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憤怒的夏衣】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憤怒的夏衣】

岳陽沒有立即前往通天塔五層.

因為沒有確切的地點,岳陽決定還是先上六層看看,順便返回雷堡看看.

假如黑獄軍團沒有查到泰坦就是岳家三少的話,那麼雷堡的產業,應該不成問題.又或者,黑獄王在沒有把握完全掌控龍騰大6之前,估計他也不會動'泰坦'的產業.因為礦產這種東西是完全固死的,無論誰繳獲了,都得派人看著,沒法搬,任何時候都是敵人的靶子,再說,黑獄軍團在通天塔的礦產資源多不勝數,惹怒了'泰坦兄弟',想要報複打擊是非常容易的.

黑獄王不是傻瓜,他要征服的是龍騰大6,不是通天塔六層博一個小小的雷堡中的兩條礦道.征服龍騰大6,就是征服整個通天塔的開始.什麼礦產,對于-龍騰大6來說,都根本不值一提.

"哇,主人回來了!小奴好想念主人,請允許小奴給您寬衣!"童顏**的半精靈少女看見岳陽最高興,一邊還有個樂得屁顛屁顛的家伙,那就是蛤蟆商人胖子賈德.蛤蟆胖子他現在的名頭,可不止泰坦商會的總會長那麼簡單,還有自任的二管家,按照他的話來說,他的地位甚至還排在嚴正管家之上,是眾多屬下中的第一人.當然,夏衣和半精靈女奴她們兩個是不算的.

趁岳陽聽取嚴正管家報告時,半精靈少女輕手輕腳地脫下岳陽的外套,又捧上清水,伺候正在看帳本的岳陽坐下,親手給他脫鞋洗腳.賈德這胖子恨不得親自過去幫忙.

幸好,他知道自己不能搶這種活計,否則半精靈少女不恨死他,岳陽也會一腳踹死他.岳陽看看帳本,有嚴正管家來處理帳日,完全不用擔心.

"賈德,近來沒啥事生吧?"岳陽知道用人之術,對于無用但積極的人,有時也得表揚一下,否則他們容易掉士氣,更何況蛤蟆胖子還勉強有點用處.

"沒事生,主人走後,我們一切都很順利."半精靈少女喜玫玫地給岳陽洗腳,她光顧高興,沒聽出岳陽不是跟她問話."這怎麼可以說沒事生呢?有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是的,非常的重要!"蛤蟆胖子覺得這個回答實在太不給力了,他繪聲繪色地把雷堡近來生的各種芝麻綠豆事都倒豆子般的說了一遍,最後說:"五號坑洞又連出兩顆極品,這個月,我們拿了整個雷堡最好的成績,就連血河和山魈大人,都非常的羨慕,而且崇逆王准備親自設宴歡迎您,這等大事,怎麼能說沒事生呢?""崇逆王設宴,我暫時沒空,先幫我推了."岳陽驥J吞才沒空去飲宴."啊……"蛤蟆胖子,賈德他們,就像看見怪物一樣,看著岳陽同學不眨眼,崇逆王親自請宴歡迎要推?沒有聽錯吧?

"我的略有事忙,我想崇逆王會理解的."岳陽淡淡揮手,微微頓了一下,最後決定透露少少風聲:"最近我與人結仇了,可能要打一架,有事等打完架再說吧!如果有人工門找麻煩,你們可以暫時跟他們做事,一切等我回來再說,以保全生命為第一位!"

"不,小奴絕對不會追隨第二個主人,如果主人戰敗,小奴會o殺守貞的."半精靈少女抱著岳陽的腿,眼淚嘩啦啦的湧出來,直哭得梨花帶雨.

"我不會戰敗,但必須使用計策.假如在還沒有擊退敵人之前,敵人也許會來這里破壞,所以你們要有心理准備.至于你,我開戰後,會帶你暫時離開這里."岳陽輕撫下半精靈少女的頭頂,用手捐溫柔地拭去她那小臉上的淚痕,他估計黑槌王不會分心前來雷堡這里鬧事,破壞這里,對于岳陽沒有什麼影響,再說,身為雷堡這一地之王的崇逆,相信也不會讓人殺上門那麼打臉.

"什麼,我們才不會向敵人投降的,我們甯可戰死,也不會投降!"蛤蟆胖子知道,一旦投降,他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蛤蟆大爺了,他會變成最可憐的過街過鼠,必須死戰到底,才能保住自己二管家的地位."能不能問一下,您的敵人是?"嚴正管家還是比較理性的.

