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升級,兩個新技能】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升級,兩個新技能】

以來沒有六位天魔圍攻過一個人的先例,就連天誅,也沒有'享受'過這種絡遇.(.)激檉一小時後.

灰頭上臉的六位天魔,惱火無比地看著場中正沐浴在升級光柱中的岳陽.狠狠地打了一架後,這小子非但沒有慘敗倒地,反而借助大家之力,突破提升了,真是沒天理!岳陽與天劫,天罪,天災,天怒,天殺,天劍等六位天魔開戰,所有寶物都揮到的極限,除了五色神光和黑光這樣的秘密武器沒有用上之外,別的寶物都一一悉數登場,才勉勉強強打成了個平手.

六人合力,跟與一人戰斗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幸好岳陽早習慣了以一敵眾的打法,久經曆練,又正值突破時機,所以才不至于讓六大天魔打個滿地找牙.今天,召喚寶共也揮了極大的作用.

雖然岳陽沒有召喚戰獸,但召喚寶典光環式的生命守護戰獸'世界'這個特殊類戰獸對岳陽增輔奇大,它的技能'混沌初開,和'元素領域'對主人來說是強的增輔,對敵人卻是痛苦的削弱.要沒有它的存在,岳陽想打平六大天魔還真不容易.

當然岳陽並非刻意去利用世界,而是潛意識所為,召出寶典後,就一直沒有收回去.結果六大天魔越打越郁悶,越打越大叫變態.原因是他們現了一點,岳陽這小子的寶典可以跟隨主人,一直有效,別人的寶典要是召喚出來後,一旦離開護罩,寶典就不再提供任何庇護……岳陽的寶典讓他們感到很無語,這根本不像一本寶典,倒像一個有智慧的戰獸,太'聰明,了."我想,世間上再沒有人比這小子更變態了,任何東西生在這小子身上,都是異乎常人的!"天劫和天罪他們都已經沒力吐槽."算啦算啦,他要是正常人,就不叫岳家三少."天災覺得這樣挺好,有個奇怪的家伙總比千篇一律要好.

岳陽沒空理會這些羨慕加嫉妒的天魔,比起普通武者,這些家伙的天賦也是變態.只是,沒有那麼誇張罷了.

沐浴在突破提升的金色光柱中,感應著新境界帶來的美妙,久久,還不願意在那種新境界退出來.六大天魔拼命歎氣,說真的,他們還真的羨慕,達到他們這種境界,要想突破非常不容易,像岳陽這樣飛提升的進步,他們簡直讒出口水.天空中,因為打斗激起的泥沙緩緩下降,漸漸恢複原來的天空.亂七八糟的地面,卻不容易恢複.

也許斜馬谷的風沙,要用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抹去今天的戰斗痕跡.尤其是那一個個先天力量對憾後轟出來的巨坑,更有可能需要千年萬年,才能讓大地改變這種滿目瘡痍的景象.

提升到新境界,岳陽第一個感覺是自己更接近大自然了.

仿佛自己的心和天地融在一起,呼吸就是空氣,天空就是胸懷,大地就是身體,高山就是雙腿,而雙手更是和意念一起,伸向無窮的太空……與自然之心不同,自然之心是契合自然萬物,感應自然生靈,新境界要遠遠的出,在自然之心擴展,仿佛完全與天地一體,包容萬物在內,整今天地隨心而動,能量也由心而……岳陽以前突破境界時,覺得自己仿佛是一個巨人,舉手擎天,頓足可以撼地,現在不,現在的他,在再一次突破後,現自己不再是巨人,而是變成了天地o盡管身體還是自己的身體,但卻與天地相連.

岳陽想,也許蠻牛影子阿空吸收的'大地之心,跟這種境界有點相似,但她那個僅僅是溝通大地.

而自己的新境界,則是天空大地甚至其中萬物都一並溝通……突破新境界後,尤其是體內那個不受岳陽控制黑洞般的吞噬天賦,變得更加明顯和強大,它直接就在天地中吸收能量滋長,不需要岳陽挨揍後吸收能量.

當然,岳陽也弄不明白,這個'黑洞'似的存在,到底有什麼用.

難道它就是小乾坤袋?

又或者,劍靈禦姐生活的空間需要很多天地之間的純正能量,所以這個黑洞就不斷吸收能量供給所需?

