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血腥女王,紅!】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血腥女王,紅!】

岳陽醒來,第一時間傳送回博南古鎮.

在武者會公的榮譽大廳,岳陽連給十數人去秘密信息,至尊,夜後,鳳仙美人,南宮先生,苦行聖者,君無憂和岳海老人他們都一一去警告.岳陽在絕密信息中,言明六千年前的'赤帝'已經自遠古封印陣脫逃,雖然身受重創,但根據赤帝的實力,不需要很久就會恢複.這個實力最少在天階六級以上的赤帝,是個極具心計的戰爭狂人,若果赤帝傷愈複出,必定會破壞整一個通天塔的原有秩序,所有逆他意願的武者,都會被他無情清洗,讓大家必須做好最壞的准備.

如何對抗赤帝,岳陽暫時沒有更好的辦法,這些交給南宮先生他們去頭疼.蠢陽能做的,之前都已經做了.

現在唯一的希望,希望至尊可以給力地抗衡赤帝,要是她能與赤帝打成平手,那麼赤帝也牛不起來!

當然,這個願望有點難實現,因為岳陽知道,除了獄皇外,赤帝是六千年前所向無敵的牛人,實力之強,縱橫天界亦所向披靡.赤帝也許沒有明月光,虛空和九宵他們天界三大巨頭那樣恐怖的實力,但他有可能是接近那種等級的存在,在獄皇的全力打壓下,赤帝仍然可以活得很瀟灑,僅自這一點,就可以證明他實力的強大.

至尊不容置疑也很強大,但她跟赤帝比,畢竟是太'年輕,了.

再說,至尊到底達到什麼境界,只有她自己知道.

"除了赤妃這個得力臂助,赤帝還擁有最少一件神器'守護神盾',其余寶物,多不勝數."

"赤帝極擅長能量光柱噴射,瞬,雙瞳也擁有強的殺傷力!

"戰獸不明."

"經過強襲之戰,瞬天和黑王子,甚至還有更多的先天,有可能傾向赤帝,因為赤帝懂得如何進入天界,那是他們無法抗禦的誘惑……"

岳陽在所有人的信件中,都詳細地描述了赤帝的實力,寶物和當前面臨的局勢.

在給君無憂和岳海老人的信件,更是出最大警告:"赤帝和獄皇一樣,都是龍騰大陸的強者,他複出的第一個起點,肯定會是龍騰大陸.鑒于我的原因,大夏,岳家會是赤帝第一屠戮立威的目標,在未來三個月內,我建議年輕一輩,全部脫離公眾視線,找個最安全的地方隱藏起來,在確定與赤帝的戰事平息後再重返家園."

甚至,岳陽還去信給葉空,海胖子他們,讓他們立即返回龍騰大陸,立即在通天塔六層'消失'o瞬天和黑王子極可能提前動手,將海胖子他們逮起來做人質.

像他們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親自出面,僅僅是吩咐一聲,就會有無數的墮落武者圍捕葉空和海胖子他們.武者公會,那個接待士日瞪口呆地看著岳陽.

傳遞一封絕密信箋需要一千金幣,運人連十幾封,這種揮金如土的行為真是敗家到了極點!

"如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普通信件也是一樣的,同樣安全,只是傳送絕密信的方式要秘密些."接待士還沒有說完,岳陽就已經把一萬多金幣堆放在櫃台上,然後鄭重地告訴他:"這些信都非常重要,它們關乎成千上萬的性命,必穎-絕密傳遞.""明白."接待士讓岳陽認真的語氣嚇了一跳,肅容點頭,表示

離開武者公會的榮譽大廳,岳陽隨意傳送到一個從來沒到過的陌生地域.

確認沒有任何人跟蹤,再返回寶典世界.

病美人正在教岳霜這個小丫頭▲學習.

