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遠古魔王是什麼級別?】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遠古魔王是什麼級別?】

封柱和北峰枷鎖都不相信岳陽一分鍾能夠擊殺天階一級,他們無法想像.

即使是他們全力以赴,配合使用囚龍柱或者斬月鏈這種寶物,要殺死天階一級,也需要一小時以上.這還得看對手的體型與種族特性,一些體型特別巨大的,比如不將頭顱砍下並且粉碎掉都不會死亡的遠古惡魔,那麼戰斗時間更久.

殺死兩個遠古惡魔,要現在的封柱和北峰枷鎖來執行.

沒有一天時間,根本不可能完成.

要知道,與一個敵人戰斗,和與兩個敵人戰斗,完全不是簡單地將時間倍加就行的,一打二,戰斗的付出最少要增加十倍.

"你現在是什麼級別?"封柱實在看不透岳陽的真實等級,他還以為岳陽是個比自己更高等級的天階強者.

"先天六級,啊,是先天七級,剛才殺完魔棘兄弟後,又升了一級."岳陽同學如此回答.

"這怎麼可能……"別說封柱和北峰枷鎖不相信,就連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也覺得不可思議,不是沒有低級殺死高級的先例,但先天七級殺死天階一級,這比螞蟻咬死大象還要誇張.如果相差一個等級,因為屬性或者技能上的壓制,等級高的輸了,還情有可原.問題是天階一級與先天七級相差多少級覺得幸好不告訴他們自己殺過天階五級的黑湖,否則他們恐怕會瘋掉.

當然,那次殺黑湖,是有很多原因的.

一是至尊和夜後聯手,已經在將大意的黑湖重創.

二是諸多神器和戰獸聯合圍殺,再加上蒼炎那家伙自私,惜身保命,不肯上前營救,黑湖孤立無援.

三,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岳陽使用了命運卡片賜予的法則力量,黑湖無法抗禦.灰太狼變成的滅世魔狼差點吞噬成功,迫使黑湖反複透支生命,因為獄皇七星柱的禁制,黑湖又在傳送失敗時,讓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先後用神器打擊,痛不欲生之際,黑湖還挨了岳陽的致命一擊,那是新練成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霜華劍’,如此多的重創,所以黑湖即使是不死之身,都不可能活得下來.

岳陽能夠殺死黑湖,只是一個計策的成功.

沒有至尊和夜後,他很難殺死黑湖.

就算是岳陽自己的預計,他單獨能夠殺死天階三級的中央殿四將就已經接近戰斗極限.

如果換成智慧不足的遠古屠戮者獸王,岳陽倒可以用法則力量和涅盤之火來威嚇,但想殺死還是很艱難,畢竟天階五級不是軟柿子,不是想捏就捏的.

天階五級難殺,天階一級,對現在的岳陽來說,已經不再是難題.

經過血池拷問所大戰遠古泰坦,那是最難的一戰,因為法則力量還沒能掌握,先天劍氣也還沒有得到劍靈禦姐的指點,還沒有形成黑歸藏和白霜華,遠古泰坦烏蘇非但肉體強蠻達到極點,心髒還擁有一滴神血,根本就是不死之身,要不是岳陽擁有涅盤之火,根本不可能殺死那個難啃的烏蘇.

遠古惡魔的魔棘兄弟,比起同是天階一級的遠古泰坦烏蘇,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

遠古泰坦烏蘇,它原來可不止天階一級,只是在血池拷問所里一直折磨,褪減到天階一級……魔棘兄弟要是遇上遠古泰坦烏蘇,即使是二打一,它們也會死得很難看.

別的不說,僅是'泰坦霹靂’,就能讓魔棘兄弟吃不了兜著走.

天階一級中,魔棘兄弟幾乎是最弱的存在.

就連遠古屠戮者在肉體上,也遠比它們強蠻,雖然智慧上要稍遜一籌……

"我還是不能相信."北峰枷鎖提出了一個要求:"能把遠古惡魔的惡魔心髒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嗎?不要告訴我連惡魔心髒都沒有拿,那可是好東西."

"惡魔心髒讓我的狗吃了."岳陽一說,北峰枷鎖和封柱兩人又咚一聲倒在地上,差點暈死過去.

"呃!"灰太狼配合地打了一個飽嗝.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為之絕倒.

岳陽想了想,拿了一個符文水晶瓶,遞給桔尾伯爵,這是他用涅盤之火煉過的惡魔之血,算是桔尾帶進秘門的謝禮.原來的惡魔之血就像岩漿般高溫燃燒,色澤黑紅,現在經過涅盤之火的淨化,大量的魔血濃縮為三瓶,色澤璀璨金黃,能量充盈欲溢.

這種好東西舍得給桔尾一瓶,已經算岳陽慷慨.

桔尾初時不接,但旋即又點點頭,微笑道:"謝岳家的聘禮."

她是指女兒羽紋和岳霆聯姻,雖然岳陽沒有作主,但他很支持,這樣一來,兩家聯姻的事情離成功就不遠了.

燕伯爵也不是吃虧之人,立即向岳陽開口提議:"三少,我家里也有個小頑皮,年僅九歲,聽說令弟岳風聰慧過人,潛力極佳,我們兩家也結為秦晉之好如何?"

"我了個去……"岳陽聽得很頭暈,自己可不是包辦婚姻的月老,對這種事愛莫能助.