↓敵人嗎?很多啊……短期的敵人之中,有紫微大帝瞬天和黑王子,也許還有萬妖門主,不過最大的敵人應該是黑獄王."岳陽一說,蛤蟆胖子賈德立馬倒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嚴正管家也一額的冷汗.因為岳陽說的,沒有一個弱者,相反,他們都是一跺腳,整個通天塔都會顥抖的級先天強者.

別說剛剛上到通天塔六層的'泰坦兄弟'了,就是雷堡的主人崇逆王,也惹不起這些強敵中的任何一個.門外,剛剛走進來的晨先生,聽了也為之愕然.

最後哈哈大笑起來,向岳陽伸出個大柵指:"好,好,真不愧是通天塔最出色的年輕人,好膽色啊!在通天塔里,驕傲的先天雖多,但還真沒幾個敢與他們為敵,更別說是同時為敵!小泰坦,我都很好奇,你是怎麼同時招惹上他們的?"

岳陽聲音平靜如親水過石:"瞬天和黑王子好久之前就已經是老仇家了,打過了好幾架,萬妖門主也有一點小恩怨,至于黑獄王,他想謀奪我們龍騰大6,我身為龍騰大6的一員,當然戰斗到底."晨先生又是一怔:"你跟瞬天和黑王子打過好幾架了?"

"主人,您的面具是不是他們打裂的?"半精靈少女一問,眾人才意識到,黃金級的寶物雙子面具,竟然讓人打裂了,這得需要多大的攻擊力?這不是,這是一個比瞬天和黑王子更厲害的人打的."岳陽一說,剛恢複點的蛤蟆胖子賈德又小腿抽抽yo

瞬天和黑王子已經可以橫掃整個通天塔六七層,甚至**層中,他們也是一等一的強者.比瞬天和黑王子還要強大,難道小泰坦對戰的是人類至尊?

不過人類至尊同樣出身龍騰大6,她是不可能與小泰坦爆戰斗才對……到底是誰呢?別說蛤蟆胖子和嚴正管家他們,就連晨先生也想不出打裂小泰坦黃金級面具的人是誰!岳陽沒有解釋,跟晨先生做了交易,把奔雷獸和雷鎧都放進貯物戒指中,態度很悠然,完全看不出大戰將至的緊張感.

晨先生也驚訝地看著岳陽同學,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剛上通天塔六層的年輕人,為什麼能強到這個程度.瞬天,黑王子,萬妖門主和黑獄王,都不能擊敗他嗎?那麼他到底具有什麼實力?岳陽輕撫一下半精靈少女的頭頂柔,安慰道:別擔心,我的事不需要你擔心,你只要乖乖的等著我回來就行了.""嗯,我相信主人!"半精靈少女是最相信岳陽的,她對岳陽的信任毫無保留."萬一瞬天,黑王子又或者黑獄王他們的手下跑來這里侵占礦洞,我們該怎麼辦?"嚴正管家問.

"一是暫時跟他們做事;二是如果你們不願意,當他們的手下來,你們就跟他們說,如果不想我搗歿紫微宮殿一百倍報複他們就動手.有人問起,你們可以告訴他,我小泰坦是至尊的弟子,夜後的弟弟,我還是天魔殿十大天魔之一,敢向我叫板,讓他們掂量下有沒有那樣的斤兩再說!其實你們不用擔心,這是我與瞬天,黑王子和黑獄王他們的戰斗,沒你們什麼事!"岳陽很無恥地把日前所有的關系網都用上,不是也先冒認,尤其是先把天魔殿拉下水,以免天誅反悔.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蛤蟆胖子剛爬起來,正准備喝口水順順氣,結果嗆得差點沒有炸肺.晨先生乜,驚呆了.

他沒想過小泰坦的身份如此誇張,至尊的弟子,夜後的弟弟,還有十大天魔之一,果然,這今年輕人已經集世間所有優勢于一身了.難怪他敢向瞬天,黑王子和黑獄王挑戰,比起瞬天他們來說,人類至尊,夜後和天魔殿加起來,一點兒也不遜色,甚至更加強大!蛤蟆胖子強忍住咳嗽,袒著肥屁股跳起了蛤蟆舞.

有這麼給力的身份,還擔心區區兩個礦洞?就是白送給瞬天的手下,他們也不敢收下!

至于瞬天,人家是尊敬大帝,何等尊貴的身份,難道會跑來雷堡占領兩個礦洞?他要真的那樣做了,恐怕會成為通天塔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

嚴正管家沉就了一會兒,似乎在消化心中的震驚感,忽然又問:"十大天魔的天龍,已經死了嗎?"

