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賭注,五本白金寶典】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賭注,五本白金寶典】

雖然岳陽是這樣說,不過在蛤蟆胖子賈德的心里,卻有另外一種的想.這個世間沒有弱者跟強者做朋友的可能!

就像自己不會跟護衛或者仆人做朋友一個道理,弱者與強者之間,永遠是主仆關系.這今年輕人類跟自己說這些,估計不是想跟自己做朋友,而是想代一今生意上的代理人.當然,蛤蟆胖子賈德並不反感這種身份差異,甚至非常的認同.如果泰坦這今年輕人真的夠強大,那麼自己換個新靠山也是個很不錯的主意.為誰服務都無所謂,只有依附的靠山夠強大就行!

金蟾商會雖然是排名前九十五的大型商會,可是賈德在金蟾族中,只是一個小分支,地位不高.

如果真的能夠跟在泰坦這個實力強大的人類強者手下做事,那肯定不是一件壞事……唯一的問題,就是泰坦他能不能在三個護衛領的圍攻下全勝而回呢?這今年輕的人類強者,他的力量,是否真的跟他自信中的那麼強大呢?"如果他能夠大勝而回……"蛤蟆胖子賈德心中有了某個決定,他是個大膽的商人,非常擅長投機鑽營."走吧!"岳陽沒有理會蛤蟆胖子賈德在動什麼心思.

在通天塔六層,各種事比龍騰大陸和華夏天朝要簡單百倍,這里沒有什麼老資格,也沒有什麼複雜的人際關系可言,只要有實力,那麼可以為所欲為.一句話,實力決定一切,沒有實力,那根本什麼都不是.對岳陽來說,通天塔六層反而能讓他如魚得水.

若在龍騰大陸下面,岳陽之上,還有岳海老人和君無憂等人,就算他們不約束岳陽的生活,可是那一層長輩晚輩和臣主子民的關系也明擺著,再淡化,也是有的.同樣情況,岳陽到了通天塔六層,無論這里有多少龍騰大陸的強者,只要他們的實力比不上岳陽,那麼他們都會主動向岳陽表示至敬,而不走向岳陽擺出老前輩的資曆,人類社會的種種,在這里是行不通的.岳陽擁有實力,所以他特別自信.

奇蘭大陸的安東,岳陽根本就不把對方放在眼內……這個雷堡,只有一個人,才值得岳陽去小心面對,那就是先天八級的崇逆.崇逆非但擁有先天八級的力量,而且特別狡猾.

一個殺人如麻,又能夠讓先天聯盟接納在內的強者,智商絕對不是同樣實力的黃沙可以相提並論的.

黃沙因為特性被水所克,讓岳陽和小文麗,雪無瑕等女合計擊殺在獄皇第二大殿內,那次失敗,並不是他真正實力的體現.可以說,擁有先天八級力量的黃沙,在岳陽手中死得很冤.岳陽要真刀真槍跟黃沙硬拼,能不能干掉黃沙,那估計還真不一定.

崇逆跟黃沙相比,即使實力一樣,但岳陽要與他開戰,戰黃沙的圍殺方肯定不能再次複制.黃沙,明日昊和安格都把弱點早早告知岳陽.這個崇逆有什麼弱點,卻無人知曉.

岳陽唯一知道的情報就是,這個家伙曾經無意中得罪過夜後,被夜後追殺,但非常狡猾地逃脫了,僅受輕傷.一逃脫,他立即第一時間懇求南宮老人代為出面.以九顆落星晶向夜後道歉,消除了這個仇怨……根據崇逆的低姿態,岳陽就能想像這個家伙有多麼的隱忍和聰明.

夜後,在通天塔六層排名並不高,甚至很多人只以為她是先天聯盟中的一員,只有到達通天塔九層的人,才知道她的實力僅在至尊之下,在各族多如牛毛的強者之中,她絕對殺進前十,甚至有資格問鼎前五.身為天罰的鳳仙美人雖然驕傲,可跟岳陽談起夜後,她也從來不會有輕視之語.當然了,隱藏實力的牛人,也不獨是夜後一個.

比如落枷山天魔殿的'天誅,,晉升先天十級的鳳仙美人曾經跟岳陽說過,即使自己晉升先天十級,也絕不可能與天誅相比.

天誅他是個緊追至尊的強者,實力甚至已經越了當年在落枷山創建天魔殿的三位天魔殿主.瞬天,萬妖調-主他們的實力是明的.就算有隱蕺,也不會太多.

夜後和天誅則不同,這兩人的力量完全隱藏在暗處,沒人知道,這兩人的真正實力已經達到了什麼境界.

