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真相,不止一個的真相】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真相,不止一個的真相】

4走出院子,高瘦的溫風城主腳步不停.(.)一直走到幽靜小築的入路口,才收住了腳步.

柳葉同學心想,這也太誇張了吧,在這個距離,別說討論會吵醒鏡湖賢者,就是一群老虎打架,恐怕鏡湖導師也聽不到.當然,他也許是因為想保持這一份神秘感,所以溫風城主才如此隆重其事,柳葉同學沒有多想.甯海大師則一路詢問岳雨,關于鏡湖導師的種種,表情時而高興,而是瀹然,變幻不定,讓岳陽看得暗中大叫精彩!

至于那個冷若冰霜的彩衣小姐,則一直默默地跟在後面,隱隱還有一種押送的味道.溫風城主現周圍幽靜無人,暗歎真是天助我也.他拍拍手掌,得意地露出一種詭異的笑容:"好了,我們到

柳葉同學表現得很高興,先言:"我覺得,我們先准備好禮物,岳雨同學靜悄悄地把甯海大師領進去,就坐在鏡湖賢者的床前,這樣一未,鏡湖賢者一睜開眼睛,就可以第一時間看見甯海大師了.可以想像,她會如何的激動,而我們,則會在合適的時間沖進去,用准備好的禮物慶祝兩人的重逢……"岳陽也大拍手掌:"好主意,好主意!"岳雨點頭,表示此法可行.

誰不知,高瘦的溫風我主變臉般換了個臉色,冷笑一聲:"什麼禮物都不用准備,只要你們乖乖上路就行,彩衣,殺掉這兩個死到-臨頭仍然漠然不知的傻瓜,甯海,你抓住岳雨,我們立即離開這里."他一邊說,一邊掏出個金色r卷軸.

打開,金光亮起,形成個巨大的光罩,長寬高都達十數米之巨,將所有人罩入其中,與外界隔絕.

"這是'隔離光罩&#第十九代國君遇襲時,刺客曾經使用過的隔離光罩!"柳葉同學嚇了一跳,她萬萬想不到事實會立即轉變成這個樣子,溫風城主的話,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壞人!"岳陽跳出來,指著高瘦的溫風城主大叫:"我知道了,這個菜鳥流的演技,讓岳雨賞了他一個白眼.到了這時候還玩?真拿這小子沒辦法!柳葉同學聽了岳陽一嚷嚷後,渾身大震.

立即反應過來,她掃看溫風城主,甯海大師的表情,現他們都盯著岳雨,立時明白,原來他們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鏡湖賢者,而鏡潮賢者的徒弟岳雨.瞬間,她又記起岳雨的身份,岳雨是岳家的二小姐,而岳家是整個大夏國最得力的左臂右膀,擒下岳家二小姐,無疑是最好的人質.尤其是現在黑獄王向大複國宣戰,而紫金國與黑獄王的關系密切.原來是這樣!

等柳葉同學反應過來,她現自己做了一件級愚蠢的事.

敵人,利用自己善良的同情心,狡猾地詮了一個局,卑鄙地欺騙了舍己,無恥地利用了自己!"真是無藥可救的白癡……"高瘦的溫風城主一揚手,那個冷若冰靄的彩衣小姐立即大步向岳陽迫上來,看樣子是想送岳陽歸西.

"你根本就不是溫風城主,六級的宗主,沒有你這樣的實力!"柳葉還現甯海大師已經沒有剛才那種大師的模樣,現在一下子,甯海好像變成了溫風城主的奴才,心中更是大驚.實力達到八級帝皇的甯海大師,在這個溫風城主面前僅僅是個奴才,那這家伙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實力?

"溫風,只是我變幻的一個替身罷了,愚蠢的人類,眼睛會欺騙你們的,永遠不要太相信你們眼睛看見的東西!"那個高瘦的'溫風城主'漸漸變形,幾秒內,變成一個頭生犄角面目丑陋六條手臂的怪物.

讓人惡心的是,這怪物的臉上,除了生有數個大小不一的眼珠子,還長有幾張嘴巴.幾張嘴巴不斷的開合,讓人看了大倒胃口.岳雨皺起了眉頭.

