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噩夢,死于噩夢!】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噩夢,死于噩夢!】

噩夢,是個高瘦如竹的男子.

他不但瘦,而且手腳特長,細腿伶仃的,岳陽記得以前學過一篇文,記憶有點模糊了,好像是魯迅寫的《故鄉》,里面寫的楊二嫂,兩腳像圓規一樣.這點倒讓岳陽同學記憶猶新,他估計這個叉著腰的雖夢也差不多,要是頭短點,整一個就是干瘦型叉腰肌版的謝亞龍大人.

那今年虎卻不,年虎的年紀雖然老邁一些,頭發卻濃密烏黑,狠狠倒豎,如同刺猬,顯得格外精神.

粗大的手掌,雄健的身型,蘊藏著爆炸性的力量.

一雙虎眼放出光芒,懾人心魂.

若非胡須已經微微花斑,實在看不出他已經是一個老人.

這兩人都是先天三級的強者,擁有召喚寶典,讓岳陽有點意外的是,他們擁有的只是黃金寶典.記得鳳仙美人給岳陽說過,有一種人,是用某種外力強行提升到先天境界的,因為那種拔苗助長的方式,是消耗未來所有潛能為代價的一次提升,所以真正的強者根本不屑使用.當然了,一些心急獲得先天力量的人會使用這種辦,結果代價就是先天境界永遠局限在先天三級以下,召喚寶典也只能局限在提升前的等級之中,再無提升上去的可能.

之前,岳陽看過讓瞬天強行提升上去的北斗七子,搖光,開陽和天權三人,他們潛能不高,實力也在先天三級以下,但他們釋擁有白金寶典.

這證明搖光和天權他們'拔苗助長,時還算比較晚的,平時修練直達到白金寶典再提升.想不到,噩夢和年虎竟然還白金寶典都沒有.他們只有黃金寶典.

岳陽不知道噩夢和年虎以前的經曆,如果問起雷堡內的知情者,就會嚇一跳.當年,噩夢和年虎為了達到先天之境,合計謀殺全心全意傳授藝給他們師兄弟的師尊,並像野獸那般強行吞食了師尊的身體和能量,一次過飚升先天之境.

正因為他們如此喪心病狂,先天聯盟才會將他排斥在外,並不承認他們的能力.

搖光和天權他們提升先天之境,只是借助瞬天之手和催奇藥.

這樣,已經讓人瞧不起,何況食師的噩夢和年虎?

北斗七子,雖然在通天塔六層聲名也不佳,但跟噩夢和年虎這對食師組合,比起來,那簡直算是乖孩子!

"小輩,你真是狂啊!"噩夢尖銳如針的聲音冷笑起來,刺人耳鼓.

"這,就是你的遺言嗎?"岳陽拿出一個小本子,在上面沙沙沙地寫了幾行字,似乎在記錄什麼.

"什麼意思?"年虎雖然囂張,但他生性謹慎,對岳陽那個小本子產生了好奇和猜疑.不說他們倆,就是場中所有人,也想知道岳陽在本子上寫什麼,面對兩位先天三級的強者,面對噩夢和年虎這樣的凶人,他還有心情記錄?

"我忽然想起來,殺死你們,好像能在倜兵公會里換到好東西,我得記下來,不要浪費了."岳陽這話就像火藥桶爆炸一般,讓全場沸騰起來.太狂了,不說外人,就算是賈德,也覺得岳陽同學拽得不行.

兩個先天三級的強者,又不是兩個普通三級的豆腐人,就連打都沒有打過,就想拿他們的人頭去領獎勵?噩夢和年虎是什麼樣的人?

想殺他們的人,就算沒有十萬,也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可是這兩個人人唾棄的家伙到現在還活得好端端的,這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家伏的本事夠牛.如果他們稍微弱了一點,估計墳頭早就長滿了雜草,還能在雷堡這里逍遙快活?尤其是某些知道噩夢和年虎能力的人,更是覺得岳陽必敗無疑,噩夢和年虎非常是先天三級的牛人,還擁有極其特殊的戰獸,當年,他們還不是先天,就合力擊殺了高達先天五級的師尊.由此可見,他們兩人的戰獸,是多麼的恐怖.巨胖手安東冷笑一聲:"這小子死定了!"

戴著寬邊帽的神秘男子欠欠肩膀:"安東先生,請原諒,我沒有辦認同你的觀點.我不否認噩夢和年虎的戰獸很特殊,但並非無解.巨胖子安東陰著臉:"你准備給那小子報科?"

