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勇闖,深入魔窟】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勇闖,深入魔窟】

冰天雪地.(.)

狂風挾著陣陣碎雪,席卷過地面,刮起一陣陣浪形白霜,天地間,連綿不斷地響著讓人心顥的嘶吼.

這是紫金國最邊緣的風根山脈,風根的意思,就是指整個龍騰大陸的寒風都在這里出,雖然有點誇張,但這里整年冰雪不敵狂風不斷是事實.風根山脈,是龍騰大陸五大死地之一,跟鬼見愁和絕望深淵一樣是人跡罕至的禁地,因為地勢偏遠又嚴寒無比,除非那種自虐式修練的苦行武者,否則沒有人會到這里地方來.風根山脈與號積炎沙溢齊名,一冷一熱,都是很少人踏足的極地.誰也想不到,黑獄王與紫金國密謀合作的一個基地,就設在這今生命禁區里.

僅是看見這個基地的入口,岳陽就有種感覺,紫金國與黑獄王合作已久,這種巨大的基地,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起來的.

有黑獄王,萬妖門,獅子塔和青峰山支持,又與魔測糾纏不清,難怪紫金國膽敢雄吞整個龍騰大陸.現在,岳陽有點明白了.

之前的瞬天,黑王子他們支持紫金國,攻擊岳家,只是一個小小的試探.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突然出現,搗亂了局勢,恐怕現在的龍騰大陸,早已經戰火四起了.

黑獄王自封印一出來,恐怕就有心想要繼承獄皇的遺產,也想探索廢墟神殿,奈何他實力沒複原,人類又有一個強大的至尊,天魔殿也意向不明,讓這位黑獄王無法得逞.所以,他暗中與紫金國合作,早在許久之前,就開始以秘法'量產,低階先天……

如果不是黑獄王的秘法不夠給力,量產先天的成功牟極微,只有百分之一,恐怕整個龍騰大陸早就先天多得人滿為患了.量產先天?岳陽一想到這點,就暗中好笑.

如果先天也可以量產,那麼大家還修練什麼?都抱著級先天的大腿,讓他們幫忙用秘術提計算了!

這一種偽先天,就連寶典都沒有,甚至還比不上紫微大帝瞬天手下的北斗七子,人家好歹還是准先天拔上去的,還有本寶典在手.偽先天,在真先天面前,根本就是渣!當然,對于普通武看來說,這種偽先天還是可姊鈞.

畢竟偽先天是六級宗主以上的武者強行拉上去的,還有一些根底,倒不是任何普通人都可以成功."冷!"岳雨趴在岳陽的背上,盡量岳陽給她圍了一件大皮衣「可是依然禁不住嚴寒,她緊緊地摟住岳陽,香軀抖個不停."……"柳葉緊咬牙關,不說話.

她怕自己一說話,牙關就會打戰個不停.其實她和岳雨還算舒服的,因為岳陽不時給她們輸點陽極能量來暖暖身體,要不然,就憑她們的體質,僅穿這麼點衣服,自上京傳送到這,不立即凍出毛病才怪.甯海這個投降派表現得很老實.他即使看見基地入口的守衛,也乖得跟孫子似的.

因為他知道,只要岳家三少想動手斬殺自己,除非黑獄王親自護著自己,否則都一定沒命,他看見岳陽把動手把苗須開膛破肚,把變成怪物後體內積聚的能量結晶取出來又隨手縫上慢慢研究的手段,就決定永遠不與這位微笑惡魔為敵.魔淵的魔王跟這位岳家三少一比,簡直就是大善人!

甯海以為自己殺過很多人,算是個大凶人,最少也算個惡人,澈想到,在這岳家三少面前連個屁也不算.

"苗須大人,甯海大人,你們回來了?這兩位……咦,彩衣小姐怎麼沒有回?這位是岳二小姐,另外這位是誰?"基地守衛的小隊長迎了上來,他沒能認出唇上沾了八字胡的岳陽不是苗須,因為苗須會變形,身份百變,辨認主要依靠'黑獄徽章,.這個小隊長顯然是紫金國的武者,他認識岳雨這個人質,卻不認得讓岳陽捆成棕子一般的柳葉同學.

"彩衣小子已經自爆,岳二小姐的導師鏡湖賢者非常強大,我們惡戰一場,總算完成了任務.這位,是岳二小姐的女同學,適逢其中,我們順手捉了回來."甯海遞上徽章驗證身份,隨口解釋一句."像這樣的小角色,隨手殺了就是."小隊長覺得有點節外生枝了."你……"柳葉同學要不是捆著,又讓岳陽挾在肋間,都要飛起一腳,把這家伙踹飛到九霄云外.

