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詛咒】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詛咒】

那個喬裝成海祭祀的男子,閃電一般,沖向海鸚鵡.

梅鸚鵡一步不迫.

她身後兩個手持長斬刃的深淵海牛,高速游出,守護在她的面前.在它們揮起長斬刃攻擊之階,那個海祭祀打扮的男子,緩緩伸出左手,按向地面.一種特殊的領域力量,在他的左手散發出來,范圍並不算很大,不過也有方圓二十米的空間,包括他自己在內,兩個深淵海牛同時陷入靜止狀態,仿佛時間和空間都在那個領域力量的范圍內停止了一般.

一人兩獸,于那個領域中一動不動地呆著.

喬狀成海祭祀的男子懸空而浮,兩個深淵海牛則保持務揮斬的攻擊姿勢.

最強大的兩個深沼海牛已經抑制住,九頭海妖王和翔羽兩大高手都心中大定,雖然深測海牛的出現是一個意外,但有'那個人’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原來那個人就是對付封柱和北峰枷鎖兩位看護者而來的,但因為水母皇後的出現,讓計劃發生了改變.

也不知水母皇後說了什麼,竟然說動封柱和北峰枷鎖殺死了魔棘兄弟.

殺死魔棘兄弟,表面是折損兩大兵員.

但事實上,天穹星辰封印陣要沒有地牢黑曜封印陣來作為平衡,很容易就會打破平衡……封柱和北峰枷鎖殺死了魔棘兄弟,一定會消耗許多的能量.他們再去冰風谷鎮壓焱爍魔尊,必定大傷元氣,即使回來,也無力阻止那個人打開天穹星辰封印陣,取出遠古魔王的完美魔軀.

"婊子,死吧!"九頭侮妖王提升到先天九級的實力,他覺得即使不變身惡魔化,也已經足夠拿下水母皇後.

九頭海妖王表面以手虛晃一招,底面飛出一腳.

狠狠地踹中水母皇後的小腹.

水母皇後被轟飛出十米.

她口唇汩血,但凌厲的目光依然,腰杆也筆直如槍,腳底穩穩地站在地面.

水母皇後的表情,就像身體根本沒有受傷,神態對得意的九頭海妖王保持不屑一顧……九頭海妖王一生中最不爽,就是看見她這種表情.翔羽正准備沖向桔尾和燕兩位女伯$},一看水母皇後那種神態,頓時嚇得了一跳,心底有種莫名其妙的發寒.那種眼神沒傘憤怒,沒有仇恨,沒有任何失敗者或者弱者的表情,而更像一個勝利者或者一個掌控全局的強者.翔羽覺得,如果自己看見幾個小螞蟻在自己面黹張牙舞爪,耀武揚威,表情應該跟水母皇後一樣的不屑和輕蔑.

沒錯,就是輕蔑.

翔羽可以清晰地在水母皇後的眼眸中,看見一種嘲弄的輕蔑.

"本王生平最恨的,就是你逕副俄逼模樣,給我死吧!"九頭海妖

王惡狠狠地撲上去,就像一個瘋子.

"垃圾!"

水母皇後冷若冰霜地吐了一句.

她的手並不作任何抵抗,緩緩繞過九頭海妖王奪命的拳頭,在對方擊中自己的同時,一手扼住九頭海妖王的咽喉,反而將他狠狠地摜在地面上.

轟隆!

巨大的震動,搖憾了整一個比武場,天穹上的星辰,也受到了影響,漸漸箝淡.

除了岳陽抽空看了一下天穹,再沒有別的人還有閑暇去看頭頂.

九頭海妖王想掙紮起來.

但讓水母皇後一腳踩在他的頭頂,直接將他恥辱性地踩回到地面:"像你這樣的垃圾,在本後面前,永遠都只有做狗的份!如果你搖尾巴搖得好,本後還會賞你一根骨頭,可是你認不清自己的主人,亂叫亂吠,那就死到臨頭了!"

"該死的婊子……"

九頭海妖王氣得渾身發抖,他沒有想過,獲得了惡魔力量的自己,還會讓水母皇後用腳踩住頭顱.

這,真是最大的恥辱!

剛剛獲得的惡魔力量爆發而出,身體不斷魔化.

高溫的惡魔能量自身體各處噴發出來,熊熊燃燒,一股足可搖撼大地的力量大爆發.瞬間達到了先天十級的九頭海妖王,憤怒地把頭顱抬起來,將用腳踩著自己的頭顱的水母皇後,一點一點地抬離地面……他的頸骨格格作響,疼痛欲折,但他覺得如果這一次不能在水母皇後的面前抬頭,那麼自己這輩子也剔想抬起頭了.

"白癡!"水母皇後踩下的力量忽然提升十倍,直接將九頭海妖

王踩回地面.

"吼,啊啊啊!"九頭海妖王再三掙紮.

但每一次艱難的抬頭,都會讓水母皇後用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力量,椅頭顱重新踩回地面上.直到現在,九頭海妖王才發現,水母皇後的力量,絲毫不遜于獲得惡魔力量的自己,甚至還有少許的超越.

如果只有九頭海妖王一個,那麼這場戰斗就可以宣布結束了.

可是還有一個強援,手持聖劍的翼族強者,翔羽.

翔羽本想逃走.

