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滴血,盟誓】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滴血,盟誓】

來人,是鯊王,海鸚鵡和胖頭魚..鯊王不用說,高大的身形,奇特長相,還有超強的實力,即使再怎麼易容,相信也效果不大,他干脆沒有任何的易裝,一如以往的來了.胖頭魚也沒有任何裝扮,依舊是頭大身小的滑稽模樣.倒是海鸚鵡,她弄得非常的神秘,披著厚厚的斗蓬,又模仿著岳陽,戴著面具.只是她的面具是白銀級的'珊瑚面具’,僅覆上半張臉,唇部以下是空缺的.

她今天沒有身穿海皇鎧,更沒有手持海皇戟.

而是像很多海族長老那樣,手持一根白鯨節杖,不過,她再怎麼扮,岳陽也可以一眼就把她看出來.

岳陽一出,全體退旱.

只有夏衣還躲在牆角那邊偷看,她不是想偷聽秘密,而是偷看海鸚

鵡.

同時,海鸚鵡隱在珊瑚面具後的眼睛,也在看著身穿飛車黨不良少

女套裝的夏衣,雙方默然無聲,各自打量.

鯊王不是喜歡廢話的人,開門見山地說:"我們的來意很簡單,

就是合作."

"我沒有聽錯吧?"岳陽笑了.

前面布下的棋子生效了.

而且,比自己想中還要早,本來以為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沒想到比想像中要提前許多.

"先說合作的基礎.

我們兩方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海族.你沒有聽錯,海族一定會派兵出征龍騰大陸,水母皇後必須借報複之名,才能繼續控制全族,因為族中無主,開始大亂,如果沒有戰事,那麼很快就會四分五裂.還有,除了海皇,最具實力的九頭海妖王准備奪權,他是水母皇後的姘頭,實力先天九級,雖然還不錯,但威望不夠,必須借遠征龍騰大陸來提高聲望,達到問鼎海皇寶座的目的."鯊王坦誠直說.

"海族大軍,不是由你帶頭嗎-?"岳陽問.

"這次遠征龍騰大陸,表面是我統領,其實只是調虎離山.水母皇後將我調離通天塔七層,更方便接管通天塔七層的海域罷了.因為海龍太子的死,她對我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再讓我執掌權力."鯊王苦笑了一下.

"你是怎麼想的?"岳陽又問.

"別的我統統不管,只要能夠完成父親的遺願,輔助妹妹重登海皇

之位就行."

鯊王同樣對海族恨之入骨.

海皇的悲劇,間接是水母皇後她們造成的,尤其是還有海龍太子是假太子的丑事,鯊王更是憤怒.海皇觀瀾的死,那是上代恩怨,他無能為力,但父親臨死前將力量和血統都嫡傳給了妹妹,所以他最渴望做的事,就是殺死水母皇後和九頭海妖王,讓妹妹繼承父業,成為真正統禦大海的女海皇.

岳陽微微沉吟一陣子,最後點點頭:"合作可以,但你們有什麼可以跟我合作?"

鯊王臉色異常嚴肅,認真之極:"情報!"

岳陽笑了:"那你……

鯊王伸手入懷,掏出一個特殊的符文卷軸,遞給岳陽:"這是類似血花地圖的存在,叫做▲三色地圖’,一共有三個,你的是金色,我的是黑色,而妹妹手里的是銀色.當你在地圖上寫字,僅限十字,那麼字跡會呈示在我的卷軸地圖上;當我在地圖寫字,字跡會現示在妹妹的卷軸jl;相同,她寫字,你佘看見.三色地圖,就是這樣的傳導關系.有了它,你無論想問什麼,都可以問我,我妹妹會轉述我的話.當然每天僅限一次."

岳陽點頭,這三色地圖好東西.

有了它,那麼身在敵營中的鯊王,將是最好的臥底,隨時都能發

布最新情報過來.

唯一的小缺點,就是傳輸的字跡太少了,僅是十個字.

而且,每天僅限一次.

"海族的情報不說也罷,因為除了九頭海妖王,相信別的老家伙,都不會是你的對手."鯊王看向岳陽,非常鄭重地說:"現在我要說的,是另外兩族的情報."

"翼族和冥族?"岳陽聽了,暗中皺下眉頭.

"沒錯."鯊王點頭:"翼族一直生活在通天塔第九層,他們的最高統禦者是空皇.翼族與人類相近,背後有翼,長相俊美,中性,不分男女,據說每五百年就會在誕生池中誕生一批,壽命平均達到兩千歲.他們平均實力非常強大,是通天塔九層的強者,占有最大的空島.據說,他們還是天界翼族的後裔,而空皇,則是數千年來族中最具天賦的一個,天生就擁有聖體,契約寶典後,還有一只▲光明天使’為生命守護戰獸."

"……"岳陽靜靜聆聽,暗中思考.