"三少,待秘門事了,燕當前往龍騰大陸,親自拜見岳家主,細敘聯姻事誼."燕伯爵看來對這件事也非常積極,岳陽暗叫好險,幸好不是塞個女兒給自己,否則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肯定以為自己就是沖著聯姻來的.其實無論桔尾還是燕,兩位女伯爵都有自知之明,要把女兒嫁給岳家三少根本不可能,天罰就在他身邊,要是讓天罰知道了,這位剛剛晉升先天至尊的女至尊不當場暴走才怪.

與其招惹天罰的憤怒,還不如聯姻岳家三少的兄弟,反正只要拉上關系就行.

岳家三少未來不可限量,自己的女兒資質有限,也配他不上.

對于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的好意,岳陽同學既不反對,也不支持.反正這些事有岳海老爺子決定,不歸他來管,再說他自己泡妞都忙不過來,哪里有空管別人.

"咳,三少……"北峰枷鎖開口了.

"你也有個女兒?"岳陽覺得天烏地暗,暗無天日,看來出名真不是好事,到處有人聯姻.

"想哪里去了,我還沒有結婚呢!"北峰枷鎖非常的抓狂,自己哪有女兒跟這小子聯姻,再說有寶貝女兒也不嫁給這小子!

"他的意思,是想問你,要不要與我們聯手.冰風谷里有一個很厲害的家伙,每千年都會鑽出地面,我們得費好大的勁兒才能把它打回地底,如果你來,我們也許會輕松許多."封柱一說岳陽就明白了,原來是看見自己實力不錯,想雇傭打手.

"傭金多少呢?"岳陽同學先小人後君子,問清楚再說.

"傭金?"北峰枷鎖傻了.

"沒錢清誰干活啊?我才不會吃飽了撐著沒事干地幫你們打什麼地底蟲!"岳陽同學滿口拒絕,為人民服務早過時了,現在就連大官也是為人民幣服務的,一句話,無利不起早,沒錢沒動力!

"不用你出手了,你留在這里幫我們看著這個天穹就行,只要看見這里的星星黯淡,你就提升力量,散發光芒,讓這里封印的星辰封印陣吸收能量,重新生效."封柱覺得這活挺簡單的,別說岳陽能做好,就是換個先天強者也能做好,要不是擔心遠古魔王的替身溜進來,那麼他們根本不需要請求岳陽留下看守.

"抱歉,我剛約了小美人,可不能遲到."岳陽表示還是解決單人漢的個人問題比較重要.

"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感,遠古魔王可是人人得以誅之的大魔頭!"北峰枷鎖覺得岳陽同學有點不對勁,這小子太早熟了,普通人類青年可是***感過剩的年齡.

"啊……欠!"岳陽漫不經心地伸了個懶腰,又打個啊欠,似乎有點困了.

"看來通天塔真要滅亡了!"封柱大暈,通天塔好不容易誕生一個天才,竟然這副德性,真是想不完蛋都難!

"你們的囚龍柱和斬月鏈好像還不錯……"岳陽的目光在對方的寶物上掃來掃去,封柱和北峰枷鎖聞言大驚失色,趕緊搖頭又擺手:"不行,這是與我們生命相連的聖物,意志與寶物一體,不論如何,也不能給你.至于金錢,我們都呆在這里六千年,哪有什麼金錢,再說像你這樣的人,應該不缺錢才對!"

"錢是不缺,問題沒錢,干活不提勁啊!"岳陽表示學雷鋒現在只剩下口號,自己要真學雷鋒就變傻孩子了.

"這樣,你先過去冰風谷看看,如果那個家伙自地底鑽了出來你就回來通知我們,我們去把它打死,所得統統歸你,這總可以了吧?"北峰枷鎖要換成以前,是要鄙視岳陽同學的,但現在要求于他,即使心里鄙視表面也不敢呈現出來.

"好麻煩,如果我看見了,我直接打死了,它的一切還不是歸我?"岳陽反問.

"那也行啊,你打死了全部歸你!"封柱表示自己啥也不要.

"不行!"岳陽搖頭.

"又怎麼不行呢?"封柱和北峰枷鎖都有點暈了,東西都統統歸他所有,怎麼還不行?

"如果我打死地底鑽出來的那個家伙,東西當然歸我,就跟我剛剛打死遠古惡魔的魔棘兄弟一樣.但你們請我去打死它,沒理由一點傭金都不出,這樣你們光支使我干活,不發工資,大哥,這活誰也干不了,不發錢的活誰干啊?除非是傻瓜!"岳陽同學覺得不公平.

"……"封柱和北峰枷鎖兩人聽了,頓時內牛滿面:"照你那麼說,我們六千年沒拿工資,還一直守在這!"

"這老板也太黑心了吧,六千年不發工資?誰讓你們守這的?"岳陽問.

"獄皇."封柱非常郁悶地說出這個名字.

"這沒辦法,獄皇都掛了."岳陽對此愛莫能助,同時非常好奇:"獄皇讓你們守在這,守一輩子?"

"原來說守一百年,誰不誰不知秘門關後,一直書書網沒有他的消息,我們又不能擅自離開,只好一直守下來.時間都過了六千年,遠古魔王不除,我們要一直守下去,好命苦!"封柱簡直想大哭一場,誰不知哇地哭出來的是北峰枷鎖:"柱子你還好,你是龍騰大陸的人,保護你們的家園那是應該的,我只不過是天界來這里游玩,憑什麼讓我也守在這里六千年呢?你們太過份了!"

"……啊,好吧,你們別裝哭了,我考慮一下把遠古魔王的問題."岳陽覺得自己身為新一代獄皇,也該有點責任感,于是問:"這家伙是什麼級別?"

"遠古魔王?天階八級!"封柱一說,岳陽立即掉頭就走:"當我沒問過!"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其實這次算慢了!】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誰算計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