現在追趕至尊,夜後和挑戰天誅還早,那只是岳陽一個長遠的日標.就算挑戰瞬天,萬妖門主,巴魯特,哈辛他們都還稍早了點.不過,這個先天八級的崇逆,卻是岳陽選定的試金石.太強的還打不動,先找個中上的練練手.這,就是岳陽現在的練級計劃.打怪,沒人一開始就去挑戰終極大的boss,那不是打怪,那是戰死!

就像打暗黑破壞神,誰也不合一開始就跑去打大菠蘿,新人肯定是先跑去地下洞找尸體火的晦氣!像岳陽這樣有一定實力的,尸體火級別的小的boss沒興趣了,最少也要打個安姐……隨著奴隸角斗場出現在眼前,岳陽自思潮中退出.

無數人對岳陽這個新人菜鳥指指點點,他們覺得岳陽挑戰三個准先天就是找死.

一些賭徒沖著這邊大聲叫嚷,詛咒岳陽早死,好讓他們贏錢.

也有不少看見岳陽剛才秒殺古耐特的男女,趕緊拉開同伴,以免岳陽飚,惹怒強者永遠不是一件好事!"小子,滾回你媽的懷里吃奶去吧!"這麼一把瘦骨頭,里爾他們會把你打出屎的!"

"現在開始哭吧,等會你就哭不出來了……看見他的眼神沒有?我看他在顥抖,這個膽小鬼!"

"有人要買他的肉嗎?我已經跟安東先生說過了,他的尸體歸我,想吃人肉的都報名,三份肉我就免費送一杯冰凍麥酒!內髒?你說什麼?你以為里爾他們打過,這小子還能剩下內髒嗎?我敢說,他的腸子會讓里爾他們扯出來,套在他的脖子上來放風箏!"無數叫囂的說話在人群中響起來,甚至,有人想擠過來動手打岳陽.這些,都是下注買岳陽輸的狂熱賭徒.

岳陽將上弦月擎在手中,一路上所有伸手偷襲的賭徒,還有那些嘴巴不乾淨想往他身上吐痰的家伙,都一一砍翻在地上……滿地的斷手,還有無數削掉的嘴唇,舌頭和耳朵.隨著慘叫不斷響起來,咒罵的人群頓時大亂.無數人驚恐地逃跑,動作慢的,早被別人踩在腳底.第一次,在奴隸角斗場前,生角斗士大量砍傷觀眾嬉舉動.沒有人敢這樣做,沒人敢得罪所有的觀眾,只有岳陽這個剛剛來到不足一小時的新人,才敢用手中的利刃告訴他們,什麼叫做新的規矩!有一種人,天生就是能夠讓規則為之改變的,比如岳陽.

再沒人敢當面咒罵岳陽,當然在背後,在岳陽看不見聽不見的地方,他們還是罵罵咧咧的.幾乎所有人,都買岳陽輸.蛤蟆胖子賈德,思想斗爭一陣子,最後咬咬牙,將十萬金幣押在在陽的身上.這並不是商會的讖,而是他畢生全部積蓄的十分之一.

賈德不是一個狂熱賭徒,但他是個聰明的投機商人,若是岳陽戰敗,他肯定損失嚴重,卻不傷元氣,還有重新開頭的本錢;如果岳陽取得勝利,那麼他將大一筆橫財……機會不會永遠出現在面前,賈德覺得自己有必要把握住某一些機會,否則,自己永遠是金蟾商會一個分區的小商人."你下了多少?"岳陽在進入角斗場前,忽然轉頭問賈德."沒多少,咳咳,我帶的錢不多."賈德嚇了一跳,趕緊又解釋:"泰坦先生,我絕對相信你,我是買你贏的!""是不是買什麼就賠什麼?"岳陽又問道.

"你也想買?"賈德一聽大奇,角斗士普通情況下是禁止參與賭博的,因為生怕造假.當然這種明文規定沒人合真正遵守,只要不買自己輸,那麼角斗士哪怕下到滿注都行,奴隸場也是歡迎的.地下場這里的滿注,是十萬金幣,除了真正的大富翁,沒人會下那麼多.甚至有一些窮鬼,想賭又沒有錢,還會押物投注,只是押物價錢會比市價低一半.

"幫我把這個押上."岳陽自巫妖之戒變出一個巨大的包裹.

"啊……好的."蛤蟆胖子賈德還以為這是金塊,又或者什麼特殊礦石之類的,待嬴了跟安東那個巨胖要鳴雷礦石.

沒想到,在投注處一打開,他徹底驚呆了.

