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借力,突破新境界】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借力,突破新境界】

戰在岳陽身後的天劍,全力爆.(.)

聖級的古劍,一揮.

劍光萬丈!

岳陽瞬間召出召喚寶典,升起護罩.當然,僅憑護罩是無法完全抗下這把聖級古劍攻擊的,但它有遲緩天劍度的作用.爭取到一眨眼的時間,岳陽就開始反擊了,灰燼魔刃和上弦月,玄妙無比地點擊在古劍的劍脊,三者交擊,出一陣陣嗡鳴.

聖級古劍有靈,雖然劍脊被兩者夾擊,但自抗禦,震開了灰燼魔刃和上浴月.不過,岳陽灌注了先天真氣的點擊,卻不好接.叮!一聲輕響.直震得天劍右手五指一陣陣麻痹,幾乎握劍不住,要脫手飛去.

天劍感覺這小子的反擊,剛剛擊在8己最用不上勁的地方,以最強的一擊,攻在自己最弱的一處,心中難受得幾乎吐血.他沒想過,自己的弱點竟然在劍脊上,更萬萬-想不到,岳陽這小子可以看破自己的弱點所在.幸好這不是生命相搏,否則自己就危險了.

被岳阽玄妙一擊逼退的天劍,心中一陣的後怕,久久,還是難枳撫平心中的驚嚇.

他不知道,岳陽有個神乎奇技的'慧眼天賦"它能跟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的天目境界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更強威力的'天目慧眼',天劍一出手,岳陽就看見了他的弱點所在.當然,這點也跟岳陽一直垂涎那把聖級古劍有關,岳陽自己有灰燼魔刃和上弦月,但他對于寶物的追求,永遠也不會滿足.聖級的古劍,岳陽能不動心嗎?他s看幾眼那是很正常的!天劍後退幾步,強懾心中慌與1o心神如一,第二劍又到,劍氣沖霄而起."萬劍穿心!"

這招'萬劍穿心,是天劍的三大絕招之一,平時極少使用,但為了強挫岳陽的銳氣,天劍全力西施.

整個大地仿佛讓萬道劍氣割裂,空氣出現一道道幾近實質的劍氣,呼嘯地向岳陽的身體射去.其中,威力最大殺意最強的一劍.

就是那柄隱有萬劍之中的聖級古劍,它的劍尖仿如寒星,直指岳陽的心髒."太慢了!"岳陽沉喝起來.他的殘像讓萬劍穿心而過,真實的身體,卻出現在天劍的身後.

威力奇大劍氣密集的招數不等于有用,要想擊中適應過赤帝庋攻擊的岳陽,天劍還必須更快.帶著陽極力量和陰極力量,岳陽揮出的灰燼魔刃和上弦月仿佛極愎,左右畫著一個大圓,就像慢動作那般,斬向天劍.本來天劍覺得這種蝸牛度的攻擊,不可能擊中自己,可是當他舉劍,才現自己的動作在對方的氣息壓抑下變得更慢更加蝸牛……面對緩緩斬來的左右雙刃,天劍眼睜睜地看著,完全沒有任何辦法.完蛋了!天劍心中不由驚出一身冷汗!

直到雙刃斬近鼻尖,聖級古劍忽然閃現一陣瀹金色的光柱,自動護主地繞體而飛.當當兩聲,它擋下了主人完全沒有辦法防禦的灰燼魔刃和上弦

不過,像這種護主行為,即使是聖級古劍,也耗能極大,古劍上的光芒極瀹淡下去,就像一個強者筋疲力盡,無力再戰那般.岳陽大笑,模仿著赤帝的招式,一腳快度地踹在天劍的小腹,將天劍重重地踹飛出去.

雖然岳陽這一腳還遠遠及不上赤帝的度,但已經有一點那種意思了.

