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赤帝】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赤帝】

"我們無意冒犯強者的尊嚴,這是一個誤會,請讓我們離開,我們願意以最好的寶物表示最誠懇的歉意."銀牛角希望瞬天放自己一馬,打肯定沒法打,相信瞬天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擺平這里所有人.

他意識到自己已經闖進了一個不該耒的地方,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秘密沒有揭開之前離開.否則,對方會毫不猶豫地秒殺自己.因為真正秘密,只有死人,才能夠永遠保守下去.

在說話時,銀牛角很有技巧地用上了'我們,這個詞語,一是即使在最後關頭,也不忘聯合同伴,即使噴火和颶風只擁有先天三級和先天二級的實力,在銀牛角看來,那也是一種值得利用的力量.他知道,自己單獨面對瞬天,即使再強十倍,也會被對方輕易地秒殺.

噴火手心,握著一顆最好的傳送晶石.

只要韶輕一捏,那麼就能離開.

但他不敢賭.

一旦捏碎了姝送晶石,要是沒有起作用,那麼自己必死無疑.

又或者,傳送起作用了,可是傳送時間需要一秒鍾,對于瞬天來說,一秒鍾已經足夠,身為紫微大帝的他可以秒殺先天五級以下的任何武者.

"我不是主人,跟你們一樣,我也是客人."瞬天打了一個哈哈,並沒有接受銀牛角等人的道歉.

也就是說,他不准備放過銀牛角他們.

暫且不管闖入是否有意.

只要進入了,現了這個遠古符文圖陣的秘密,瞬天都只相信一種人,那就是死人.

"既然身為地主,有貴客上門,怎能不盡地主之誼呢?要是傳出去的話,外人肯定會取笑我不懂禮數.大家放心,只要觀賞完遠古符文圖陣的秘密後,我就會熱情款待大家,最後親自送大家離開."黑王子那陰森恐怖的聲音冷嗖嗖地響起來,沒有人能聽得出他的真實位置在哪,似乎在很遠的地方,又似乎就在身後,飄渺無定.黑王子這些話,讓所有人的心都停止了三秒……他的意思,很明顯,看來是不打算善了."讓我離開,我可以放棄一手一腿,以及最好的寶物,並且每年向您奉獻百萬金幣."銀牛角作出了最大犧牲."不需要那樣做,你們只要靜靜地觀看好戲就行."黑王子一.拒絕."啪!"噴火用平生最快的度,捏碎了傳送晶石.光柱一閃,沒有向天空升起來,反而詭異地沒入地下,消失無蹤.傳送,失敗!這個地方雖然不禁傳送,可是瞎子也看得見,傳送光柱根本不能揮作用.

如此變故,讓最後一搏落空的噴火,心中絕望無比,他就像一個輸光了全部家當的賭徒,赤紅著雙眼,瘋狂地大笑起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寬闊的空間,回蕩著噴火那種絕望的狂笑.

包括銀牛角在內,很多人都額頭見汗,現在已經逼瘋了噴火,誰知下一個被逼瘋的人不會是自己?岳陽一直很淡然地看著這些.

周圍擁兵因為恐懼和悲憤而產生的混亂氣息,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掩蔽.

躲在人群中,瞬天根本就不看大群傭兵,更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瞬天的目光甚至不看通得瘋狂的噴火,而是看著銀牛角和颶風.如果這不是給自己設下埋伏的陰謀,那麼就是一個驚天大秘密.

岳陽心想,一個不能公開示人而要深隱地底的遠古符文圖陣,一個看來只在近期才漸漸凸現威力的遠古符文圖陣,這意味著什麼呢?遠古行文圖陣有許多作用,但是最大的作用有兩種.一是傳承,像傳承到岳陽身上的'滅世之輪"就是最好的證明;二是封印,像之前的白玉甲蟲體內封印著的瀹金魔影和封印在金宮長匣子里的金色魔影還算是小型封印,大型封印就像獄皇神殿的七星獄皇柱加獄全神劍封印明月光,獄皇神杖封印虛空,獄皇神印封印九宵.難道,在這個地方,同樣封印著一個恐怖的魔頭?岳陽一念及此,禁不住心中微顥."啊哈哈哈哈哈……"噴火仍然狂笑不絕.

