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嚇唬小朋友是不對滴!】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嚇唬小朋友是不對滴!】

通天塔,六層.

林恩,安娜,利奧,范傖鐵專人還在傳送陣前等待,按照寶兒的說法,要是岳陽這個負心哥哥不回來,那她就哭死在這里.當然這只是比方,事實上她哭一會兒就停止了,原因是傳送陣前人來人往,那麼多人看著,她實在不好意思哭個不停."等一下回來哄我,等一下不回來,等一下回來……"

寶兒拿著牛族特制的占卜卡片,翻一張紅的,就高興萬分,因為卡片占卜的結果表示吉利;翻一張黑色的就嘟起小嘴巴,因為這代表不吉利.

這小妮子一會高興一會沮吾1,自己沉浸于占卜之中,玩得心神投入,卻不看范倫鐵一副暈厥倒地的模樣.

范倫鐵平時不怎麼迷信,事實上這牛族占卜卡,還是牛族的老族長堅持送給孫女的護身符,非要塞給她帶上不可,否則范倫鐵不會帶上運無用的卡牌.

剛才范倫鐵看寶兒哭得傷心,就把它拿出來哄她,因為騙她說翻到紅卡岳陽就會很快回來,因為里面的老卡比黑卡多一倍不止,再加上這小妮子的逆天運氣,翻到紅卡機車很大,哄哄她還是可以的.沒想到寶兒一翻,現是黑卡,堅持要再翻一張.這,就是個災難的開始.

寶兒翻一個紅卡高興起來,覺得不夠保險,再翻一張紅卡,還覺得不夠保險,還要冉翻,翻到是黑卡,立即決定要多翻十張紅卡未打退壞運氣……結果就這樣翻個不停,范倫鐵一輩子沒遇過這樣的情況,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占卜卡只能翻一張,翻那麼多怎麼可能准確?可是,剛才第一張翻的是黑卡,那麼岳陽會不會真有什麼意外呢?

"等一下回來,等一下回來,等一下回來……哇,我連翻十次都是紅卡,泰坦哥哥等下一定會回來的!"寶兒興高采烈地跑去安娜那里炫耀她的逆天手氣.

"是的,他一定回來!"安娜既驚訝這小妮子的手氣,又暗暗好笑,隨便翻翻卡也能取信?真正的占卜需要特殊戰獸的特殊能力,必須是與戰獸心神如一的占卜武者,才能窺探一點點模糊不清的未來,普通人哪可能用卡牌做出預測.她不打擊寶兒,柔聲安慰,心時卻一陣難過,按照岳陽的性格脾氣,在與黑獄王戰斗結束前,恐怕不會再回來."請問你們是否認識一個綽號叫做'極戟肥魔'真名叫做滌大富的武者呢?"有兩個高大的男子,齊排著走了過來.他們的實力,都准先天.

這個並不是重點,讓林恩和利奧緊張的,是這兩個男子的胸口,帶著,個古怪的徽章.

徽章以黑色為基調色,有血紅色的火焰和銀色的閃電,看起來就像一道銀白色的閃電撕裂天空,狠狠地擊在地面上,轟開地面,激濺出岩漿和噴起巨大的烈焰……在此之前,林恩和利奧都沒有注意過這一個徽章.

因為通天塔的徽章多如牛毛,誰也沒有辦法將它們全部認齊,再說這一個徽章比較少見.不過現在,因為海胖子,葉空等隊友離去,特意了解過黑獄王和黑獄軍團的林恩和利奧,知道這個徽章代表著什麼.它,就是黑獄軍團特有的徽章.也就是說,面前這兩個男子就是黑獄軍團的人!

"不要害怕,我們只走了解一下情況,對于和平的金精靈,勇敢的牛族戰士還有精神開朗的豬族戰士,我們都心懷敬意.我們只是想問問,你們認不認識海大富,又或者別的龍騰大陸的武者,你們方不方便向我們透露一點無傷大雅的信息呢?我們可以支付你金成,一千金,我希望你們把海大富擅長的戰技,戰獸還有任何你們知道的情報說出來."左邊的一個男子表面上非常的和氣,笑容滿面的,不過寶兒覺得

這個家伙怎麼看怎麼像笑臉虎,心里非常害怕這人虛偽的笑容."一千金就想我們出賣朋友?呸!"范倫鐵毫不客氣地呸了一

"別給臉不要!"右邊的異族男子就像火藥桶一樣爆炸起來,脾氣比孌牛更容易澆怒,他瞪著范倫鐵:"相信你也知道我們黑獄軍團向大夏國武者宣戰的消息,你們是他們的盟友,我們完全可以將你干掉,你們最好給我放聰明一點,不要讓大爺生氣,否則全部送你們上路!