只要不斷改進和領悟,岳陽要想達到赤帝那樣的度,極有可能,甚至以他的天份還有可能越.在岳陽一邊戰斗一邊領悟的快感中,擂鼓巨漢天怒沖了上來,一拳勢如破竹地轟殺向岳陽.讓岳陽吃驚的是,這個蠻牛似的家伙那拳頭還真是猛!

不以任何物品和戰獸相輔,僅僅是以拳頭的力量,就可以打穿護罩,岳陽遇敵以來,還真是革一次看見.巨拳勢不可擋,轟在岳陽的胸口.那種力量,過十頭猛犸巨象的撞擊之力.僅以身體**的抗禦力,岳陽的生命就算再小強也扛不住.

只是,擁有玄妙三式的岳陽,就連赤帝想完全擊中也不容易,更何況是大笨牛似的天怒呢?岳陽的身體,在旋轉.

天怒重拳的轟擊讓岳陽肋骨一痛,就消失無形,同時,岳陽的反擊已經繞著巨拳進行."轟轟轟轟轟轟一一一一一一"

那是雨點般的反擊,當天怒轟出一拳,還來不及收回,岳陽已經回敬了三十六腿,全部命中天怒的胸腹,甚至在第三十六腳的追擊「岳陽還倒踢中天怒的下巴.換成別的生物,別說是人,即使葉空那只以防禦力著稱的大力士獨角仙恐怕也得翻轉了,然而讓岳陽第二次感到愕然的是,天怒踉踉蹌蹌地倒退幾步,捂著頭暈眩了兩秒,就渾身無事地恢複過來了.

岳陽元語,這貨真是人類嗎?

惡魔和巨龍看見了天怒這種變態的防禦力,恐怕也得叫他做大哥!

穿越男不知道,天怒是整今天魔殿**防禦力最騍悍的一個,天生強孌的體格和忍耐天賦兩者結合,可以說是整今天魔殿中最耐打最能扛的一個.

遇上這種人型坦克,岳陽要不用上涅盤之火和滅世之輪,僅用拳腳打擊,那是不可能打垮天怒-的.

"好小子,你成功地惹怒我了!"天怒外表憨厚,但心智並不笨,他知道自己跟岳陽拼拳腳,即是最傻的,絕對只有討打,不可能占得便宜.

他退後十米,抄起那個白金級的擂鼓,奮起巨力用拳頭狠狠一敲.

整個大地都搖撼了一下.

巨大的"咚"響,讓岳陽整個頭腦里一片的空白,震得思維近乎停頓,責點沒有暈厥倒地.岳陽沒想到,這個絡玫能出如此巨大的聲音.

他知道這個玫不簡單,也有心埋准備防禦,可是當那種摧枯拉朽的聲浪沖擊波一來,岳陽現自己完全失算.現在的他,就像醉漢一樣,暈頭轉向地搖晃著身體……退得遠遠的天災,正在偷笑.沒有退遠的天罪用手指塞著耳朵,但還是面容扭曲露出一副苦不堪

天怒的成名不是因為他耐打和力量驚人,也不是脾氣,而是這個名叫'憾天'的巨大擂鼓,出的聲音就像上天怒一樣可怕.岳陽可不知道這些,他吃虧了.

"讓你拽,我讓你小子牛通,你再牛逼我看看!"天怒心情大爽,憾天出的天怒震鳴,一旦成功擊中,那麼對方肯定會陷入暈眩,實力強的天譴也要暈眩十秒鍾,岳陽這小子估計也少不到哪里去!有十秒時間,天怒有信心可以打得岳陽落花流水……勢不可擋的重拳再來,呼嘯,強如流星撞擊!不過,從來沒有一個敵人能讓岳陽同學純吃虧而不受報複的.能占岳陽便宜的人,肯定還沒有生出來!