"苗須先生覺得這妞還是處,抓回來玩玩,等他玩夠了,說不定還會賞給你們打鑒下時間."甯海故意壓低聲音,跟小隊長說了一句."好啊,苗須大人吃肉,我們兄弟撿點湯喝,哈哈哈哈哈!"小隊長屁顛屁顛地向岳陽道謝."咕!"岳陽出鼻音,裝齒-一副我是高手的模樣,大咧咧地進去.他不敢說話,生怕對方認出來.

這個舉動,卻讓人錯覺是擺架子,而且急急進內看起來極像急色,迫不及待就要給女俘虜開苞.幾個守衛都淫笑起來,最後還是小隊長細心,追上來,恭敬地鞠躬道:"大人,這個處盡管玩爽了,但那個岳二小姐,大人最好先不要動,因為戰虎大人臨走前特意吩咐,讓小人轉告您,這個岳二小姐是關鍵,臨時不動."

趴在岳陽背後裝暈的岳雨聽了,全身微震,她又羞又怒,真想把這個家伙揍成豬頭,可是現在在弟弟計策之中,只得強忍羞意,繼續裝暈.

岳陽先以手輕拍岳雨秀背,示意她不要慌亂,一切在自己掌控之下表面上當然是佯裝不悅,舉步向前.

甯海轉臉,微笑地安慰恐惶的小隊長:"苗須先生肯定是知道的,何須你轉告,沒事,岳二小姐這個人質一定會順利送到戰虎大人手中的."走下彎彎曲曲的通道,前面迎面是無數的石階和分岔道.

幸好有甯海這個投降派帶路,否則要摸進來也找得夠嗆的,甯海在前帶路,暫時向休息區,等待基地中心的人員派出精銳甲士,押走岳雨時,岳陽才能殺進平時不輕易開啟秘密基地.硬闖不是不行,只是所有的秘密,都會讓里面的人員破壞掉,岳陽很想了解下,那里面還貯藏有什麼樣的秘密.像彩衣這樣的人形戰偶,還有多少?這是岳陽最想知道的.

甯海帶岳陽來到苗須的房間,用黑獄徽章開門,一堆開,有股血腥味撲鼻而來.

岳陽,岳雨和柳葉進去一看後,驚訝地現這里真是一個血腥暴力的淫窩,不僅是人類女子,包括各個種族的雌性,甚至某些雌性動物,都被苗須奸殺在這里,到底都是肢解的尸體,死不瞑目的人頭,深得到處都是.難怪小隊長斗膽勸告假冒苗須的岳陽不要動岳雨,因為他早知道,一旦動了,恐怕岳二小姐這個重要人質性命不保.

岳雨和柳葉原來還覺得岳陽泡制苗須的手法有些殘忍,現在才覺得

那太便宜那個垃圾了.

尤其剛才心中錯怪岳陽的柳葉,更是滿懷歉意,很想向岳陽道歉.

她覺得殺死苗須,對他來說真是太便宜了.

這種垃圾,應該一刀一刀地割肉!

別說她們這些善良女子,就連殺人不眨眼的甯海,也暗驚地吞了一口唾沫,他耳聞過苗須變成怪物後,心性大變,人前彬彬有禮,背後嗜血如狂,奸殺女人無數,這些都是知道的.

但甯海萬萬沒有想到,苗須變成怪物後,竟然奸殺了這麼多人,不,還有許多雌性的動物.瘋了!苗須絕對是瘋了!

甯海活生生地打了一個寒戰,幸好自己沒有參加秘術提升,否則就算成功提升到先天,也會變成苗須這樣的瘋子……甯海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向岳陽彙報道:"我估計,精銳甲士會在五分鍾內到達,因為他們不會讓苗須傷害岳二小姐,他們會用最快的度趕來.如果我們要接收苗抵的東西,必須要快!"

岳陽一揮手:"回你的房間去收拾,這里有我就行,五分鍾後過來!"甯海帶點猶豫不決,最後還是快快出門去了.這時候,他心中有兩個選擇.

一是立即用傳送卷軸離開這里,永遠不要再來龍騰大陸,永遠不要再見岳家三少.

一是繼續聽話地按照岳家三少的命令行事,等他毀了整個基地,最後兌現諾言,釋放自己回去.前者,容易成功.

只是一捏碎傳送石,就能逃回到遠古通道里,岳家三少就算過來,也不一定能夠找到自己;缺點是永遠也不在讓岳家三少知道自己躲在哪,否則死定.後者危險,岳家三少會不會兌現諾言,那還不好說,最重要的是基地被毀,自己就算逃離,萬一讓黑獄王知道,也是死路一條.

