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心機第一的陰謀家】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心機第一的陰謀家】

怎麼一眨眼,這九頭海妖王向封印在此的遠古惡魔效忠起來了?

饒是岳陽的腦子,也有點整不明白.

看見岳陽和鳳仙美人進來,桔尾伯爵眸中喜色一閃,暗暗向兩人頜首.相反,那個燕伯爵臉色慘白,她有點恐懼,卻又迫于形勢,無法逃離,只能默默忍耐.之前神氣的海星將軍,現在已經萎了,在五十米高的遠古惡魔面前,他簡直就是一只小螞蟻,估計對方不動手,隨便吹一口氣他就會掛掉.

至于別的海將軍或者海騎士,更不用提,全部瑟縮成一團,一個個抖得就跟泡在冷水中的傷寒病人似的.

岳陽抬頭.

看了看這個五十米高的遠古惡魔.

認得它是外面惡魔雕像中一個,而且是那個遠古魔王雕像身邊四個惡魔雕像最左邊的那一個.

這個遠古惡魔的實力,僅是天階一級,大約跟死亡競技場的甕金差不多,比起蒼炎手下四大將,其實還稍遜一籌.當然,在通天塔,天階一級的實力,完全可以橫掃,除了極少幾個人,這個遠古惡魔若是跑了出去,絕對是可以做到所向披靡的.

"怎麼回事?九頭海妖王怎麼變成了磕頭蟲?"岳陽同學表示不解.

"是這的,這個惡魔要與水母皇後做個惡魔契約的交易,扶助她成為新海皇,水母皇後說是女流之輩,難以成為服眾的女海皇,于是她推薦了九頭海妖王.這個惡魔使用了一種秘法,將水母皇後催眠了,然後詢問九頭海妖王願不願意簽訂惡魔契約,如果願意,那麼就賜他力量,助他成為新的海皇!"桔尾伯爵悄聲解釋,燕伯爵有點莫名其妙,又有點不滿,桔尾干嘛要向屬下解釋?現在根本不宜說話!

燕伯爵好幾次想阻止,最後看見桔尾沒有停下來,反而與屬于竊竊私語,只有心中暗歎.

希望九頭海妖王沒有聽見吧.

否則,桔尾一定會惹上大麻煩的……

五十米高的遠古惡魔一邊喝著九頭海妖王手下奉上的鮮血,一邊哈哈大笑:"相信我魔棘是沒錯的,在千年之前,我也賜過魔血給你們海族的海皇,那時,也是水母皇後帶他來的."

盡管這個遠古惡魔說的大陸通用語很不標准,帶有濃重的魔淵語味道,但眾人還是聽明白了.

原來在千年前,水母皇後就帶海皇觀瀾來過這里,難怪觀瀾一個人類武者會成為海皇,原來他也得到遠古惡魔的力量.

"惡魔契約,永遠墮入魔道,以魔為主,身屬魔奴."遠古惡魔將五爪深深地紮入心髒處,然後,用滴血的利爪,在九頭海妖王的身邊,緩緩地畫了一個惡魔契約的巨大圖陣.恐怖的紅光,在巨大圖陣中爆發出來,一個猙獰無比的惡魔頭像,閃現九頭海妖王的頭頂.

遠古惡魔搭手在那個血紅猙獰的惡魔頭像上,將身體所有能量貫注進去.

一個邪惡又巨大的能量魔球,出現在惡魔頭像的嘴巴里.

紅光閃爍.

九頭海妖王站起來,不斷地吸收惡魔頭像口中的邪惡能量魔球,身體漸漸地魔化,長出扭曲的惡魔犄角,長著蝙蝠般的惡魔之翼,又長出一條長長帶刺的尾巴.九頭海妖王原來英俊的樣子,不見了,他嘴巴里全是恐怖的尖牙,十指利爪如匕,身體開始燃燒著熊熊的烈焰.

他仰天大吼一聲,再將天空中那個惡魔頭像吸進身體.

