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文盲,回鄉下撿牛糞吧!】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文盲,回鄉下撿牛糞吧!】

天界,古戰場廢墟.

這是一個荒無人煙的生命禁區,千里之內,幾乎沒有任何生靈存在.

雖然時隔數萬年,但傳說中的神明在遠古時代造成的空間裂隙,今天仍然無愈合.觸目驚心的天空,被不可思議的力量裂成兩半,兩種完全不同的則力量,在靜默中,不斷地對碰.偶然,激發一道道紫藍色的閃電,滋滋地劃破長空,轟殛在地面上.

地表大部分,都是火山熔岩凝固後的恐怖形態,

遠古至今,還沒有任何植物可以生存.

這里,大部分地區都是平原,沒有一處地區是噴發的火山口,地表之所以融化,完全是因為火能的劇烈燃燒.

除了傳說中的神明,沒有誰可以將千里之內的地面都燒成岩漿般的液態.

如果遙遙遠眺,則可以看見流星撞擊般的深陷巨坑……

那些巨坑,也是神明力量對憾後的產物!

古戰場廢墟的千里之內,唯一的奇跡,就是樹立在古戰場廢墟中心區域的'遠古神像’.

一尊無頭的巨大神像高達兩百米,巨大無匹,端坐在諸神像的中間.暫時,還沒有誰知道這尊神像代表著那位神明,但人們自他端坐中央的地位,可以判斷出他的地位超高,估計他就是傳說中的諸神之主.這位無頭神像的左右,分別站立著十幾位斷肢碎軀殘缺不堪的神像,跟無頭神像相似,雖然屹立不倒,但所有的神像殘缺處處,不複原貌.

十數位神像,分為兩大陣營.

隱隱,還向對面陣營表露出一種敵視.

哪怕知識再淵博的人,也無認全這些神像,但幾乎整個天界的武者都認得其中一位神明,那就是仲裁之神.

沒有誰能夠肯定仲裁之神是真實存在的,包括信奉仲裁之神的中央殿弟子,他們對仲裁之神的事跡,也不是十分清楚,隱約只是聽說過仲裁之神是力挽天界存亡的強大神明,當年的他,提出了四方下界在死亡競技場進行遠古戰爭,並將這個舉措延續至今.

在兩個陣營的左邊,站在神像隊伍中第三個位置,左手殘缺,右手拿一個巨型黃金天平的蒙眼神明.

他就是仲裁之神.

在他腳下,有著開啟遠古戰爭的'四方神碑’.

"嗖!"

一道光華自四方神碑前的戰爭祭壇上升起,沖天而起,待到極高亢處,又像煙花般下墜.

落在地面上,蒼炎,遠古屠戮者獸王,四位遠古屠戮者統領身形紛紛閃現.遠古屠戮者獸王和四位統領,因為身形過于龐大,收勢不及,它們直接將數百個密密麻麻地站立在戰爭祭壇上等待進入死亡競技場的遠古屠戮者撞飛出去,激起一陣騷亂.

看見遠古屠戮者獸王回歸,所有的遠古屠戮者都興奮地咆哮起來.

它們以為勝利了,都為了獸王的勝利回歸歡呼.

"龍騰大陸沒有能人嗎?蒼炎,這一趟很失望吧!"有個身體同樣披著紫金斗蓬,周圍卻閃著蔚藍波紋的中年男子自四方神碑前現身,他淡綠色的肌膚,異于常人,俊雅的相貌跟人類相似,但他擁有一對特別的眼睛,金色瞳孔就像貓般放大,里面流露出一種極其隱深的殘忍.帶著強烈的自信,只聽這個金色瞳孔的中年男子語帶嘲諷地沖著蒼炎開口:"龍騰大陸已經沉淪了,六千年前的獄皇中計,與西天界的三巨頭拼盡,手下死傷無數,遠古傳承方面,幾乎全部失傳,根本不可能再誕生什麼精英!僅僅看龍騰大陸六千年來,再沒有一個人能夠踏足天界,就知道完全沒有必要開啟遠古戰爭……"

"黑湖,看清楚回歸的人數再說吧!"有個身披紫金斗蓬,卻像透明人似的男子冷哼一聲:"傲慢,有時候是愚蠢的同義詞."

"怎麼回事?"金色瞳孔淡綠肌膚的中年男子聽了,眉頭一皺.

"龍騰大陸出了一個至尊級別的強者,她可能擁有神器輔助,把幾十個遠古屠戮者殺了.不過,除了她,別的人必死無疑,包括那個號稱新一代獄皇的小男孩!"蒼炎語氣有點不爽,他真不希望自己失敗後的糗樣有同伴看見.

"就連你也沒能殺死她嗎?"金色瞳孔的黑湖大為愕然.

"……"蒼炎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外殿這次私自開啟遠古戰場,甚至強行干涉四方下界的戰斗,最後造成一百多遠古屠戮者死亡,這件事我一定會上報給聖殿陛下的."透明人似的男子不等蒼炎開口解釋,伸手將斗蓬微拂,一陣輕風吹起,刹那間,此人已經消失無蹤,他的速度之快,技巧之妙,就連同樣等級的蒼炎和那個金色瞳孔的黑湖,也完全看不破他身的特殊奧義.

"……"蒼炎仍然一陣沉默.

"內殿已經沒落!"那個金色瞳孔的黑湖暗怒地哼道:"中央殿風,火,水,土四大殿主,我們外殿占據除了風殿之外的三殿,八大長老,我們外殿位居其六,完全擁有壓倒性的力量,要不是聖殿陛下一直偏幫內殿,那麼內殿的無能之輩早就該滾出中央殿了!"

