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千年複興計劃?】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千年複興計劃?】

黑曜地牢,第二層.

遠古惡魔看著岳陽和鳳仙美人兩人,表情帶點不屑.

一個似乎是先天,一個似乎還不是先天,單憑這樣的實力,就想殺死自己,而且還要殺自己兩兄弟?這會不會開玩笑了一點?遠古惡魔決定戲弄敵人,對于這樣的敵人,它實在提不起什麼積極性,如果說無聊,抓起來玩弄一下都嫌太弱.

"也許你們有什麼寶物,光明聖劍之類的,統統都拿出來吧!"遠古惡魔相信這兩人手里還是有點寶物的.

"打你還要寶物?"岳陽同學用尾指掏了掏耳朵,他的積極性也是很不大,主要是殺了天階五級的黑湖,現在對于天階一級小怪已經有點瞧不起眼了.

"壞蛋,你趕緊把它殺掉,我們回去二人世界!"鳳仙美人覺得別擔擱時間了.

陽同學啪地來個立正,表示聽老婆的話跟黨走的政策一百年不變.至于灰太狼,直接就在海參狀態下撲上去,它要在主人的面前立功,爭取機會表現.要知道,它就是想表現,機會也不多,要等小文麗,血腥女王和蠻牛影子她們出來,估計也沒它什麼事了.

"你找死……"遠古惡魔氣得鼻子都歪了,區區一只海參也敢挑戰自己?

另一個場所,堡壘內,偏殿藏寶室.

精金,落星隕石等秘寶,在堡壘內堆滿了藏寶室.

海狗領主,海獅王等領主和長老,一個個欣喜若狂,准備均分這些寶物.

按照海族的習慣,這些東西,只需獻出一部分給水母皇後就可以,剩下的歸屬長老會,而發現者,可以占有大頭.

"發現了好東西嗎?"手持聖劍的翔羽,和完全惡魔化的九頭海妖王,闖了進來.

"是,是妖風?"龍蝦族長,儒艮長老等大驚失色,怎麼九頭海妖王變成這副模樣?難道這就是九頭海妖王真正實力的體現?帶魚領主距離門口最近,躲閃不及,讓九頭海妖王一把抓住.在眾目睽睽之下,九頭海妖王將帶魚領主殘忍地撕成兩半,又將那鮮血倒進滿是獠牙的嘴巴里,要吸食了美味的鮮血後,九頭海妖王發出讓人牙酸身軟的瘋狂笑聲.

"他瘋了!"海狗領主見狀不妙,立即召喚戰獸,准備逃離.

將海狗領主那巨大的身軀,一斬兩半.

是來自光明大陸准備謀奪新空皇之位的翔羽,他為了尋求得力的幫手,不息先全力支持九頭海妖王登上海皇之位.龍蝦族長,儒艮長老,海獅王,還有諸多的領主貴族,非常無奈地發現,面前兩個先天十級的強者,即使己方數量上有足夠的優勢,也無濟于事.

海蚤領主剛剛鑽入堅硬的隕石地中,九頭海妖王重重一腳踩下.

轟隆!

無數的鮮血,在裂縫中滲出來.

先天五級的海蚤領主,讓魔化的九頭海妖王,直接踩死在地面底部.

"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把所有的寶物交出來,然後自殺;二是沖上來被殺!第一個選擇,你們會死得比較舒服,而第二個選擇,我保證,你們會死得非常的痛苦,而且悲慘!"九頭海妖王得意忘形地狂笑,肆無忌憚.

"放過我們吧,我們可以奉你為海皇."儒艮長老還想拖點時間.

他沒有理會海馬領主的求饒,直接將甲殼堅硬的海馬領主活活地掐死,再強行扭斷脖子.

最後,還瘋狂地一口咬掉海馬領主的腦袋.

大嚼起來……

于比武場靜坐的水母皇後,此時漠無表情地哼了一聲:"上天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站在她身邊,有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聞言都雙手顫抖,難以自制.

她們非常畏懼水母皇後.

但現在也終于明白了,水母皇後根本不屑殺死自己.

