休息下,明天繼續努力打寶."岳陽同學心中忽然閃過一念,是不是讓海胖子和葉空他們也上來曆練一下呢?盡管有點危險,槁不好會掛,但在這樣的環境下,提升應該會比在龍騰大陸呆著練更好."想無瑕和茜茜她們了?"病美人看見岳陽沉思,還以為岳陽想大家了,輕輕地捅上來."也想你."岳陽並不否認,摟住美人,給她甜甜一吻.

"你是想使壞吧?"病美人星眸如美酒舫醇醉,慢慢地閉上,在岳陽抱起她時,白玉小手在他的手臂輕輕一擰:"壞蛋,先洗澡,滿身血腥味."

第二天,戴著雙子面具穿著飛龍皮甲背著包裹黃金屠龍槍長袋的岳陽,出現在擁兵公會門前.

他用勇氣勳章,接下了三個任務,在獲得任務地圖後,正准備傳送離開.忽然,他向大廣場走去.

金精靈林恩,妥娜,寶兒和牛頭人利奧隊長,范倫鐵和四個豬人刪,與他擦肩而過,卻再也認不出這個打扮奇怪的男子,就是昨天弱小又突然大爆秒殺掉一隊獵龍士的岳泰坦.岳陽正在寶兒身邊走過,這個自稱箭無虛,百百中又眼力驚人的金精靈大蘿莉,還瞪了他一眼,因為岳陽裝出無意地磧到了她手中舉著的牌子.她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尋找隊友,岳泰坦,盼任何信息,知聞者重酬.傭兵公會里,也同樣有這樣的導人任務布.

岳陽沒有跟他們相認,只是笑笑,傳送備開大廣場,做懸賞追捕任務去了.

而這時,在新人登記那邊,幾個男子像鄉下農民出城那般,大呼小叫的走進來.其中一個胖子,手中拿著個雞腿,滿手油膩,就像餓死鬼投胎那般一邊啃吃,一邊跟同伴大聲吵嚷:"葉猴子,你看看,這就是通天塔六層的大廣場,我的天唧,比我家院子大多了……看看那個怪物,我靠,它是怎麼長的?再看看那邊的石頭人,難道它腦袋里也是石頭嗎?不錯,通天塔六層,比我想像中還要熱鬧,如果在這擺個地攤的話,估計收入不錯.""死胖子,雖然你是小販的命,但千萬別丟我們龍騰大陸的人,這里沒人會要你那些垃圾."瘦削的男子冷笑連連.

兩個老實像就像錘子的男子,背著兩個巨大的包裹,跟在兩人後面,一聲不吭.再後面,還有兩個男子.一個冷酷如沐,仿佛剛剛在冰天雪地里解凍出來的冰人.

另一個臉如冠玉,比女子還要白淨,人類男子的相貌能夠俊美到他這個程度,估計已經接近極限了.金精靈林恩和牛頭人利奧隊長對視一眼,龍騰大陸的新人?

牛頭妞范倫鐵,更加心急,她邁開大步上前,銅鑼般的粗嗓子大開,讓人耳朵震得嗡嗡響:"你們幾個人類新人給我站住!""打劫?牛頭大王,我沒鋅!"胖子誇張地舉起雙手,裝出驚惶不妥的樣子:"雞腿倒有,如果你不嫌我吃過!""誰要打劫,我只走向你們打聽一個人!"牛頭妞范倫鐵覺得龍騰大陸來的人類,怎麼-沒一個正常?

"原來不是打劫……"胖子馬上翻臉,擺擺手,就像趕蒼蠅似的:"去去,我從來不跟美女除外的人說話,打聽什麼人,我剛上通天塔六層,誰也不認識,也沒欠誰的錢,你問錯人了!"他一邊說,一邊大啃雞腿,根本無視牛頭妞范倫鐵那憤怒的牛眼.

"我們找一個人,跟你們一樣,都是龍騰大陸來的新人!"寶兒趕緊跑過來問.

"美人問,那又不同了!雖然你還小,但長大了肯定是個大美人,我決定回答你的問題,不過,你要先叫我一聲好哥哥!"胖子露出一副豬哥相.

