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領獎,重遇故人】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領獎,重遇故人】

岳陽回到了安東豪宅,他的身後,跟著被他打趴下了十遍仍然堅持要報仇的持匕女子.她不太明白,自己的實力明明強過這小子,怎麼會讓他打趴下?而且,他好像還沒有出盡全力.

"我要殺了你這個色狼,為民除害!"持匕女子誓,一定要將這小子殺掉,免得他禍害世間的女子,至于有沒有一點因為他說自己胸小而心生憤怒的私怨,她是絕對不承認的.

"小泰坦先生,我希望勞工們都能吃上飽飯."夏普兄弟也跟來了,他們現在不再提什麼股份了,面對現實."避得看我的心情……"岳陽同學很拽.

"我們會努力工作的,比以前更努力.只要大家有飽餓吃,生病的得到醫治,那麼我們的挖礦度可以提升一倍左右,保證比以前還要多."夏普覺得不團結不齊心的家伙走了也沒啥,剩下的人雖然只有一千,如果都聽指揮,挖礦的確不是問題."讓她作為女奴,我奴役她,直到她癇苦不堪,最後她瘋為止,哈哈."岳陽同學表示自己有虛人的傾向."你做夢!"持匕女子聽了很生氣,不過她不再撲上來用匕紮岳陽胸口了.因為她經過十次的失敗,完全了解自己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他的實力也許不高,但有無數的寶物.

任何一件寶物,都可以輔助他把自己打敗,她雖然脾氣火爆「卻沒有明知不可為而受虐的特殊愛好.

夏普兄弟對視中苦笑……他們當然知道,這位小泰坦先生根本不缺女人,他只是太閑,太無聊,非要逗弄自己的妹妹,他要真是個花花公子,就不會這樣做了.8偏自己粗線條的妹妹,根本看不明白對方的戲弄,非要跟對方較勁,正中對方下懷.不過,如果能吃虧不反擊,那就不是他們的妹妹了.只是這性格,還真是……

幸好遇上這個元聊的小泰坦先生,換成真正的花花公子,她說不定還真會讓人抓起來當女奴!

嚴正先生,就是那個嚴肅古板的男子.他被夏普兄弟關了幾天,現在剛放出來,他仍然是一副棺材臉,古井不波,直到岳陽與持匕女子斗氣完,他才走出來:"我有個建議,每位正常出工的勞工,每天一枚金幣的薪金,工傷休息照付,生病休息停付.礦洞工人每挖出極品礦石,獎金千分之一,隱瞞不報則重斬不饒.當勞工指夠金錢可以申請離開礦洞,又或者申請居民身份.另外,勞工准許在礦洞口外面擺攤,相互之間交換生活所需品."他列舉了一大堆對苦工有利的條款,當然這些對岳陽更有利.只要這些勞工恢複工作,這麼點金錢,簡直是九牛一毛.

當然,比起安東那家伙一毛不拔的鐵公雞表現,這個條款要好多了相信苦工們有了這一條款,再不會鬧事叛亂."再加一條,一個月沒有貢敞的,讓他滾,我絕對不養消極怠工的家伙."岳陽對于付金干活沒有意見.

"請您放心吧,只要依嚴正先生所說,我們都會拼命干活的!"夏普相信苦工們要是知道給新主子挖礦還有薪金和獎金,肯定會拼命挖礦,累死也甘心.安東以前那是連飽飯也吃不起的,直接就是捕奴,然後投進礦洞里挖礦石,死了再換一批."光用嘴巴說沒用!"岳陽讓賈德把夏普兄弟趕出門去,那個持.女子一看哥哥走了,跺了跺腳,也緊追出門.雖然神經有點粗線條,但不代表她不聰明.

生怕岳陽同學會關門放狗,又或者用鐵鏈套到自己的脖子上,她趕緊溜人,報仇先放下.臨走,她余恨沒消地飛一腳岳陽.

看這小子享受的模樣就冒火……誰不知那一腳用力過猛,沒有踢中,還讓岳陽挑了一下腿彎,差點絆摔了一個屁股墩,這下可窘得她不行,趕緊爬起來,在岳陽同學的大笑聲中,臉紅耳熱地飛奔出門.她心中自然更恨,誓有機合一定滅了這小子,省得他囂張.

前腳一是,後面又有兩個男子前來.

投貼.

血河和山魈聯名邀請岳陽後天出席雷堡上面'墮落之城,一年一度的拍買大會."你的主人,沒有讓你說點什麼嗎?"岳陽問.