兩人恐懼,只是因為水母皇後把一切都算計好,包括九頭海妖王接受惡魔力量,還有發狂殺人,甚至還借助岳家三少和天罰來對抗遠古惡魔.這一切,都掌握在這個水母皇後的手中.桔尾伯爵和燕伯爵自童年時期就認識水母皇後,可是她們直到今天才發現,自己從來都沒有看清過水母皇後.

"兩位妹妹,坐吧,以三少和天罰的能力,要殺死兩個遠古惡魔,時間不會超過兩小時."水母皇後自己垂目靜坐,揮揮手示意桔尾和燕兩人坐下:"你們是不是有很多說話想問我呢?"

尾覺得自己反叛,水母皇後都沒殺自己,干脆就豁出去了:"為什麼要殺死各位長老和領主?"

"新海皇即將登基,你覺得留下一個思想守舊的長老會和各自為政的貴族階層,會是一件好事?對于海族來說,我們最大的敵人,從來都是自己!我們海族不缺乏資源,更不缺乏後輩,我們天生就有許多的優勢,比如環境舒適,天敵稀少,幼兒存活率極高,少年成長順利.又比如身體條件優秀,一出生就有強大的實力,而且還有天階強者遺落在海底的各種秘寶,殘存力量等等,這些條件,都可以讓海族後輩飛速成長.可是,為什麼龍騰大陸那種條件艱苦,資源奇缺的地方能夠湧現岳家三少,雪貪狼,葉空,海大富等等璀璨閃華的新星呢?桔尾,你的未來女婿岳霆,在龍騰大陸幾乎沒有任何名氣,在通天塔根本無人知曉,可是他的潛力是多少,你應該知道的,你認為有多少的海族少年能夠達到像他那樣先天七級的潛力呢?"水母皇後如此反問.

"……"桔尾一想,覺得還真是,海族先天雖多,但後輩卻渣無可渣,包括許多皇族王子公主也擺不上台面.

別說跟岳家三少那種超變態的天才相比了.

就是跟雪貪狼,葉空和海大富等少年武者相比,海族的年輕一輩,也會慚愧得無地自容.

僅僅是修煉二十多年,還是自行修煉.

人家一個個都准備問鼎先天.

對于修煉動輒三五百年以上才能達到先天的海族少年,這一種差距,簡直就是天與地.最重要的一點,海族處于通天塔高層,最少也是通天塔六層以上,一出生就擁有強大的實力.比如通天塔十層無盡之海出生的皇族,一出生就擁有普通六級的實力,這是龍騰大陸的人類武者,有可能終其一生也無法達到的境界.

然而,短短二十年.

人類的少年,就追上並且輕易地超越海族的少年.

當人類少年開始問鼎先天,以後就會遠遠地拋離所有的競技對手,再不給海族少年任何的追趕機會.

"海族的先天,幾乎全部都是老家伙,他們要不是得到天階強者隕落後的能量或者寶物,也不可能有今天這樣的實力.他們活著,已經成為了海族未來的障礙,我不殺他們,難道還讓他們繼續損毀海族的未來?"水母皇後抬起了眼皮,凌厲的目光如劍,迫視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當時我嫁給觀瀾,就是有心改變海族的未來,如果我真的像你們擔心的那樣,我會讓你們與他生下兒子和女兒嗎?兩位妹妹,我不需要任何人明白我做什麼,但是,我很希望,你們不要以為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你們的事.相反,我為了海族的未來,完全可以容忍這些,因為觀瀾與你們生出的兒女,的確也有非常優秀的後代,比如桔尾你的女兒羽紋."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身體情不自禁又微微顫抖一下,原來觀瀾與自己的事,這個姐姐是知道的.

"我不怪你們,因為早年,我無法生育.雖然觀瀾不知情,但讓他與你們私會,其實是我暗中的安排."水母皇後一說,桔尾伯爵和燕伯爵更是大汗.

"您,您不怪三少嗎?"燕伯爵鼓起勇氣,問了一句.

水母皇後能原諒自己的桔尾,是因為是姐妹.

但這不等于她會原諒岳家三少.

畢竟岳家三少殺了海龍太子和海葵長公主等等王子公主,這些都是水母皇後的親生骨肉.