甯海心事重重地返回房間,猶豫了過三分鍾寸伺.

傳送石掏出來,又放回懷里,再掏出來,再放回懷里,如此動作做了多繭芑刀

最後,他還是決定乖乖聽話等岳家三少兌現諾言……因為,他老是感覺自己用傳送石逃跑的舉動不安全,再說了,自己臨陣逃脫,讓黑獄王知道,哪也是死路一條,畢竟岳家三少是自己帶進基地的.黑獄王比岳家三少更清楚自己躲在哪,所以這一仗,必須祈求岳家三少贏,他要是輸了,自己的老命堪憂!五分鍾後,甯海敲響了房門.岳陽親自開門,一笑,似是無意地說:"我就知道你不會用傳送石逃跑一一一一一一"

一句話,讓甯海覺得頭皮麻,敢情自乇心里想什麼,對方全知道,最恐怖的是,這還是個試探.

難怪備家三少拿了自己懷里的回程傳送卷軸,把傳送石留下,原來這就是他留的暗手,如果剛才自己試圖逃跑,恐怕已經步上苗須的後塵了o巴!甯海如此一想,嚇得差點沒有尿褲子!又過了一分鍾吝,五個全身披著金甲僅留少許面孔在外的精銳甲士前來提人.他們說得客氣,但手持基地負責人戰虎的令牌.

岳陽表面雖然不情願,但最後在演技高明的甯海'勸說,下「同意親自背負岳雨前去向戰虎討取獎賞.五位精銳甲士手持圖紙,對比過岳雨的臉,確認真是岳二小姐後,答應了岳陽的要求.至于柳葉,岳陽同學裝出准備隨手一刀殺了她的樣子.

而她立即苦苦哀求,表示願意全心全意地伺候岳陽,只要不死,做什麼都好說.

甯海要不知道這是岳陽事後的安排,還真會相信聲淚俱下的她是乎真心的,女人都是天生的演戲大師,甯海暗歎,自己幾十年的演技踉對方一比,感覺差遠了,心里滿不是滋味的.當然他也明白,如果女人不會騙人,那就不叫女人,那叫白癡!

"留你在這里那可不行,你跑了怎麼辦?不行,老子得牽著你走!"岳陽解開了柳哞氰'腿的捆綁,但上半身和雙手仍然沒有解開.五位精銳甲士對此有點異議,親自帶著岳二小姐就罷了,還要多帶一個女人?不過這個女人五花大綁著,實力也弱,最後還是算了.

畢竟苗須這個瘋狂奸殺女人的瘋子名號,他們還是知道的,事實上,由秘術弄成的先天,不僅是苗須-,沒一個是正常的.前幾天,一個剛剛成功的家伙莫明其妙地喜歡上了啃食尸體,那才叫惡心呢!五位精銳甲士分兩個在前,三個在後,半引路半押送,領著岳陽一行人前進.

對他們來說,只要岳二小姐能送到戰虎大人的手里,那別的根本無所謂.

甯海對于岳陽堅持帶上柳葉這個舉動感到困惑,但他絕對不敢有一絲疑問,而且他也相信,如果這個柳葉沒用,岳家三少是絕對不會帶上她的.柳葉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還要深入魔窟,岳陽沒有解釋.

不過,自看過柳葉的天賦和生命守護戰獸後,岳陽就知道自己不僅對付黑獄王,就是以後探索廢墟神殿,也非常需要柳葉那種獨一無二的天賦……在柳葉召喚出寶典後,岳陽才明白她為什麼比天災還強,能夠接近無視自己的微笑,因為柳葉根本不知道她的天賦有多麼優秀.

甚至世人都可能以為,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天賦,根本沒有對這個柳葉產生足夠的重視.岳雨能猜到一點,自己家的小三,可能想利用人家柳葉做苦工.完全出于維護弟弟的心理,她沒有跟柳葉說.

而且,弟弟這也是為了打敗黑獄王,為了拯救世界……她把這個上升到拯救世界的級別後,終于覺得自己弟弟利用別人,有一點'名正言順'了.

好吧,弟弟是個大壞蛋,不過這個心里知道就行,萬萬不能說出去!

裝睡的岳雨,偷偷睜開眼睛,看一下讓岳陽用繩索牽著的柳葉,心中頗是同情.

尤其是那種特殊勒胸的捆人法,真不知弟弟在哪里學到的,真走過份,岳雨暗掐了岳陽一把,等岳陽徽愕時立即裝睡,她心里得意地笑,就算你再壞再拽,還不是我的小三,自己這個二姐要收拾你「還不是信手拈來的事?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將計就計】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再見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