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我,想要你的命!】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我,想要你的命!】

天目慧眼升級,能力有有了新的增長.

由第五級晉升到第六級後,慧眼天賦多了透視敵人內部血脈和能量運轉的能力,對于岳陽來說,這簡直就是及時雨般的提升.

在對戰瞬天,黑王子,海皇等等超級先天時,岳陽的天目慧眼無看透對方的身體弱點,只能看穿對方擁有物品的特性或者招式的弱點,對于能量運作和身體特性,尤其是與戰獸結合後的加持,岳陽是無看破的.所以他無直接打擊到敵人隱藏起來的弱點,只能通過計策,誘敵露出破綻.

慧眼天賦一提升,天目慧眼再一次完美結合.

威力完全不同.

現在不僅是低級的武者,就連先天強者,聖獸等等強大的存在,也能看到那些隱藏起來的弱點.

岳陽估計,瞬天和黑王子可以宣告他們杯具命運的開始了,但黑獄王這個天階一級的家伙,還有赤帝那個妖孽,應該還無看破.因為他們是更強大的存在,慧眼天賦還得往上升,等達到七級,八級甚至九級的慧眼,那時候就別說赤帝,就是天界三大巨頭,甚至更加強大的存在,應該也能看破.當然,這個急不來,得慢慢的提升,以後得多用天目慧眼……現在可以透視內部血脈和能量運轉了,對于修練和醫療來說,也是一大助佑.

"我們走吧!"岳陽把蠻牛影子阿蠻,地火幽魂,死神螳螂和五行尋金鼠都收起來,只帶小文麗一個返回海底喪葬場.

蠻牛影子阿蠻正好回去消化吸收獲得的能量,地火幽魂則有點舍不得這里游離的剩余能量.

在她看來,這里還有不少能量可以吸收.

不過岳陽的話,她還是聽的.

在岳陽離開之後,破碎的水晶峽谷.

有一個小小的水晶人,自破碎的水晶柱上鑽了出來.

原來,整個水晶峽谷有一百個水晶人存在,現在只剩下一個,倒不是另外九十九個都已經死亡,而是整個水晶峽谷的能量,目前僅能讓一個水晶人複活.也許,再經過萬年,水晶峽谷能夠重新恢複原樣,所以的水晶人也都能全部複活.

但,萬年地母靈液,卻不一定會再在這里誕生了.

自五個大漩渦傳送出來.

海底喪魂場.

岳陽一看眼前的景象,幾乎傻掉.

在海底喪魂場的一切一切,都讓岳陽無相信自己的眼睛……

半個海面,包括那些沉船,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刺花.准確來說,到處都是吞食了尸體正在消化的刺花.

而血腥女王紅,正和灰太狼在追殺著太狐的那只九頭魔狐,這還比較正常,在另一邊,海皇觀瀾不止是不是瘋了,正在對自己的屬下和兒女進行大屠殺……圍攻海皇的,不僅有變異魚人,還有十幾個陌生的先天強者,甚至還有以海龍太子河海葵長公主為首的皇子公主們.

烏賊王,水母王和蝠鲼(這字還是字典里翻出來的)王都已經死去.

他們不知被誰所殺.

鯊王重創,正躺在一艘沉船的殘骸甲板上吐血,估計已經活不了多久.

海皇傷得更重,本來讓安息和岳陽打成了致命傷的他,又受到了三十多個變異魚人,十數個先天強者和眾多兒女的圍攻,激戰三小時的他,已經達到了極限.

他,甚至已經無力揮舞海皇戟.

如果不是依靠海皇鎧的超級防禦和三頭黃金龍王的強悍共融,海皇觀瀾早就倒了下來.

"就算我死了,你們也統統給我陪葬!"海皇瘋狂的咆哮一聲,迸發最後的力量,揮動海皇戟,瞬間重新爆發先天十級巔峰的力量,將幾個搶攻上去的變異魚人秒殺當場.又將兩個退避不及的兒子攔腰斬成兩段,最後怒射出海皇戟,將一個急急後退的先天強者射殺.

他的威勢,世間無雙,一時間無人敢近.

就連太狐這個老家伙也遠遠躲開,一邊逃一邊尖叫:"大家繼續圍著他,他已經沒力了,馬上就會死,現在是最好的機會,千萬不能放他離開!最後三分鍾,堅持最後的三分鍾,我們就成了!"

岳陽現在清楚了.

是背叛!

海皇觀瀾,遭遇了有生以來最大的背叛……不僅是朋友,還有部下,甚至兒子和女兒,都全部背叛了他!