"抱歉,我們是百折不撓的牛頭人,你以為可以說服,又或者想威脅我們,那都是最大的笑話!我們牛頭族的格言,甯可站著死,不願跪著生!"利奧隊長站出來,毫不示弱地回瞪對方.那怕實力不及對方,但他氣勢絲毫不弱.牛頭人戰士,向來都只有戰死,而沒有嚇退的!

右邊那個異族男子咆哮如雷,目光掃過林恩,安娜,寶兒和四位豬人仰,大吼道:"頭腦頑固不化的牛頭人是這樣決定的,難道聰明的金精靈也是這樣決定的嗎?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的決定,會給你們的族人,帶來多少痛苦和戰禍?"

林恩俊臉冰冷,目光如劍:"我只知道,如果我退讓了,回到我的族群中,帶給他們的,就是永遠不能消除的恥辱!金精靈體格不擅長博斗,不像近戰的牛頭戰士,但是在精神上,金精靈同樣是個強者,奮不畏死!"

黑獄軍團左邊那個異族男子堆出滿臉笑容,哈哈大笑道:"你們放心,我們重申一點,無意與牛族戰士和精靈一族開戰,這只是來打聽消息."在我們這,沒有你們需要的訊息,你們走吧,我們不歡迎你們!"安娜下了驅客令."如果我們一定要問呢?"右邊那個黑獄軍團的異族男子勃然大怒."滾!"一聲沉雷般的喝斥,在遠處傳來.

武者公會的歐根大叔,大步,自通道那邊疾馳而來,他沖著黑獄軍團的兩人喝道:"這里是武者公會的管轄范圍,你們這些狗腿子,馬上給我滾,否則我就宰了你們!"

兩個異族男子沒想到這些人的背後還有武者公會的先天看護,冷冷地盯了歐根一眼:"好吧,再見了各位!"

歐根大叔拍拍林恩的肩膀:"回去吧,我想小泰坦他們能夠明白你們的心意,你們置身安全的地方,才是他們最願意看見的.剛才你也看見了,在通天塔六層已經不再安全,黑獄軍團在擁兵公會許下了重金懸賞,為了金成和寶物,盜賊們已經把你們的信息泄露了,現在還僅僅是開始,等再過一段時間,恐怕更加危險."

林恩點點頭:"明白,我們再等一天吧!畢竟小泰坦他曾經說過,如果局勢還好,就帶我們去龍騰大陸.""……"歐根大叔很想告訴他,泰坦那小子當時是隨口應付.不過,轱念一想.

就算自己救援隊友一樣,那怕還存在一丁點希望,即使渺茫到極限,也是不願意放棄的.歐根大叔又拍柏林恩的肩膀,又在寶兒的頭頂上輕撫一下,表示自己的支持.一個鐵血戰士飛奔過來向歐根大叔報告,說有獵龍士隊伍出現.聽了這個消息,歐根微微一愕.

他思考一下:"林恩,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離開六層,返回你們自己的大陸;二走到武者公會里等待小泰坦,我懷疑敵人是否實施'調虎離山"這次獵龍士出現得實在太詭異了.當值的我無法拒絕出戰,因為那是我的工作,但我同樣擔心絡們的安全.快走吧,到武者公會的大廳去,這里已經不再安全了."林恩等人對視一眼,最後還是沒能下決'u1'回去.大家都覺得,不如先到武者公會等岳陽.黑獄軍團再囂張,也不至于到武務公會的大廳里殺人……

歐根一直送到大廣場,眼前距離武者公會不遠了,才放心地傳送離開,趕赴獵龍士冉現的地方,執行任務.

利奧隊長在前,林恩斷後,安娜牽著寶兒,快步走向武者公會.大廣場雖然常見打架,但這里已經是武者公會的勢力范圍,墮落武者一般不敢在這里出現.林恩現周圍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反應,眼前武者公會就在眼前,不由暗中松了一口氣.黑獄軍團,就算再囂張,還不至于囂張到這個程度.