在重拳擊中岳陽身體的一刹那,天災的臉色一變,叫道:"天怒小心,哎你個笨牛……"

她眼睜睜地看著,天怒擊潰岳陽的殘像,而真正的岳陽已經自暈眩中脫出,出現在天怒的頭頂.如果僅是這樣,天怒頂多也只是挨揍一頓,皮粗肉厚的他不怕打.

如果岳陽出灰燼魔刃和上弦月攻擊,天災也可以救援.

可是,當岳陽拿出這一件寶物,不但天災,就連一直沒離開原地的天罪也扛著古樸的大箱子迅地逃跑.因為,岳陽拿出的是攝魂鍾!

這原是赤帝的寶物!

當初要不是岳陽擁有涅盤之火和先天真氣雙重護體,將攝魂鍾的邪能迅驅散,說不定赤帝已經反過來強殺了岳陽.這個攝魂鍾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岳陽一敲,當攝魂鍾響,別說罩在鍾下的天怒,就是他自己也頭暈!

恐怖的聲浪席卷各個斜馬谷,當初讓整個邪惡龍窟崩塌的罪魁禍,就是攝魂鍾的沖擊波.

今天在斜馬谷,雖然不至于讓斜馬谷崩塌,可是也在天災,天罪,天劍,天殺和一直不露面的天劫身上,產生極大的爆炸.那是沖擊波與他們護體氣勁的對撼,整個大地就像沙漠刮起龍卷風暴那樣,爆起漫天黃土,遮天蔽日,原來裂開的大地崩塌無數,地面的縫隙更大.

岳陽也受不了久久不散的震鳴,趕緊把握魂鍾收起來,此時「整個斜馬谷已經不成樣子.大地破碎,天烏地暗.黃沙,滿天.耳朵流血的天怒,就像傻子一樣,走路搖搖晃晃.歪歪斜斜地走了十幾步,轟地倒在地上,激起浮散的泥土一陣煙

"呼嚕嚕嚕,呼嚕嚕嚕嚕……"天怒倒在地上,出震天響的打.$I聲,岳陽暴汗,僅是這家伙的鼻鼾,就稱得上天怒這個稱號.雖然打.$\}不奇怪,尤其是男子,據說最大功率能達到g(】分貝以上的聲響,不亞于大街上的汽車出的吵鬧聲,但這天怒的鼾聲也太誇張了,簡直就是天雷,比起火車經過的汽笛聲還要大聲.

"幸虧你沒娶老蕃,否則非吵死不可."岳陽誇張地擦一下額頭上的大汗.

"……"更讓岳陽暴汗的是,天殺這個刺客,竟然可以趁著天怒的巨大打鼾聲潛伏過來,白金級的匕無聲無息地架上岳陽的脖子,直到岳陽的脖子劃出了一道小小的血口,他才意識到受襲.要說這種潛伏刺殺能力,岳陽還真得佩服天殺.岳陽絕對不是那麼好騙的,可是天殺成功地騙過了他強的感應!殘像第

三次消失,脖子見紅的岳陽,閃現十米之外.岳陽不容易被刺,輕易傳送逃離.天殺沒有轉身,他的手中,多了一件寶物,那是白金級的手弩,正向岳陽剛剛傳送出現的地方射擊,仿佛他早就知道岳陽會在那個地方出現似的.

這種判斷力,又讓岳陽一陣驚歎,天魔餿里,果然個個都是牛人,半點也輕視不得!嗖嗖嗖!手弩出三枝連株箭,瞬息,已經釘在岳陽的背心之中,遁甲雨因為,它們都是黃金級的'破魔箭'.

岳陽的以烈焰和寒冰雙重凝聚的冰火盾,全部洞穿,能阻先天五級全力一擊的它們,無法阻止箭矢的射擊."來而不往非禮也!"岳陽手一拂,三莆消失.黃金箭雖然可怕,但對岳陽來說,這只是送卓b送上門罷了.

