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斬月鏈和囚龍柱】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斬月鏈和囚龍柱】

"在秘門合攏的一刹那,我看見了他獨特的影子,丑陋的面孔,巨大蠻壯的身軀,滑稽可笑的肉翼,還有他那個聖級的盾牌,難道世間還會有另一個武者會跟他一模一樣?是他,是他煸動了小丑魚人的叛變!我還看見小丑魚人的領主'雀鯛’正在擊殺守衛的海騎士……要是沒有海龍王他的支持,膽小如鼠的小丑魚人敢反叛?"九頭海妖王一說,所有的小丑魚人都嚇得全部跪下了,連連叩頭,顫抖不已.

領主雀鯛正在外面守門沒錯,可是他是水母皇後的心腹,怎麼可能叛變?

就算叛變,也不可能聯同海龍王.

海龍王是小丑魚人最恐懼的雙性掠食者,男女通吃,向他效忠,勢必讓他玩完男身玩女體,等于雙重汙辱!

不過,現在九頭海妖王都這樣鐵板釘釘的說了,可憐的小丑魚人奴仆,自然不敢反駁,只能跪地求饒,希望幾位震怒的皇族先天,會寬宏大量地饒自己一命.

"……"岳陽與鳳仙美人對視一眼.

剛才這個九頭海妖王其實有機會沖出秘門的,但這個家伙擔心海龍王有埋伏,所以才裝著趕不及.

僅此一點,就可以肯定這個九頭海妖王,其實是一個不肯冒險的惜身膽小之輩,絕非那種成大事者.若比起海皇觀瀾,九頭海妖王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讓人奇怪的是,水母皇後為什麼會看上九頭海妖王呢?

按照水母皇後這種女人,根本不可能會看上一個沒膽子的小白臉.

難道那個深淵海牛根本沒死,而是讓海族封印入秘門里?水母皇後,真正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那個深淵海牛?

種種謎團,讓岳陽心中生出疑云,甚至鳳仙美人也大感興趣,覺得秘門尋寶的同時,也許能挖掘一點海族內部的八卦,喜好八卦消息,那可是女人的天性.

"海族有變,秘門已關."岳陽借用三色地圖的呈現能力,趁著人群混亂,暗中給鯊王發了一個信息.

"秘門雖然關了,但不用那麼快寫遺囑吧?"海星將軍看見岳陽在書寫,好心地過來,輕聲安慰道:"逆戟將軍,就算我們在困境之中,也應該繼續保持信心,身為海將軍,我們應該以身作則,做出榜樣,主動激鼓下屬的士氣,尤其是他們士兵現在正處于低谷,更需要我們的鼓舞.有各位先天強者在,根本不會有問題的,我們要一直堅持下去,尋得秘門之寶,最後風風光光地帶領下屬回去我們美麗的家園!啊嚏,啊嚏!不好意思,我,我好像有點傷風,對了,我剛才說到哪了?"

太狼如此回答他.

"看來你很鎮定啊!好樣的,同是身為棘皮類生命,我為你感到自豪!很可惜,你是一只海參,而且是一只寵物,否則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的."海星將軍又與灰太狼滔滔不絕地攀談起來.

"……"岳陽非常無語.

九頭海妖王派出一位屬下,火速追趕水母皇後,向她報告秘門關閉的消息.

十分鍾後,水母皇後很淡定地回來了,表情完全不動聲色,甚至,岳陽可以在她的眼眸深處,察覺一種'這樣剛剛好’的可怕心機.

檢查了秘門一番,水母皇後輕聲安慰眾人,表示她有辦法離開,讓大家無須擔心.

同時,又大度地寬恕了小丑魚人族人背叛的誅連之罪.

讓小丑魚人一個個感激涕零,哭磕一地.

岳陽可以斷定,這個水母皇後有問題,因為她太反常了,秘門關閉,她非但沒有擔心,還繼續去解封天界強者,難道她真的那麼有信心可以重開那道需要千人鮮血祭祀的秘門?又或者,海龍王才是她真正的伙伴,那個九頭海妖王,只是一個表面的幌子?

正當岳陽還在思考之際,在前面極遙遠的方向,又傳來一聲慘叫.

前面彙集了二十多個海族先天,都有人受傷,難道天界強者提前解封出來了?

水母皇後,九頭海妖王,海龜王,海蛇王,星盤長老在前,大批精銳親衛隊的海騎士隨後,而岳陽和鳳仙美人也混入人群中看熱鬧.

雪地上,一大灘觸目驚心的鮮血出現在眾人面前.

之前九頭海妖王派去報信的那個先天,慘死,他甚至就連完整尸體都沒有,全身爆碎,變成了一灘碎肉,唯一還能辨認的,是他的一只右手.九頭海妖王臉色大變,他恨恨地把這殘存的右手扔在雪地上,仰天咆哮,將力量提升到先天八級,准備隨時應對敵人……海龜王和海蛇王也相顧變色,這個先天是九頭海妖王座下得力的一員,先天三級的實力,雖然不算高,但能夠無聲無息地一招秒殺,那麼襲擊者最少也是先天八級以上的先天,極有可能是天界強者自封印中掙脫,向眾人襲擊.

"根本不是."岳陽給鳳仙美人暗中傳音:"這是一個自爆型的戰獸,于這家伙的體內炸出來造成的效果."

"爆裂魔蠱蟲,我聽過這一類戰獸."鳳仙美人有點困惑:"這種戰獸的威力雖大,但需要主人'種’入敵人的體內,根本不容易實現,傻瓜才會眼睜睜地讓人在身上種入爆裂魔蠱蟲."

