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弱者,無人權】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弱者,無人權】

黑獄王成功挑起了敵人對岳陽的殺機,心中大快.

他與空皇等人稍退,讓開戰場.

這個舉動,等于變相承認了敵方提出的那個'將三十名同伙送出變成強者積分'的決定.雖然明知黑獄王不可能保護自己,但那些異族先天和人類先天看了,仍然非常的失望.

這種被人拋棄的感覺,極度難受,他們甯可己方無力抗禦敵人,

全部戰死.

黑獄王明明是天階強者,可他一句綦也不說……

他,遠遠不及挑戰敵人的岳家三少.

"我們一起禦敵!"南疆妖王緊咬玉唇,決定與岳陽聯手,那怕被

強大的敵人殺擊,也不忍看他孤軍奮戰.

"不用,我一個人就夠了!"岳阽揮手拒絕了南疆妖王的好意.

岳陽知道,自己單獨應戰發揮更好.

南疆妖王不像自己,萬一被敵人主攻,立即就有生命危險.她的心意雖好,但真正參戰,自己還要顧及她的生命安全,無法百分百發揮自己的實力,對于戰局更加不利.面前有六大強敵,甚至黑獄王也會伺機而擊,岳陽覺得自己要不露一手狠的,那麼敵人還以為自己是隨便就可以捏的軟柿子.

南宮老人本想開口,岳陽暗中給他傳音.

他微微地頜首.

做個手勢,示意南疆妖王隨自己退開.

南疆妖王眼圈徽紅,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行抑制著心中的瀲動,向岳陽低聲道:"這一次,我聽你的,但你不許言而無信,一定要活著回來……"

骸族的甕金嘿嘿地陰笑起來:"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本骨告訴你們這對小情侶一個壞消息,本骨手下,還從來沒有過活口.除了最強的黃泉能稍勝本骨一籌,即使是火族的焚天和金族的隕星都不可能戰勝我!本骨是永遠不死的存在,以神骸為軀,無視任何能量傷害,而妖魂能量免疫任何力量打擊,人類的攻擊手段,是永遠不可能戰勝本骨的,嘿嘿嘿!"

他一邊說,務體一邊變形.

沒有任何人類強者提升時的沖擊波,所有的能量,仿佛被他的身體吸收進去那般.

甕金體內的骸骨,漸漸地浮現,出到體表,變形成一身詭異獨特的骨甲.

這身骨甲與能量完美地結合起來,既是甕金的鎧甲,又是他的身體.奮甲鎧的內部,則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甚至沒有作為能量源泉的魔晶或者內丹.

這個骸族天階強者甕金,他的態度雖然很囂張,可是,他對'弱小的敵人',卻一點也不輕視.

除了身體內部的骸骨外化成鎧,還召喚五個骷髏頭,懸浮在體表,保護著自己.那些骷髏頭,每個都是聖物級的存在,屬性為暗,毒,火,冰,金等五種能量,各有不同,自動旋轉在甕金的身體周圍「能夠按照主人的意志進攻或者防禦.

在他的對面,岳陽解封實力,提升到先天五級.此討的他,已經等于別人的先天十級.

對于一個如此年輕實力卻如此強悍的人族對手,對面幾人都露出警惕的神色,就連原來最淡然的黃泉,也緶微皺了一下眉頭.

黑獄王眸中光芒大寒,他沒想到岳陽竟然還能繼續提升.

空皇心里一格噔.

難怪海皇觀潿會死在這小子的手里,原來這小子早已經達到了先天十級的實力,海皇觀潿雖然達到了先天十級-崽峰,但也架不住安息和這小子的聯手擊殺……幸好這小子馬上就要死在這里,如果讓他逃出去,別說自己,就連黑獄王也始早會讓他宰掉!自己天賦也是萬中無一的奇才,花了千年時間,才練上先天十級,這個岳家三少,到底是怎麼修練的?

難道自己與他,真的有那麼大的差距嗎?讓全場所有人動容的,不僅是岳陽提升的力量,還有他的等級.

岳陽僅僅是提升到先天五級,就等同別人的先天十級,假如他提升到先天十級?那還有誰能匹敵?

"天怒紅蓮……"岳陽提升時,並沒有像別的先天那樣,身體爆發出恐怖的沖擊波,對于岳陽來說,那是一種不受控制,是一種弱小的跡象.自提升到先天五級後,這種大爆炸式的提升,就漸漸變成了可控.