于一瞬間,他的實力,由先天九級,爆發提升,直達先天十級巔峰……

"潛力不錯,原來那個承受惡魔契約的海皇,根本沒有你這樣的潛力."遠古惡魔帶點疲憊地歎息,它揮動利爪,吩咐九頭海妖王:"聽著,我的奴仆,你必須給我准備更多的鮮血,為了賜你力量,我付出全身的力量,最少要恢複數年,才能完全恢複過來."

"當然,我當然會給你鮮血,而且是很多!"九頭海妖王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他一揮手.

身後四位先天,立即擎出四支完全不同的武器.

帶有光明屬性的戰斧,戰戟和長弓,最後一把是聖劍……有個表面實力最弱的先天,一把撕開身上斗篷,顯出真身,那是一個長有先天十級的翼族強者,外形跟空皇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兩人身上的鎧甲,空皇擁有一件光明聖鎧,而這個男子卻沒有,僅有一把聖劍.

光明聖鎧?

現在可是岳陽同學的收藏品.雖然在死亡競技場,這件聖鎧已經損壞,但岳陽同學用涅盤之火把它成功修複了,而且還用天界符文提高了一個品階,達到中品光明聖鎧,比以前空皇所穿時更加給力.

對于九頭海妖王的反叛,遠古惡魔憤怒無比.

但他很識時務,沒有沖動地在虛弱期跟九頭海妖王算帳.

它只是指著九頭海妖王咒罵道:"欺騙主上的叛奴,等我恢複了實力,那就是你的死期,背叛契約的懲罰,將永遠是你的噩夢!別以為你能夠得意很久!"

九頭海妖王哈哈大笑:"傻瓜,你永遠在這個黑曜地牢封印著,又怎麼可能用惡魔契約懲罰到我呢?有本事你現在就懲罰我,我等著,你不是很生氣嗎?來吧,來吧,本海皇在這里等著,看是最後是你懲罰我,還是我吸干你體內的殘存力量?我非常感激你所賜予的惡魔能量,但是,千萬不要以為你給別人一點東西,別人就要效忠你,什麼效忠,那都是狗屁,在這個世界,只有實力,才是真正有用的東西!"

"該死的叛奴,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那個遠古惡魔氣得七竅生煙,但一看九頭海妖王攻來,立即咆哮如雷,揮爪發出一股能量沖擊波,迫退九頭海妖王,同時,不等對方再動手,身體已經化成一團血紅的濃煙,飛速地沒入它身後的黑曜牆壁.

在那上面,有個幾近破碎的封印圖陣.

九頭海妖王還准備重擊牆壁,繼續追擊這個遠古惡魔.

那個貌似空皇的男子,卻立即揮動聖劍阻止他:"妖風,不要沖動,如果完全擊破了封印陣,讓惡魔恢複了真正的自由,那麼非常不妙.它雖然還在虛弱期,可是力拼我們兩個,還是可以的.現在,正事要緊,我們不宜在此與惡魔糾纏太久."

"說得好,我的兄弟,當我成功坐上海皇之位,也一定會支持你奪取新空皇之位的.翔羽,我們一直都是最好的兄弟,當老一代的五皇凋零隕落,那麼就是我們雄霸通天塔之時!"九頭海妖王用他的惡魔利爪,親切地拍了拍八翼男子的肩膀,表面上,兩人都哈哈歡笑,快樂無比,可是背地里,兩人都暗中提防對方……如果在接受惡魔契約吞食惡魔力量之前,九頭海妖王肯定不是八翼翔羽他的對手.

但現在,形勢來了個逆轉.

八翼翔羽非常警惕地低下頭,連聲祝賀九頭海妖王榮登海皇之位.

九頭海妖王也帶點忌憚地遠離翔羽的聖劍,獲得惡魔力量的他,現在非常厭惡這種光明力量.

