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她在笑,得意地笑!】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她在笑,得意地笑!】

"怎麼做一個上位者."水母皇後腳底力量爆發,直接棉頭海妖王的頸骨'咯▼地踩斷:"首先,要夠狠!"

九頭海妖王,痛不欲生.

哀嚎聲慘絕人寰.

水母皇後充耳不聞,玉指隨意一點,九頭海妖王的聲音戛然而止,仿佛有什麼封住了他的嘴巴似的.海鸚鵡看了岳陽一眼,待他默許,才帶點驚駭又帶點愕然地走向水母皇後.對于這個可怕的女人,海鷯鵡全身心都警惕提防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會上當.

要不是岳陽在場,她是絕對不會走到這個水母皇後面前的.

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作為一個統治者,必須要狠,只要夠狠的人,才能讓所有人都震懾于你的威嚴."水母皇後目如利刃地看著海鸚鵡:"小姑娘,你想做海里,請記住這一點:永遠不要讓任何一個海族有機會挑戰你的威嚴,如果有,那就將他們殺掉!"水母皇後在說這句話時,她只看海鸚鵡,並沒有去看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但兩人悚然,覺得水母皇後說的其實就是自己.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樣?"海鸚鵡有點不明白,按理由來說,她

不是自己的敵人嗎?

"觀詔的女兒,你知道站在體面前的我,是什麼身份嗎?我是海旗的水母皇後,觀潤的原配,按照規矩,你還應該叫我一聲母後."水母皇後的聲音就像冰一樣寒冷.

"不,我是絕對不會叫你做母後的."海鸚鵡挺起胸膛,目露仇恨的怒火:"我的母親是個女奴,不是什麼皇後,而且她早就死了!我的父親,也讓你的兒女反叛,重創自刎,我跟絡並沒有任何關系.再說,水母皇後,請你看清楚,我,海鸚鵡,已經是新一代海皇,上一代的海皇觀潤,已經成為曆史……現在,只有海皇海鸚鵡陛下,沒有什麼水母皇後!"

"很好il有點海全的意思孓."水母皇後冷笑一聲,

"這是跟你學的……你說,不要讓任何一個海族挑戰我的威嚴,如

果有,那就將他殺掉!"海鸚鵡擎舉起手中的海皇戟,指向水母皇後.

她心中非常仇恨這個可怕的女人.

如果不是擔心殺了她,會得到那種詛咒,那麼海鸚鵡還真想狠狠的給她一戟.

母親的慘死,父親的慘死.二福與自己的距離,幾乎失之交臂,幸好遇見了岳陽,是他帶自己去見父親,最後獲得了他力量和血脈的的繼承,才有今天.之前,一直都生活在苦難中,一直都小心翼翼,好幾次差點讓這個女人生來的公主王子殺掉.

對于這個水母皇後,海鸚鵡的最大記憶就是,這個女人經常批量地殺掉女奴和海全觀潤的私生子女.

自己能夠逃脫,幸好夠聰明機警,一直隱藏實力,一直偽裝成一個弱者.

當然,還有母親幾個好姐妹的掩護.

要不是她們,自己恐怕也等不到與岳陽的相遇,就早早死去……如果沒有翔羽刺水母皇後一劍,海鸚鵡還真想親手殺了這個女人.只有這個女人,才是自己當上海皇的最大障礙.不過,現在她心髒洞穿,已經死定了,而且身有詛咒,反而不能動手.

"新的女海皇陛下,學習得很快嘛,但是,你真的學到了嗎?你敢殺我嗎?"水母皇後的腳松開,自九頭海妖王的頭顱走下,走到海鸚鵡的面前,迫視著她.

"我不用殺你,你已經死定!"海鸚鵡毫不示弱地反擊.

"懦弱!"水母皇後忽然一巴掌扇在海鸚鵡的臉上,待她怒目而瞪,又冷冰冰地迫視著海鸚鵡,臉與臉的距離不到三寸.海鸚鵡心中驚駭,但她緊握拳頭,不願意在岳陽的面前向這個女人示弱.她知道,他在看著自己,自己是否是一個合格的女海皇,就看今天.海鸚鵡用盡力量不後退,怒目對記著水母皇後的凌厲目光,盡管身軀微微顫抖,也絕不畏縮.

自旁觀者的角度,會驚訝地發現.

這兩個女人,雖然外表不完全相似,但氣勢和性格方面,卻出奇的相像.

看見兩人的相互對視,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忽然覺得頹喪,差距,什麼是差距,這就是差距!如果換成自己,桔尾和燕都沒有膽量敢這樣做.