如果他沒有身受重傷,如果他沒有第一個自水晶峽谷出來,如果他平時對自己的兒子和女兒有一點警惕和堤防,那麼海皇就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所有沒有背叛他的人,都已經死光了,三王,八大海元帥,統統都死了,唯一還活著的,只剩下一個鯊王……可是,鯊王現在已經離死不遠,任何人發動攻擊的話,相信鯊王都會死在海皇之前!

一個皇子偷偷的飛向沉船殘骸,准備擊殺鯊王,進一步打擊海皇.

鯊王忽然凌空飛撲起來,同樣爆發出先天八級的力量.

巨大的鯊影在天空中閃現,一式怒海狂噬秒殺了那個皇子,有連殺那個皇子數名親衛,最後抓住一名低級先天的身體,強行撕裂,他仰著脖子,張開大口狂吞敵人的鮮血.

當無人敢近的海皇緩緩的降落在沉船殘骸,鯊王大步上前去,轟地一下,跪在海皇的面前.

"屬下無能,願與陛下一起赴死."鯊王在沉船甲板上重重的叩了三個響頭.

"阿鯊,不要再叫我陛下了.我記得,你也是我的兒子,現在,我給你恢複真正的身份,你,就是我觀瀾的兒子……以前,我為了獲得更大的權利,為了更好的未來,不惜背叛朋友和親人,甚至迎娶敵人的女兒,創下了海皇霸業,我得到了很多.但是,我失去了更多……其實我知道,你才是我最好的兒子,不過,我沒有辦讓你繼承我的位子,甚至沒有辦承認你是我的兒子.沒有海族力量的支持,我當不了海皇,征服不了通天塔的海洋,僅憑我一己之力,我比不上絕對統治的冥皇,比不上國會制度的空皇,甚至比不上族中分裂的龍皇……海族的力量從來沒有真正地掌握在我的手中,我一直砸努力,可是我得到的東西,只是表面的服從和虛幻的權力.在這一刻,在臨死之前,阿鯊,你喚我一聲父親吧,我現在不再是海皇了,只是一個眾叛親離的孤獨父親."海皇觀瀾親手扶起鯊王,直視鯊王的眼睛.

"陛,父親!"鯊王是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此時,也禁不住淚流滿面:"兒子不能,無助你扭轉乾坤!"

"的確,世間最優秀的兒子,不是你.不過,阿鯊,能夠有你這樣的一個兒子,我已經心滿意足."海皇觀瀾伸手輕撫著鯊王的頭頂,對跪著的鯊王歎息道:"兒子,如果我有能力挽回你的生命,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沒關系,父親,能夠和您一起死在這片大海,我心中無憾."鯊王擦干了眼淚,再給海皇叩了一個頭:"兒子要先行一步了!"

鯊王咆哮起來,撲向海龍太子.

他想在自己臨死之前,幫父親結果這個逆子.

可是海龍太子有怎麼肯上前交手呢,十數位先天強者沖上來救援,圍攻鯊王.

而剩下的變異魚人,還有太狐那個老家伙,則撲向海皇.

眾叛親離,手足相殘的血戰又起.

不到三分鍾,重創後強行激發力量的鯊王迅速衰竭,當他殺出重圍,撲到海龍太子面前時,已經無力舉起拳頭了.海龍太子一記飛踢,將鯊王重重地轟落沉船的殘骸甲板,冷笑道:"中了我的'毒龍瘟’,你還想再本太子的面前發飆?原來你是老鬼的私生子,難怪如此死忠,嘿嘿本太子現在就送你去跟老鬼團聚……"

另一邊的海皇,也漸漸不支.

擊殺了兩名變異魚人後,海皇被太狐用雷蛇之杖擊倒在沉船殘骸上,渾身痛苦得顫抖不止.

但他,仍然堅持站起.

即使太狐一遍遍的將他打倒在甲板上,海皇仍然堅持站起來,身軀挺立如槍.

"多麼有傲骨啊,好一個征服四海的海皇,果然與眾不同."海龍太子拍手大贊,一邊將幾乎暈厥的鯊王重重地踢到海皇面前,再飛下來,一腳踩住鯊王的頭頂,地踹著,有強揪住鯊王的頭皮,把鯊王那張痛苦扭曲的臉呈示給海皇看:"老鬼,看見沒有,這就是你生的兒子,就這個垃圾樣!你以為本太子是你的種?你哥白癡,本太子是血統純正的海族,不是你這個低等的人類!你只配與魚人雜交,生下雜種!"

"呸!"鯊王往海龍太子的臉上噴了一口血沫.