這些岳陽都根本想不明白,那是岳陽不能控制的東東,就像岳陽睡著自動就會進入夢境世界跟大蘿莉交流對練似的,那種感覺相似……

"打了那麼久,終于升到白金寶典了!"岳陽在金冠刺花皇後褪變的那次,黃金寶典提升到中階,後來在獄皇神殿戰後,又好不容易地提升到高階,後來經曆了殺年虎,滅噩夢,戮妖瞳,斬天龍,戰絳櫻螭龍女和勇闖五行宮殿,甚至還強襲赤帝,血戰瞬天,黑王子和赤妃,因為召喚寶典所用極少,一直都沒有升級.今天,在以一單挑六大天魔,在借力一舉沖破新境界之際,終于,由高階黃金寶典,升到了初階的白金寶典.

可以說,如果中間不強襲赤帝,積累下奇多的戰斗經驗和戰斗感悟,岳陽的寶典恐怕還沒辦法升級.

他現在明白,為什麼召喚寶典初時好升,後期很強的牛人都拿著一本黃金寶典.原因,這種提升,根本不是戰斗積分為主要影響.

戰斗積分早就到達了,它也不一定升!

岳陽的召喚寶典升級之後,變得更加華麗閃耀,僅僅是輝光,就有數十種,不同地變幻,仿如彩虹微波,再加上世界的光環,讓岳陽整個都仿佛置身于彩虹池那般.華麗之內又不失古樸,在特別厚重的寶典上,比別人白金寶典更多十倍的天界符文圖陣和獨一無二的遠古符文,隱藏在華麗的閃炫內,當人們以為這本白金寶典是華麗不實的存在,那麼必然會讓這些符文狠狠地打臉.從來沒有一個人的召喚寶典,擁有岳陽的召喚寶典那麼多符文印記.仔細觀看,會現極細極細的紋路,都全由符文組成."……"岳陽記得自己的寶典在升級後,獲得了遠古法則的獎勵,心急地翻開一看,立即呆住了.用了很多的天目慧眼,出奇地沒有得到提升.

也許是需要更多更好的利用,岳陽暫時弄不明白其中原因,不過平時用得很少的偽裝天賦,反而提升了,甚至還獎勵了一個技能.

**:當此技主人微笑時,會觸**的特殊效果,讓對象受到魅惑的影響(僅對異性有效)o

獎勵的'**,技能可以與偽裝天賦兩者牢牢地結合起來,偽裝天賦越強,那麼它產生的威力越強.准確地來說,它就是一種特殊的偽裝不過產生的效果不再增強自身,而是迷惑某個異性的目標.岳陽同學看了,很困很暴汗.這,這不是強迫自己要竄審微笑嗎?

心情不好,估計這個技能就廢了,而且幸好獎勵給自己,如果獎給冰塊男雪貪狼,估計一輩子也用不上!

除了偽裝天賦升級,獎勵了一個'**&#第一今生命守護戰獸'幻脊,也升級了.

及時的升級,讓岳陽喜出望外.

阿蠻,現在最需要幻影升級的額外資助,原因是她原來就是幻影之一,比血腥女王得到更多幻影方面的輔助增益.現在,阿蠻正在融合大地之心,沖擊聖獸二星,這個升級簡直就是及時雨.

幻影這今生命守護戰獸,在繼'巨人影子,,'奪舍,,'重塑,和'影遁&#第五個技能,那就是'不離不棄,!

不離不棄:所有幻影都依付主人的意志存在,只要主人不死,幻影永遠不會離開主人,任何特殊能力都無法驅逐幻影對主人的追隨.

"中大獎了……"岳陽同學經過五行宮餿後,知道戰獸不是萬能的.在五行宮殿里,那怕戰獸出神入化,都無法召喚出來,除非符合某種規定的法則,否則戰獸再強也只能杯具.現在,幻影擁有這一種能力,直讓岳陽波動得不行,別的不說,最少幻影不受限制.嗯一想永不疲倦的阿蠻,甚至血腥女王都有可能出戰,還有巨人影子的加持,再闖一逐五行宮殿,簡直可以一路虐殺出來!通天塔六層就有這樣的法則限制,難保七層,八層,九層和十層沒有.

再說,天界也許有某些牛人,比如三大巨頭的明月光,虛空和九宵,也許他們有人可以整出一片領域禁止別人召喚戰獸,如果自己的幻影不受限制,那麼是最好不過的喜事了!"看你笑得烤熟狗頭似的,有什麼好事,我看看!"天災饒有興趣地湊上來,想看岳陽的召喚寶典."小盆友,叫聲姐夫,姐夫給你糖吃."岳陽同學趕緊合上寶典,轉向去調戲天災.

