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萬妖王】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萬妖王】

秘門內,雪影世界,冰風谷.

一個影子出現了熔岩湖前,從容不迫,伸手之間,即召喚出滿星流星.

焱爍魔尊一看此人出現,頓時大喜過望.立即浮出湖面,鞠躬施禮.

隕石堡壘內,那個假冒成海祭祀的古怪男子,忽然消去領域力量,游魚般自兩個深淵海牛身邊滑過,即使是自外面趕回來的封柱和北峰枷鎖,也無法將他成功攔截."哪里逃……"封柱和北峰枷鎖,立即緊追不舍岳陽完全不為所為,留下來,靜靜地伴著無聲流淚的海鸚鵡,海鸚鵡是個聰明的女子,而且天生帶有女子的直覺,之前不敢肯定,那是因為水母皇後的傳言,影響了他的判斷,當水母皇後死在自己的懷中,海鸚鵡才發現,自己心疼得厲害,雖然她還不知道水母皇後曾經為自己做過什麼,但她只要一看水母皇後臉上保持的那種驕傲又得意的笑容,就知道,水母皇後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自己."不鸚鵡淚珠滴灑,喃喃自語:"做一個統治大海的女海皇不是我最想要的,其實,我最希望擁有的,是一個溫馨的家,家里有疼自己的爸爸媽媽,我不想這麼堅強,更不想做一個沒人可憐的孤兒,我不想擁有遼闊的海域而沒有自己的親人……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我甯可做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為什麼……""世間有許多事是我們自己無法選擇的."岳陽輕摟著她,柔聲安慰.

在隕石堡壘外面五僅是左右,這個假冒成海祭祀的男子,終于讓封柱和北峰枷鎖,兩個深淵海牛成功追上.

只是,這個男子並無慌亂,反而非常鎮定,自極遠處,兩個影子禦風而來.

這兩個男子的長相,服飾,氣質,力量等等無一不同,就像自制出來的兩個人似的.同樣的稍微狹長的臉龐,同樣高高隆起的鼻子,同樣刀削般的嘴唇,還有幽深入魂能夠直視人心的眸子,就像四只魔器,讓它們注視仿佛能夠直接摟取入心,毫無表情的臉上,帶有一種特別傲慢又特別無情的神態,這種神態不是裝出來,而是天生.

自這種自然流露的傲慢,和這種睥萬物的無情,就知道這兩人慣于人上,而且一定心狠手辣,視人命而草芥.若說分別,這兩個人唯一的不同,就是懸浮在他們面前的聖級寶珠,左邊男子身前的寶珠是一顆血紅色熊熊燃燒的赤炎靈珠,而右邊的男子,面前則懸浮一顆燃燒著青磷火焰的青焰靈珠,這兩顆靈珠,是兩個唯一不同的區別.

站在左邊的男子,彬彬有禮地封柱和北峰枷鎖行禮道:"本人是萬妖王的第一分身,赤炎."

右邊的男子同樣見禮:"本人是萬妖王的第二分身,青焰."

而假裝成海祭祀的古怪男子,也忽然幻變換形,變得與自稱萬妖王第一分身第二分身的兩人一模一樣,胸前也懸浮出一顆紫色魔火的紫火靈珠.

這個原來假身海祭祀的男子微微一笑:"本人是萬妖王第三分身,紫灸封柱和北峰枷鎖頓時色變,四打三?

這下有點不妙,因為之前剛與焱爍魔尊打了一場,消耗很大,再來一場大戰,結果不容樂觀,最重要的是,兩個深淵海牛雖然同為天階二級,但它們的智慧不高,發揮的戰力有限,估計合力能扛一個就不錯了,剩下一人一個,封柱和北峰枷鎖,都沒有信心戰勝對方,對面,三個自稱是萬妖王分身的男子,他們都擁有天階三級的實力……"我們不太願意與你們打,畢竟拿到遠古魔王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你們很麻煩,不殺掉你們,你們總是礙手礙腳."那個第一分身赤炎如此開口."如果你們以為能夠打敗我們,那你們就錯了."封柱和北峰枷鎖對視一眼,並肩靠背地站在一起."當然不會只是打敗,我們還想殺了你們!"原來假冒海祭祀第三分身的紫灸飛射而來,手一抬,奇特的領域力量彌漫開去,頓時把封柱和北峰枷鎖兩人'定'住,在他的領域之內,時間和空間仿佛都靜止,就連帶紫灸自己也懸浮天空不動.

第一分身的赤炎和第二分身的青焰,立即攻向兩個深淵海牛,封柱和北峰枷鎖身體不能動,但思想還在,他們知道兩個深淵海牛輸定了,可是自己身陷這種神秘的領域中無法掙脫,只能干著急……

星盤長老,海騎士和那些小丑魚人倒在堡壘的門口,他們全體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而剛剛自封印逃脫出來的焱爍魔尊,正邁動他那巨大的腳步,跟隨著另一個披著斗蓬的男子,一步步向進堡壘,甚至還擠身,不可思議地擠入比武場.

