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深仇大恨,滅盡九族!】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深仇大恨,滅盡九族!】

獄皇押印是曾經封印九胄的寶物,是繼承獄全意志的三神器之一.

一出,本帝立即臉色劇變.

他渾身顫抖.

原來撐著遠古封印陣的右手,怒高抬,他運起最大的力量,雙手擎舉,竭力想將砸擊在頭頂上的獄全神印卸下.小小的獄全神印,卻沉重如山,直壓得赤帝雙手和脊椎格格作響,身軀不停地下陷.更恐怖的是,獄皇的形象浮現天空,完全由能量和意志組成的影像,正樣出太陽般的金色巨拳怒轟而下,加倍饋壓赤帝……即使沒有遠古封印陣,僅是獄皇神印,也足夠赤帝喝上一壺.

在赤帝最虛弱的時候,岳陽奮不顧身的強襲,終于成功逆轉絕境,讓戰局轉向他原來的意願.岳陽最大的心願,那就是.重新封印赤帝!

"啊啊啊……"赤妃的紅蓮之火在擊中岳陽的一刹,立即抽離開去,比起殺死敵人,她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救出愛人.這尊獄皇神印一出,她就知道將是愛人的最大克星,如果自己不施以援手,那麼他極度危險.赤妃悲鳴起來.她,奮不顧身地撲向獄皇神印.就算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助愛人搬開這一件饋壓神器.

青磷鬼火和龍象之力重重地轟在岳陽的背後,要不是兩人深怕獄皇神印會危及自己的生命,硬生生收起大半力量,暗中進行自我防禦,恐怕岳陽已經重創倒地.青磷鬼火,在岳陽整今後背燃燒.曉得皮肉滋淄作響.

瞬天'龍象之力'的罡拳更是幾乎擊碎了岳陽的心髒,扇骨在轟擊下震裂,中拳處的肋骨扭曲變形.

紅蓮之火擊在獄皇神印上,可以輕易燃盡岩石的它對獄全神印絲毫不起作用,原來可以搖憾大地的力量,也挪不動獄全神印分毫.岳陽借著龍象之力的震勁,與赤妃同時撲到,一連三腳,將身體的拳罡和青磷鬼火的爪芒轉移到赤帝的身上,在這時他還不忘落井下石地打擊赤帝,希望自己的打擊可以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吼啊!"赤帝咆哮如雷,身體一震,銀色的光芒就像噴泉般爆,直接將岳陽紳飛.

這次,瞬天和黑王子都沒有出手攻擊岳陽.

而是任憑岳陽飛摔,砸進石壁中.

他們不知道赤帝能不能撐住,萬一赤帝涇敗,他們沒有必要再守什麼盟約.

赤妃現,自己做什麼都徒勞無功,情急之下,竟然擎出雙手,准備接替赤帝,去把獄全神印扛下來,那怕她墮入遠古封印陣,也在所不a.~,"愛妃,離開!"赤帝卻不允許她這樣做,因為她絕對扛不住獄皇神印.

"讓我幫你,讓我幫你,我沒有關系……"赤妃淚流滿面,她伸手,准備替赤帝扛下獄全神印,那怕是一秒鍾.在獄皇神印和遠古封印陣的雙重打壓下,赤帝就算擁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身體一點點下陷,先是沒過小腹,隨即達到胸口,最後只剩下頭須和雙臂在外.

赤妃俯身,想抱起獄全神印,讓愛人逃出來.

岳陽自碎石飛出,收回滅世之輪的他,不顧傷勢極重,飛射而來.

瞬無心里猶豫了一秒鍾……

現在擺在他的面前,有兩條路,一是阻止;二是袖手旁觀.以他和黑王子的能力,要想阻下現在的岳陽,其實不難.可是瞬天心中不太希望赤帝自遠古封印陣中脫出,他既不喜歡岳陽這今年輕的威脅,也不喜歡赤帝這個六千年前的強前輩,只有一種希望兩人相互拼盡的希冀.

袖手旁觀最好,但岳陽不會感激自己,又會惹怒赤帝,赤帝要是重新封印還好,要是最後成功逃出,相信一定會秋後算帳.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助岳陽殺掉赤帝.