那個正准備慣例地嚷嚷'押物五件,破舊半價'的喊注員嚇得下巴脫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岳陽押下的物品是五本紋飾不同的白金寶典……這東西押下後,萬一他贏了,拿什麼賠?賠錢?天知道白金寶典該如何估價,這些都是無價之寶!

那個記錄員動作卻很快,先把五本白金寶典包起來,就像扔大白菜一樣給撿到後面的押物堆中,再利索地寫下一個投注押據:茲有五本破舊白金寶典押物,賭資一切隨天運,輸則不退,勝後返還,賠率只作市值半價……在蛤蟆胖子賈德和喊注員還在日瞪口呆的狀態中,他把一切手續都完成了,再把押據塞到賈德的手中,揚聲朝窗口大喊一聲:"快,下一個!"這句喊話,把查注員驚醒了.

他先是想搶回賈德手中的投注押據,可賈德立即一溜煙跑開,不讓他有反悔的機會.

喊注員揪住那個木頭般的記錄員的衣領,憤怒地大吼起來:"該死的,你難道是個瞎子嗎?剛才那是什麼東西你沒看見嗎?你竟然膽敢受注!萬一賈德那個胖子押中了,我們拿什麼賠啊?賠牟是一比十,好家伙,如果那個該死的泰坦勝了,我們得賠對方五十本,就算是半價,也得賠二十五本,你上哪拿二十五本白金寶典賠給對方?"記錄員愕然:"什麼白金寶典?"

喊注員差點沒有大腦溢血,他絕望地尖叫:"不要告訴我你剛才沒看清那是什麼東西?"

"不是五本書嗎?"記錄員這時才意識到不對勁,一看手中記錄本:"茲有五本破舊白金寶典押物……白金寶典?我的天,哪個傻瓜會干這種事?這家伙瘋了,他竟然拿白金寶典耒押賭資!""那不重要,重要的押傘了,我們拿什麼賠!"喊注員覺得天快垌了.

"聽說我,伙計,我剛才根本沒反應,我以為是五本書,該死的,那些窮鬼常把什麼爛書拿來抵押,我收書的動作都習慣了,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五本白金寶典!如果我知道那是五本白金寶典,我的腦袋就是讓門夾了也不會收下……"記錄員此時意識到自己麻木的慣性動作惹下了大麻煩.

"該死,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收下了押物,萬一那個名叫泰坦的小子勝了,賈德就會跟我們要二十五本白金寶典!安東大人會活生生地宰了我們,還把我們的肉做成香腸,我敢說,你和我絕對會是一個待遇."喊注員現在滿頭是汗,整個人都在顫抖.

"我說伙計,也許沒有那麼絕望……你看賈德的投注,那是什麼?他下注的是泰坦那小子,那小子對三個准先天,里爾他們絕對不會失敗,這一注我們贏定了.這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嬴定了,雨倒車的賈德會哭泣,該哭的是他!"記錄員也抹著大汗."你是說,我們能贏下這五本白金軎典?安東大人不會生氣,他們還會重賞我們?"喊注員也覺得天空忽然閃現了一絲光明."也許……不,這是肯定的!"記錄員安慰著同伴,同時也自我安慰.兩個人也不管窗口外的賭徒要下注了.

都側耳傾聽,希望早一點聽到三個准先天強春把那個名叫泰坦的新人打敗的好消息.

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吵嚷聲響起來,忽然,一切都歸于沉寂……這種沉寂讓兩人的心底毛,不妙,如果是三位護衛領贏了,那麼大家應諒歡呼才對,難道是那個新人泰坦贏了?可是也不對,新人泰坦怎麼可能打敗三位准先天?

兩個人不顧一切地去沖出去,氣喘籲籲地擠到角斗場的一角「自人群中探頭出來,往下看.這一看,頓時讓兩人嚇得如墜冰窖.在角斗場中,三個護衛領有兩個倒在地上,不知死活,一個嚇得渾身抖.

十數個戰獸尸分離,一個白金級的死神螳螂,巨鐮夾著兩個戰獸,一只雷霆蜥蜴已經死亡,另一個毒斑飛龍王還活著,不過它的頭顱正被死神螳螂大快朵頃地咀嚼,瞎子也可以看得出,這一仗誰勝誰負……記錄員和喊注員眼前一黑,暈厥過去.

坐臥在錦榻上的巨胖子安東,他的臉色非常不好,一副寡婦死了獨生子的模樣.

賈德看向他,心中冷笑,這家伙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生什麼事,如果讓他知道馬上就要賠泰坦二十五本白金寶典,相信臉色一定會更加精彩……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朋友】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噩夢和年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