"我怎麼不覺得好笑?"巨頭猙獰利齒森森的黑龍,搖動著丑陋的腦袋,冷哼一聲:"我們根本就沒想過驚動任何人,只想安安靜靜地揭開這個遠古傳送圖陣的秘密.可是你們,卻找上門來送死,這真是諷刺啊!難道你們以為,憑著三個低級先天和雜魚小蝦擁兵的實力,就可以屠龍?開玩笑,我可不是豆腐渣做的,再進化一次,我就是地獄黑龍了,即使現在,我也是獄炎黑龍,白金十級的獄吏黑龍,就憑你們也可以屠我?"

"別說黑齒老大你,就是我火眼和我弟弟火舌,也不是他們可以打主意的."會說話的赤龍狂囂張地嘲諷:"先天六級以下,來多少我們殺多少,這些人還真是愚蠢啊,他們都當巨龍是什麼生物?""先天-~'級?"暗刃心中微微一動,還有個先天六級的泰坦「雖然遠不及瞬天,可是說不定有交情."用鮮血獻祭……各位,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黑王子那陰森恐怖的聲音不容拒絕地響起來.銀牛角等人神色瀹然.

雖然黑王子並不急于殺死闖進這里的倜兵,不過,並不等于會放過大家.

也許,這位級先天為了防止意外變化,特留下兩百擁兵,以防不測,一旦有變,可以用兩百擁兵和三個先天成為替死鬼.即使擁有黑王子和瞬天那個境界的能力,還如此謹慎,真是不得不讓人歎服.

岳陽橄訝.

因為他現無論是黑王子,還是瞬天,竟然都不知道絕壁上的遠古符文圖陣是假的.真正的遠古符文圖陣在于腳下,然而他們似乎沒有這種感應……在絕壁前,二十多名獵龍士托著水罐,將大量的鮮血,澆淋在遠古行文圖陣上,又持不知自哪里捕到的侏儒奴隸,數百上千地殺死在絕壁前.一個老邁的祭祀,瘋狂地吟唱,揮舞著骨杖.其實不等這老家伙吟唱,遠古符文圖陣就已經開始閃爍著妖孽的紅光.金色,黑色,白色,銀色等等符文,在遠古符文圖陣上一個一個地剝落下來,沒剝落一個,整個石室都顫抖一下,也許整座山峰都在搖憾.眾皆失色,誰也沒有想到,解封遠古符文圖陣竟然會生地震,現在遠古符文圖陣還遠遠沒有解封完畢,這里就將要崩塌,如何是好?非但闖入的傭兵,就連獵龍士他們也臉帶驚容,可是瞬天和黑王子沒說走,沒人敢挪動一步.岳陽瞳孔微微收縮.

只要擁有天目慧眼的他才可以看得出來,假的遠古符文圖陣之中,竟然隱藏著一個恐怖的強者……那絕對不是封印,而是偽裝.那個恐怖的強者,躲在遠古持丈母-陣內潛伏著,靜等某種時機.

現在,這個潛伏了不知多少年的強者,終于蘇醒.

絕昝上,妖孽的紅光大盛.

整個空間的紅光濃得仿佛就連空氣都變成了血水一般,相信傳說中的血池地獄,也不過如此.

當最後一個巨大的虛假遠古符文備懸壁中脫落下來,全地一陣搖憾,碎石不停地自空中墜落下來,東南西北的岩體,也遍生巨大的裂縫,多如蛛網.

此時所有人都盯著快要崩潰的絕壁,沒有人注意比較完整的地面,除了岳陽一人現,腳下地底的深處,有一種更加隱蔽更加強大更加恐怖的能量,在蠢蠢欲動.只是這個狡猾的家伙,他借助絕壁那個同伴的掩護,根本不惹人注意.符文掉盡的絕壁,轟隆一聲炸響.一道紅光,比太陽光芒還要凜冽百倍,怒射而出,久久不絕.

強如紫假大帝瞬天,也不禁微微皺起眉頭,認真注目,絲毫不分神其他,一心找到遠古符文圖陣封印的秘密所在."轟!"有只纖小的玉手,自石壁之中一下子探出來,動作輕柔,帶來的威力,卻雷霆萬鈞.磨盤大的碎石澆飛半空.

在石壁中的那個人掙紮出來之前,整座山峰都在瘋狂地搖憾著,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岳陽感應到,在此同時,地底那個更恐怖的能量,也在真正的遠古符文圖陣中掙紮,似乎想逃出封印.