瞬天不太肯定黑王子是否會象往常一樣合作,聯手殺掉赤帝「再擊殺赤妃?他在人生的重要選擇之中,否決了這一條."風雷!"瞬天決定出手攔阻,但暗中放岳陽一馬,希望這小子再爭備點,干掉赤帝."天魔一指!"黑王子同樣很就契地,准備爆大招.岳陽在他們的夾擊中,一閃而過.完全無視兩人夾攻的局面,滅世之輪狂斬而下,這回直斬赤妃的頭殖.

瞬天的風雷罡拳爆,直接轟殺向岳陽後腦,他注意到赤帝身體似乎有了某一種變化,暗叫不好,立即改變了策略,全力擊殺岳陽.黑王子更快,手指射出一道漆黑色的能量光柱,直奔岳陽的心髒.岳陽就像游魚一般,在赤妃的身後閃了過去,繞過擎舉著獄全神印的赤帝,揮手橫掃,先天劍氣在兩只食指中交叉射出.

赤帝一只手拉向赤妃的小腿,直接將她拉倒在地面上,讓她逃過滅世之輪的致命一斬.另一只手自先天劍氣交叉中探過去,按向岳陽.

岳陽劍氣剛射出,就現有股不可抗禦的巨力扼住自己的咽喉,整個身為由己地拋向天空,迎向瞬天和黑王子的夾擊.

赤帝松手的獄皇神印,'轟,地重砸在他的額頂上.

鮮血,激濺.

頭骨,碎裂.

七竅流血的赤帝雙目怒睜,金色的眸子遲彙聚能量,閃亮,仿如兩點金星.兩道金光,自他的瞳仁射出去.岳陽心中大駭,急急于半空中調整身體,可是金光度太快太快,仍然直接擊穿了岳陽的手臂和右腿若不是調整,這兩道金光絕對會穿心和爆頭!在金光過後,瞬天的風雷罡拳和黑王子的天魔一指才姍姍來遲.聯手一擊,岳陽必死無疑."束縛!"在岳陽身後,閃現了一個蛇妖小蘿莉.她雙目圓睜,雙瞳用力之巨,就連眼角平時根本看不見的青蔡也暴起.瞬天和黑王子,同時定格在半空.

風雷拳罡和天魔一指失去主人的控制,失控地轟中了小蘿莉的身體,六只迎接致命一擊的手臂,三條被'風雷之力,硬生生地打折,一條手臂讓'天魔一指'自掌心洞穿直達肩膀,她還伸出一手在背後,接下余勁.只要有她在,誰也別想殺想岳陽,因為她是岳陽生死與共的生命守護戰獸,不是女兒,卻越女兒一樣的存在.

她,就是小文帝!

尾巴卷住岳陽的身體,小文麗帶著岳陽迅逃離.

這一仗,再打下去,赤帝說不准,但岳陽肯定會沒命……瞬天微做一愕,這個'禁錮之地,的法則不是禁止召喚戰獸嗎?怎麼這小子的生命守護戰獸可以跑出來?他沒想過小文麗極少呆在寶典空間,只在岳陽的身體內休眠.要不是岳陽堅決不肯讓她參戰,她早就出來了."想走?"赤帝僅余頭顱和雙臂在外,一手強撐獄全神印,一手向前連點了數下."轟轟轟轟一一一一一一"

數道能量光柱噴泉般在小文麗的身下和前面爆,完全阻住了她和岳陽的去路.小文麗尾巴一甩,卻像早有預謀那樣,將岳陽整個甩回到赤帝的頭頂.岳陽伸出右手,五指劍氣齊,彙聚成最強一劍,貫入赤帝已經被獄皇神印震裂的天靈蓋.赤帝慘嚎起來,整個沒入了封印,這下僅余雙臂在外.赤妃就像瘋子一般,在岳陽的身上亂抓.

岳陽渾身已經傷痕累累,處處都是血肉模糊,也不在乎再多添幾道傷口,趁收回滅世之輪的一刹,旋斬過赤帝的雙臂.

盡管赤帝左手及時縮入遠古封印陣,可是支撐著獄全神印的右手,卻不可避免.

滅世之輪,斬入赤帝的右手臂,齋光大作……中間的太古苻文咸力立即爆,防禦強如赤帝的右手臂,在這種旋斬之下,也立即切蜱.

堪比水晶之鎧的銀光護甲,在滅世之輪的旋斬之下,完全不起作用……岳陽一看赤帝重新墮入遠古封印陣,立即將斷掉的手臂和獄皇神印收起,在赤妃痛擊的同時,往遠古封印陣的遠古符文'禁錮,噴了一口鮮血.