她本能地站在岳陽的身後,本來,這個舉動會引起敵人的注意,但對方正值得意,而且甯海大師覺得女人遇到危險時,躲到男子身後是一種本能.

他沒有想到,岳雨躲到岳陽的身後,那是因為岳陽是她最信賴的弟弟,讓她下意識就會這樣做.按照實力來說,假冒溫風城主身份的怪物,的確比甯海大師強多因為他是先天一級的異族強者.

自他胸口的徽章可以看得出,這是黑獄軍團的一員,而且走出身異大陸的怪物先天,就是不知道他是紫金國武者帶到龍騰大陸,還是自遠古通道獻祭之門過來的.至于甯海大師,雖然他同是人類,但岳陽肯定他不是龍騰大陸的武者.

因為,一個連岳陽也不認識的八級帝皇,龍騰大陸會有這樣的隱世武者嗎?

不認識岳陽也罷了,岳陽剛才一路吹噓上京學院的曆史,錯漏百出,作為一個大師級的強者,怎麼可能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特別與鏡湖賢者有關的傳聞,這個甯海大師更是表現茫然,在岳陽沒有指名的情況下,完全不知道岳陽說的就是鏡湖.岳陽一路試探,現甯海大師根本龍騰大陸的武者,而是外族之人,他心中完全放松,因為敵人對己方的了解並不多,僅僅是表面的皮毛.如果他們想用這些皮毛的了解來打入大夏國內部,看來很難.

其實自他們找柳葉這一個女孩子就知道,除了這樣熱心親切又在社會經曆奇少的女學生,他們還能騙誰?"……"岳雨在岳陽的背後,悄悄地劃了一個暗號.岳陽點點頭,准備出手.

就在岳陽和岳雨准備出手之際,那個柳葉同學,忽然急急地搶出來

攔在那一個彩衣小姐的面前:"利用我就不說了,你們想抓走岳雨同學,除非在我的尸體上跨過去!"岳陽一聽,忍不住拍拍她的香扇:"喂喂,你真的能行嗎?""不行也要行,你們趕緊走,用傳送卷軸!"柳葉表情異常堅定,召喚出高階白銀級召喚寶典,升起護罩."自取其辱!"那個假冒溫風城主的怪物雖然對于柳葉同學擁有寶典有點驚訝,但表情還是不屑一切.對于一個先天來說,就算有寶典的護罩,又能撐得住多少秒?

更別說,還有一個實力同樣強大的彩衣小姐.

至于甯海,他根本就不是主要戰力!

岳陽掏出金幣,哭喪著臉:"我是打醬油路過的,現在把金幣還給你們行不行,我可以當什麼事都沒有生過."

甯海大師露出了特別'慈祥'的笑臉,陰鷙光芒在深眸中一閃而過,殺機半露,笑里藏刀地說:"太遲了,雖然你和柳葉都是不錯的年輕人,我也很喜歡你們.但是,知道我們秘密的人,都要永遠保守秘密.你們也知道,除了死人,沒人能永遠保守秘密的,立即自殺,相信我,這是你們一生中最好的選擇,要不然,你們一定會後悔沒有立即自殺的,落在我們的手中,保證你們生不如死!兩位小同學,下輩子,你們不要再像現在這樣傻天真了,告訴你們一個真理吧,世間上,並非每個人都是可信的!"柳葉聽了,緊咬玉唇.殷紅的鮮血,在咬破的唇間,汩汩而出.

她痛心地握緊自己的拳頭,心中對于自己的錯誤極度自責,偏偏現在的局勢,又無法讓她繼續沉浸于痛苦的內疚中.現在需要的是戰斗!倔強的柳葉,決定用盡自己最後的力量,挽回自己做出的錯誤!