無數能量在岳陽的控制下,變成了蓮花舫的火焰.

一朵朵,漫天飛舞.

以岳陽身體為界,左邊,是漫天火焰高溫如熾的烈火地獄;右邊,是極度冰寒滴水成冰的霜雪地獄.在岳陽雙手高高擎舉起來時,一股紫色閃電由指尖誕生,噼啪作響,靈蛇般纏繞而下,流通岳陽全身,又倒逆上頭頂,漸漸地形成一個巨大的雷球.眾人看了,齊齊一陣大汗,這個岳家三少力量的大小先不說,控制力卻已經達到了變態的級別.

火族男子的焚天對控火有自信,覺得自己不遜于對方.

但他知道,同時控制火焰和冰雪兩種,難度會提高十倍不止「這絕對不是自己能做到的.

再說,岳家三少這個年輕的人類,控制的還不僅僅是冰火,還有雷電……這個難度,令焚天這個天階強者也不禁為之目瞪口呆,暗中懷疑,這小子真是個人類嗎?

"喝呀!"岳陽將巨大的雷球極度凝聚起來,變成一個紫色閃電形

狀的'兵刃’.

將雷電實質化?

所有人看得一陣元語.換成天生控電的遠古泰坦,能夠做到的,恐怕也不過如此.

"很好,能夠殺死這樣的人類

強者,才夠味兒!"骸族的甕金不等岳陽把實質佛的紫色閃電扔過來,他立即沖向岳陽,骨手迅速伸長,伸出一米長的尖尖指骨,紮向岳陽的身體.

岳陽舉起手中幾乎完全實質化的紫色閃電,以天怒紅蓮和極寒靄花作輔,斬出毀天滅地刀劍絕的第一式.

一斬山河缺!

整個水晶廣場仿佛被一只巨手強行按住,天怒紅蓮的威壓力量達到了巔峰,先天八級的東戰虎和北獠牙退出千米之外,仍然感到窒息.

天空中,一把由天怒紅蓮陽極力量和極寒霜花陰極力量合成的巨大無匹長達百米的冰火巨刃,在岳陽的揮舞之下,重重地斬擊在骸族的甕金身上.即使甕金是天階強者,在此威勢之下,也不得不收回骨手,放棄進攻,全力抵禦.骨手的能量全部德沒倒退,返回骨甲之內,而骨甲密布,直接強禦岳陽的一斬山河缺.

毀無滅地的一記重斬,將水晶廣場的地面斬出一道百米裂痕.

將地面一分為二.

但甕金伸手抵禦的骨手,卻紋絲不動.

"難道真是神的骸骨?"南宮老人黯然歎息,不是岳陽的攻擊力不夠強,而是對方的身體太變態了.這個甕金身體的骸骨,就算不是神的骸骨,也相差不遠,根本就是無法破壞的存在.

"再來!"岳陽偏偏不信邪,在第一式剛剛施完,第二式又起.

二斬天地崩!

岳陽起手非常緩慢,人們感覺甕金有百次出攻擊他,但謹慎的甕金並沒有出手攻擊,反而防禦,他甚至來不收回骨手,就直接將五個聖級骷髏寶物召喚回來,護在自己的頭頂.

逕,仍然太遲了……岳陽手中實質化的紫色閃電,當殘影在天空中揮劃,早就斬擊在甕金的頭頂.

五個隨意志控制的聖級骷髏,竟然沒有一個能攔戩岳陽的斬擊.身為天階強者的甕金,讓岳陽劈得下沉了一米.

幽藍的骸骨甲鎧在恐怖的紫色閃電打擊下,竟然有種微微松開的跡象,甕金最堅硬的頭頎,那顆據說是神骸組成的骷髏頭,在紫色閃電斬後,也出現了一道白痕……幾個天階強者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避種事實,甕金頭顱的堅強,在整個天界都是有名的,想不到竟然讓一個還不是天階強者的人類小男孩斬傷了.

雖然受創輕微,但這足以證明甕金並非不可戰勝的事實.也足以證明岳陽的攻擊有效!

先天十級打天階一級,就像一個小揍子打大人,誰又能料到,受傷的會是那個大人?