這里是包括先天聯盟在內所有武春共同認可的武者公會,他們再狂,也不敢向整個武者公會挑戰,因為那就等于挑戰整個先天聯盟!

偏偏,在安娜和寶兒准備走上武者公會台階時.

兩道影子閃過.

剛才那兩名黑獄軍團的異族男子,一笑一怒,分左右站在面前,攔住兩女的去路.

"我說過,我們會再見的."滿臉笑容的異族男子哈哈大笑:"不要以為六層的武者公會,就可以阻止我們黑獄軍團的腳步.再說,你們還沒有踏上武者公會的台階,還在外面,嚴格來說,我們在這里殺了你們,也不算挑戰武者公會.各位,不要硬撐了,你們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援兵,那個石頭腦袋的傻瓜已經踉獵龍士捉逑蔑去了「沒有兩小時根本回不來.整個武者公會,沒有一個實力過我們的人!我有一個不錯的建議,你們乖乖的跟我們走,否則我的同伴生起氣來,那可是不得了,豬人就算了,像你們兩個細皮白肉的金精靈,總不希望我的同伴獸性大地將你們當眾汙辱吧?"

"一句話的回答,那就是:只有戰死的武者,沒有妥協的懦夫!"妥娜臉色堅毅沉靜,玉手一揮,牛頭妞范倫鈹和四位豬人棚全部爆,決意死戰到底.

"我要生氣了,你們都該死!"寶兒憤怒地擎出藤弓,張弓搭箭,向敵人瞄准.

"芙死人,這小弓能有什麼用?小孩子玩的彈弓都比你這個強多了!哈哈哈哈哈,啊哈哈!"笑臉虎的異族男子大笑不絕,完全不為所動.

"別說我們兩個,就是我一個人,也可以在一分鍾內解決你們!牛頭人我最討厭了,告訴你們的死法吧,你們的牛角都會讓我擰斷下來,再插進你們的眼睛,紮穿你們的腦袋,我要讓你們看看,你們那什麼狗屁戰士榮譽感和引以為豪的牛角,在老子面前連屁也不是!還你們這些肮髒的豬人,讓你們多存在世間一會兒,我都會覺得浪費糧食,你們早就謀殺掉,臭肉我不要,但你們的燦詹和心髒割了,用來下酒,那還勉強!最後你們兩個金精靈,你們想死可不容易,想死嗎?等老子玩厭了,再賣你們去做奴隸,下輩子都別逞什麼英雄了,用你們的細皮白肉伺候主人才是真正要做的!"那個滿臉怒容的異族男子,血盆大口裂開,露出了猙獰可怕的利齒."殺!"范倫鐵呐喊著,舉起巨斧向前狂斬."笑話!"滿臉怒容的異族男子一伸手,范倫鐵就讓對方出的沖擊波轟地震飛,直抒下來.四個豬人棚趕緊聯手接住,馬上范傖鐵揖下的力量太沉,竟然連他們也支撐不住,全部摔成一團.她們的實力,比起認識岳陽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跟准先天實力相比,還有很大差距.

"讓我們來吧!"林恩和利奧隊長在此之前都沒有說話,但行動第一,他們越眾而出,決意犧牲自己,向敵人作出自殺式的攻擊.這樣一來,也能讓女人們沖進武者公會里.兩個黑獄軍團的人,那怕再囂張,相信也不敢追殺進武者公會.即使追殺進去,武者公會也會對她們進行庇護.

武者公會的接待棚,已經站到門口處,向安娜她們招手,喜意趕緊沖進來.兩個接待棚,她們沒有實力對抗黑獄軍團的人,但她們毫不畏懼地向安娜和寶兒她們伸出援助之手.只要她們能進武者公會,那麼就將她們保護起來.

在武者公會里面,有專門特制的秘密藏匿室,專門用于保護那些尋求庇護的武者.

正當利奧隊長和林恩,爆全力,與敵人同歸于盡時.