"翼族後裔自號天使,其實與天界的天使有一定的差異,據說天使原來是有性別的,但不知何故,翼族消失了男女特性,變成了中性.翼族,曾經是通天塔非常強大的種族,協助過天界三大巨頭征討龍騰大陸,但自上一代空皇被無敵的獄皇

出來之後,幾乎滅族.整個種族沉淪了足足五千年,直到近一年半才恢複元氣,重新在這一代空皇'八翼’的帶領下崛起."鯊王頓了一頓:"空皇八翼,實力應該超出杈父親,已經擁有三件以上的聖器,他已經與黑獄王和水母皇後取得同盟,決意出兵通天塔."

"那冥皇呢?"岳陽也估計空皇不會甘于寂寞,對空皇八翼的舉動

毫不意外.

……"海鸚鵡本來以岳陽聽了會感到詫異,沒想到他如此淡娶.

"哼!"夏衣則覺得岳陽是死撐.

要不就是蚤子多了身不癢,既然黑獄軍團,海族聯合入侵龍騰大陸,也不在乎再多一個翼恭.

鯊王頓了頓:"冥皇,他是非常神秘的一個強者,在通天塔九層統治一個比魔淵還要龐大的外域,實力有可能是海皇,空皇中最強的一個,直追龍皇,但他們都沒有實際交手,無法得到真相.他目前沒有向龍騰大陸派遣任何部隊的打算,但對于黑獄王的邀請,他表示會在適當的時候前往龍騰大陸觀戰,會一會你!"

岳陽大笑:"好,這家伙屬猴的,太精明了他!兩邊不得罪,不用損失一兵一卒,就可以在中間撈好處,你想不佩服他都不行!"

海鸚鵡終于忍不住了,她不明白岳陽為什麼如此樂觀,開口警告道:"像冥皇這樣的人,還有不少,比如紫徽大帝瞬天,黑王子,萬妖門主和一大群先天強者,你就是長了三頭六臂也打不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聯手,就是怕你成為新一代獄皇,所以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你殺了!至于眾神廢墟的寶物,他們先把你這個最大的競爭對手除了,再慢慢分也不遲!"

"啊……"夏衣聽見後,臉色煞白.

任何一個名字,也是震憾整個通天塔的超級先天.

如果他們聯合起來,圍殺小泰坦這個大色狼,那麼他豈不是死定

了?

夏衣平時雖然對岳陽非常惱火,覺得這人怎麼看怎存不爽,見面非要跟他吵,否則氣都消不掉,但現在一聽他面臨最大危機,心中又情不自禁為他揪緊,好不難受.

真恨自己,自己沒有-實力,否則可以幫他.

那怕只是幫他殺死一個強敵也好,為什麼自己一直都是個弱者?他

說自己可以變強,自己為什麼要拒絕?

夏衣重重地跺足,在堅硬的地面踏下一個腳印後,迅速離開.

她緊握著拳頭,似乎作出了某種決定.

"瞬天和黑王子他們,只是牆頭草,不是最大威脅."鯊王搖頭道:"更值得警惕的敵人,應該是東方妖族的龍皇,還有魔淵的幾位魔王.一個是通天塔最強悍的種族,一個是通天塔最多數量最嗜血好戰的種族,他們的實力絕對不容輕視.不過這兩個種族與我沒有任何交集,他們的情報,我不知道.也許你自己可以試試.,東方妖族的龍皇對你的印象不錯,也許可以爭取一下.至于幾位魔王,那是最麻煩的,就連黑獄軍團和海族也非常忌憚魔族的大軍.魔淵與龍騰大陸同在通天塔首層,獻祭的代價不需要很大,魔族大軍就可以進入遠古通道,更加容易前往龍騰大陸,而海族,翼族和黑獄軍團,他們每一個士兵,都要付出十倍的代價,才能傳送進入遠古通道,一旦失敗,他們將會元氣大傷."

"說得好,我最不怕就是人多,讓他們多多的來,這樣他們就傷得更重."岳陽大笑:"鯊王,你不愧是海皇最優秀的兒子!有此鲑友,那我何必舍近求遠,好,自今天起,我們就是同盟."

"我願血盟誓約,此戰不論勝負,絕不背棄,粉碎身死,心甘情

願!"鯊王以匕首在手臂上一劃,鮮血淋漓.

"同誓."岳陽用變出屠龍匕,在掌心劃出一道血口.

岳陽非常認真地看著鯊王,又看向海鸚鵡.

他舉起染血的右手:"此戰不論勝負如何,只要我岳陽還在一口氣,必不背棄盟友.若能大勝,我同意將戰果分配給海皇的兒子鯊王和女兒海鸚鵡,讓他們擁有遼闊的大海,我將助海皇女兒海鸚鵡重登海皇之位,絕無反悔!"

海鸚鵡的珊瑚面具上,有一滴淚珠悄然滑落.

她走上前,拉過岳陽手中的屠龍匕.

同樣以它劃破掌心.

然後俯跪下來,舉起血手,口中堅定地作誓:"海鸚鵡血誓,若面前男子能完成我父,我兄之願,重登海皇寶座之日,就是海鸚鵡尊奉面前男子為通天塔新一代獄皇之日,從此率族永忠,永不背叛,世代相守.若背此誓,海皇一族子孫永受詛咒,萬劫不複!"

召喚月票!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制服**】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夏衣與海鸚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