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誰算計誰?】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誰算計誰?】

岳陽現在可沒有閑心幫封柱和北峰枷鎖兩人對抗遠古魔王,一是遠古魔王早就逃遁離開了秘門,想找到這家伙那是大海撈針;二是遠古魔王的身體還封印在天穹,不僅有天穹星辰陣封印,還有封柱和北峰枷鎖看守,即使是天階強者,想來強奪也不太可能,別說天穹封印了,就是囚龍柱和斬月鏈也不是吃素的;三是遠古魔王多疑,絕對不可能再踏足秘門.

比起險之又險,死里逃生才獲得的自由.

相信遠古魔王甯可不要原來的身體,也不會再進入秘門世界.

"你要不願意幫我們,干嘛要殺死魔棘兄弟呢?"封柱有點奇了,殺死魔棘兄弟,岳陽也沒得一分錢傭金啊!

"因為,那是我讓他殺的……他得到的東西,持會是整個通天塔的海域,甚至更多."水母皇後回來了,目厲如劍,直視人心地看向岳陽:"你的時間擔擱得太久了,幸好還來得及."

陽同學知道她批診什麼.

看來水母皇後早就猜到自己在殺了魔棘兄弟後,會回寶典世界,與鳳仙美人歡好纏綿.

也許是自己與鳳仙美人纏綿的時間,稍微久了一點點.似乎讓她的計劃產生了影響.岳陽有點尷尬,但臉皮厚,裝著沒聽見.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還想替岳陽辯護兩句,水母皇後輕輕一擺手:"算了,根本無損計劃完整,其實這樣也好,經過臨時的細微變化,敵人疑心就更小了,我的計劃也更容易成功,更加完美."

北峰枷鎖奇怪地看向她:"你讓三少殺死魔棘兄弟,是計劃的一部分?那是一個什麼樣的計劃?"

桔尾和燕兩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岳陽.才能猜到一部分.

他甚至能猜到水母皇後梏下來會說什麼,卻不搶先道破,只是臉帶微笑地靜等水母皇後開口.雖然水母皇後是個敵人,但她極之聰明,又富于心計,這樣的人,如果是敵人很頭疼,如果合作共事,做盟友卻挺有趣的.如果她不是身中詛咒,死亡在即,岳陽還真期待與她交手.

可惜,岳陽已經看得出.

這一個千年計劃,將會是水母皇後的絕世之唱.

水母皇後緩緩地閉上眼睛:"這是一個千年前就開始制訂的計劃,你們也許忘了,當時有個小丫頭向艾氏,鐵餅和骨手三長老建議,讓你們別殺魔棘兄弟的,一直留著魔棘兄弟,自那時開始,一切都為了今天的計劃……"

"俗,你就是當年那個鬼靈精的小丫頭?"封柱平-了一大跳.

"往事不必再提.現在,我跟你們說說我的計劃.

其實不論是你們,還是兩位妹妹,或者我,甚至三少,現在都在計劃之中."

水母皇後坐在地上,分別給岳陽,桔尾,燕,甚至封柱和北峰枷鎖兩名看守者,都布置了一個任務.

大家聽完水母皇後這個計劃後,包括岳陽在內,都徹底震驚了.

岳陽心中湧現一個形容詞.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水母皇後的心機,那就是恐怖!

"幸好她不是一個男子,否則比赤帝還讓人頭疼."岳陽暗暗的感歎.

"好,盡管我們發誓,只有獄全才能命令我們,但今天為你破例."封柱與北峰枷鎖沉吟許久,最後作出了一個決定:"我們就聽你一次,不過僅限這一次.

秘門之內,雪境世界.

冰風谷.

一望無際的雪山,連綿起伏,這是一個冰雪世界.每座山頭,都埋葬著一位遠古惡魔,這些讓獄皇親手擊殺並且封印的遠古惡魔「除非神明降臨,否則不可能重新複活.它們曾經強大,但此刻已經完全成為曆史的塵埃,再也無足輕重,僅是獄全當年輝煌戰功的一筆.

在無數雪山圍繞的中間,有一個冰風割面的巨型山谷.這里滴水成冰,寒風似刃.

唯一與周圍雪山環境不相苻的是,在冰風谷的底部,有一個岩漿翻騰高熱無比的熔岩湖.

里面,封印著一個強大的惡魔……遠古魔王座下四大遠古魔仲之一,這位邪魔族的魔尊以狡詐聞名,它是唯一詐死成功,用暫時的死亡欺騙過獄皇的遠古惡魔.

這位名叫焱爍的魔尊,在三千年前,就漸漸掙脫封印.

幾乎每一千年,它都會自地底鑽出地面,嘗試沖破埋葬了所有遠古惡魔的惡魔墳場,冰風谷絕地封印!