"識風,的確很強,否則他也不敢如此囂張."蒼炎帶點挑撥離間地開口:"黑湖,也許我們可以合作,在某個合適的時機下."

"跟你合作?聰明的蒼炎,我需要考慮."金色瞳孔的黑湖卻保持謹慎.

"總有一天你會找我的……"蒼炎似乎胸有成竹,他緩緩地飛降到四方神碑前,准備把代表中央殿仲裁的仲裁之星拿起來.

金燦燦的仲裁之星,是自仲裁之神的神像那個黃金天平上拿下來的.

一共兩顆.

平時,中央殿拿走一顆,讓黃金天平向右傾斜.

當遠古戰場開啟,中央殿會在四方神碑放下拿走的仲裁之星,當這個神器擺放在四方神碑上,那麼就會打開前面的戰爭祭壇,讓天界的武者以第六方仲裁者的身份,順利地進入死亡競技場.一旦仲裁之星拿起來,那麼就表示關閉通向死亡競技場的通道,天界武者最少在千年之內,不能再次開啟……

"咦?"

蒼炎先是微聲祈禱,再緩緩畫出代表仲裁者的天界符文.

然而那顆仲裁之星卻紋絲不動,完全沒有像以前那樣順從仲裁者的意願自動飄飛出來.

金色瞳孔的黑湖,他正准備離開,回首一看,緊緊皺起了眉頭,帶著不快:"蒼炎,你連一顆仲裁之星也拿不動了嗎?這般的裝腔作勢,難道想趁我離開,挪用仲裁之星?我不希望再一次警告你,蒼炎,仲裁之星這種神器可不是可以用來開玩笑的,三大殿主知道,他們絕對不介意更換一個長老……至于讓聖殿陛下知道,更是粉身碎骨也無抵消的嚴厲懲罰!"

蒼炎不答,只是再祈禱一遍,畫出天界符文.

仲裁之星依然一動不動,完全鑲嵌在四方神碑上,與四方神碑渾如一體.

黑湖一看蒼炎不像跟自己開玩笑,趕緊上前來,伸出雙手,異常嚴肅地與蒼炎一起祈禱,然後動作如一地畫出天界符文,准備接引仲裁之星.

仲裁之星毫無反應.

這下,蒼炎和黑湖都意識到不對勁了,額頭有點冒汗,都不知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怎麼回事?仲裁結束,仲裁之星應該回歸,這是不可能的!"黑湖瞪向蒼炎:"在死亡競技場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到底干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干……"蒼炎心情極度郁悶,他是真的什麼都沒做,仲裁之星怎麼不聽召喚呢?

"你們怎麼不問一下我呢?是文盲就要老實地承認,不要不懂裝懂!"也不知哪里冒出來的,忽然之間,岳陽同學閃身在四方神碑前,煞有介事地指著四方神碑上面的碑文,一副為人師表的模樣講解道:"你們應該看見了這上面的遠古符文,上面寫的是什麼你們知道嗎?寫的是遠古戰爭沒有正式結束,那麼仲裁者不能擅離職守.看你們的表情,難道是我說得大深奧了嗎?那你們兩個文盲聽好了,雖然你們在死亡競技場逃跑了,但真正的戰斗還在繼續,我們還在追擊,並沒有放棄戰斗,遠古則判定這場遠古戰爭還在戰斗中,你們想做縮頭烏龜不是不行,但最少要問過我們同不同意,這下你們明白了嗎?"

"是你?"蒼炎看見岳陽,眼睛暴凸,就像普通人看見鬼一般.

"這個小螞蟻是誰?龍騰大陸的參戰者?"金色瞳孔的黑湖,看見岳陽後,也頗是愕然.

"本少爺就是剛才蒼炎所說的新一代獄皇,當然,我還沒有成長到獄皇那個程度,否則早一巴掌拍死你們兩個蒼蠅了!我還以為你們是什麼能人,原來連遠古符文都不懂,別在天界住了,趕緊到鄉下撿牛糞吧!我家鄉撿牛糞的都比你們有文化!"岳陽同學掏了掏耳朵,面對兩個不會看遠古符文的天界強者,他自我感覺良好.

原來遠古符文,還真不是大路貨.

蒼炎和黑洞都看不懂,證明天界也沒幾個人能看懂,這絕對不是誰都能看懂的東東!

岳陽同學現在沒空,否則,他還想用遠古符文寫封信寄過去調戲一下'明月光’,看她懂不懂遠古符文.現在岳陽看見蒼炎和黑湖兩人臉色鐵青,就像文盲倒拿報紙被人拆穿後的杯具表情.

感覺,實是在太爽了.

"你是怎麼追到天界來的?"蒼炎很快就強懾住心神,假如這個岳家三少一個人追過來,那麼就出手秒掉他算了.當然,他就算是吃了腦殘片,也不會這樣認為,對方要沒有幾分把握,肯定不敢追上來的.對于岳陽,蒼炎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他唯一有點顧慮的,就是那個一出手就可以秒人的人類至尊.

"原來天界也不過如此,真讓人失望."至尊冷傲的聲音,如冰珠迸裂地響了起來.

蒼炎心神一沉,旋即驚呼,意欲提醒同伴:"小心……"

可是太遲.

在戰爭祭壇上空現身的至尊,雙手已經緩緩舒張,再一次施展出毀滅之光……這一次的威力,在戰爭祭壇的天然加持和星空領域的特殊輔助之下,至尊施展出來的威力,比起之前,更強十倍.

整個古戰場廢墟,瞬間,變成了一片淹沒萬物的光海!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三界羅盤】     下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你媽喊你回家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