"也許你們需要一點點時間來適應,放心吧,作為新海皇,我仁慈地給予你們這樣的時間."九頭海妖王把沉睡的水母皇後抓起來,扔給桔尾伯爵,然後指著所有瑟縮一團的海騎士狂笑道:"等我回來,你們如果有任何一個不跪在地面上迎接我的到來,那麼,很簡單,你們都會成為新皇登基的祭品."

"走吧,還有許多長老和領主沒有解決."翔羽勸了一句,迅速飛出黑曜地牢第二層.

"沒有錯,他們,都將是我登基的墊腳石……在我的統治之下,根本不需要什麼長老會,只有海皇,才是獨一無二的統治者."九頭海妖王哈哈大笑,帶著三名先天屬下,得意洋洋地離開地牢.

等九頭海妖王離開,桔尾和燕伯爵兩位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一團血紅的濃煙自黑曜牆壁中噴出來.

重新化成那個遠古惡魔.

之前疲憊虛弱的神態完全不見,它恢複如初.

也可能,它根本就是假裝的,一切都是它的陰謀計劃……只見這個五十米高的遠古惡魔,沖著沉睡的水母皇後開口道:"美麗的皇後,你的協議,我已經完成了,如你所願,那個貪婪的家伙,獲得了惡魔的力量.而你,什麼時候完成對我的協議呢?"

一直沉睡的水母皇後,忽然睜開了眼睛.

重新恢複成傲視天下的她,似乎從來都沒有被催眠沉睡過似的.

看見她那睥睨天下的冰冷眼神,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直覺得心底發寒,她們並非不知道水母皇後的心機,但她們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挑戰的.

實在太可怕了,這個女人簡直可以比惡魔還要像惡魔,世間的一切,似乎都在她的算計之中.

"時間,剛剛好."水母皇後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又轉過臉,向遠古惡魔道:"魔棘,你知道千年前我為什麼會與你訂立協議嗎?原因是你太笨!別以為你有兩兄弟,輪流進出黑曜石壁的封印,我就看不出來!也別以為你那種可笑的伎倆,可以欺騙到人,那只是我故意配合,否則你們根本連兩個台上表演的小丑都不如!"

"美麗的水母皇後,難道你找到了強大的幫手?你不怕我殺了你?"遠古惡魔有點奇怪.

"幫手?"水母皇後忽然轉臉,望向桔尾:"即使我身邊沒有一個高手,善解人意的桔尾妹妹,也一定會找到好幫手給我的……"

"什麼?"桔尾伯爵嚇了一大跳.

"別害怕我的妹妹,對于你的反叛,我早已經原諒你了.事實上,你的那封邀請密函,還是我親手送到武者公會的.桔尾妹妹,還有燕妹妹,你們兩個,如果我要殺你們,你們能活到今天嗎?對于我來說,整個海族,唯一忠誠而且可用的,就是你們守護三族.當年艾氏長老,鐵餅長老和骨舌長老,聽了我的計劃後,都同意用你們族人犧牲,來配合我的計劃.比起你們,雀鯛更加忠誠而且富于犧牲精神,他更願意相信我能夠振興海族,你們卻擔心我會殺害你們.兩位妹妹,其實你們完全沒這個必要,我真正要殺的人,就跟九頭海妖王,以及一眾長老領主他們一樣,他們就是到死,也不會明白是怎麼回事,完全就是愚蠢的棋子!"水母皇後一說,桔尾和燕伯爵兩個汗如雨下.

"我還以為我隱瞞得很好……"岳陽歎了一口氣.

"三少,你的確隱藏得不錯,我完全感應不到你是一個先天強者,如果不是知道內情,我也不會懷疑你.但是,一切都是我的計劃之中,所以很遺憾,我幾乎第一眼,就知道你是岳家三少,而藍斑就是天罰."水母皇後這麼一說,岳陽微汗,難怪水母皇後總是別有用心地試探,原來她早就懷疑了.

"我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這也是你的計劃嗎?"鳳仙美人笑嘻嘻地問.