房子般巨大的石塊在絕壁上震飛開來,躲避不及的擁兵直接砸成肉泥.

這種被'石壁中人,破壁而出時震飛的石塊不亞于先天強者的一擊,別說普通的擁兵了,就連實力最強的金牛團長也不敢舉臂硬接,而是急急躲開.暗刃驚恐無比,他一直站在岳陽身後,就連一秒鍾也沒有離開過,他有一種直覺,自己唯一的生路,就在這個面具男子的身邊,離開即死.

破壁而出的,是個渾身赤果果妖豔無比身體好得讓人直咽口水的絕世美女,她滿頭火焰般的頭,無風自動地飄舞,額角微生兩角「讓她看起來極具野性.電眼焰唇,任何人只要看一眼她的妖冶容貌,都會立即獸血沸騰地湧現狂熱的推倒**.雪胸如缽,蛇腰無骨,性感的豐臀之後,還有一條致命誘惑的尾巴,仿佛那是女王的皮鞭般撩人.這個美得就像妖孽般的女人,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眼光.

一破壁而出,完全無視寸縷都無的身體讓人看光,還風情萬種地給眾人拋了一個媚眼.

這個媚態百生的電眼一施放出來,所有的擁兵立即變成了狂化獸人,意志力脆弱的家伙已經開始撕開自身的衣服,口水橫流,似乎立時就想與這個妖女交歡.

即使是意志力很強的人,也禁不住露色與魂授的豬哥神態,久久難以自醒.

瞬天徽咽下一口唾液,做出彬彬有禮的樣子,先是拋出一件金色寶衣,以指勁傳向妖孽女子,同時以先天之禮至敬道:"晚輩瞬天,不知前輩為何封印于此,今有緣得見前輩天斑,請前輩賜下寶號,以讓後輩慕拜."

那妖孽般的女人,玉指一點,即將瞬天傳導的力量完全消除.

技巧之高明,就連瞬天也為之動容.

她緩緩地穿上金色寶衣,也不知是故意,還是天性如此,即使在穿衣服的時候,也不忘誘惑一番.許多傭兵禁不住心底的**,雙日狂熱赤紅,渾身赤條條地沖向妖孽女人.瞬天當然不會錯過這種向美人獻殷勤的機會,他伸指連點,虛空的指勁,如電,將所有沖出去准備奸汙女人的狂擁兵,統統爆頭而死.

"這衣服真漂亮,人家很喜歡喔!"妖孽女人一笑百媚生地以性感電眼看向瞬天,即使她看向瞬天,可是全場所有人都感覺她正在看著自己,正沖著自己說話.只聽這個妖孽女人嬌昊幾聲,才用撩人心魂的媚聲開口:"既然這位叫做瞬天的小帥哥問起,人家就勉為其難地告訴你們,人家叫做赤妃……哎呀,幾千年過去了,恐怕你們早就把人家給忘了.

"赤妃?"瞬天一時之間,還真沒有想起古時曾有這麼一位美人.

"……"岳陽卻震驚.

現在他徹底明白,封印在腳底下的那個恐怖強者,竟然是他,那麼與獄皇齊名但被獄皇所敗的赤帝!這一個赤妃,就是赤帝最寵愛的妃子!

要是讓赤帝這個家伙重新自封印中逃出來,那不亞于天界三大巨頭自獄皇神殿中脫逃出來.

天界三大巨頭也只是重返天界,無論虛空和九宵,還是明月光,都不會呆在人界,可是赤帝不同,如果讓這家伙沖出封印,恐怕不僅是龍騰大陸,恐怕整個通天塔都會永遠甯日.獄皇阜矽io六千年後的強者凋零,誰會是赤帝的對手?

別說曾與獄皇齊名的赤帝,就是這個剛剛自破壁而出的赤妃,也擁有先天九級的實力,這還是她的虛弱狀態.

回複到巔峰,這個赤妃相信最少也是先天十級……

岳陽的手禁不住用力握緊,在沒有能夠召喚戰獸的情況下,自己是否能夠阻止赤帝的蘇醒呢?一個赤妃已經足夠頭疼,再加上瞬天和黑王子,這一仗,真是凶險到了極點.不過即使再困難,也絕對不能讓赤帝重見天日,這家伙一旦沖破封印,那一切都完了!多,;:;;↑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強敵,出現!】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偽裝天賦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