如果沒有封柱和北峰枷銷兩位天階強者的鎮壓,那麼它早在兩千年前,就成功逃脫了……今天,當魔棘兄弟死亡的感應傳過來,這位等待千年之久的魔尊,立即自深深的岩漿湖鹿,蘇醒,壓抑了心底的激動後,緩緩地在岩漿中游動,上浮.

當它的頭顱露出岩漿湖面,立即露出厭惡的神色.

它看見了最不願意看見的兩個人,一直在天穹星辰封印陣前看守遠古魔王的兩位天階強者,封柱和北峰枷鎖.

"狗屎,為什麼你們還沒有死去呢?都六千年過去了,你們為什麼還活著?實在太不公平了,我們遠古惡魔才享有漫長的生命,你們只是卑瓏的人類,生命之短,就綠豆芽菜一樣,一下子冒出苞芽,長出葉子,但很快,夏去秋來,立即枝葉枯萎,腐朽成泥!我真想不明白,為什麼如此卑賤的種族,竟然能打敗高貴的遠古惡魔,我們可是眾神的兒孫輩,而你們,完全是失敗的作品,泥捏的玩偶!"焱爍魔尊一看封柱和北峰枷鎖,就仇深似海地咒罵起來.

"廢話真多!"封柱冷哼一聲.

他與北峰枷鎖爆發提升,達到夭階二級的極境,狠狠地攻擊向焱爍.

此時的焱爍魔尊,又經過千年的蓄積,實力已經超過封柱和北峰枷鋪兩人,達到天階三級初階.只是它的膝蓋以下,還封印在冰風谷絕地封印之中,無法離小〕說就來o開岩漿湖.

否則,以封柱和北峰枷鎖,還無法輕易將他鎮壓回去.

焱爍魔尊也提升力量,將積攢千年的力量和火氣統統爆發出來,一時間,烈焰火柱騰空而起,就像火山噴發那般,岩漿湖里血紅的熔岩,沖射天際,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濃煙滾滾,彌漫整個岩漿湖,而就在里面,三人作殊死搏斗.

轟轟轟轟轟……

一場如同千年之前的大戰,重複上演.

半小時後,浴血奮戰的封柱和北峰枷鋪落到一座雪山上,而焱爍魔尊,則抓狂地沖他們瘋狂咆哮.

它還無法離開岩漿湖面,否則兩人不會那麼輕松,就脫離戰斗.

"出來,囚龍柱!"封柱將他的囚龍柱高高舉起,三個巨大無匹的

金環在他的頭頂擴散,只要遲到極點,柬得住敵人,那麼就連遠

在諸多聖級寶物中,囚龍柱是一種極品聖器,它的作用,完全與主人的意志有關,當主人的意志越強,那麼發揮的威力越大.

"斬月鏈……"如果說世間還有一種可以與囚龍柱相提並論的束縛

類寶物,那就是斬月鏈,這兩個寶物聯合起來使用,威力堪比神器.

"該死的人類,你們總是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焱爍魔尊非常

抓狂地沉入熔岩湖.

面對寶物,他有自知之明.

如果不繼續下沉,那麼自己的結局將與魔棘兄弟一樣,讓人抓到黑曜堡壘封印,在那里,封印力量更大,更加不可能逃脫.焱爍魔尊咒罵一句,恨恨地下沉,返回岩漿湖底繼續休眠.力量尚不足掙脫封印,要不然,就不需要畏懼這兩個該死的人類了.

十分鍾過去,焱爍魔尊忽然一改平時那樣上浮.

踔丑陋的頭顱鑽出翻騰的岩漿湖後,忽然露出一種狡詐又詭異的笑容r

"回去?已經太遲了!"焱爍魔尊發出一陣讓人耳酸的怪笑「顯得

非常的得意.

此時,在比武場,天穹星辰封印陣下.

九頭海妖王正囂張無比地批評著水母皇後:"剛才本王沒有聽鋁吧?你說你不同意?你是不是讓本王玩多了玩殘了腦袋啊?竟敢說不同意?你有這個說不的權力嗎?你有這種阻止的能力嗎?像你這樣母豬一樣的爛姝子,本王以前是利用你,才勉強跟($:上床的,否則,本王根本不會看你一眼!你不知道你有多麼惡心,永遠都裝出一副皇後的賤樣,惡心死人了,你以為裝成這樣,就不是一個爛賤的婊子了嗎?本王J!.替觀瀾那個傻瓜感到悲哀,他怎麼會願意娶你這樣爛貨,天知道你給他戴過多少綠帽子!該死的,本王直到今天,還不能肯定海龍那個白癡是不是本王的種!要真是本王的種,沒理由那麼白癡!"

水母皇後一聲不吭.

桔尾和燕伯爵也躲在角落里,至于喬裝成逆戟將軍的岳陽同學,更是百無聊賴地打了一個呵欠.

