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找死!"天龍身邊那兩個美女怒得柳眉倒豎.在她們紋個弱小的家伙如此挑釁冒犯自己的主人,別說不是先天,就是個先天強者也要死!

左邊那個美女臉部開始變形,紅唇迅裂向耳際,利齒自口中延伸出來.

眼睛閃起幽綠色的光芒.

原來嬌嫩的雙手,遍生白色鱗片,十指的指甲變得漆黑,形成一對劇毒無比的殺人尖爪.

擁有准先天實力的她,一跺遍生鱗片的雙足,將檀木地板踩得爆裂.比閃電還快,刹那已經飛射到岳陽的面前,黑爪舞空,漫起滿天爪影,讓人難分真偽,其中最大的殺著,那穿心一爪,在掩蔽之中穿出,如毒蛇出洞,直噬向岳陽的心髒"夏衣驚叫起來,她極力救援,但以她僅僅六級高階宗主的實力,無論力量還是度,都根本無與准先天的強者相提並論.

她腰間的匕沒來得及拔出,敵人的利爪已經刺向岳陽的心髒.

夏衣瘋狂地撲過來,想推開岳陽.

也許是想用身體擋住這個脾氣很壞性格很別扭態度很囂張但其實心地還不錯的主人"她沒想過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之前還恨得要殺了他不可,可是危局一現,她身體的動作遠比思維更快.

"不!"

夏衣現自己還是太慢了.

當近在咫尺的她向他撲過去時,那個遠攻而來的黑爪女已經按爪在他的胸膛之上,下一秒,就是穿心而過!

她甚至可以看見敵人殘忍歹毒的笑容,除了一聲悲鳴,夏衣現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不要,"

在夏衣眼淚飛濺中,她模糊地感到,一個什麼東西爆碎了.

鮮血激射得滿天都是.

好些血花,濺落在夏衣的臉上,身上.

完了!

夏衣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從來沒有為男人流過的眼淚,奔湧而出,形成兩道熱熱的溪流,滾滾而下.他還活著時,她很厭惡這個好色的家伙,鄙視他是個戀奶狂,覺得這家伙要不是有個好哥哥庇護,恐怕早就被人打成了肉餅.可是當他被敵人秒殺,她的心,卻一點兒也不高興,相反非常的難過,一種說不出失落和難以接受的滋味,在心窩里瘋狂地侵蝕著,就像蟲子在蛀噬,讓她恨不得立即倒在地上打滾,折磨自己,也不願意接受現實.

心底間,忽然又爆起一種無盡的憤怒和仇恨.

滅了那個該死的敵人,給他報仇.

殺!

瘋狂的殺氣在夏衣的身上爆出來,她感覺自己身體里有什麼碎裂了,靈魂轟地炸開,一種陌生又強大的力量在丹田湧起來,瞬間游遍百骸,四肢因為這種陌生又強大的力量而顫抖,仿佛要不堪承受地折斷.然而夏衣卻顧不得那麼多,握緊匕.

咬牙,用盡全身最大的力量.

狠狠地向敵人的位置斬劈過去"她從來沒有學過用匕斬劈敵人的戰技,但這是一種本能.

又或者說,這是一種仇恨,一種毀滅性的仇恨!

不顧一切地毀滅敵人!

"啊啊啊啊啊!"憤怒的咆哮在夏衣的口中爆出來,盡管她還沒有來得及睜開眼睛,長匕已經挾帶著一股恐怖的力量,將黑爪女這介,敵人的身體斬成兩半.

那柄青銅級的長匕竟然承受不了這種瘋狂憤怒的力量,"啪.地破碎,在斬劈開黑爪女身體後,寸寸斷裂.

斬殺敵人後,夏衣全身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軟坐在地上.

悲從中來,准備放聲大哭一場.

至于殘余的敵人會不會將自己斬成肉泥,她已經不管那麼多了,她只想盡情哭泣.

她只想泄出心的痛苦.

眼淚,有如雨下.