她上課很嚴格,嚴禁學生走神.開始小丫頭還有一點不習慣,拼命戰哥哥撒嬌,可是事實證明哥哥也不是萬能的,小丫頭挨了幾次罰後,學聰明了,知道哥哥護不了自己,現在已經習慣了上課認真聽講,平時就是看見岳陽回來,也僅是眨眨眼睛,再不像開始那樣啥都不管地起身飛撲過來.岳陽也沒想到病美人可以治得調皮的小丫頭服服帖帖,但這是好小丫頭寵壞了可不行,必須有個人嚴格教導.轉了一囹,沒有現血腥女王紅.她的傷勢如何了?岳陽記得這小妞的傷勢好像挺嚴重,胸口都穿了一個血洞……岳陽轉了一圈,沒現人,估計她正在天空懸空的云堡中休息,平時根本不上去的岳陽,破例上去看看她.

血腥女王紅,正在歎氣.

原因是胸口的傷勢,並不像以前那樣迅愈合.

那種帶有怨恨力量的血箭正在體內郁積,無論如何也驅散不出,身體很痛苦也就算了,可是這樣怎麼見人?

她想起偷看主人與主母歡好時的情形,主人特別喜歡在主母的美乳上親吻,愛撫,估計他很喜歡女人完美無缺的身體.再看看自己胸口無法愈合,血肉模糊的血洞,她估計主人看了會很不喜歡.血腥女王紅解開鈍甲,看了看胸前的傷口,再看看主母送給自己的衣服,又歎了一口氣……要不是有傷,倒可以穿上這套衣服,難得主母送自己一套漂亮的衣服.

岳陽進了云堡,現血腥女王將這里布置得不錯,頗具特點「!\}比不了金冠刺花皇後那花園似的臥室,但比蠻牛影子那簡陋的住所要好乒了.他以為血腥女王正在休息,隨手敲敲門,表示自己要進來.一堆門,現這妞**著上身,手中拿著一件衣服,臉色通紅地看著自己,帶點手足無措.

"不會穿新衣服嗎?"岳陽也有點尷尬,但他的反應極快,沒有拉上門,反而落落大方地走進來,把病美人送給血腥女王的新衣,輕輕披在她的身上,裝出完全不在意的樣子."……"血腥女王紅心中又羞又窘.

對于**時面對主人,倒不是羞赧的主因,而是因為她的胸脯上有個難看的傷口,讓她感到自卑又難過.她急急用手掩住傷口,希望主人不注意那里.在岳陽將衣服披上來時,她更是低下頭,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主人前來探望自己,血腥女王心里很激動,可是又暗恨自己受傷未愈,讓他看到了自己難看的一面.備陽輕輕摟住她,大手輕撫著血腥女王的頭頂.

自契約了她,血腥女王每轉階提升一次,就改變一個模樣,不但力量越來越強,身軀變得越來越完美.最重要的,是她的智慧覺醒,越來越人性化.比起金冠刺花皇後和蠻牛影子,血腥女王在戰力上,未必有勝出的地方.但在'人化,土,她要勝過她們倆太多了.有時,岳陽都會忘記她是一個戰獸.而把她當成個真正的女孩子.

盡管擁有獨立思想,血腥女王一直都以自己的最高行動准則,在自己有生命危險時,她奮不顧身,第一時間擋在身前.當然,每一今生命守護戰獸都會這樣做,可是想起她毫不遲猶地用身體替自己擋下致命一擊時,岳陽依然感動."傷口很疼嗎?"岳陽的手順著秀滑下,輕撫著血腥女王的玉背,柔聲問."……"血腥女王拼命搖頭,生怕主人知道傷口其實很痛.

"松開,讓我看一看."岳陽也有點奇怪,怎麼中了這一口血箭,傷口無法恢複呢?生命守護戰獸恢複能力的強悍,那是冠絕任何賤獸的,妾牛影子阿蠻以前經常讓敵人打傷,刺穿身體,甚至斬開大半個身軀,在一天內就能完全恢複,血腥女王紅也差不多這樣.**受傷,對于生命守護戰獸來說是很輕效果的,只有極嚴重的內傷,才會讓它們虛弱一段時間."……"血腥女王還是不住搖頭,可是在岳陽的堅持下,她把捂著傷口的小手,慢慢的松開了.

岳陽盡量不去注意她那雪白堅挺的寶貝,而是以天目慧眼觀察她的傷勢.血腥女王的臉,有如火燒.

她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主人注視下,漸漸的熱,帶有一種不自然的僵木.