"找死!"海龍太子勃然大怒,像個瘋子那般將鯊王暴揍一頓,再往鯊王的身上呸吐了幾口濃痰,最後還不解恨地冷笑道:"想死,沒那麼容易,本太子要將你掛起來曬魚干!老鬼,你看見了沒有,如果想你的雜種兒子死的舒服一點,那麼就把收藏寶物的藏寶圖,天界之門的鑰匙,還有萬年地母靈液統統交出來!"

"你個白癡,還真以為天界之門有鑰匙,還真以為我收藏有異寶?無藥可救的愚蠢,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皇觀瀾哈哈大笑起來,太狐一記雷神之杖將他打倒.

他依然大笑不止.

最後,海皇掙紮站起,面對岳陽隱匿身形的方向,緩緩開口道:"讓你看笑話了,沒辦,這是報應.我們做個交易吧,只要你把我的兒子救活,那麼我就把萬年地母靈液讓給你."

他一說,所以人都大吃一驚.

沒人知道岳陽的存在.

當岳陽在烏云背後現出身形,閃現海皇面前時,所有包圍著都為之震驚.

只有金冠刺花皇後朵朵,血腥女王紅,灰太狼等戰獸才知道岳陽早就回來了,此時,一直罷手不戰,遙遙相望的章魚人老大,鯨魚張,劍魚人疾風,巨蟹人和彈塗魚人,看見岳陽出現,立即來了精神,他們迅速向這邊趕過來.

比他們更快的,是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和冰霜蛇妖她們幾個.

她們,在外圍再形成一個包圍圈,將海龍太子等叛軍再圍起來.

岳陽一出現,海龍太子頓時嚇得要尿褲子.

趕緊逃離,回到族群中.

海皇變出閃耀著七彩光華的白玉瓶,遞向岳陽:"我的命,還有這萬年地母靈液,都可以給你,你把阿鯊帶走吧!"

"不要,父親……"鯊王瀕死,已經虛弱得說不出話了,但他臉上一陣陣的熱淚奔流.

"我說過,只要能換回你的生命,我不惜一切代價……我已經失去了全部,就剩下一個兒子……還好,我觀瀾還有一個兒子!哈哈,這還不錯,上天最後放了我一馬!"海皇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口中咳血不止,但他笑的很愉快,仿佛得到了世間最好的東西那般.

"知道我想說什麼嗎?這萬年地母靈液是假的,只是百年水晶靈液,根本不值錢!不過算了,如果只是動手清理一些垃圾的話,我偶爾也會免費做件好事的,就當是做善事積德了."岳陽劈手奪下海皇手中的白玉瓶,根本不看一眼地收起來,海皇愕然,目瞪口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得到的萬年地母靈液是假的.

岳陽沒解釋,一腳將鯊王踢飛半空.

灰太狼配合默契,張口接住.

幾個蠢蠢欲動的先天,看看血腥女王紅手中的黃金屠龍匕,再看看石化美杜莎手中的金箭,都縮了回去,誰也不敢做出頭鳥.

太狐現在的臉色,哪簡直比死還要難看.

重創的海皇,服下毒龍瘟,圍殺了三個小時,終于到了極限.

現在,有蹦出一個岳家三少來.

這個岳家三少,是個讓人頭疼的超級大變態,太狐甯願在圍殺海皇一次,也不願意與他交手.一想到對方的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太狐就想用頭撞牆.

"咳咳,這件事,跟你沒有什麼關系,海皇也是你的敵人."太狐表示,如果岳陽願意不過問此事,那麼他可以把海皇身上的海皇戟和海皇鎧兩件聖器寶物相酬.一句換,只要岳陽肯罷手,那麼海族甚至可以贈送更多,不管是美女,還是寶石,又或者岳陽需要的任何東西,只要開口就行!

"海皇的確是我的敵人,我非殺了他不可."岳陽這一說,海龍太子臉色頓時好轉.

"那就是,我們目的相同,可以說是同一陣營……你盡管開口,想要是沒,我們什麼東西都可以給!"海龍太子裝出很恭敬的樣子.在他看來,兩件聖器已經打動了對方的心,雖然這有點肉疼,但能讓這個岳家三少罷手,只能忍痛割愛.他暗間發誓,只要以後找到合適的機會,一定傾盡海族精英,和黑獄軍團聯手,滅掉龍騰大陸,再用盡一切手段來折磨這個岳家三少.

"想要什麼?我,想要你的命!"岳陽擎出殺神匕,一到長長的劍氣破空而出.

數十米外的海龍太子,直覺得脖子微微一涼.

腦袋掉了下來,頸血沖天!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超極品,殺神匕】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海皇,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