"滾開!"甕金非常憤怒,他感到顏面無光,在如此之多熟識面前

丟丑,真讓他感到無地自容.

骨手快如疾電,按爪在岳陽的胸口.

翻江倒海的天階力量爆發出來,意圖將面前這個可惡的人類小子,一招秒殺.在甕金放棄防禦,主動進攻的同一刹那,岳陽不退反進,雙手合掌,發出毀天天地刀劍斬的第三式:三斬,江山易主!

刁上方,同時中招.甕金身體微微一晃,似乎受傷不重.

岳陽卻一口鮮血激噴出來,但他的攻擊不減,翻身騰空,巧妙地借助對方攻擊出來的力量,一個跟斗,翻旋在甕金的頭頂.那道被敵人力量震蕩內腑後噴出來的血苜,讓岳陽.把抓在手中,幻化成一把血刃,又重重地斬擊在那道白痕上.

這正是第四斬:四斬,乾坤逆轉!

比第三斬更強十倍的四斬,結合了先天真氣和甕金憤怒的攻擊力量,三者在鮮血之刃的引導之下,又一次重重地斬在甕金的腦門,正中那一道白痕.

"該死的……"甕金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岳家三少如此難纏,自己非但秒殺不了對方,還讓他弄得自己狼狽不堪,直氣得七竅生煙.他骨手亂舞,將天空中的岳陽打飛出去,又不顧同伴笑話,直接把覆上的頭頎摘下來,捧在骨手之上,以另一只手治愈頭顱上面的一道細小裂縫.

第一次,神骸遺骨讓人打出了一道裂縫.

雖然這個傷害並不致命,但卻是甕金平生最大的恥辱,因為從來沒有人如此傷害過他!

"天殺的龍胳人,本骨一定要宰了你!"甕金發現自己頭顱那一道裂縫竟然無法治愈,對方的打擊,造成了永久傷害,更是憤怒得無以複加.

他將頭頎放回脖子,瘋狂地撲向岳陽,而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中,岳陽非但沒有閃避,反而正面迎戰.

以他目前擁有的力量,與甕金硬拼,無疑就是螳臂當車.

人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甕金的頭顱會讓他擊傷,並造成永久性傷

害.

在這個年輕人身上,有著太多的不可思議,幾乎沒有一件事情是正常的.看著岳陽與甕金正面交戰,開始擔心在要命的南疆妖王,也不再揪心了,心里更多的是期盼,希望岳陽繼續創造奇跡.

甕金一雙骨手挾著毀滅性的力量,擊向岳陽的頭顱.

他准備把這小子爆頭,以報他剛才永久擊傷自己頭顱的仇恨.

一道彩光閃現.

有個蛇妖小蘿莉出現在岳陽的身後,她雙目圓睜,瞪著揮舞著骨手的甕金……人們看見,甕金原來快如閃電的手,一下子停滯住,整個人呆滯不動.

雖然他很快恢複了動作,但中間停滯的一秒,已經足夠讓岳陽出手十次.

岳陽手中閃爍著符文光華,滅世之輪現.

滅世之輪重重地斬在甕金顱頂的傷痕,一杆涅

盤之火形成的長戟,紮穿了甕金的眼眶,直接將那顆頭顱硬生生地在脖子上挑飛.天空中,血腥女王揮舞出痛苦之鞭,一鞭將甕金的頭頎抽落地面.地面上,蠻牛影子阿蠻就像打棒球那般,巨力爆發,揮棍將那顆頭顱狠狠一擊,砸打出千米之外.

這邊,金冠刺花皇後揮舞著金屬小獸幻變利刃,向失去頭顱的甕金,奮力斬璧而下.

在束縛天賦掙脫的甕金,第一個反應不再是攻擊岳陽.

而是逃命!

他舍棄了一塊頊椎,因為那已經讓岳陽以燃燒著涅盤之火的右手抓住.

甕金全身骨甲化成滿天碎片,一塊塊散射得漫天都是,再倒射到頭顱處,重新組成原來的甕金……只是,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見,現在的甕金有多狼狽.它右眼眶焦黑,比另一邊大了一倍,涅盤之火直接椅這具自稱沒有任何能量能夠傷害的神骸燒穿了一個大洞,幸好岳陽沒有足夠的時間焚殺他,否則甕金可以宣告完蛋了.

