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信念】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信念】

"雨兒,是你?天殺的封金,你竟敢抓我的女兒!"岳山一看岳雨,先是驚呆,隨即像火山般爆出,整個人瘋狂獅子般撲向封先生,意圖擊殺對方,然而鎖鏈的長度,限制了他的行動.那怕岳山已經狂得欲特人而噬,封先生仍然視若不見,靜靜地站著,冷觀岳山徒勞的掙紮.岳山最大限度地伸出手,想扼殺封先生.

可是,震得啦啦響的鎖鏈,卻讓他在距離對方一厘米之外的距離停了下來,再也無法寸進.掙紮再三,徒勞無功.岳山仰天悲憤欲絕地嚎吼起來:"啊…………

他就像受傷的野獸,看見仇敵即將撕食自己的幼獸而無力阻止,岳山那種悲鳴真是天地動容,聞者心酸.柳葉也忍不住痛哭起來,摟住哭得幾近暈厥的岳雨.封先生仍然漠然無視一切,他的心腸根本就是鐵打的.

對于這個冷血劊子手,岳山痛苦地回撞牆壁,用雙拳狠命地痛擊自己的身體,又用頭猛撼結晶休牆壁後的巨大鐵環,那個巨大鐵環立即染上斑斑血跡.好久,岳山才在痛苦中冷靜下來,頭一回,向封先生低頭,聲音仿佛一下子老邁了十年,充滿了苦澀和悲涼:"封金,你羸了,你贏了……放了我的女兒,我願意做實驗,願意把身體交給你,不管你要讓我干什麼,我都會照做,只要你放過我的女兒!"

封先生哈哈大笑:"啊哈哈哈,我說了什麼?岳山,我說我會贏的,我說過你會屈服的,我說對了嗎?號稱最硬骨頭的岳家男兒,也會有屈服的一天,哈哈哈哈,這世間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立即放了我的女兒,否則我就一頭撞死在這,你想得到秘密,永遠也不可能得到!"岳山惡狠狠地撲上來.

可惜,鎖鏈無情地拉扯著格的身體.

即使岳山掙到極限,他博指尖,距離封先生仍然有一厘米.

這一厘米,就是不可企及的天塹……封先生看著岳山恨不得生吞活剝自己的目光,得意地狂笑起來.

他欠欠肩膀:"岳山,我覺得你的態度不對.聰明的岳家長子,換成你是我,你會怎麼做呢?屈辱敵人,我猜你一定會用盡辦法用屈辱你的敵人!我為什麼不用你的辦法試試呢?來吧,驕傲的岳家長子,彎曲你的膝蓋,向我下跪吧!岳家的男兒不是從來都不向敵人下跪嗎?來吧,任何事都總有第一回的,下跪,立即下跪,否則我令人在你的面前**你的女兒……多好的女兒,如花似玉的容貌,青春煥的年華,正值燦爛生命萌芽的開始,如果就這樣毀去,那該是多麼的悲慘!岳山,我唯一無法折服的對手,來吧,向我下跪吧!"

"不,父親,岳家子孫站著死,也不跪著生,絕對不要向敵人下跪!"岳雨尖叫起來:"任何人也無法用我來羞辱您,父親,女兒會守節死去,他們得到的只會是尸體!"她不知何時掏出一把匕,架在脖孓上.

因為太過激動,鋒利的匕在柔嫩的頸側劃出了一道紅線,有一滴鮮血沿著刃鋒,緩緩滑下.

岳陽生怕這個二姐真的做傻事了,伸指一俾,把匕的刃身彈斷.

封先生看見斷刃落下,搶先一腳踢飛.

又有兩名精銳甲士迅將它沒收,同時所有甲士都格外注意自己腰間的武器,再不讓岳雨有接觸利器的機會.

"做得不錯,這個匕是怎麼帶進來的事,我就不再追究了.等出去後,我會獎你一個上品的美女,看好岳二小姐,她可是岳山的愛女,我們想要屈服這個硬骨頭,可不能沒有她."封先生看了岳陽一眼,但立即轉移開目光,在他的眼中,岳陽假扮的苗須只是一個工具,根本就沒有值得多關注的價值.

"岳家的二小姐,希望你聰明一點,自殺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你死了,我再抓你的弟弟和妹妹回來,你以後你死就有用嗎?聰明點,勸你父親投降,跟我們合作,那才是真正的出路."甯海表面是勸說岳雨.其實,他是暗示岳雨.身邊還有個岳家三少在呢,不用太澧,動!

