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噩夢和年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噩夢和年虎】

滿場皆輸.無數失望之極的賭徒,把投注的押據撕成碎片,扔得滿地都是.

因為三位護衛領的不給力,這些輸錢輸紅了眼的家伙,全體倒戈向岳陽這邊,齊聲呐喊:"殺,殺了他!"

聽到這一陣陣瘋狂的呐喊,安東的臉色更是難看.

不過,還有人比他的臉色更難看.

那個人,就是場中唯一殘存的護衛領里爾.

他的實力在三人中最強,所以活到了現在,可是距離死亡,僅是一線之隔.只要岳陽願意,里爾隨時都會一命嗚呼.別說強大的對手,就是那度恐怖的死神螳螂,也能宰掉他……雷霆蜥蜴和綠斑飛龍王都是里爾的,曾經在地下城驕橫一時號稱強大的它們,現在變成了死神螳螂的食物.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叫做'泰坦'的無名之輩,竟然會強到這個程度.本來,以為可以憑著三人的力量,可以輕易地虐殺對方.

沒想到,即使喝下了'嗜血律化藥劑',實力飚升好幾位的兩位同伴,也被對方輕松地打倒在地上.

這個看起來很弱小的年輕男子,身體擁有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巨大力量,出手根本無抵禦,跟他對打,就像三只螞蟻想撼動一頭猛犸大象那樣絕望……可惜,里爾現自己明白得太遲了!"饒了我,我可以用全部的金成來贖回我的命."里爾苦苦求饒."抱歉,我不缺錢."岳陽無動于衷.

坐在安東身邊,有位戴著寬邊帽的男子,忽然傳音給安東:"賭輸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難受呢?如果你沒有忘記,我剛才在這位泰坦的身上,下了一個滿注,足足十萬金幣.我知道一百萬金幣對你來說不算什麼,但我希望盡快拿到手……如果你用你鳴雷礦洞的股份來償還,我會更加高興."

安東的臉色鐵青,肥肉亂抖:"我還沒有輸!"

那個寬邊帽的男子輕松地草一聳肩膀:"當然,不過相信快了.

聽了這話,安東的臉頓時就像死豬肉一樣.他咬了咬牙根,一拍身邊那個正在准備喂酒的魔族女奴,將她整個打飛下地:"滾開,快去請夢先生和年先生.快點,否則我宰了你!"

那寬邊帽男子嘴角一咧,似笑非笑:"安東先生,你還要再賭一把嗎?這回,你如果你不介意,我再下十萬!一百萬,如果你有膽子,就下一百萬跟我賭.一賠二,我贏了,前面的帳兩清!"安東憤怒地一拍錦榻,差點沒有把錦榻打崩."如果你輸了,我要你五分之一的礦洞股份."寬邊帽男子點頭同意了.場中,岳陽無視里爾的求饒.

自顧把所有戰獸的魔晶挖出來,收好,隨口給曇某個吩咐:"給你個自殺的機會,時間不要太久,我的耐性可不太好!"聽了這一句,全場的賭徒出山呼海嘯般的喝彩聲,雖然這小子讓大家輸讖了,甚至之前還砍傷過不少人,可是,沒有人願意支持失敗者,勝利者才是大家追捧的心頭好!

里爾聽了,絕望湧上臉龐.

同時,也湧現一股難以言喻的凶殘之意.

他仇恨地瞪著岳陽,用一種詛咒的聲音叫罵道:"是你迫我的,要死,就一塊死!"

口中極念動召喚的里爾,身上有紅光閃動,全身就像充氣一樣脹大起未,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個血紅色的人球……自爆,現在瞎子也可以看得出,里爾看見生還無望,准備與泰坦同時于盡.賈德的心,提了起來,他替岳陽擔心.然而,岳陽仿佛沒有看見似的.

直到里爾身體漲大到極限,他才伸出一指,那個血紅人球的最鼓最圓的肚皮.

無數的艙量,噴薄而出,就像火山爆.岳陽雙手旋轉.

那股狂暴爆炸性的能量變得就像乖巧小貓似的,在陽極力量的控制下,由狂暴變得溫順,由快變慢,由旋轉變成靜止,凝聚成一團血紅色的光球.

最後,收入巫妖戒指,消失不見.

角斗場中,只剩下披剩皮包骨頭就像人干似的里爾.

他還沒有死,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家伙現在比死還慘,完全失去能量的他,從此變成一個廢人,由准先天變成一個廢人,這種變化,沒人能夠接受,就算不死,也會自殺.

里爾頹然倒地,他的死活,再也沒人關心了.

誰會關心一個廢物的死活呢?

安東坐起來,揚聲道:"泰坦先生,這一仗你勝了,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再打一把.這一仗,你只需跟兩個人對打,金錢我提到十倍,我給你十萬!你敢不敢,如果你不敢,那你就是懦夫,是沒種的軟蛋!"

岳陽抬頭,目光如劍地盯著安東,氣勢就像一頭猛虎盯著一只肥大的肉豬,所有人都在看熱鬧,大家都覺得安東這巨胖子極可能變成死豬.只見岳陽冷哼一聲:"安東先生,請不要隨便開口汙辱一個強者,否則,你要小心你的生命安全.這一次,我會在你的道歉後原諒你的言語之失.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就殺了你!"

森森的殺機,有如魔王降臨.

安東嚇得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哆嗦.

別說安東,就是安表這個方向的觀眾,也讓岳陽的殺氣弄得手心冒汗,生怕自己會在動手中殃及池魚,讓安東累得一起倒黴.