寬邊帽男子優雅無比地攤攤手:"不要把我想像得跟你一樣,既然玩游戲,那我一定會遵守游戲的規則.""如此最好,請不要忘了,你可是下了一百萬的注."安東再三狠聲警告時方."……要我謝謝你的提醒嗎?"那神秘男子對安東的態度完全不在乎.場邊,賈德正在絞著手.

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提醒泰坦先生,噩夢和年虎的戰獸非常特殊,萬一泰坦先生失敗了,自己將竹籃打水一場空.可是,如果自己主動破壞規則,贏下了還好,沒人會在乎勝利者的任何過失,一旦失敗,自己恐怕會招來殺身之禍.要眼睜睜地看著泰坦這今年輕人因為不知道對方戰獸的厲害而失敗嗎?就算不為了自己那二十八萬賭博重金,也為新交的朋友想一想.雖然他只是隨口一句.最少,他這樣說了'朋友'兩個字!

一個強者對一個商人說朋友,估計整個通天塔也沒幾個這樣的人吧?賈德心頭一熱,離開座位,擠開場邊大叫起來:"等一下!""你想干擾比賽?"十幾個護衛立即圍了上來.

"我,我是他的朋友,我只是想表示支持!要喝水嗎?先休息下,剛才你已經打了一仗,立即開戰實在太不公平了!"賈德揮舞著手中的水囊,他准備等岳陽回來喝水時,再偷偷告訴他關于噩夢和年虎的特殊戰獸.

"不用了,很快就能結束戰斗的,不用費什麼力氣."岳陽淡然一笑,他還示意賈德不要太緊張."啊!"賈德先是大汗,覺得這小子是太驕傲還是太年輕?難道他看不出自己的意思嗎?

自己並不是真的要他喝水,也不是想讓他休息,而是有話跟他說,難道他真的看不出來?

賈德正欲再度開口,忽然想起前不久他的話:我只說一句,如果你想做我的朋友,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自己要繼續相信他嗎?

之前三個護衛領對戰時,自己就擔心過,可是他立即就用大勝的戰果,徹底擊潰了自己的懷疑和擔心,還要自己大賺手一筆.現在,角斗又要開始了,自己難道就不能真正地相信他一回嗎?蛤蟆胖子賈德一咬牙,最後沖著岳陽點點頭.雖然相信這個詞,對于以前的賈德來說,是個可笑的存在.可是現在,他願意嘗試去相信一次!就一次!

聽見岳陽拽拽的回答,各人反應不同,安東冷笑,全場賭徒狂熱地呐喊起來,他們就是喜歡狂傲的強者,軟蛋?讓軟蛋都去死吧!賭徒們支持的可不是乖寶寶,他們要的是又囂張又拉風又強大的勝利者!當然也有些買岳陽輸的賭徒大聲咒罵,因為人數太少,被呐喊的聲音壓得死死的."……"年虎無聲地冷笑起來."小輩,你想早死,我就滿足你的願望."噩夢以手按在黃金寶黑色的光芒,在召喚寶典上湧現出來.濃煙那般,扭曲升空.

接著旋轉整個角斗場的上空,變成一層黑霧狀的東西,慢慢的,慢慢的降下.岳陽完全沒有任何反應,靜靜地看.

角斗場的地面,忽然裂開,噴射出血紅的岩漿,滾燙無比,一直漫向岳陽的雙腳.岳陽沒動,那些岩漿圍著岳陽的雙腿,形成了一個包圍,讓岳陽再也無移動分毫,此時場內奇熱迫人,熱氣沖天,全場人都熱得不行,一個個大汗淋漓,其中角斗場邊的賈德,更是熱出了一身瀑布汗.噩夢和年虎的雙腿站立處的地面升起來,形成兩條高柱.

無數的泥土,還有崩塌下來的角斗場護牆,一些用來裝戰獸的鐵籠,都跌落翻騰的岩漿中.滋滋作聲,它們很快化成青煙,融化.轉眼間,就變成了岩漿的一部分.岳陽眼睛平靜,看不出任何的變化,仿佛包圍自己的岩漿池根本不

此時,無數的尖刺,在噩夢的手指操縱下,鑽地而出,直穿岳陽的腳板面,血淋淋地紮破腳面而出,血花激灘,直看得全場人一陣驚呼……

噩夢第三次召喚,一顆流星自天空中隕落下來,砸向岳陽的頭頂.

岳陽一動不動.

