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無恥,是一種境界!】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無恥,是一種境界!】

正當炎干重洋洋灑灑地爆紫金國的秘密時,風狂-來報,說天魔殿有個信使,代表天罰邀請岳家三少前往斜馬谷面談.君無憂等人都看著岳陽同學,一副八卦男的模樣.

臨出門,君無憂還拉了一把岳陽:"你和天罰之間沒有一點秘密暗語嗎?這會不會是個陷阱?"

岳陽同學暗中大汗,表面當然裝成乖孩子:"其實我和天罰之間是很純潔的友誼,大家都是為了尋找更高的武道境界而在一起,無論認識,還走到現在,我們一直都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系."

禦書房的人全體暈厥.

大家都受不了了.這小子的無恥不僅僅是無恥,那是一種境界!

君無憂這花叢老手都有點扛不住岳陽同學的無恥風范,就差沒有生小娃娃,別的估計都差不多了,還君子之交淡如水?還純潔的友誼?這話要是說出去,就是傻子都不信!

無論是不是陷阱,岳陽都決定去斜馬谷一趟.

天誅,如果真想殺自己,最好的時候不是斜馬谷,而是黑獄王大軍殺到兵臨城下的那一刻.

現在約到斜馬谷面談,證明事情還有一點點挽回的余地……當然,岳陽相信天誅已經知道了天龍的事,天龍被自己干掉只能瞞得過一時,天誅也許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立即找自己麻煩.在斜馬谷,打一架看來難免,岳陽光腿也不怕穿鞋的,打就打,反正也是時候會會天誅了!』馬谷,是一個好地方.

前據說是個美麗的大草原,風景秀麗,牧草青青,放羊的人們歌聲到處飄揚,簡直就是難得的人間樂土.

直到有一天,有兩兄弟走到這里,哥哥抱著修練武道極境的崇高理想,建議弟弟向東走,去尋找當時的東聖者,拜師學藝.弟弟則覺得要向西走,他認為快意恩仇的西聖者,比淡泊人生的東聖者,更適宜自己和哥哥,因為兩兄弟是家道中落的豪門子弟,父母身亡後,家產被伯父叔父侵奪,兩兄弟被趕出家門流浪,所以弟弟想變成強者後重返家園,奪取家主之位.

令人諷刺的是,哥哥因為半途遇見馬賊,重創,在垂死之際的反而遇到路過的西聖者.

而弟弟,因為出手在馬賊手中救下一個少女,得到了東聖者的垂青,因為這個少女就是東聖者的外孫女.

十年之後,經曆劇變心性大變的哥哥,追隨西聖者習藝,變成了一個嫉惡如仇睚眦必報的武者;而弟弟因為與東聖者的外孫女早早結婚,生男育女,再加上向東聖者習武後,漸漸淡迫了重返家園奪取家主之位的決心.當兩兄弟重逢,結果因為理念不合,並且完全與當初相反,無法認同對方的意見,最終動起武來,大打出手.更加強大的弟弟,錯手殺死了哥哥.這一來,引了為徒報仇的西聖者與護孫婿心切的東聖者之間的大戰.

激戰毀滅了斜馬谷的大地,大地被焚燒,又被暴雨引洪水,東聖者和西聖者在同時于盡的一戰中,引了天崩地裂的地震,霹靂j\}匕舞,大地搖憾……終于大地裂成兩半,變成了的現在裂隙模樣的斜馬谷.斜馬谷對于大夏來說,可以說是先祖之地,原因是傳說是真的.

大複國的祖先,就是斜馬谷決戰中那位弟弟的子孫,而最早的天魔殿墮落武者,就是斜馬谷決戰中那位哥哥的子孫.早在三千年前,兩個家族每十年,都會在這里進行決戰,仇恨一代代積怨加深,直到一位兩個家族子弟都極為愛慕的女子,為勸阻兩家厮殺,自盡于斜馬血碎前,才讓兩個家族所剩不多的子孫罷斗.弟弟的手孫,重新奮,創建了大夏國.