他強忍痛苦,俾身而起.

以命搏命地射出先天劍氣,一向黑王子,一向瞬天.

黑王子和瞬天知道這種劍氣擺不得,上次的痛苦折磨了他好久,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絕對不硬拼.

再說,赤帝已經讓岳陽重新封印回遠古封印陣了,能不能再逃出來,現在還不好說,所以,此刻絕對不是與岳陽這小子拼命的時候.兩人錯身讓開,輕易地躲過兩道先天劍氣.

赤妃瘋狂地撲上來,她現在倒是想找岳陽拼命,絕望地轟出一朵巨大的'紅蓮',急欲與岳陽同歸于盡."滾!"趁小文麗把赤妃再次'定住"岳陽一腳胳飛了她.

當岳陽抱著雙目流出血淚的小文麗准備逃離邪惡龍窟時,一直靜觀的銀牛角,噴火和颶風他們動了.銀牛角是逃跑,第一時間逃向出口.在這場戰斗中,無論誰勝誰負,銀牛角都覺得沒有自己的好處,為了不在最後被人滅口,銀牛角拋下了同伴,選擇了逃跑.

噴火卻覺得這是個機會,這走向瞬天,黑王子示好的機會.

只要攔阻住這個重創的面具男子,那麼未來的前途必是一片光明.

在噴火看來,岳陽傷得極重,瀕臨死亡,別說自己,就是一個嬰兒打一拳,說不定這小子也會不支倒地."轟!"

當暗中偷襲的噴火自信滿滿能夠擊倒岳陽,奪得大功時,忽然,在他的背後,颶風全力擂出一拳,命中噴火的後心,將這位好友直接打得砸入了對面的石壁.僅僅先天二級的颶風豪氣萬丈地沖著岳陽大吼:"快走,那怕只有一秒鍾,我也會替你擋住敵人……雖然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我相信你有道理,通天塔需要你這樣的年輕人!

噴火比砸入石壁更快的度倒射而回,重拳回敬在颶風的胸腹間,面目猙獰地咆哮:"我呸,不要以為你是救世主,你這個蠢貨連我都打不過!"

颶風吐血,可是他死死地抱住噴火,沖岳陽大吼:"走,我已經老了,讓我最後驕傲地為年輕人犧牲……""我成全你!"昔日的好友,變成猙獰的惡魔,噴火拳如雨,打得颶風鮮血狂噴.赤妃,瞬天和黑王子,無視這兩人的舉動.

三人只盯死岳陽和臉色蒼白的小文麗,他們不明白,剛才有一絲逃跑的機會,這小子為什麼要放棄.難道是因為有人犧牲而心軟了?又或者他還有陰謀?雖然三人都對岳陽恨之入骨,可是誰都不敢大意,畢竟岳陽有一件神器,不付出一點代價,是絕對不可能殺死這小子的.

三人都希望最低代價地殺死這小子,尤其是瞬天和黑王子,不希望自己成為繼赤帝後的第二個犧牲品.

"瞬天,黑王子,今天之仇,他日必與倫還給你們."岳陽雙手一張,涅盤之火幻成一支火弓,極寒之冰和紫電幻成箭矢.

一弓三箭.

弓圓,箭指天空.

赤妃和瞬天,黑王子三人立即有種被人氣機銷定的錯覺,似乎無論逃向何方,都無法擺脫箭矢穿心.

瞬天神色凝重地哼了下,五化之力大爆,全身散的氣勢,將整個邪惡龍窟搖憾起來.黑王子則像隱形般消失了身形,赤妃雖然滿面悲憤,卻不知理智,雙足翩翩起舞,仿佛在蓮花荷葉上跳舞……嗖嗖嗖!岳陽手一松,三連射,劃破空間,眨眼已到面前."破!"瞬天硬以拳罡震歪箭矢的穿心,黑王子和赤妃都險之又險地躲了過去.

"回!"岳陽一招手,三支紫電寒冰箭轉眼又拐彎回射而來「這一次,瞬天他們躲避得更加輕松,毫不費力就讓了過去.三支箭矢半空散開,一支射在會說話的赤龍翅膀上,瞬間將它凍結,全身冒起層層靄花,尤其是那中箭的翅膀,更是完全陷入冰培.

另一支箭射中還不會說話的赤龍,直接將躲避不及的它穿心而死.