"你們不會殺我,因為我掌握了你們非常迫切需要的秘密,一個關于遠古魔王複活的秘密.魔棘兩兄弟一直想利用我,讓我複活遠古魔王,而外面有兩個六千年來一直守護著封印的天階強者,封柱和北峰枷鎖,想必你們在進地牢之前,就已經交談過."水母皇後直視著岳陽:"三少,也許你不相信,但是我想說,單憑封柱和北峰枷鎖兩個,是不可能看守住遠古魔王的.遠古魔王的靈魂,早就已經逃出去了,只有一個身體,一直封印在比武場上面穹頂,魔棘兩兄弟,也一直想讓我把遠古魔王偷偷地帶進來……只要遠古魔王得到了他的身體,恢複實力,那麼整個通天塔,里面的一切生靈,都將毀滅.三少,身為新一代獄皇的你,總不能看著遠古魔王複活吧?如果你想守護你的故鄉龍騰大陸,如果你想看見通天塔在你的統禦下欣欣向榮,那麼暫時先按照我說的做!"

"最不爽就是別人安排我做事."岳陽同學攤攤手:"假如我拒絕呢?"

"你不會拒絕.三少,你只不過是大男子心理,覺得我很聰明,算計了你……為了這個計劃,我謀劃了千年之久,雖然之前沒有算到你的出現,但是,你的出現完美地補完了我的計劃,所以,不可否認,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你還是讓我算到了.三少,你先別生氣,計劃完成,我會死在這里,而你出去,做你的獄皇,與你喜歡的女人繼續快樂地生活,你是個聰明人,為什麼要與一個必死的女人爭這口氣呢?我贏了這一次,輸掉了生命;你輸了我一次,你贏了整個人生,難道這個補償還不夠嗎?"水母皇後自岳陽的身邊走過:"所以,你暫時聽我的,把這魔棘兩兄弟殺死,我會在外面等你."

"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鳳仙美人很不明白地問.

"等我死後,你就會明白,而且可能會佩服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天罰,不可否認,在修煉上,你比我更具天賦,但在算計人方面,還是我更加厲害些."水母皇後一揮手:"小丑魚人,還有我的海騎士,現在到你們向我效忠的時候了,你們都挺起胸膛,像個男子漢那樣去赴死吧!"

"皇後,如您所願!"一瞬間,原來顫抖的海騎士和小丑魚人,統統不再恐懼了,之前的一切表情,竟然也是假張出來的.此時,他們的臉上,一個個露出了既光榮又驕傲的輝光,仿佛死亡對他們來說,是世上最高的榮譽.

他們就像潮水一般退出黑曜地牢二層,返回到一層.

跪拜,送別水母皇後.

他們站起來,就像狂熱的信徒那般,一個個拔出武器,刺入心髒,將鮮血噴濺到那些惡魔雕像上面.惡魔雕像基座上的符文,本來黯淡無光,因為鮮血的獻祭,刹那閃耀出星辰般的光華,符文圖陣大亮,而那些猙獰的惡魔雕像,在血祭之下,反而變得黯淡無光……

數十個小丑魚人,圍著遠古魔王的雕像,一個接一個地自殺于遠古魔王的基座前面.

每一個,臨死前都會說一遍'海皇之路,以血鋪就’.

他們雖死,但臉上竟然保持著微笑.

岳陽和鳳仙美人看了.

心中,震驚!

說到實力等級,水母皇後根本排不進通天塔前十,但若論心機,這個女人,絕對是一等一的陰謀家,岳陽還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恐怖的一個女人.

僅僅是看數百人為她從容赴死,毫無怨言,就可以看得出她對大局的控制能力.

岳陽以為自己看見了真相,沒想到看見的只是冰山一角.

真正的真相,在這個水母皇後的掩藏下.

龐大無比.

"按她說的試試吧,我的直覺中,她對我們是沒有惡意的!"鳳仙美人看向岳陽,希望他作出最後決定.

"非常有意思的陰謀家,可惜病得快死了……"岳陽微微歎息.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死亡與微笑】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千年複興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