對于這個問題,水母皇後的臉上,露出一種嘲意:"真是笑話,難道直到現在,你們還以為海龍和海葵是我生的兒女嗎?那是我的使女,吞食了'變形珍珠’的小丑魚人生的公主王子,你們真的以為我會與海龍和妖風那兩個傻瓜生兒子嗎?在我的眼中,他們就連海面上漂浮的垃圾都不如!"

桔尾有點糊塗了:"那麼,您為何要對三少懸賞千萬?"

這一問完,她又旋即明白過來.

造勢!

水母皇後其實是給岳家三少造勢,借此來宣揚他的實力,將他更快地進通天塔武者的視線中.

桔尾和燕伯爵兩人想通這一點之後,又對造勢的動機想不通,為何她要給岳家三少造勢?水母皇後她是不可能嫁給三少的,三少對于海族,只有仇恨殺戮而沒有幫助,水母皇後何解要給敵人宣傳呢?

"海皇觀瀾,是個優秀的男子.這一點,你們也知道.但在我的眼中,他還不夠優秀,觀瀾有野心,但他的野心終極也不過是通天塔的海域,再大也僅是先天至尊境界……嚴格來說,觀瀾他只是一個守成有余進取不足的男子!如果我的男兒身,我絕對做得比他好,可惜我不是!"水母皇後緩緩地閉上眼睛,把凌厲如劍的目光全部掩藏起來:"當天,他去烈火島,我就知道,他必死無疑.一個普通天才,遇上一個萬年不出的絕世天才,他絕對無法活命回來."

"難道觀瀾死了,會對海族未來有所幫助嗎?"桔尾憤怒了,觀瀾一直是她深愛的女人,水母皇後明知他會被岳家三少殺死,竟然不加阻止?

"你?"燕伯爵也氣得不輕.

"雖然是命中注定,但畢竟是夫妻,那時我還勸過他一句,但他對我深懷恐懼,極度提防,我的勸說完全聽不進去."水母皇後一說,桔尾和燕頓時泄氣了,想氣也氣不起來.的確,以觀瀾對水母皇後的態度,能聽進去才怪呢!

"那麼安息是你派去的?"桔尾不甘心地追問.

"不,我從來沒有與安息對話過,我沒有認識一個仇恨偏執狂的必要."水母皇後神色傲然:"其實,我真正的目標,就是岳家三少.早在千年之前,我就在做這種准備了,岳家三少,是我複興計劃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千年之前,岳家三少根本沒有出生!"燕伯爵覺得水母皇後是不是算計人算計得瘋了.

"世間,有一顆五千年的落星珠."水母皇後淡然一笑:"那是我在落星海'死淵’里撿到的,它的作用,就是預言……通過預言落星珠,我看見了千年之後,在龍騰大陸,有一個絕世天才出現……于是,我就准備了一個千年複興計劃.也許因為我的千年複興計劃,發生的曆史,跟預言時看見的片斷,有了一點點的差異,但是我的千年複興計劃,非但沒有影響,反而變得更加的完美.你們永遠也感受不到,當一切掌握在你的手中,而你就像一個孵蛋的媽媽,靜靜地等待那個蛋誕生出新生命,那種滿足,那種成就感,你們是永遠也無法感受到的."

"現在我有點明白,為什麼三大長老會支持你的計劃了,因為你太可怕了."桔尾已經徹底無語.

"最後一個問題,你可以說服三大長老,也可以命令小丑魚人和海騎士為你犧牲,但你拿什麼來說服三少幫你振興海族?他是絕對不會聽你的!"燕伯爵最想知道這一點.

"三少,我不需要他幫我做什麼……雖然死淵的詛咒,再加上預言的反噬力,讓我幾乎死去……"

水母皇後睜開眼睛,原來凌厲如劍的雙目,變得柔情似水.

她在這一刹那,就像一個慈祥的媽媽.

當桔尾和燕兩人看得大愕時,水母皇後的唇角,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我努力了千年,非但沒死,還生了一個非常聰明而且跟我非常相似的女兒……你們永遠也不會懂,她也永遠不會知道,我這個媽媽,都曾經為她做過些什麼."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心機第一的陰謀家】     下篇:正文 五百七十三章女海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