在天殺暗中後悔把寶箭白送拎這位貪心無恥的岳家三少之時「岳阻同學反擊了,他手中的陽極能量形成一把紫焰火弓,寒冰和雷電「以及天界符文,緩緩地形成三支寒冰紫電箭.天殺一見,立-即遁逃.隱入地底.

可是怒嘯而至的三支寒冰紫電箭,立時將天殺剛剛潛入的地面射爆,恐怖的威力直接將白地底天殺震飛出來!

岳陽同學揮動黃金屠龍槍將天殺一槍掃飛,以長破短,如果用黃金屠龍匕,岳陽未必玩得天殺這個匕大宗師,但從來都是以強攻弱以自己之長破敵之短的岳家三少,又怎麼會墨守成規地跟天殺拼匕呢?連敗天劍,天殺,天怒,岳陽以為這仗打得差不多了.沒想到,天災,天罪和天劫又圍了上來……這下,徹底惹毛了穿越男.

他升上高空,凝聚起剛剛煉成的'天怒紅蓮"恐怖的威壓降臨,讓大地上的天災,天罪和天劫他們都產生一種'窒息,和'定身'的錯覺.天空中的岳陽,雙手凝出一朵朵紫金色的天怒紅蓮,當他達到極限,身體因為能量極限不泄不快之際,隨心而地向下一按……巨大的掌力,轟然而下,天災立逃,天劫也同樣隱蹤躲避,只有揮動烏金鎖鏈舉著大箱子硬扛的天罪選擇了硬拼.天罪痛苦地吼叫一聲,聲音仿佛自地獄中千萬贖罪的靈魂出悲鳴那般恐怖,身體周圍,幻化出地獄魔像,他舉著古樸的大箱子,硬生生地抗擊下岳陽的威壓之掌.天罪腳下的地面,卻'轟隆'一聲爆炸.以無罪為中心,十數米內,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掌印.掌印,清晰可見.與岳陽的手掌一般無異.

只是巨大,而且深陷五米之下,僅佘天罪腳下站著一點點小土柱還屹立在中央,但是,即使是天罪自己俯視腳下,也禁不住為岳陽這一掌的威力感到震驚……隔空數十米,一宇競有這樣的威壓之力.這個岳家三少,真是人類嗎?

"變態!"天災也嚇得花容失色,雖然她主要戰力在于戰獸擠助,沒有戰獸輔助,她武技僅能樣一半,可是岳陽又何嘗有召喚戰獸輔助呢?僅僅是對拼武技,看來天罰之前說得沒錯,若對拼武技,不可能有人能拼得過這個岳家三少,他不是個武技天才,而是個不能用天才形容的大變態!

"再來,你們一齊上吧,讓本少爺看看你們六大天魔到底有啥本事!"岳陽同學心中豪氣一上來,大言不慚要單挑對方六位天魔.

這個舉動,表面上看起來很狂妄.

但硬扛過一招的天罪知道,這小子,還真有這種實力.

當然,誰也沒想到,其實岳陽這個極自信的狂妄,還是一種偽裝,一種掩飾……真正的真相,是岳陽現在心神因為戰斗,漸漸融入了一個新的奇妙境界,極有希望突破.他必須借助外界的壓力,迫使自己提升.而六大天魔就是一種極大的壓力和動力,岳陽想借對方六人聯手的威力,將自己'推,進新境界里,就像跳水運動員踏上跳板一樣,同樣是借力,提升自己……一直以來,岳陽對戰過無數高手,收獲極大.

當時因為生命處于危險境界中,心境無法完全融入戰斗中,即使接近新境界,岳陽也不敢在戰斗中領悟提升.

現在,六大天魔既是最好的敵人,又不會真正殺死自己,這麼好的陪練,上哪找?岳陽毫無顧忌地融入新境界的領悟之中,身體完全交由潛意識指就像一個瘋子,呼嘯著.俯沖而下.他的雙眸深處隱隱閃著慧光,那,就是即使突破新境界的征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姐夫的憤怒!】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升級,兩個新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