倒下的尸體,立即凍成了一具赤龍冰雕.

第三支箭,呼嘯著劃過.

精准地釘在驚愕的噴火腦袋上,爆頭,整個腦袋都削了開去……倒在地上的颶風急急翻滾,噴火頸中噴出的鮮血,滴灑落地,全部變成了冰渣,就像地面也一大片地冰結起來.邪惡龍窟,變成了寒氣森森的冰地獄,這,僅是岳陽的三箭之威!在三箭之後,岳陽掃了瞬天和黑王子一眼,抱著小文麗,閃電般疾飛向洞口.赤妃,瞬天和黑王子,度更快數倍地趕來.

可是三人一看岳陽手中出現的寶物,立即倒退翻回,那不是獄皇神印,以岳陽現在的傷勢和殘存的真氣,已經不足再次驅動獄全神印,不過他還有一件讓人驚懼的寶物……饋魔塔!

這是一件在大夏國庫塵封多年的寶物,封印力之強恐怕不在獄皇神印之下.饋魔塔即使是魔王級別的強者,也逃脫不了它的封印禁銀.

雖然三人都懷疑岳陽這小子是否有能力使用它,但誰也不願意冒險,尤其是這小子懷里,還有一個擅長柬陣天賦的蛇妖小蘿莉,這個組合威力,絕對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簡單.

"總有一天……"赤妃恨得咬牙切齒,可是現在的她沒有辦法殺掉仇敵,因為她暗中自知,其實她剛才被獄皇神印所傷,已經內傷力竭,剛才是不得不做出追擊的樣子,目的就是欺騙瞬天和黑王子「如果讓這兩人看出自己虛弱,恐怕會不安好心!岳陽同樣也拼得真氣點滴無存,他表面輕松,事實上重創瀕死.若是三人追擊,絕對沒命!

瞬天和黑王子兩人對視了一眼後,日光閃爍起來,兩人都不願意冒險,放棄了追殺岳陽和聯手擊殺赤妃的最後機會.如果兩人確定對方肯定合作,齊心協力,那麼岳陽和赤妃都難逃一死,可惜兩人心懷鬼胎,各有打算,極好的機會錯失了.

在岳陽離開不到一分鍾,地面的遠古封印陣又震動起來.

由極輕微,到劇烈.

最後地動山搭.

一只銀色的手在封印陣中探出,接著,在眾人瞠目結舌的注視下,盡管傷得極其嚴重卻仍然不失瀟灑的赤帝鑽出了封印陣.

他遍體鱗傷,一只右手折斷,鮮血將他赤果果的身體染成了一個血人.

赤妃淚如雨下地飛撲過去,摟住愛人放聲大哭.

"不哭,愛妃不哭."赤帝用僅存的左手,輕輕撫著赤妃的火,金色的眼眸看向瞬天,黑王子:"謝謝兩位提手,若獄皇神印再饋壓久一分鍾,會是完全兩種結果!兩位,本帝君日後必有厚報.如果你們想踏足天界,本帝君當作引路人……

瞬天和黑王子現在後悔得腸子也青了,早知道如此,讓岳陽那小子干掉這個赤帝算了.

如果不打岳陽,而是圍攻赤妃,相信赤帝和赤妃都會死得很慘.

可惜,現在已經錯過了殺死赤帝的最佳時機.

以後等他回複巔峰,恐怕更加不可能殺死這個六千年前的赤帝了……瞬天和黑王子表面當然不露,齊齊以先天之禮致敬,口中謙虛幾句.能夠換取天界之行的承諾,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好,瞬天和黑王子雖然不全信赤帝,但最少可以確定,自己現在是安全的,因為赤帝也到了極限,再沒有翻臉出手的力量.

"你們都走吧,我們的事,與你們無關,帶上你們的同伴,都離開吧!"赤帝忽然放了傭兵們一馬,以特有的傲氣神態,沖著擁兵們道:"也許你們中有人認識那位年輕人,請你們給他帶個話,我赤帝,很欣賞他,從來沒有人能把我打得這麼狼狽.如果他肯歸于我的門下,我願收他為弟子,我甚至可以把下界的一切都交給他管……如果他不肯歸順于我,那麼請你們轉告他,我會將他滅盡九族,一個不留!五千字大章奉上,召喚保底月票!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偷襲,浴血,奮戰】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趁你病,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