"假如種植物人是他不設防的人,又或者,種植的人,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壓倒一切呢?"岳陽笑笑,他覺得自己有點猜到真相了.

當然,距離全部真相還差點.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靜靜地觀看整個一過程,然後在必要時出手.

在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氣氛下,沒有人願意說話,全場死一般的沉默,所有人都小心地提防著周圍,一邊很矛盾地盡量依靠團隊壯膽,踏雪前進.等找到前面的各位先天,岳陽發現他們正站在一個巨型的堡壘前.這座堡壘由天界隕石所造,高大無匹.

黑洞洞的城堡門口,就像吞噬萬物的巨獸嘴巴.

因為急于獲得這個堡壘內可能遺落的寶物,膽子大的海狗領主和龍蝦族長等先天,已經進內.

只剩下桔尾,燕和海象王,有身體紡錘一樣的儒艮長老等四人留在外面等候,其余的先天都搶先進入了.九頭海妖王有點著急,但他看了一眼水母皇後,發現她沒表態,只好忍下幾乎爆發的脾氣.

岳陽特別用天目慧眼去看水母皇後此時的表情,發現她完全沒有生氣,反而有一種冷笑的嘲諷.

仿佛無聲的說'一切逃不過我的算計’.

這個水母皇後真的那麼拽?一切真的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岳陽百思不得其解.

"三位海王,是隨臣妾前去解封天界強者,還是先行探索堡壘呢?"水母皇後親切地拉住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的手笑道:"兩位妹妹一定要隨姐姐行動,否則要讓什麼怪物嚇著了,那就是姐姐照顧的不周.我們走吧,啊對了,兩位妹妹是否要帶上親隨呢?"

水母皇後說話間,還有意無意地打量了一下岳陽和鳳仙美人,又看了看海星將軍.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趕緊表示不需要.

尤其是桔尾女伯爵,心中暗暗叫苦,深怕水母皇後識穿岳陽的身份……帶上岳陽容易讓水母皇後懷疑,不帶上,自己安全是個問題.

萬一天界強者解封出來了,大開殺戒,沒有岳家三少和天罰,怎麼抵擋?

"還是帶上吧,否則別人要說姐姐的不是了."水母皇後向岳陽,鳳仙美人,海星將軍,帶魚將軍等幾人揮手命令道:"每人帶上兩個血桶,跟在我們身後,注意我們走過的地方,別亂踩,否則觸發機關,你們將死無葬身之地.星盤長老帶領海騎士留在門口,注意怪物蹤跡,有強敵出現,立即示警,小丑魚人紮營,按照原計劃,准備大量的肉食."

盤長老看來是最讓水母皇後信任的一個.

步入堡壘,發現里面空間極大.

除了螺旋形向上,向下的巨型樓梯,以及各處大殿,偏殿,回廊等等,堡壘內還有一種特殊的傳送陣,也不知通向何方.水母皇後就像來過無數次一樣,輕車熟路地在前面帶路,繞過長廊,穿過偏殿,來到一個就像演武廳的地方,親手搬來一個雕像,將後面的畫壁推開,露出一個狹長的通道.

通道內無光,但燕伯爵早召喚了閃光海螺,就像路燈一般照亮了整條通道.

走盡通道,里面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比武場.

讓岳陽和鳳仙美人眼前一亮的是,傳說中封印在秘門中的天界強者,還真有,而且不只一個……

左邊,是個雙手鐐銬,身體讓一條長長的銀鏈倒吊著的天界強者,綁著他的那根銀鏈,很詭異地系在天空上月亮上.當然,那個月亮其實是假的,只是一個聖級月亮形的極品寶物.這樣特殊的寶物,岳陽還真沒見過,雖然不是神器,但與神器非常接近,簡直是亞神器一般的存在.這件包含了攻擊,防守,陣法于一體的月鏈形聖物,讓岳陽大開眼界,比起純是攻擊作用的殺神匕,這件月形聖鏈顯然要優秀許多.

天界強者也掙紮不脫的聖物?

如果沒有親眼看見,岳陽也不敢相信.

偏偏這是事實,還不是只有一個事實擺在眼前,而有兩個……在右邊,同樣有位天界強者,他被一根柱子束縛住,這根柱子上面雕著龍紋,上面有三個金色的光環.正是這三個光環,牢牢地把實力高達天階二級的天界強者囚禁在那根柱子.

若比起獄皇七星柱,這根雕飾龍紋的柱子,更像是一個戰獸.

而不是寶物.

它似有生命一般,與左邊倒吊著的那個天界強者意志相連,三個金色的光環也會隨著敵人的掙紮,而不住的擴張或者縮小,一邊消除敵人的掙紮力,一邊加劇地束縛敵人的身體,讓對方更加痛苦.

同理,那條月形聖鏈,也屬于對面那個囚禁在柱子上的天界強者,它同樣按照主人的意志,不時把倒吊的敵人拉高,或者放下,當敵人想休息時,它就放出一股電流來電殛敵人,借此來折磨對手.兩個人都囚禁在敵人的寶物下,偏偏誰都不肯釋放對方,反而不斷地折磨對方……

"斬月鏈和囚龍柱?寶物夠狠,但主人更狠!"岳陽無法想像,難道這兩人六千年來,都一直是這樣過的?

這,這種日子怎麼熬啊?

*********

三更了,霞飛好像還欠大家一更,遲些補上吧!

*********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神秘的海龍王】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它是海參,只是有點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