一把懶洋洋的聲音,在眾人的身後響了起來:"這是人少欺負人多嗎?如果是那樣,你們一定不介意再多欺負我一個……""啊?"林恩他們一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嗚哇……"尤其是寶兒,回頭一看,現有個截著雙子面具的男子手中拿著一副牛族卡片在漫不經心地抽牌,頓時激動得難以自制,哭喊著,沖向他,一頭紮進他的懷里,哭今天崩地裂.

"哼身賤,宰了你!"滿面怒容的異族男子,一看這小子才普通六級,渣得不行,口氣再囂張又有屁用,立即飛身上來.

重掌轟擊,准備一招秒殺來人.

天空中,一個巨大的黑影俯沖而下,比閃電還快十倍.

鋒利的鐮刀臂,在重掌擊中主人的一刹那,將它硬生生地斬斷.在怒容滿面的男子還沒有反應之前,另一個鐮刀臂已經夾住了敵人的身體,一個三角形的腦袋湊過來,咬下去,把滿面怒容的男子的手臂直接撕斷,在口中大嚼起來……它,當然就是死神螳螂!

"留著腦袋慢點吃,先別弄死了,等我先教育他一番."來人,自然就是岳陽同學.此時岳陽同學表現出一個偉大教育家的風范,沖著那個被死神螳螂撕食而出痛苦慘嚎的家伙:"這位朋友,你要知道,嚇唬小朋友是很不對滴!你把小盆友嚇壞了,嚇哭了,哄起來好麻煩,就像這樣,得浪費我多少波板糖?再說糖吃多也不好,糖吃多了容易蛀牙,你看人家這一口小白牙多漂亮,你非要把人家弄成蛀牙,你說你該不該死?"

"……"林恩他們暴汗.

"……"那個原來滿臉笑容的異族男子,此時的臉色比哭還難看,再用力,也擠不出一絲笑容,一顆顆豆大的冷汗,在額頭上冒出來.遇上這麼一個實力變態又心理也變態的家伙,真是倒了十八萋子的大黴!現在,他想的不是營救同伴,而是逃命.同伴肯定不救了,救回來也是浪費醫療費!

再說在白金四級的死神螳螂口中救人?這個難度,就是先天來也夠嗆!

現在,如何能夠確保自己安全逃脫,不像同伴那樣一口一∽被死神螳螂吃掉,那才是他要想的!

他有幾種方案,一是襲擊最近的金精靈,因為她的心神被來人吸引,襲擊是最好時機;二就是逃跑,因為所有人都看看來人,注毒力轉移,逃跑也是最佳時機.

二選一.

留下來有人質在手,死神螳螂度再快,也投鼠忌器.

逃跑也不錯,因為自己的度快,而且死神螳螂還在啃吃同伴,應該來不及追擊.

在猶豫了半秒後,原來滿臉笑容現在滿臉苦笑的異族男子,選擇了第一個方案,那就是襲擊金精靈!有人質在手,獲取幾秒鍾的談判時間就行,再捏碎傳送石,自己只求脫身,比單獨逃命更加安全.正當這家伙以為奸計得逞,誰不知面前所有人都立即有了反應.

"找死!"林恩,利奧隊長還有牛頭妞范倫鐵,同時出擊,他們早就精到對手不死心會襲擊妥娜.而安娜瞬間召喚出寶典,護罩升起,將對方抓到頭頂的利爪俾開……

這些,都不是重點.有一只不知何時就在異族男子身後趴著,懶洋洋地打瞌睡的鐵脊魔狼.它漫不經'&1t;z,就像打呵欠地揮出一爪,把准先天級別的異族男子打趴在地上.

于所有圍觀者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中,它大口一張,'嘶,地將敵人的手臂咬斷,漠視敵人的痛苦掙紮和悲慘的尖叫,從容自若地咀嚼起來,態度比死神螳螂還要悠閑得多,仿佛一只寵物狗在享受美味的小牛肋骨.它,正是灰太狼!

岳陽同學一副被打敗的樣子,歎氣道:"見過找死的,沒見過你這麼戰死的,不過,也許你對同伴被吃這種死沽心生羨慕,又或者有這種特殊的愛好,沒辦法,我對你的愛好敬佩,祝你被吃得愉快,慢慢享受被吃的過程吧!""……"全體圍觀者聽了,暴汗.今天兩更,更了九千字,大家投票鼓勵一下,明天嘗試下更新過萬!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談判,三寸不爛之舌】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岳陽同學?是的,他很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