"你小心我向天罰姐姐告狀,讓她罰你跪床腳!"天災躲過岳陽怪黍蜀的壞手,揚起拳頭想揍他,剛才這個表面滿面笑容的天災,在岳陽身上最少打了一百拳,拳力甚至不比天怒差很多,讓岳陽恨得牙癢癢的,有機會,一定要把這小妞剝光,在她身上'拿回,一百遍的補償.

"告我調戲小姨子嗎?其實我只是從犯,屬于精神不夠堅定的類型,我一定如實告訴她,我是受某個小妞的勾引才忍不住出軌的……"岳陽想想剛才自己摸在天災小屁股上的手感,真是太爽了,當然這個不能讓鳳仙美人知道,否則非喝一大碗醋不可,相信這個吃了暗虧的天災妞也不敢亂說,畢竟她還是要臉的,跟岳陽不同.

"不對,你的笑容有問題."天災看了看岳陽的臉,微微一Is,怔了下,又仔細打量,忽然驚叫起來:"跟天罰姐姐的魅惑天賦很相似,但威力要弱些,你偷學了她的技能?不對,她那是天賦,你這個是怎麼回事?""你說啥?"岳陽同學最擅長裝糊塗,其實板起臉不笑,**技能就不生效了.天災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有點錯愕.

一下子,皺起了好看的√卜眉頭,她絕對是懷疑岳陽的,只是沒想到還有這種暈死的技艙.更何況天罪他們都沒有感覺,天災更懷疑自己是感應錯誤.

她哼哼兩聲,擺脫岳陽的騷擾後,一溜煙地飛遠:"等打完黑獄王,我們再來,讓你明白什麼才是六大天魔的真正實力!我的戰獸沒出,下次就讓你見識下,什麼才叫天災!"

岳陽一聽生氣了,大怒:"我會怕你個小娘們?"天罪咳嗽一下,走過來問:"岳家三少,歡迎加入天魔殿,要共享情報嗎?"

岳陽有興趣地點頭:"先把你的箱子揭開,讓我看看,共享情報好說,你想知道我什麼秘密?用你那個大箱子的秘密來換吧!"天罪一聽,立即轉身就是!岳陽給這個家伙凸個中指,嘴巴說得好聽,最秘密的還不是自己心里揣著?

當然,天罪不換是正確的,因為他就算把古樸的大箱子打開「岳陽也不可能用真正的秘密來交換!說到無恥,誰能及穿越男呢?

"遲些再打一場."天劫走動手最少,但幾乎是受傷最重的,他沒露面就讓岳陽打傷了,原因他剛才中了岳陽誘敵之計,在天目慧眼下,高運動的身法沒有任何意義,白挨了一道先天破體無形劍氣,讓這個天劫一下牢牢記在心中,誓要打回岳陽.

"天劫同學,我說你今年多大了?都幾百歲的人,還是個先天強者,怎麼跟小孩子似的?做人有點風度,再說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你硬撞上我的劍氣,你說我冤不冤?"岳陽得了便宜還賣乖,氣得天劫差點沒有翻臉.天怒趕緊扛著擂鼓走人,剛才岳陽差點搶了他的擂鼓,幸好死命地奪了回來.至于擁有聖級古劍的天劍,更是腳底抹泊.他現岳陽一看自己背後的古劍,兩只眼睛就放光,不怕才怪!

刺客出身的天殺,倒是對岳陽挺欣賞的,也許他是唯一對岳陽有少許好感的天魔,岳陽對戰中偷學表現得很無恥,天殺並不在乎,他看見的,只是一個單挑六位天魔的強者."打架是好事,其實我們都挺無聊的."天殺拋下一句,徹底隱形消失了.

"……"岳陽正准備返回岳家城堡,心念一動,敵人也許隨時都會出動,雪無瑕和落花城主,茜茜公主她們都不怕,妹妹岳冰也在非常安全的海市蜃樓陪著媽媽,還有鳥藤婆婆的保護,問題不大,唯一讓人提心的,就是岳雨這個二姐.

她的導師和她都不擅長戰斗,萬一讓敵人現她們在上京學院里,那就麻煩了.岳陽趕緊改變主意,前往上京學院,准備接回岳雨.

剛剛走進上京學院的大門,忽然背後有人喚一句:"這位同學,你知道幽靜小築怎麼走嗎?"一句話,讓岳陽心跳幾乎停滯,然而,當他轉過臉,立即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當然,整個上京學院我都知道,你可以叫我'萬事通,!"

幽靜小築,就是岳雨她導師居住的地方,平時人跡罕至,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問路.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借力,突破新境界】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故友尋訪?演技大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