經他一提醒,波動和岳雨和柳葉才意識到事情並沒有絕望,淚眼望向岳陽,心神立即穩定許多,因為害怕封先生會識破岳陽,兩女趕緊抱在一起,以免封先生察覺異常.岳山全身大震,血沮-,于雙眸之中.滾滾而下.

"我呸,我父親自小教導我們兄弟,岳家男兒面敵唯死!天殺的封金,你可以殺了我,可是你休想折辱我岳家,雖然我岳山無能,卻不代表我岳家無人!你可以殺死我岳山,殺死我的女兒,可是你***想摧毀我們岳家的信念,想我們投降,那絕對不可能!不可能!"岳山睚眦欲裂地咆哮,聲音震得整個地牢都在顥抖.

"我知道,你們岳家是硬骨頭,我沒有說不是."封先生哈哈大笑:"其實我很佩服你們岳家,雖然你們都是***死腦筋,都是傻瓜,不過若說骨氣,你們還真是好樣的.我見過太多懦夫和孬種,見過很多人,就像一條狗那樣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搖尾乞憐,看見那些爛人的模樣,我非常惡心.其實我非常欣賞你這樣的對手,無論我如何持打你,如何折磨你,你都還堅持以岳家男兒自居……剛才,你女兒出現,你的心志動搖了,不過岳二小姐一番話,又讓你堅強起來,真是不錯的血統!可是岳山,你以為這個世界光有硬骨頭就夠了,那就錯了,我告訴你,你這是大錯特鋁!"

"想知道我會怎麼對付你的女兒嗎?我會用世間一切邪惡的手段來折磨她,數百種辦法,可以讓你看得欲哭無淚,到時跪下來求我,求我快點殺她!你想我一點一切地割你女兒的肉嗎?多麼好的皮膚,多麼好的身子,你以為在數百計折磨後,她還會像現在這樣嗎?我保證,你只要看她一眼,就會吐出來!這里有多少淫獸,不,不要說淫獸,就是這個心性大變喜歡奸殺女人的苗須,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就會讓你的女兒甯願從來沒有生到過這個世間上來的……"

"在你的面前折磨完了,我可以把她治愈,改頭換面地變成另一個人,再打斷手腳,割斷舌頭,弄成白癡一樣的女奴,賣到上京的娼妓院去,讓最老最丑的嫖客,用幾文錢就享受一次她的**!"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岳山,我現在不要求你下跪了「不需要下跪,你是我非常欣賞的人物,我折辱你沒有必要,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跟我們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岳山,我想,你這樣的聰明人,不會不明白我所說的.

為什麼要為了君無憂和大複國,死守那一點信念呢?你在世人的心目中是什麼?只不過是一個叛逃者,墮落到魔測的人類叛徒,殺死弟弟的嫌疑犯,迫害弟媳和侄子的第一凶手!這就是你,你說你還堅持什麼?告訴我最後的答案吧,我可以放過你的女兒,我也喜歡她這樣優秀的後輩,不願意讓她的命運走向悲劇,這一切都得看你,你只要願意與我們合作,那麼你和你的女兒,都可以得到最好的東西,最安全的保障!"

"作為一個最稱職的敵人,我勸你一句,堅持無用,最少我不是什麼眼淚和骨氣就可以感動的人.不要迫我出手,岳山,現在回答我吧!"封先生作了最後的勸說."轟!"岳山的雙膝,緩緩地彎曲了.最後,轟然一聲,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封先生眼眸中的波動一閃而過,很想歡呼出來,但強行忍住了.

他的拳$"握得緊緊的!數個月來都無法征服的男人,終于,在自己的面前下跪了,屈服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功,讓封先生非常的感動,這種成功的快感,比研究出量產先生的秘術更讓他有成就感!

黑獄王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征服通天塔,必須先征服龍騰大陸;征服龍騰大陸,必狠先征服大夏國;征服大夏國,必須先征服岳家!現在,終于正式邁出了征服岳家的第一步.岳山終于屈服了!

岳家男兒面對強敵,甯死不跪,今天在自己的面前,轟然下跪,這難道不是整個大夏國整個龍騰大陸轟然崩潰的開始嗎?岳山用頭重重地撼在地板上,直磕得鮮血激濺,頭破血流.