"以泰坦先生的智慧,肯定能夠明白,這是敵人挑撥離間.我主上血河好客熱情,別說像泰坦先生一樣的貴賓,就是普通的商人,也以禮相待,如何會做出刺殺行為."左邊的高個子一字一句地回答,看來這家伙也是個按章辦工的管事."你的主人呢?又說了什麼?"岳陽再看向另一個矮胖男子."泰坦先生,我主上'山魈,久慕大名,願與兩位泰坦先生結為攻守同盟,利益共享."矮胖子滿臉笑容.

"攻守同盟先不談,我們無意雷堡,來這里只走路過,打打醬油,說不定那天累了,我們就是.你們的事我不管,但惹到我頭上來,我們兄弟肯定滅他全族."岳陽淡然一笑,就像上位者那樣揮揮手,兩人趕緊識相地告辭.

處理完礦洞的事,岳陽除了得到一個定量收入的礦洞,還成功地與妖瞳結下了'仇怨'o這樣一來,他就有名目報複了.打怪,奪寶.

岳陽同學來雷堡目的很明確,而且打完怪後,還可以在武者公會或者擁兵公會里兌換寶物,這里血腥墮芬榜的通緝犯不少,有好些不是賞金,而是懸賞寶物.比如噩夢,年虎他們都是重賞之人,還在妖瞳等人也是,岳陽同學可以說是一舉三得.

角斗場的事岳陽不管,因為他准備把角斗場賣掉,一來可以消除某些人的顧慮,不讓人產生入主雷堡的想法.

二來,角斗場掙成不多卻容易被敵人利用,他才不要像安東一樣被人捉住某些破綻.各種事交給賈德和嚴正這兩個人.賈德主管金錢,經商是他的拿手好戲,對岳陽也忠心.

嚴正是一個古板的管家,要不是晨先生介紹,他根本不會幫岳陽工作,不過他這種人只要一工作,那麼給誰工作都一樣.離開雷堡,岳陽重返通天塔六層的大廣場.

入眼,金精靈寶兒,還是舉著那個牌子尋找岳陽,不過語詞卻沒有上次那麼客氣了.上面寫著一行:騙子泰坦,再不回應,我就要生氣了!後面還畫上寶兒可愛的生氣模樣.

對于這個金精靈大蘿莉,岳陽同學一看就會心中大樂,逗這個大蘿莉玩,那也是人生快事.海胖子和葉空等人,或坐或臥,很懶散地坐在地面,他們渾身血淋淋,看來剛剛經曆一場激烈的戰斗,還好意一不少,金精靈安娜正用戰獸技能給他們治愈.牛頭妞范倫鐵正拿著一塊燒肉大快朵頃,一邊咕囔道:"那個騙子可能已經跑到通天塔七層去了,我們在這里等他,那是浪費時間.對了,死胖子,你剛才那招叫什麼啊?喂,我跟你說話,你膽敢不應我?"

看見岳陽走來的海胖子先是一楞,隨即大笑起來:"哪,雕蟲小技,跟你的野蠻沖鋒根本不能比!""啾!"岳陽同學在寶兒身邊走過,還輕蹭了一下那個牌子,甚至還吹了個口哨."會看路不?"寶兒討厭有人走得那麼近.

一邊把牌子放下,看看有沒有碰壞了,甚至還伸手在碰過的地方擦擦,意思是不能讓外人碰髒了牌子.要不是沒水,估計她還得洗刷一遍.

對于岳陽同學吹口哨暗中調戲寶兒的惡劣行為,范倫鐵手中的燒肉立即向岳陽飛砸而去,就要作.葉空忍住笑,趕緊阻止:"別沖動,這也許是誤會!"

牛頭妞范倫鐵一手撥開他:"猴子你遠一點,你們根本不知道,這小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他就故意走近蹭寶兒,這次又來,要不是我們人多,估計咸豬手都會伸出來.寶兒別怕,我幫你教訓他,這小子菜得很,空有一身的寶物,老娘一伸手,他就會爆蛋而亡!

岳陽聽後,嚇得打了個哆嗦.

爆蛋而亡的死法,真是……太給力了!他襞出嚇得狼狽而逃的樣子,一溜煙跑進了武者公會.

看見他跑得快,范倫鐵余怒未消地揮舞下拳頭,覺得自己要不是打累了,非拆了這小子的排骨不可.

海胖子,葉空和厲氏兄弟他們則哈哈大哭,尤其是海胖子,直笑滿地打滾.雪貪狼,天羅王子,牛頭人利奧隊長,林恩剛自遠方過來彙合,一看他們笑得開心,好奇一問.牛頭人利奧隊長和林恩覺得這沒啥好笑的,怎麼海胖子他們笑得如此厲害?

別說他們,就連冰封萬年的雪貪狼那張酷臉也露出了笑容,看得林恩大歎奇跡.