"那怕死,我也會保護你們.請原諒,我錯信了敵人……"柳葉向岳雨很真誠地道歉,西岳雨擺擺手表示沒什麼,倒是岳陽同學哼地一聲,似乎不肯原諒她.柳葉的神色一瀹,但她緊咬牙關,召喚出一只銀色小鹿,壓低聲音,以接近傳音的方式,秘密沖著岳雨道:"你快騎上我的銀鹿,它能帶你離開這里!""我呢?"岳陽耳尖,也聽見-7o"你和我都留下,阻擊敵人."柳葉肯定無比地替岳陽下了這個"憑什麼,我才不要留下送死,你再召喚一個銀鹿,讓我也騎上逃跑吧,我很害怕啊!"岳陽同學裝出一副怕死的模樣."抱歉,我只有一只銀鹿."柳葉輕輕地拍下岳陽的肩膀,柔聲安慰:"學弟,要勇敢點,你可是個男子漢!""男子漢就要白白送死嗎……"岳陽蹲到角落畫圖圉去了.他這個舉動,讓柳葉同學更是內疚.她想勸他,偏偏不知如何開口.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本來這個萬事通小學弟過得挺好的,如果不是自己喚他一句,就不會葬送他的生命.早知這樣,自己肯定不會向他問路的……只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柳葉輕拭一下眼角的淚珠,輕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我會死在你的前面,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

"不要做夢了,無論你們用什麼辦法,都是不可能逃離這里的!"甯海大師一舉手,無數的荊棘,在地面上瘋長出來,帶刺的荊棘似有生命般舞動.天空中,即使是飛行的蝴蝶,也立即被捕捉下來.要想逃出這一片荊棘陷阱,沒有先天之力椽本不可能做到!

甯海甚至覺得上面派三個人來捕捉岳雨真是太誇張了,以對方的實力,僅自己一個人,就已經足夠!

"附近已經徹底搜查過,沒有任何人出現,一切安全,動手吧!剛才一邊說話,一邊悄然放飛數只毒蟲的怪物,等毒蟲飛回來身體之後,實力達到先天級別的怪物最終確認這里很安全.鏡湖賢者沒有覺察危險,周圍也沒有任何學生出現,正是捉人的最佳時機."吼!"那個彩衣小姐,隨著假冒溫風城主那個怪物的手勢「毫無舉拳,暴風雨般向柳葉的護罩動攻擊.護罩將她的拳勁完全震開.可是她似乎毫無痛感,依然猛攻不息.反震的力量,將她的雙手震爆,皮肉鮮血激濺.

雙手皮開肉綻甚至露出了骨頭的她,仍然揮拳不息,度不減反升,力量也一拳比一拳增強."哇哇!"柳葉嚇了一跳,這種瘋狂打法,她一輩子都沒有見過.別說女人,就是男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不是攻擊,這根本就是自殘!

隨著拳轟的力量和度加劇,護罩的光芒迅瀹淡下去,相信不用多久,就會攻破.

現在,這個彩衣小姐的雙拳已經皮肉全無,清晰地露出一雙結構精密的機械手臂.柳葉和岳雨驚呼起來,因為她們直到現在才意識到,這個瘋子一般的彩衣,原來只是一個女性外表的機偶,而不是真正的人類.岳陽同學撇撇嘴.就算不用天目慧眼,僅是**技能失效,岳陽就知道這個彩衣不是

除了天賦有點古怪的柳葉,岳陽不覺得世間還有第二個女人能完全免疫自己的**技能,那可是就連天災也頗受影響的技能!再說了,柳葉也不是彩衣那樣的免疫,她只是影響程度很低,剛才她還因為岳陽的微笑而表揚過一句,證明她其實是受影響的,只是威力不強.

岳陽之所以一直與對方拼演技,一是想了解敵人;二是想弄清楚這個彩衣的制造原理.也許,這個彩衣人偶的制造對自己完全岳工第三個願望-有所擘助.

"完了……"柳葉在光罩消失的刹那,遲地把岳雨推到銀鹿的背上,口中同時尖叫一聲,撲倒岳陽,奮不顧身地擋著他:"對不起,是我害了你,下輩子,我一定還回給你!"在最後關頭,她仍然想彌補自己的錯誤.雖然,她也知道,這種彌補和保護都是徒勞的.

光罩消失,銀鹿流星般射出,在無數荊棘陷阱之中,它順利地沖出去,就連隔離光罩也無法阻住它的腳步.

可是岳雨卻不在它的背上,她還留在柳葉的身邊,機械人偶彩衣的金屬拳頭,毫無理性地轟殺向她,柳葉有所感應地回頭,剛好看見逕一幕,禁不住悲呼起來:"啊不!"她沒有意識到,原來壓在自己身下的小學弟已經消失了.

5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故友尋訪?演技大比拼!】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將計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