胸前的皮膚,變得特別的敏感,即使是主人平緩的呼吸,也能輕易感應到呼吸中所帶熱量的不同變化,主人的氣息,熏熏然,更讓她感到特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感覺.

胸前最敏感的兩個小蓓蕾,竟然慢慢的硬,帶一點小疼痛,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血腥女王忽然有種明悟,為什麼主母喜歡主人在胸前愛撫,原因就是這樣,身體似乎對主人的大手,天生就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渴望……

難道,自己身體也像主母一樣,渴望主人的寵幸?

想到這,血腥女王心跳得更是厲害.

心里湧出一種羞赧.

似是激動,似是歡喜,似是緊張,又似是渴望,非常複雜,難以形容.

不過血腥女王紅可以肯定一點,那就是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甜蜜,如暑渴飲下甘露那般,難以言喻,跟昨天主人抱著自己飛行的感覺一樣美妙.這邊的血腥女王羞得拉開小臉,不敢再看自己的主人,對面的岳陽,卻因為現出'咦'的一聲.他的手掌,湧現涅盤之火,准備幫血腥女王淨化那種入絡的能量."……"血腥女王心跳頓時加快一百,主人要伸手過來,這跟他平時與主母歡好的前奏何其相似.當然,她也知道這是給自己治愈,可是仍然難免胡思亂想.岳陽的手快要觸及血腥女王的皮膚,停了下來.

血腥女王緊張得要命,敏感的皮膚都能感覺到那只手的熱力「心中渴望更強,恨不得將主人的大手緊緊地按在上面.可是,害羞卻讓她不敢這樣做.她半閉上眼睛,既想看,又羞澀難忍,心情矛盾得很.心跳二百.岳陽微微沉吟半晌,忽然又把涅盤之火收回.

他感應到自己的體內,多了一種'新火',而這種新火的能量,跟血腥女王胸內的血箭有某種特殊聯系,如果換成這種新火來治愈,也許能夠取得更好的效果.涅盤之火可以淨化一切,無容置疑,但岳陽忽然想嘗試一下,說不定自己在某些特殊情況,可以嘗試新的技巧.

這種新火,是岳陽在失去理智的狂怒暴走狀態下創造的,岳陽很費解,自己還有這種本事?偏偏這是事實.當岳陽開始凝聚新火,手掌漸漸變成紫金的顏色.

一瓣一瓣,極小極小的火焰冒出來,它們在天空飄舞,一旦觸撞,就會融合成一個更大的個體.看上去完全不像火焰,倒有點像紫金色的蓮花瓣.

岳陽將這些蓮花瓣以陽極力量凝聚起來,最後,它們竟然還會自動形成一朵紫金火蓮.讓岳陽最為驚喜的,這種紫金火蓮帶有一種憤怒的威懾力妻"越大,越具威能!當紫金火蓮變成十八瓣三層道台時,岳陽感覺整今天空,都布滿了憤怒力量,仿佛自己一舉手,就會讓天地也為之顫抖似的.帶有精神威壓的火能,這真是一種神奇的火焰!岳陽嘗試數種變體,現它其中奧妙無窮,未來還有很大的研究價值,說不定還能繼續提升,真不知自己在暴走狀態之中是如何創造的,也不知道其中到底包含了多少種力量.但有一點,岳陽可以肯定.

這種紫金色的火蓮,絕對包括了赤妃紅蓮之火的能量,而且它的品質,威力,精神都更勝紅蓮之火許多倍.

"這種新火,就叫做'天怒火蓮,吧!"岳陽暫時沒空探索自己如何在暴走狀態創造新火,而第一時間嘗試操縱這種天怒火蓮,去治愈血腥女王的傷勢.他的手,輕輕地,按上血腥女王那傲挺的酥胸.血腥女王渾身一震,就連手指也在顥抖.她不是痛苦,而是舒暢.

盡管之前偷看過主人與主毋歡娟,看過主母在主人愛撫下歡愉的表情,但她萬萬沒有想過,原來那種觸感是這樣的……緊閉眼睛,強忍著身體的快感,強忍著幾乎湧到喉間的呻吟.

無數的天怒火蓮花瓣,在岳陽的控制下,進入傷口,幾乎一瞬間,就把赤妃怨憤噴射的血箭驅了出來.