手持聖劍的翔羽,根本沒看岳陽他們這些海將軍一眼,只是迫視著

水母皇後.

他微咳一聲,提醒狂熱叫囂的九頭海妖王道:"妖風,這個女人不簡單,我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她似乎隱茂了實力,不太像是先天八級.

九頭海妖王非常不爽地咆哮一聲:"如果她還以為本王是當初的我,那就大錯特錯了!本王現在得到了惡魔力量,達到了先天十級顛峰,別說這個妹子只有先天八級,就算隱藏實力是先天九級,先天十級,這個婊子今天也必死無疑!"

"白癡!即使本後沒有任何隱蕺力量,你這個屑小,也沒有交格成為本後的對手,像你這種毫無實力又自以為是的白癡,永遠只能像當初那樣,俯跪在本後的腳下,舔著腳趾,像狗一樣獻媚!"水母皇後一說,所有人立即看向九頭海妖王,想不到啊,九頭海妖王當年為了討好水母皇後,竟然舔地的腳趾?岳陽同學差點沒有向九頭海妖王伸個大拇指,強人啊!

"嘔!"灰太狼差點吐了,自己向主人表忠心,最多是蹭下褲管,

搖下尾巴,運貨竟然舔腳趾,這也太重口味了!

"該死的婊子……"九頭海妖王讓水母皇後一揭破往事,立即無地

自容,氣得渾身發抖.

"咳咳咳!"他的盟友翔羽裝著沒聽見,其實心中暗樂.

"好了,別跟她們廢話.趁封柱和北峰枷鎖離開,你們立即把這些人殺掉,只要破了天穹星辰陣,魔棘兄弟就會出來,按照約定「我們會支持你們成為海皇和空皇."有個海祭祀打扮的男子,一直不聲不響地跟在後面,他察覺到周圍的確沒有埋伏,封柱和北峰枷鎖也遠去冰風谷鎮壓焱爍魔尊,一時之間根本趕不回來,才緩緩開口.他一開口,就直接命令九頭海妖王的翔羽行動,身份似乎非常的尊貴.

"空皇是與我無關,但是海皇,海族已經有了最合適的繼任人選."外面通道中,忽然有一個人飛掠而進,她手持海皇戟,正是海鸚鵡.

她的目光無視九海妖王,掃過水母皇後,直接看向躲在角落里無聊地畫著小囡囡的岳陽同學.

九頭海妖王愕然,怎麼這時還會有人出來搗局?

而且還是一個先天一級的女子.

看見海鸚鵡身上穿著海皇鎧和手持海皇戟,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眼睛立即瞪圓了.

這個女子,的確很像一個人……水母皇後抬起眼簾,看了海鸚鵡一眼,又緩緩低垂下去,仿佛沒有看見這個人似的.海祭祀打扮的那個男子,看見海鸚鵡進來,臉色激變,立即揮手,喝道:"殺了她,殺光所有人,我們的時間有限!"

"放心,這只是一個先天一級的雌兒,本王一只手指就可以秒殺

她."九頭海妖王滿不在乎.

相比之下,他對水母皇後更加警惕.水母皇後畢竟是一個掌權海族千年的女強人.

若不是獲得了惡魔力量,背後又有強有力的支持,他還真不敢向水母皇後叫板.

九頭海妖王就像閃電一般,飛掠向海鸚鵡,右手直接抓住海皇戟,左手掐向海鸚鵡的脖子.他既想一擊秒殺對手,又想把海皇戟搶過來,名正言順地成為新海皇.

"不對……"海祭祀打扮男子,忽然急呼起來,提醒九頭海妖王

要小心.

但,已經太遲.

兩只巨大的臂膀,一左一右地伸出來,輕易格開了九頭海妖王的襲擊.九頭海妖王雙臂被面肷不可抗禦的巨力彈開,中門大露.海鸚鵡信心揮出海皇戟,使用最大的力量,再加海皇戟原來的威力,直接把九頭海妖王打飛出去.

如果不是她僅是先天一級,發揮海皇戟的力量有限,九頭海妖工非

重創不可.

九頭海妖王憤怒地自天空折射,准備立即反擊.

誰不知,一看清海鸚鵡身後的兩大護衛,立即嚇得呆住了……傳說中海族的守護神,深測海牛,竟然有兩個之多,出現在那個陌生女子的身後,成為她的護衛.

難怪發揮了先天九級威力的自己,也會讓她輕易打飛,原因是她捅有兩個夭階二級的護衛!

"海族的守護神,不是已經死了嗎?"翔羽也覺得喉嚨發苦,完了,自己殺戮過狠,惹出了海族的守護神.

"你們立即斬殺水母皇後及一干隨從,打開天穹星辰封印陣……’)那個海祭祀模樣的男子,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氣,回視海鸚鵡,鎮靜自若地哼道:"她,就交給我來應付.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遠古魔王是什麼級別?】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