顱頂也穿了一個小洞.

那是滅世之輪的傑作.

"該死的騙子,他就是神選者,肯定是,否則不可能打得本骨這麼慘!"甕金向另外五人破口大罵:"看見本骨被人如此虐待,你們竟然不出手,你們還算是同伴嗎?"

"弱者,無人權!敵強你弱,挨揍是正常的!"那個酷酷的液態

"真可惡!"甕金非常抓狂.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岳陽之上,如果拼命,打到最後,他估計贏的

不過,那樣一來,重創的自己肯定會讓人輕易秒殺.辛辛苦苦為他人做嫁衣?這是他最不願接受的結果.甕金來這里,當然是為了奪取神器,而不是送死.

再說岳陽的戰獸和戰技實在太過給力,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更是讓人頭疼,所以甕金即使非常憤怒,也沒有再敢對岳陽出手.

他心中,算是憐了岳陽這個瘋子.

這小子絕對是個瘋子!

"在最終決戰之前,我也不會與他打的,滅世之輪已經夠嚇人了,這小子還有涅盤之火,我甯可讓焚天的火焰燒我一天,也不願讓涅盤之火碰我一下,那可是真正要命的."三眼虎人聳聳肩,表示對岳陽的涅盤之火敬而遠之.

"涅盤之火,讓人嫉妒."火族的焚天自涅盤之火出現,就沒有眨過眼睛,他恨恨地一跺足,震動了整個水晶廣場《"雖然很嫉妒,但我不會去想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因為那不屬于我."

他這句話,很有自知之明.

涅五之火是絕對不可能用外力搶奪的,屬于岳家三少,焚天再嫉妒

"黃泉,你說句話.

那個半人半機械的家伙,把最後的決定權交給銀發飄逸閉日不語

"且不論他是不是神選者,他都有資格參與最終的決戰.遠古戰爭讓我們相互競爭,優勝劣汰,但在最終決戰之前,我不會殺死對戰局有幫助的競爭對手……在變成敵人之前,我們得先是隊友,因為我們要面對的,是遠古屠戮者的追殺……也許活到最後的,是我黃泉,也可能是這位岳家三少,也可能是你們其中一位,在那之前,我決定放棄剛才的要求,再打下去,我-們只會兩敗俱傷,沒人能逃過遠古屠戮者的擊殺!"黃泉最後看向岳陽:"可惜你還沒有成長起來,否則一定會成為我最大的勁敵,好好的活下來吧,我希望最終決戰面對的,是擁有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的你!"

岳陽心中暗松了一口氣,好險,終于過關了.

幾乎用了最大的力量,就連一直隱藏的滅世之輪,涅盤之火和先天真氣都用上了,才暫時擊退甕金.

在這場遠古戰尋中,如果自己不迅速提升,就算不死在黃泉他們的手中,也會死在遠古屠戮者的手中,還有那個一心殺了自己的黑獄王,此刻的自己,真是危機重重.

當然,岳陽暗中也還有保留.

如果沒有那麼多強敵,僅是甕金一個,就算再加上黑獄王,岳陽也

遠古競技場的死戰還沒有開始,岳陽不能把全部實力展現出來……正因為他有所保留,黑獄王他們才更加不敢輕易妄動.因為就算是黑獄王,也不知道岳陽的極限在哪里,他們懷疑,也許這小子已經達到了先天至尊級,只是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剛才看他輕松擊退甕金,就知道這小子還有更強的東西沒有拿出來.

"你們三個也參戰吧!"黃泉這話,是對冥皇,南宮老人和南疆妖

經過岳陽的震撼表現之後,黃泉等六位夭階強者,不再敢輕視岳陽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了,因為在他們的眼中看來,這些人表面很弱,但似乎都有不錯的隱藏實力,讓人捉摸不定.

雖然不可能人人都是岳家三少這樣的變態,可是冥皇,南宮老人和南疆妖王,也得到了對方的承認.

黑獄王絕對是那麼多人中最失望的一個.

只是他極度隱忍,並沒有表露出來.

岳陽是必定要殺的,但黑獄王還沒有找到最好的機會……站在對面的岳陽,心里想的也是一樣,他也決定在這個死亡競技場中除去黑獄王,現在就看誰更快找到機會,干掉對方!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打的就是天階強者!】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上兵伐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