這道血箭就像靈蛇一般,具有一種特別的意志,包含了瘋狂的殺機,怨恨的意志和絕望的毀滅,能量極具暴戾,(又緊密地形成一體,要不是天怒火蓮的震怒戌壓的意志遠勝于它,還不那麼容易將它驅出來呢!

岳陽一手揪住它,本想將它銷毀的,可是在此之前,心中靈機一動地用天怒火蓮去融合煉化.他也不知道能否成功,只是一種福至心靈的嘗試.天怒火蓮,帶有岳陽大暴走的狂怒.血箭,則帶有赤妃的怨恨.

兩者一旦融合煉化,能量對撞,散的威力無窮,沒有沖擊波,但這種怒意的對憾和吞噬更加可怕,完全可以把意志力弱的人活活嚇死.血腥女王也被這兩種憤怒的意志,迫得幾欲逃跑,可是她舍不得離開主人,勇敢地張開雙臂,以**的身軀,緊緊地抱擁著主人.只要躲在主人懷里,那她什麼都不怕,什麼都不用在乎!

岳陽也知道這個小妞受到了影響,以一只手護著她的後背,輸入先天真氣,助她抵禦憤怒力量的心靈沖擊.

經過十分鍾的融合煉化,在幾近大功告成時,岳陽輕輕吻了一下血腥女王的額頭,柔聲道;"為了表揚你,我獎勵你一件寶貝,快把焰鞭召喚出來吧!"焰鞭,是血腥女王的技能,在她晉級提升到黃金四級時的特殊獎勵.

待血腥女王依言凝出焰鞭後,岳陽將天怒火蓮和血箭的融合那團煉化之火,再一次融入焰鞭之中.這又是一個大膽的嘗試-o失敗的可能性極大.但喜人的是,岳陽成功了.他費了好大的勁,消耗的先天真氣無數.

好不容易,才將三種完全不同的火能完全結合在一起,變成一條新的火焰鞭子……

這條火焰鞭子成功後,它的威力非但讓血腥女王感到震驚,就連岳陽也出乎意料,因為它的威力強!揉合了岳陽暴是的憤怒,赤妃絕望的怨恨還有焰鞭原來的痛苦力量,三者完美地結合起來之後,抽打中產生的盛-力,相信會讓所有的生物感到震憾.新火焰鞭子的打擊,絕對是難以承受的痛苦!

它不僅兼有天怒火蓮和紅蓮之火的威力,還有暴是的憤怒和絕望的怨恨,再加上原來痛苦的鞭笞,如果用等級來形容,這條新誕生的火焰鞭子,最少擁有白金級的威力.焰鞭,原來是血腥女王與岳陽共享的技能.新的火焰鞭子重塑後,這種共享,並沒有生改變.

對于新火焰鞭子的重塑,還如此給力,岳陽感到非常高興,最後,他還給這條重塑後的火焰鞭子命名,取名為,痛苦之鞭,!

以後,血腥女王用這條痛苦之鞭狠抽敵人時,保證會爽得敵人屁滾尿流地大叫女王陛下的!血腥女王很波動,她很想摟住主人在天空中亂飛,泄心底的歡喜.

可是她不敢這樣做.

緊握小拳頭,最後拼命壓抑住了,因為主人還有行動.

岳陽看見她胸口的傷口還沒完全好轉,又用手掌輕輕覆按上,以先天真氣,溫柔地替她把傷口慢慢愈合,直到看見她的**,完全恢複光滑無瑕,才滿意地停下手來."沒事了."岳陽沖著血腥女王微笑一下,這次累得他夠吩,滿頭大汗的,可是心里很有成就感.

…'…'"看著主人那微帶疲憊的臉,看著他那陽光燦爛的微笑,血腥女王感到兩眼熱,眼淚奪眶而出,她情不自禁地撻主人的手,緊緊地按在g己的酥胸上.忽然,又張開雙臂,一把將主人緊緊地擁入懷中,接唇激動又笨拙地尋找,激動地吻向主人,仿佛只有這樣做「才能表達她心底的感動.五千字,後面再來一年.召喚各種票票,如果覺得近來的章節很給力,那麼砸票或者個貼子鼓勵下霞飛吧!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暴走,紫金火焰誕生】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絕密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