岳陽一揮手,大咧咧地回答:"我把他殺了,後來讓天魔殿的六大天魔堵了,打了一架後,我以未來迎娶天罰的條件加入了天魔殿,成為新十大天魔之一,事情差不多就是這樣……崇逆王問起,你們就直說吧!如果他沒有問起,那就別傳出去,畢竟這對于天魔殿來說不是很好,我怎麼也給點面子天誅那個家伙."其實岳陽知道,崇逆肯定會問的.

一旦崇逆知道這些關系,以崇逆這個聰明人,他肯定不會跟瞬天他們泄秘,相反,他會暗中照應自己的屬下.

畢竟,跟自己打好交道才是最有前途的……崇逆能當上雷堡之王,他絕對不是一個傻瓜!晨先生聽後,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他也猜到天龍當日就已經死了,不過,他萬萬沒想到,小泰坦殺了天龍非但無事,反而能加入天魔殿,成為十大天魔之一.

"有需要我幫忙的嗎?朋友之間,請隨便開口."晨先生問."如果以後有需要,我會的,但暫時不用."岳陽擺擺手,謝過晨先生的好意.岳陽這個舉動,又讓蛤蟆胖子賈德激動得內牛滿面.

晨先生堂堂一個先天強者,竟然不需要幫忙,看來自己這個主人,真是強得沒法說……如果可以,蛤蟆胖子願意赤身**地站在雷堡最高處,迎風歌唱,贊頌自己的主人,只要那樣,才能泄出他一身沸騰的熱血!當然這只能想想,雷堡最高處是崇逆王的眺望塔,那是就連妃子也全體禁足的地方!

半精靈少女也對主人表達最崇拜的贊歎:"主人真是太強大了……小奴會在這里等著,天天給主人祈禱祝福!"在一個門角,身穿女警服的夏衣,探了一下頭.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似是不舍,又似是擔心,非常複雜.

待晨先生,嚴正管家和蛤蟆胖子他們離開後,岳陽向她那邊招手:"過來吧,有啥想說就說!"

"大家都指望你,所以,你不能有事."英姿颯爽的夏衣,先是躲著岳陽的目光,小聲得跟貓咪似的.可是隨著岳陽的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游走,她的脾氣一下子爆了,瞬間把他是先天和是主人的身份忘掉,沖上來揪住岳陽的衣領,雙眸迫著他,鼻尖對鼻尖,嘴唇距離岳陽如此的近,她就這樣的姿勢,沖著岳陽大聲喝道:"不要以為我之前幫你拼命打架,就等于我喜歡你,你錯了,我其實最討厭就是你這種人!""你喜歡我?"岳陽同學似乎剛剛聽到了外星人說哈羅."沒有,我只是不想你誤會!"夏衣的臉漲紅,她努力地辯白,不過她越辯解,就現理由越無力.

"這還好,我真擔心你會喜歡我,你不知道,像我這樣優秀的男子,最煩惱就是這種事.總有那麼多無聊的女人,莫名其妙地愛上我,弄得我很被動啊!"岳陽無視夏衣火山舫的憤怒,反而優雅地欠欠肩膀,就像紈绔大少那樣欠揍."你……"夏衣用盡一切氣力,才忍不住不一拳打扁這個該死的自戀狂."得個隆冬鏘,得個隆冬鏘!"岳陽同學用手輕撫著趴在懷中偷笑的半精靈少女,動作就像撫摸著一只乖乖小掬,嘴巴卻得意地唱.

"我不跟你廢話,我只要問你一句,你到底在我的身上弄了什麼鬼?怎麼我這些天不正常了?"夏衣氣得恨不得一口咬死這家伙,但為了身體那種莫明其妙的力量,她決定還是問問,否則好奇心遲早會爆炸的.開始還沒有意識到,後來才現自己擁有了巨大的力量."你身體有什麼問題?你有了,我弄的?"岳陽同學的樣子很無辜,眼神很驚訝.

"喵嗚!"夏衣就像踩了貓尾一樣炸毛了,先是抓住岳陽的手臂狂咬一下,現這家伙皮粗肉厚不怕咬,又揮拳在岳陽身上亂打,使用瘋貓一百零八打,打著打著,她忽然大哭起來:"就是你弄的手腳!嗚嗚,我這些天走著不行,坐著不行,躺著也不行,渾身有著說不出的難過,還有這身該死的衣服,我穿上後,現一脫下就難受,這是你故意捉弄我的……嗚啊啊啊!我不想這樣,你趕緊把我恢複成原來的那個樣子一一r一一一

"這,這真的不關我的事!"岳陽同學裝無辜已經來不及了,他趕緊補禍:"暫停一下,先別哭,你先讓我想想辦法!"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岳雨病了?】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岳丘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