他的聲音,在極度痛苦和恥辱中冒出來:"求求你,封金,放我的女兒走吧!她沒有錯,她沒有與黑獄王為敵的想法,她只是一個女的,只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女人,你可以抓我的兒子,可以殺死我們岳家所有的男兒,但求求你,放她走吧!這就當是一個父親的哀求,封金,你也曾做過父親,應該明白我的心情……我知道,這個哀求很不現實「很虐無飄渺,你不可能答應,你根本就是鐵石心腸的人渣,但是,為了我的寶貝女兒,我岳山今天給你這個人渣下跪了,那怕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不會放棄……封金,只要你肯放她走,我隨便你要殺要剮,我都無所謂!我可以下跪,身體可以讓你做任何實驗,我可以像一條狗那般向你這個人渣下跪磕頭,只要你能夠放了我的女兒,我一切都願意做!"岳山抬起頭,痛苦的雙眸,兩行血沮-滾滾而下.

向敵人下跪這種比死還要痛苦的恥辱,一種岳家男兒從來不屑的行為,讓他恨不得立即死去.但他不能.他是一個父親,不能就這樣死去.

必須忍受這種比死還要痛苦的恥辱,向敵人下跪,那怕明知是不可能成功,也要一試,因為那也許能挽回女兒的性命……

"你!"封先生臉皮仿佛讓人狠狠打了幾耳光似的扭曲起來,他出一種受傷野獸般的尖嘶,一種極大的挫敗盛讓他幾乎沒有瘋狂.在這種情況下,岳山甯願下跪,甯願向自己這個耀武揚威的敵人乞求放了自己的女兒,也不答應投降.最絕望的是,岳山都不屑欺騙自己一下,甚至沒有來一個假意撥

難道在岳家子弟的生命里,從來都沒有投降這一個詞語嗎?難道這些家伙的腦袋的構造格外與眾不同嗎?岳陽心里松了一口氣.還好,岳山還算一個男子漢,也還算一個合格的父親!

甯海看得目瞪口呆,他實在沒有看過這樣的男人,在這一瞬間,他現g己跟岳山一比,渺小無比.岳山也許不及自己強大,但他散的氣勢,形成了一個場,就像先天強者的領域力量一樣,讓甯海心中陣陣寒戰.

太可怕了……

一個不怕死的男人選擇了下跪,這種恐怖的信念和怨恨,這種力量,真的可以戰勝嗎?

封先生跳著腳,歇斯底里地咆哮道:"最後的機會,岳山,你沒有選擇,你除了投降,只有跟我們合作,你的女兒才會沒事,否則「我誓,我會用盡一切手段來折磨她,直到你後悔莫及為止!一句話,投降!"

"不!絕不!"岳山吐出一口血,中間盡是碎牙:"最後一次求你,放了我的女兒!"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封金同樣堅持.

"雨兒,我對不起你!我是個無用的父親,我救不了你……"岳山忽然沖著哭成淚人的岳雨臬集地開丑說話.

他一輩子,從來沒有如此溫柔.

目光,一輩子都沒有如此的慈愛,直封這一刻,他才絡一個父親!

岳山牙齒咬碎,鮮血汩出,他努力向岳雨擠出一個微笑:"雨兒,自小,重男輕女的我就沒有對你笑過,這個昊是補給你的!你是最乖的女兒,也是我最驕傲的寶貝,希望你不要受辱于敵人,如果敵人折磨你,那麼你就立即自殺,不要給他們機會.在此之前,你要忍耐,雨兒,你失蹤後,岳家一定會現的,你三弟有本事,說不定能趕來救你,你要堅持到最後.我再留在這,封金這個狗賊一定會利用你,如果我死了,你反而能安全一點,所以,我要走了……如果你回去看見你爺爺,告訴他,我岳山不是一個懦夫,也不是一個叛徒,三弟和四弟不是我殺的,我岳山也是岳家男兒,永遠是!"

"你敢自殺,我保證你女兒會受盡世間最痛苦的折磨……"封先生瘋狂地抽出匕,指向岳雨的臉:"我會把她的臉皮剝下來,不,全身的皮我都會剝下來!""封金,你以為你這人渣可以嚇唬老子嗎?見鬼吧,我們岳家的人岳山鮮血滿面地站起來.舉起右手,成拳,狠狠地轟在自己的天靈蓋上.

謝謝書友們的支持,因為你們的支持,霞飛排名在起點年度作者的十大里,謝謝你們!有你們,才有霞飛今天的榮譽.

[.]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再見岳山】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一子去,一子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