那顆流星擦過頭皮,轟隆一聲砸在他的身邊,激起無數的岩漿.

巨大的沖擊波震得全場人都翻倒在地,狼狽不堪,許多人被躍起的岩漿燙得慘叫連連,身體著火,哭喊著拍打或者翻滾滅火.蛤蟆胖子賈德那肥胖又沉重的身軀,高高地震飛到角斗二層貴賓座的外沿懸掛著,上中了一點岩漿,正在滋滋地冒煙,起火.賈德痛苦得扭曲了五官,只是咬牙堅持不痛嚎出來."不錯,如果天空能夠下點辣椒粉就好了."岳陽忽然開口道.

"辣椒粉?"全場人都聽呆了,下辣椒粉干嘛?

"如果不下點辣椒粉,這一大碗面條就不太夠味,吃面沒有點辣味不夠給力……"岳陽如此解釋道."這是岩漿!"噩夢氣得鼻子都歪了,這是什麼眼神?這是面條嗎?明擺的岩漿,跟吃面條簡直一丁點關系也沒有!

"同意,這是岩漿牌方便面,如果下點熱水,打開料包灑上,弄點辣椒粉或者辣醬,再炒上一只荷包蛋,那就是完美了,不,得加點青菜.你說如果冰箱里有點隔天吃剩的排骨,整兩塊到碗里,那該多好啊!"岳陽同學說得差點流出了.水,可是,全場沒一個人能聽明白他說什麼.什麼方便面,什麼冰箱,大家聽都沒聽過.而且,吃面跟岩漿有啥關系呢?大家都是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詭異的事情卻出現了,那火熱翻騰的岩漿消失了,在角斗場中央,只剩下一只鍋大的碗,里面裝著面條.

里面有荷包蛋,排骨和辣醬之類的東西,岳陽同學邁著大步走過去,手中拿著筷子,似乎准備吃面.細心的人注意到一點,那就是他剛才被刺穿的腳面,還有潑淋到身上的岩漿,統統消失,一切完好無損.更詭異的是,噩夢不知何時,變成了一頭白豬.

岳陽同學手中的筷子,變成了殺豬刀,他的解釋是:"排骨不夠,得殺頭豬燒烤,加點燒豬肉!""不,我不是豬,這是幻覺……"噩夢驚恐地尖叫起來.一切幻景消失.備陽沒有移動一步,還靜靜地站著.在他的對面,站著驚愕的年虎,以及渾身大汗的噩夢.

更加讓人目瞪口呆的是,噩夢還在瘋狂地大叫:"我沒有被殺,我沒有被擺上案台,沒有,我沒有被人大卸八塊,更沒有被人燒烤「不,這是我的噩夢戰獸,這是幻覺,我並沒有死……不可能,別人不可能控制我的戰獸,這些都是幻覺……年虎,救我,不,年虎你不能殺我,你不能背叛我,我們是……不可能的,你已經死了,我早就把你吃了,不要,不,師父,饒命啊……"噩夢的瘋狂的尖叫聲,嘎然而止.

他仿佛看見了世間最恐怖最可怕的東西,一下子仆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地死去.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死魚般凸出來,瞳孔擴大,漸漸凝固.

年虎拼命地搖晃著噩夢的身體,又連連抽他的耳光,拼命想讓噩夢在自己的'噩夢戰獸,幻景中立即蘇醒過來,可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睜睜地看著同伴噩夢在恐懼中死去.

噩夢,一個可以敵人于掌股之間的殺人狂魔,一個可以用戰獸殺死師父的瘋狂弟子,現在死了.他死于自己的'噩夢戰獸’之中.

在'噩夢戰獸'幻景中,一切都是虛幻的存在,但是,只要任何認同它,那麼就會變成真實.當一個人在幻影中死去,那麼現實中的身體也會死亡……因為,幻境中殺的是,是靈魂!這種獨特有能力,在噩夢的操縱下,殺害了無數強者,即使實力比噩夢更加強大的武者,也難逃一劫.

不過,對于能夠闖過雙子宮幻境和處子宮幻境的岳陽來說,這種幻境根本就是小兒科.更別說,岳陽還擁有可以看破對方能力的天目慧眼.

……不可能的!"巨胖子安東,大汗淋漓,就像瀑布一般掉下,他恐懼地看著場中的岳陽,臉青唇白地喃喃自語:"不可能,這是幻覺,這小子不可能殺死噩夢,那可是噩夢!""能容許我提醒你一聲嗎?安東先生,這是務實."神秘的男子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噩夢和年虎】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