水母皇後一直瞪著海鸚鵡:"本後的身體,已經沒有了詛咒力量,而且心髒破碎,正處于最虛弱狀態,甚至還分出一部分力量,來操控壓制九頭海妖王那個垃圾.對于這樣的人,身為海皇的你,連揮戟都不敢嗎?你算什麼海皇?連殺一個征途障礙都不敢,簡直就是懦弱無能的可憐蟲!你指望用別人的力量來獲得海皇之位?你指望用別人的力量來獲得自己的幸福?想一想吧,懦弱的女人,你的母親是怎麼死的,你的同伴是怎麼死的,你是父親,又是怎麼死的……"

"不要說了,否則,我真的殺了你!"海鸚鵡覺得胸膛幾乎氣炸

"告訴你,你的母親,是我命人殺的;你的同伴,也是我命令殺掉的;甚至你的父親,那個無能的家伙,一輩子都像個縮頭烏龜,自以為聰明,總是瞞著我做些小動作,卻不知道,他的身邊隨時都有我的出現,還自以為能擺脫我的掌控!海底喪葬場一戰,其實幕後指使是我,你的父親,也是我害死的……你又能怎麼樣?繼續觀潤的力量和血脈,擁有他給予你的黃金幼龍又怎麼樣?懦夫始終是懦夫!繼承了他的力量的血脈,你,也變不了真正的強者!"水母皇後冷嘲熱諷地打擊海鸚聘.

"去死,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海鸚鵡舉起海皇戟,狠狠地斬劈而

下.

"哼!"水母皇後閉上眼睛,完全不作閃避.但,意外的一幕發生了.狂怒的海鸚鵡,並沒有將海皇戟斬劈在水母皇後的身上.

鄖把鋒利無匹而且能量輝煌的海皇戟,在斬劈到水母皇後頸邊,就停止下來,因為力量控制不好,還在她的頸部皮膚,劃出了一點點紅線.

潦鸚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調理好自己的情緒:"水母皇後,雖然你拼命想挑釁我殺你,但我不想那樣做,

我是海皇,擁有自己的意志,不是你想我怎麼樣,我就會要怎麼做的!的確,我非常恨你,但你別想利用這種仇恨來湮滅我的理智!我想一戟殺了你,但是,現在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因為你已經是一個死人!我,海鸚鵡,是一個新的女海皇,擁有我獨一無二的意志和威嚴,不再受到你這個前代過氣皇後的影響……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挑釁我殺了你,但是,我不會讓你如願!我的決定,才是真正的海皇意志!"

水母皇後聽了,靜靜.

好久,一聲不出.

正當海鸚鵡准備轉身離開之際,水母皇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她一笑,胸口的鮮血立即激濺出來,傷勢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可是水母皇後仿佛沒有看見胸口血瀑噴射似的,她依然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後仰,甚至笑出了淚花:"哈哈哈哈哈……觀潿,你這輩子都不相信我,但是現在,我告訴你,你錯了……哈哈哈,哈哈……

滌鸚鵡看著水母皇後,暗想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

水母皇後身形一晃.

旋即站穩.

她邁開步子,走向海鸚鵡.

海鸚鵡有點恐懼,情不自禁地退了三步.

水母皇後繼續向她走去,每邁出一步,都有大量的鮮血,滴灑下來,形成一個又一個的鮮血腳印.

"你想干什麼?"海鸚鵡極力忍住心底的恐懼,瞪向這個瘋子般的

水母皇後.

"觀潤,一輩子沒做什麼大事,幸好總算留下一個不錯的女兒……觀潿,你沒輸,但我羸了."水母皇後走到海鸚鵡的面前,滿口汩血,可是她還要笑.在海鸚鵡恐懼得准備後退之際,水母皇後忽然把脖子上的落星珠鏈取下來,把沾滿鮮血的落星珠鏈輕輕地掛在海鸚鵡僵硬的脖子上,一邊汩血一邊微笑:"最後教你一招:找一個比自己聰明的男人.千萬不要找一個像你父親那樣只有一點小聰明的家伙,那樣的家伙,根本認不出自己的妻子和女奴是同一個人……

"嗯?"海鸚鵡覺得有點不對勁,但一時又想不明白.

水母皇後軟軟地倒下去.

海鸚鵡發乎本能地伸手一拽,將水母皇後那無力的身體抱住,急問:"你那是什麼意思?你到底是誰?"

水母皇後,用沾滿鮮血的雙手,在海鸚鵡的臉上輕撫一下,一邊緩緩合上眼簾,一邊得意地笑:"你猜猜?"

一句話說完,她的雙手無力地垂下.

就像熟睡著了一般,水母皇後軟躺在海鸚鵡的懷里,閉著眼睛和彎弧的唇角,還在笑.

她芙了,笑得非常的得意……

海鸚鵡發現自己的眼淚,莫明其妙地流了下來,一滴滴,滴在水母皇後那驕傲又得意的笑臉上……她抬頭看向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岳陽,嘶啞著嗓門,向他求證地問:"她是誰?你來告訴我,她到底是誰?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岳陽沖著海鸚鵡點了點頭:"她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逕個世界,也因為她的出現而精彩!"

海鸚鵡傻了,大顆大顆硌眼淚.

滴淌.

濺硨在水母皇後那張長眠沉睡的臉上.

桔尾和燕兩位女伯爵,俯跪下來,磕首,送別水母皇後.

在最後一古·1,她們徹底折服了,心悅誠服.同是女人,比起水母皇後,她們心中自愧不如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詛咒】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萬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