形勢對于他來說,有點不妙,水母皇後的強大超乎他的想像.

不過,那個人還在這里,沒有那個人的支持,又失敗九頭海妖王這個盟友,再加上

已經得罪了水母皇後這個勁敵,未來空皇之位,幾乎不可能實現!

手持聖劍的翔羽前思後想,最後一咬牙,決定拼一把.

如果成功,那麼空皇之位唾手可得.

"殺"

翔羽提升最大的力量,用盡全身所的有力量,以光明聖劍為刃尖,人劍一體,怠射向水母皇後.

他不求能殺敵,只望能救出九頭海妖王這個盟友.

只要兩人聯手對戰水母皇後,還是有機合獲勝,只要擊退水母皇後,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不足不懼,一旦遠古魔王的完美軀體白天穹星辰封印陣解放出來,那麼光明大陸首席執政官,通天塔的空皇之位,必將屬亍自己!

聖劍如電.

在翔羽的盡力一擊之下,竟然成功刺中了水母皇後……更讓翔羽感到詭異的是,這個水母皇後,完全不作任何躲閃,仿佛沒有看見聖劍來襲似的.

鋒利無匹的聖劍,深深的,紮入水母皇後的背心,透胸而出.

翔羽臉色愕然,完全不敢置信.

自己一劍就能殺了水母皇後?

她為什麼不躲閃?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驚叫失聲,她們同樣不願相信,水母皇後就這樣死了?

只有岳陽知道真正的原因,微微一歎.他完全可以阻止她這樣做,但尊重她的最後意願,靜靜地看著,將這里交給她,因為,這個比武場,會是水母皇後她人生最後的舞台.最後一場演出,還是交給她自己完成……在通道入口處,海鸚鵡也看見了這一幕.

海格鵡感到奇怪,自己明明是很恨這個女人的,因為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親,也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父親.

之前恨不得親手殺了她,但看見她讓人一劍穿心,又帶點不忍.

"啊,嚎嚎嚎!"九頭海妖王還讓水母皇後踩在地面,他趁機想掙

紮逃脫她的踩踏.

"蠕蟲,你只配吃腳底的爛泥……"水母皇後又一腳將九頭海妖王踩下,她仿佛沒有看見胸口前的聖劍,神態依然是'全局盡在我的掌控之中’的傲慢.

"為什麼?"翔羽顥抖了,他不明白·,水母皇後明明可以躲開的,

她為什麼不躲開這致命一擊?

"在我的體內,因為使用了不謀使用的禁忌力量,產生了一種不可救藥的詛咒.這種詛咒,即使我死了,也是會綿延到子孫後代的.我當然不會讓這種詛咒綿延到我的後代身上,所以,我選擇了你!誰殺了我,那麼他就得替我承受詛咒."水母皇後一說,粘羽的臉都變得了青藍色,嚇得渾身發軟.

他的聖劍也放棄了,踉踉蹌蹌地倒退幾大步.

舉起雙手.

猛然發現雙手之間有一種詭異的黑色斑點,就像某種符文圖案,深深地灼入皮膚,肌肉,骨髓,乃至靈魂.

翔羽痛苦地跪倒在地面上,絕望地哀號起來:"不,你這不能這樣

對我r"

"人生,有許多選擇,一旦選錯了,那就會萬劫不複."水母皇後一俾胸前凸出的帶血劍尖,那柄聖劍自身體褪出,掉落在粘羽的面前:"對于本後來說,你只不過是一個棋子,自你冒充海將軍踏足秘門的那一刹開始,就注定了這種命運."

"不,我不謀是這樣的結局的,我應該是光明大陸的首席執政官,我應該是通天塔五皇!"翔羽悲憤地拾起光明聖劍,當他的手一握光明聖劍,光華閃閃的聖劍,竟然被邪魔力量汙柒了似的,變得黯淡無光,劍身迅速變形成妖魔骨牙形態的的骷髏魔劍……當翔羽舉起劍,絕望的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現在他明白,自己的空皇夢已經破碎了……

"一個人可以無知,可是將無知當成真理,將飄渺可笑的幻想當成主宰萬物的力量,那就是白癡了."水母皇後冷哼道:"你知道人生最可怕的事是什麼嗎?那就是認不清自己的定位,自以為是!"

"婊子,翔羽,殺了這個該死的婊子!變得魔變得人都一樣,只要有力量,我們就是神!"九頭海妖王死命掙紮,但他無法在水母皇後的腳底掙脫.

即使是現在,他也無法做到.翔因絕望地舉劍.准備備刎.

他覺得,自己的心機在這個水母皇後的面前,根本就是一個智夯不合格的弱智.

"你要是自殺,非但不會死亡,詛咒還會擴散你整個族群,你有千年的時間,足夠你在詛咒的痛苦折磨中反思自己了."水母皇後一說,翔羽無力地跪倒在地,仿佛抽空了靈魂的軀殼,整個人變成了活死人一般.

"放開我……該死的婊子,我要殺了你!"九頭海妖王仍然在水

母皇後的腳底下掙紮,怎麼也掙不脫.

"你,過來."水母皇後忽然一指在遠處觀戰的海鸚鵡.

"我?"海鸚鵡驚呆了,表情大愕.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誰算計誰?】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她在笑,得意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