"好吧,我道歉,剛才的確是我一時情急說快了.不過,如果你自認為是強者,那就接受我的挑戰."安東是狡猾的巨富,極度圓滑,又見慣世面,深知強者的尊嚴觸犯不得,自然不會吝嗇一句道歉.他的心里,為了等岳陽點頭答應,可以隱忍一切,只要對方中計,那麼就是自己翻身之時.

這不公平,我們明明勝利了,你卻說這一場不算,安東先生,這不合崇逆大王給地下城定的規矩."有極少數人之前看過岳陽秒殺古耐特,抱著僥幸的心態,買了一點小注,賭岳陽勝利.現在看見勝場不算,他們當然反對.而且,萬一接下來這仗輸掉,那剛才勝仗的讖也打了水漂.

安東為了安撫群眾情緒,只得道:"這一仗當然算,不過,現在多了一個選擇權.你們可以再去投注,可以一直賭泰坦先生連勝兩場,也可以嬙我的手下反敗為勝,尤其是剛才輸錢了的各位,你們現在翻身的機會到了,我給你們半小時,你們可以繼續下注,新的比率一比二,買泰坦先生勝一賠二……角斗場的四周,都諾1有投搔點.

剛才賭鉿了人們,現在馬上拔腿就是,沖過去加注,這回傻子也知道買泰坦這個強大的新人.

買岳陽連勝的也有不少,其中以蛤蟆胖子賈德最為狂熱,將他自己一生的積蓄,足足九萬金幣,都押了下來.

即使是輸了,那麼自己也因為剛才那一仗,小小地賺上一萬……如果再贏,那麼就會變成二十八萬!要有二十八萬,自己都可以開間小商會當今小老板,再不用看族中長老的臉色做人了.至于岳陽的投注嘛……蛤蟆胖子賈德覺得,安東這個胖子,就天天割肉來賣,都賠不起!

因為,他趁投注點混亂,把剛才那張押注賭贏的單據在另一個披注點上全給押了……這也是地下城角斗場的慣例,因為時間來不及,很多人直接押獲勝的單據,把前一場的錢全押上,再換一張新的單據.如果嬴了,那麼會一夜暴富,輸了,等于沒贏過,連本都蝕掉!

賈德很陰險,他沒有再到西邊那個投注點押單據,西跑到東邊的那個投注點.西邊的喊注員和記錄員怕死,沒敢第一時間將事情上報.

東邊的喊注員和記錄員根本不知道,一看是這勝利的存單,又見投注的人太多了,根本來不及看那上面寫著什麼,直接喊起來:"破舊的賭場存單一張,全押,賭資一切隨天運,輸則不退,勝後返還,賠車一賠二……"那個記錄員急急抄完新存單,又用牛皮紙袋封好舊的存單,塞進抽屜,在把新單據塞進賈德手心的同時喊道:"下一個,快點!""謝謝,謝謝!"賈德表面禮貌地道謝,心中,卻激動得幾乎瘋狂.這一注投下,那麼二十五本白金寶典,得變成五十本.五十本白金寶典,別說安東.

就是崇逆這個雷堡的主人,那也賠不起!

現在,就等泰坦勝利,然後慢慢看安東倒黴,那個比豬還在胖十倍的死胖子,一定會痛哭流涕吧?五十本白金寶典,賈德就是一想起來,都會活生生地打個哆嗦.起.賈德回到備斗場中,還沒有來得及與岳陽說兩句,忽然周圍詛咒四剛才賭徒們的大聲詛咒是送給岳陽的,大家都希望他輸.現在,完全相反.此時所有人的詛咒都送給安東.蛤蟆胖子賈德一看角斗場對面立著兩個人,也立即忍不住大聲詛咒起來:"我干,安東你個狗屎,我干你祖宗十八代!"讓賈德如此激動的,是因為安東新請來的兩個角斗士.

他們一個叫做"噩夢",一個叫做"年虎"這兩人臭名昭著之極,整個通天塔六層無人不知,無人不識.即使卑鄙無恥如賈德這種人,提起這兩個家伙,都是級鄙視的.因為這兩個實在是渣滓中的渣滓,要不是每個都擁有先天三級的力量,恐怕全場有九成的人會沖出去,將他們撕成碎片.

昝個通天塔六層,幾乎沒有這兩人的容身之所,除了雷堡以及極個別的賊粜外.

在武者公會,擁兵公會,殺手公會,都有他們的懸賞,任何人殺死噩夢'和'年老"皆可得黑龍珠,智慧果或者黃金級武器一件……這種懸賞待遇,只有墮落血腥榜排名前百的殺人狂魔才會有,當然,噩夢和年虎都是榜上百惡之徒.

雖然擁有先天實力,但先天聯盟把這兩人排斥在外,根本不屑他們的加入.噩夢和年虎,即使在雷堡這個賊粜,也是神怡鬼厭的人物.沒有人喜歡他們,包括收留他們的崇逆.

崇逆可不止一次說過:他們都是爛無可爛的狗屎,永遠別讓我看見他們!

沒說原因,但很多人都覺得,崇逆收留噩夢和年虎,那是因為當年噩夢和年老的師尊,曾經救過幼小成長時期的崇逆,收留兩人算是償還當年的救命恩情.而聯手戮師滅祖的噩夢和年老,估計也是崇逆最討厭的人.兩個先天三級,又是極度凶殘和嗜殺如命的噩夢和年虎.這,可不是三個准先天那麼簡單!泰坦,這第二戰,他還能繼續勝下嗎?

賈德一想,心就跳得厲害,他滿頭滿臉都是大汗,卻顧不得擦一把,只死死地盯著場中的變化.場中氣氛緊張到了極限,戰斗,一觸即發!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賭注,五本白金寶典】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噩夢,死于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