可是不等她放聲大哭出來,有個熟悉的聲音,忽然不可思議地響起來:"喂,你這是干嘛啊?"

夏衣睜開淚眼,一看,整個呆住了.

剛才被敵人一爪穿心的小泰坦先生沒死,這小子還活得好好的.

他提著敵人無頭的尸,正瞪著自己,再看他提著的黑爪女,半截尸體已經讓自己斬斷,然而上半身的黑色利爪,卻還按在小泰坦先生胸口的飛龍皮甲上,並沒有穿透進去.夏衣頓時高興起來,一下子自地面蹦起,驚喜地尖叫起來:"你沒死?"

"廢話!"岳陽隨手將那具讓自己震碎頭顱又被夏衣斬開兩半的尸體扔出窗外.

"哇哇哇"夏衣覺得心里有種洪水般巨大的情緒,被驚喜帶動,一下子沖垮了承受的防線.她原來想沖向岳陽,緊緊地抱住他,可是不知怎的,迅沖到牆角.蹲下來,雙手捂著臉,放聲痛哭起來.

淚水在指縫間油細而出,沾衣.

岳陽同學還沒有看過性格這麼古怪的女孩子,哭就哭唄,跑到牆角一個人偷哭這算啥回事呢?

要不是對面的天龍氣得七竅生煙幾欲吃人的模樣,他還想調戲她一句.

天龍現在知道了,這小子在扮豬吃虎.

這小子絕對擁有先天力量,只是裝成一個六級宗主!

想想也對,這小子要不是先天強者,他敢當面與妖瞳叫板?六級宗主,妖瞳一個指頭就可以按死,還需要向自己救援?天龍恨不得立即解封先天力量,擊殺對手,可是身為強者的敏銳感應,已經意識到這個膽敢挑釁自己的對手並不簡單.

天龍身邊僅剩的另一個黑爪女,嚇得全身顫抖.

如果剛才不是姐姐,而是自己攻擊過去,相信死的會是自己,她看看掉在地面上漸漸還原成銀蟒尸體的姐姐,更是有種小便失禁的錯覺.

他聽說泰坦兄弟中的大泰坦是個先天.實力可以于眾目睽睽迅擊殺要夢和年虎.

沒想到小泰坦這個普通六級的初階宗主竟然是偽裝的,真正的實力也是個先天,看這小子臉上那種有恃無恐的神態,看來並不在自己之下.難怪他敢向自己難,原來這兩兄弟都是先天,而且都是與自己實力相近的先天!

血河和山魁的表情不同,他們差點拍手叫好.

小泰坦也是一個先天強者的變化,他們萬萬想不到,可是對這種神奇的變化最是歡迎不過了.

現在,他們覺得自己之前的選擇與泰坦兄弟聯手的舉動非常的正確.

妖幢雖有天龍這個級強援,但泰坦兄弟是兩個先天,真打起來,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而且天龍畢竟是夕人,他不可能永遠呆在雷堡,即使泰坦兄弟稍遜一籌,等天龍離開雷堡,獨木難支的妖瞳還能活?

"殺妾之恨,絕無化解的可能,你我既然同為先天,那麼以實力說話,強者為尊,我們一決高下!"天龍肯定咽不下這口氣,堂堂先天強者,高達先天六級的橫峰,當眾被人擊殺侍妾,要不討還公道,他還有臉在通天塔行走嗎?侍妾多得是,但這口氣一定得掙回來!"你侍妾惡意攻擊我這個先天在前,我殺之有理,你強為侍妾出頭,那我奉陪到底!"岳陽冷笑.

別說自己到現在還沒有加入先天聯盟,就是加入了先天聯盟.自己也占足道理.

任何人惡意攻擊先天,都會視為冒犯先天尊嚴.

強者有強權,弱者無公理.

天龍打贏了還好,他要是打不贏,那麼岳陽干掉他也可以.