而哥哥的子孫在仇恨中繼傣迷失,創建了天魔殿,誓言永世不與對方和好,除非當年自殺的女子能夠複活.

"這個故事真他喵的蛋疼!"記得茜茜公主把這個遠祖傳說告訴岳陽時,這小子的反應是這樣.當時他被飚的茜茜公主暴揍了一頓,而且一天不跟他說話.

現在,岳陽踏足走上斜馬谷時,才現這里變成了一片荒無人煙沙化嚴重的土地,更詭異的是,這里的泥土是血紅色,仿如人血.雖然岳陽知道這肯定不是人血柒的,但也不由生出一種悲愴淒涼之意.當然還有一股不平衡,不就是為了一個妞嗎?打生打死的,真的太傻冒了.

岳陽同學沒有代入自身想一想,如果有人跟他搶落花城主,跟他搶茜茜公主,跟他搶雪無瑕,他能不拼命嗎?

別說她們三個,就是誰敢打自己那個可愛半精靈小女奴的主意,岳陽也會毫不客氣地砍死那丫的,跟穿越男爭女?這個舉動簡直天理不容啊!天罰不可能約岳陽同學來這種地方,肯定是天誅.

約岳陽來斜馬谷,肯定有深意的,想借這個地方說明,兩家是天生對立,想化解不可能.

岳陽同學心知肚明,不過表面肯定裝糊塗,裝著不知道和不明白,談判這東東,向來都是誰無恥誰勝利,傻叉才會派正人君子跟對方談判!

"咚●咚●咚●咚●咚●咚……"

遙遙,就聽見有戰鼓沉沉地響起來,聽得人心慌慌的,這不是催戰的擂鼓,而更像喪鍾敲響,讓人心灰意冷.岳陽同學一聽,立即以電影放慢鏡頭的腳步,緩緩地跨邁.

等他走到擂鼓巨漢的面前,足足花去了半小時.那個上身精赤肌肉如鐵的擂鼓巨漢平停手了,牛眼瞪起,你干嘛?走得那麼慢,老子好心妗你標個位置,讓你來,你這厮不感激也罷,還故意走得蝸牛一樣慢!你是故意找碴的是不?來來來,老子跟你練練!"一聽這話,岳陽同學立即露出滿臉笑容,笑得唇紅齒白,笑得陽光燦爛.俗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擂鼓巨漢的拳頭已經打到岳陽的鼻尖,最後還是停了下來:"不准笑,先跟老子打一架,***,老子看了你這樣的小白臉就冒火!"

岳陽同學笑意更濃,呵呵地笑出聲:"這位大哥怎麼稱呼呢?是天怒還是天殺?"

"誰是你大哥?老子5$i你屁關系都沒有!"擂鼓巨漢很是抓狂,自己才跟這小子第一次見面,他就叫大哥,再見多兩次,估計得叫大叔,甚至大爺!他真是一輩子沒見過這樣的怪胎,要是這小子一過來三言兩語就動手,那就最好不過了,偏偏這小子不動手,還叫親熱地叫大哥,讓他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天罰是我未來媳婦兒,那你也算是我的娘家人,看你年紀老大不小,我就讓你當今大舅好了!"岳陽這樣說來好像還給對方大便宜,非要對方感澆自己一番不可."你……"擂鼓巨漢氣得差點吐血,這種無恥之徒,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呢?這世上還有比這小子更無恥的嗎?

"口中說得多好聽啊,娘家人呀娘家人,大舅子呀小舅子.如果我沒有記錯,在前一段時間,有個類似大舅子小舅子的天龍,讓你在雷堡干掉了吧?麻煩你解釋一下,當時你怎麼不覺得他是大舅子呢?"有個背著古劍身穿長袍的高瘦男子閃現岳陽身後.這個男子,實力更在天龍之上.齬光銳利無比,仿佛讓他看一眼,就會在肥膚上開個血口似的.