"滾!真丟人!"瘦削男子一腳將胖子踹飛半空.

"沒錯……"冷酷如沐的酷酷男子也同意.

"幾位請不要見怪,龍騰大陸雖然盛產帥哥與美女,但偶爾也會有例外,比如剛才那頭豬就是我們龍騰大陸的恥辱,請不要見怪."瘦削男子裝出彬彬有禮的樣子,但瞎子也可以看得出這小子不是個善人,而且這禮貌的舉動與剛才的暴力反應極大,包括牛頭妞范倫鐵這樣粗大神經的人,也沒能立即反應過來.

"我們無意打擾你們,只是想找一個剛剛認識又走失的朋友,他叫做岳泰坦,請問你們認識他嗎?"安娜決定親自出馬.

她一問,林恩和利奧都注意到,對方所有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一種古怪的神色.難道問錯人了?這些人是岳泰坦的仇人?

認識可以肯定下來,他們絕對認識,但不一定會是朋友.如果岳泰坦與他們是朋友,那麼為什麼不一起前來通天塔六層呢?岳泰坦單獨一人,是否故意躲開這幾個人呢?這幾個人看上去有點古怪,要真是岳泰坦的仇人也極有可能!林恩和刷奧兩人都暗中戒備.剛才被一腳踹飛的胖子,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站在安娜的面前.

雞腿往懷里一揣,先用衣袖抹去嘴巴上的油,再拿出梳子,將頭梳理整齊,又拍拍衣服上的泥塵,最後裝出優雅貴族的模樣,施了一禮:"美麗的小姐,讓我來回答你的問題,別說回答一個問題,你就是要我上刀山下油鍋,我也……啊!"胖子沒說完,又讓瘦子一腳踹倒在地上.

只見龍騰大陸的幾個人,都就契地伸腿狂踹,直看得安嬋和寶兒她們直目瞪口呆.難道龍騰大陸全出產怪胎?怎麼沒一個正經的?

等他們打完了,安娜又強忍著笑意,再試探地問了一遍,剛才她也懷疑對方會不會是壞人,現在看來,還真不是.這只是一群喜歡鬧騰的活寶,雖然有點好色,有點古怪,但估計距離無惡不作的壞人「還有段距離.

"你說什麼?岳泰坦?什麼岳泰坦不岳泰坦的,我當然認識「那小子是我的小弟,我是他老大,我會不認識他?"滿身腳印那臉幾乎變成了豬頭的胖子,蹦起來,臉不紅氣不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拍著胸口:"想當年讀常春藤學院時,還是我帶他去泡妞的,那小子實在太渣了,根本沒女孩子喜歡,跟我這個'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多情小郎君根本沒比!"

"你是他老大?"林屬和利奧他們一聽,暴汗,無語."他真是泰坦哥哥的老大?"寶兒不禁大汗,心想,難道龍騰大陸以最胖為尊?誰最胖誰是老大?

"泰坦哥哥?"瘦削男子好奇地看著寶兒,這種八卦的眼光看得寶兒大羞,在此之前,寶兒絕對沒有叫過岳陽為泰坦哥哥,她頂多叫過他幾聲笨蛋.可是當她一醒來,就像聽神話傳說一樣聽著范倫鐵說弱小的人類,那個膽小的笨蛋,出手秒殺了那支獵龍士,拯救了所有人,而且還拉風地離開了,只留下一個'孤獨憂郁,高手寂寞'的背影,于是,膽小的笨蛋就升級成為泰坦哥哥了."他在哪?把他交出來!"牛頭妞范倫餃跟寶兒不同,她覺得自∽前被岳陽同學愚弄了,非常憤怒,正要找他算帳.

"咦,他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胖子反問.

"他那個,走丟了……"范倫鐵不好意思說自己一隊人誤會了岳陽是膽小鬼,最後氣走了他.

"你丟啥都好,你你你,怎麼能丟人呢?"胖子頓時大呼小叫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你不配用槍!】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賊巢,雷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