"真的有那麼好笑嗎?"四個最喜歡笑的豬人棚莫明其妙地相互對視,個個表示不解."好笑,笑晃我了!"海胖子直笑得全身癱軟,躺在地上爬不起來."……"妥娜皺起了好看的眉頭,隱有所悟.

武者公會中,歐根大叔不在,一個眉日精明卻帶點傲色的男子接待了岳陽這個自稱完成了懸賞任務的擁兵.

他覺得完成小雞小鴨的收集任務就不要在武者公會二層領取賞金了,這是真正強看來的地方,像岳陽同學這種六級宗主,應該在下面羨慕別人工樓才對.當然,他還是保持禮貌,沒有露出不好的臉色,隨口問了一句:"你完成了什麼懸賞任務?"岳陽同學一說,這家伙差點沒有嚇趴下.

因為岳陽說:"完成了好幾個,不過暫時先領取噩夢和年老的懸賞,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將全部懸賞,換成智慧果."他自巫妖之戒中,把噩夢和年虎的級提出來,放在那個接待員的面前,嚇得那家伙臉色備."噩夢,還有年虎……你干掉了兩個先天?"那家伙嚇得都不會說話了.

"小聲點,我如果想公開宣傳,會另外雇傭別人來做,不需要你那麼大聲.把我需要的懸賞拿出來,你的工作就那麼簡單!"岳陽口氣很輕淡,仿佛殺的不是先天,而是兩只小雞.

"給,哈哈您!"那接待員趕緊把懸賞認證給岳陽記在星章之上,又自一道秘門,拿出個裝著智慧果的包裹.手顫抖著,給岳陽奉上.岳陽數也不數智慧果的數量,裝入巫妖之戒後,轉身就是.

那個接待員卻弱弱地問:"尊敬的先天強者,能不能,我是說您能不能在原諒我冒犯的同時,再給我簽個名?"岳陽揮揮手:"原諒你了,簽名下次再說!"那接待員激動地鞠躬,深深,懷著無比的尊敬之心向岳陽的背影行禮.

等岳陽走遠了,旁邊的幾個嚇得不敢動的接待員,都圍上來「用顥抖的目光,看向櫃台上的兩顆人頭.直到現在,他們還不敢置信這會是事實.噩夢和年虎,這兩個先天級別的殺人狂魔,竟然被人殺了……

很拽的岳陽同學,出門不久,就遇上了漣胖子一行人,他溜不及,被范倫鐵這個牛頭妞逮個正著.

"好小子,看你這回還往哪里跑!"牛頭妞范倫鐵揪住岳陽的衣領口,她准備拿出世間最恐怖的斷子絕孫大力金剛爪碎蛋**來對付岳陽同學,這一招夠毒,海胖子他們趕緊阻止,就連雪貪狼也幫助勸說,這關乎未來姐夫的幸福生活,不得不勸."你們認識這小子?"現在,就連范倫餃這麼粗線條的牛頭妞也覺得有點不對.這麼說來……還真有點面熟!"海胖子圍著岳陽同學轉了兩困.切!"牛頭妞范倫鐵一聽,那就是不認識了."豢個破面具,真難看."寶兒覺得岳陽同學肯定是毀容了,要不就是暴夕的兒子,否則怎麼會如此擺現.

"這小子的實力這麼垃圾,別人怎麼不搶的面具?須知道這是黃喜■級寶物,莫非通天塔六層的治安一下子變好了?"四個豬人仰哈哈大笑起來.她們如此一說,安娜心中激動,疑惑自心中豁然開朗.

正當范倫鐵放開岳陽,讓他快滾時,她卻伸手,輕輕地攔住了裝出嚇得不輕的岳陽同學.

岳陽同學壓著嗓子:"你想搶我的面具?這可是武者公會的門口,你們雖然人多,但我一嚷嚷,武者公會的守衛就會出來……"

寶兒輕呸了一下:"誰稀罕你的寶物,快滾,最討厭你這個暴戶的兒子,擺闊給誰看,才不稀罕個爛面具!"

安娜卻微笑,示意大家安靜,又臬聲沖著岳陽同學道:"別怕,我只是問幾個問題,問完你就可以走了."

岳陽同學還想拒絕,范倫餃揮舞著巨手,表示不接受審訊就碎蛋攻擊.海胖子等人樂得腸子抽筋,偏偏又不好昊出來.他們都死命葸著,站在一邊看熱鬧.再來一章四千的.

明天繼續努力,希望能夠三更,大家多砸票支持一下,要不在書評區個貼子也行!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我要殺了你!】     下篇: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獻寶,雷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