岳陽沒有與他對視,僅僅是讓他盯著背心,都感覺像有把冰冷的利劍抵住背心般不適.

不用說,這個背負古劍的高瘦男子,就是天魔殿排名第九位的天劍,天龍死後,他將會是十大天魔中,唯一是先天六級實力的天魔……當然,他這個先天六級,比起天龍更高,即使兩人同屬先天六級的巔峰,但真打起來的話,岳陽估計兩今天龍也未必可以擊敗這今天劍.

天劍唯一的缺點,應該走過于依賴那把聖級的古劍,所以境界一直先天六級停滯不前,無法突破.

當然,擁有一把聖級古劍,這今天劍已經非常接近擂鼓巨漢,哪怕擂鼓巨漢本身也擁有一個白金級的憾天鼓!

"這把古劍真不錯……"岳陽同學有點流口水,如果只有天劍一個人在,說不定他就動手搶了,但天誅不知在哪看著,所以對這把古劍暫時還不能打主意.岳陽語歸正題,很瀟灑從容地回答對方的責問,無恥之極地說:"其實關于大舅子的事很簡單,當一個人願意做大舅子時,那麼他就是大舅子.當一個人不願意做大舅子,還想競爭上崗做女婿時,那他的大舅子就做不成了."

"既然如此,我也想競爭一下,看看如何!"天劍出千萬道劍氣,瞬息之間,岳陽的身後,到身前十數米的地面,都割裂出一道道劍痕.這,僅僅是天劍的一瞪之威.

岳陽的飛龍皮旱■,也割裂了數道開口,就像被鋒利的刀子劃過.

不過別說臉頰,就是頭絲也沒有掉一根,他很泰然自若又很欠揍地撥弄一下梢,拽得不行地說:"你還是安心做大舅子的好,就憑你那副尊容,你要敢說競爭,我都要笑掉大牙了,你難道從來沒有照過鏡子嗎?再說我不揍你,我媳婦兒天罰都要揍你!人貴有自知之明,麻煩你站一邊去,我想娘家人還輪不到你拿主意,換個能拿主意的人跟我說話吧,謝謝!"

"你……"天劍氣得青臉變紅,紅臉變紫,紫臉變黑.

他好幾次想拔出古劍,砍死這小子.

再一塊一塊地拼起來掛到絞刑架上吊著路人干!見過拽的,沒見過這麼拽的!

有天劍吃癟後,在斜馬谷底,有一個男子緩緩地懸空飄舞而上,瀟灑得簡直讓岳陽同學嫉妒,他沖著岳陽微微一笑,同樣笑得唇紅齒白,笑得璀璨如星,笑得天地黯然失色.

他學著岳陽撥弄梢這個動作,聲音聽得簡直讓人如沐春風:"我來做你的競爭者如何?說到長得帥,我不比你差;至于說到拿主意,我在娘家中偶爾還能拿點主意的,你覺得我怎麼樣?"

岳陽同學立即由一個謙謙君子,變成一個小流氓,說話猥瑣無比地調戲對方:"小娘子,幸好你說話得早,否則我就揍你了,要知道,我一輩子最恨別人比我長得更好看!女的無所謂,歡迎!本人岳陽「人稱岳家三少,品行端正性格外胡,有車有樓又有房,是個衣食無憂的富二代,上有老大罩著不用慌,下有小弟黑鍋忙,前有城管專開路,背後靠山還有人,權大富裕純享受,熱愛拍照藝術學陳倌,世間人人爭誇風流少年郎……萬年誠征後宮成員,不知你有沒有興趣來面試一下呢?"

這無恥之徒的話沒說完,對方已經絕倒在地.召喚票票,好吧,大家都不理偶,偶跑到角落畫圖圈去……明天將繼續萬字更新!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忽悠,接著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