血河和山魁看見小泰坦先生面對先天六級數峰的天龍也昂然不懼,心中狂喜,這兩兄弟真夠拽,先天六級巔峰的天龍也能硬憾,這個盟友交定了!

兩人對視一眼,立即站出來.

山翹昂聲道:"先天對戰,破壞力強,不如轉移到血色武斗場,免得影響無辜弱"

血河也點頭支持:"若兩位等不及崇逆王親自主持,我和山魁兩人,以及地下代城主馬龍可為此戰見證!"

"走!"天龍聽了臉色微變,但瞬息之間,恢複了原來傲色.

他雙手向下微微一震,整間拍賣場,仿佛被巨大又無形的魔手擊中似的,窗戶統統震碎,桌椅翻飛,所有的商人和武者都東到西歪,狼狽不堪.天龍挾著巨大的氣場,直飛天空,轟破拍賣場的穹頂,化成流星,望血色武斗場而去,那個黑爪女也緊緊相隨,飛鳥般射出拍賣場,半空中幻成一條銀色的巨蟒,長達三十多米,半空蛇游,尾隨主人而去.

岳陽掃看了賈德和嚴正管家一眼,吩咐道:"你們不用去了."

蛤蟆胖子賈德以前也覺得小泰坦先生是個依靠哥哥才有一切的少爺,雖然恭敬,但心中對小泰坦遠不如大泰坦那麼崇拜.現在一看,原來人家兩兄弟都是牛人,只是大泰坦先生比較酷,不喜歡管事,這個小泰坦先生性格外向些,負責各種事務"說不定這對孿生兄弟的實力是一樣的,頓時于心中生出萬分敬意和歉意,跪下來連聲的請罪.

"我會立即回去,報告大泰坦先生."嚴正管家當然也震驚小泰坦先生是個先天的事實,但他知道,要對戰天龍,必須兩兄弟一起上才有勝算.

"二打一,天魔殿會說我們兩兄弟欺負人,我一個足矣."岳陽擺擺手,雙子魔影可以瞞過非先天.在天龍他們的面前肯定會被識破.不需要"大婦旦.出戰就可以擺平天龍,這樣的效果豈不是更勁爆?崇逆就算想偏幫,他也會有顧忌.

岳陽暫時還不想動崇逆,因為目前對崇逆一點兒也不了解,等拿到萬年地母靈液和契約修櫻那個甥龍女之後,岳陽覺得才是動崇逆的最好時機.

真于天龍這個情敵,送上門來,岳陽要不打他就是白癡.

天魔殿十大天魔,除了天誅那家伙有夠變態,沒有把握之外,岳陽根本無懼任何一個.

再說,天罰這妞那心還向著自己"打了區區一個排行老末的天龍,天誅和天罰會問罪自己嗎?根本不可能!

尤其是天罰鳳仙美人,她一向煩惱天龍的糾纏不休,現在自己將蒼蠅般的天龍打了,鳳仙美人肯定高興,說不定還會用**獎勵自己一個幸福窒息!

"他其實是大泰坦先生吧?"看見岳陽離開拍賣場,地下代城主馬龍過來問.

"不,他絕對是小泰坦!"大哭一場.剛剛恢複過來臉上猶是丹痕千道的夏衣斬釘截鐵地肯定:"大泰坦先生很酷,跟小泰坦先生完全不一樣!"

"妹妹,我看你匕折斷,我有滅魔匕一把,配給你剛剛好."馬龍的妻子走過來,她立即打感情牌,拉攏夏衣,她出手頗具份量,將一把極品白銀匕輕系于夏衣腰間,又親切地喚夏衣這個女奴為妹妹,聲音的含糖量很高,甜得就像一家人.夏衣想推辭,她還佯裝生氣,摟住夏衣安慰不止:"小泰坦先生是先天強者,戰天龍,必一舉成名,姐姐好生羨慕你,放心,我家那位絕對不會袖手旁觀,,走,我們看他們決戰去!"

上篇: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曾經的情敵,天龍!】     下篇: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牛逼是吧?打得你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