在比武場中心,桔尾,燕和海星將軍等人早不見蹤影.懷抱著水母皇後流淚的海鸚鵡也消失不見.全場,只剩下三人.

一是斷了頸骨還沒有完全恢複的九頭海妖王,二是襲殺水母皇後反而替她承受詛咒的翼族翔羽.第三人自然就是非常悠然自得地坐在地面上,一邊啃吃金蘋果一邊靜等敵人前來的岳陽.

他一看前面那個披著斗蓬的男子就笑了,仿佛看見了一個好久不見的老同學,披著斗蓬的男子把斗蓬收起,也是滿臉的燦爛笑容,同樣笑得和藹可親.這個男子相貌與外面赤炎,青焰和紫灸三人長得一模一樣,甚至在他的臉上,除了傲慢和無情,更多帶有兩種天然形成的東西,那就是自信和本我,這種自信不是因為力量或者身份,完全是因為性格使然,一種與生俱來的形成,只有這個男子的臉上才會出現,那是一種"我是自己,非天下人"的獨特記號,仿佛一定要標識出這是與眾不同的自己似的.

他看見岳陽時露出了笑容.並非親近.也不是禮貌,而是一種特別的歡喜,這種歡喜的笑容,在農人看見田地里豐收的稻穗,或者漁夫看見釣線扯動,又或者獵人看見自己設置的陷阱里掉進了野獸時才會出現.來人眼中沒有九頭海妖王,也沒有悲痛欲絕的翼族,只有岳陽.

他向岳陽笑笑地問:"你就是那個號稱萬年不遇的天才岳家三少嗎?"

岳陽一聽,頓時笑得更加燦爛:"你就是那個號稱三千年不死的天才萬妖王嗎?"

來人並沒有否認,反倒拍手大笑道:"沒錯,我正是萬妖王,本來還以為你不認得,正想自我介紹,沒想到岳家三少的眼神這麼好.""別說萬妖王,就是萬磁王,萬獸王,萬奴王,萬劍王,萬蛇王……本少爺都無不認識,根本不差你一個萬妖王."岳陽同學大笑,他的神情好像在說我前些天還在街邊遇見賣白菜的萬菜王,萬妖王一聽,笑容頓失,臉色也沉了下來."年輕人,你似乎對我有點敵意?"萬妖王這樣問."如果本少爺沒有記錯,在一年前,有些自稱是你信徒的男女,綁架了我的親人."岳陽微笑依舊:"我也不是說很有敵意,只是沒有多少好感罷了""岳家三少,你我同樣出于龍騰大陸,我不想與你動手,你離開這里,我將通天塔讓給你,你喜歡在通天塔里做什麼,我沒有意見,我的未來在于天界."萬妖王試圖勸告岳陽:"年輕人,作為一個前輩,我做的和你所想的東西,有很大差別,也許你聽過許多關于我的傳言,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其實當年,我跟你這個岳家三少,其實是非常想像的兩個人呢?你出道時廢柴,因為練功沒有突破,遭人白眼,後來得到奇遇,迅速提升……我也一樣處境,同樣是個失敗的開始,然後得到奇遇,飛速提升,成為史無前例的天才……我與你之間,根本沒有什麼好爭斗的東西,我經曆過的,你以後也會經曆,我做過的,是你現在想做的,現在的我,只想拿走遠古魔王的身體,離開通天塔去天界……這樣一來,通天塔不再有遠古魔王的威脅,而你也可以繼續在通天塔過你想過的生活.""好,說得太好了."岳陽同學大力的拍手,又拍拍胸膛,帶點搞怪地笑道:"萬妖王,你有做一名說客的潛質,你知道嘛?剛才我差點就讓你說服,就差一點點."

岳陽還用手指尾做了一個"差一點點的手勢"表示自己沒有誇張.

萬妖王的臉色,頓時陰沉得更厲害.

岳陽仿佛沒看見似的,笑道:"老前輩,作為一個後生,我做的和你所想的東西,還真有很大的差別,也許你聽過許多關于我的傳言,但是,你沒有想過,其實現在,我跟你這個三千年前的天才萬妖王,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呢?你做過的種種,我為什麼要重複?你想要的東西,我為什麼要讓給你?你的未來在天界,難道我的未來就只是局限在這個通天塔?不要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子,萬妖王,我想說,其實無論你勸說什麼,我都會當你在放屁……你會那麼好心把通天塔讓給我?如果你真的那麼好心,那為什麼不把遠古魔王的身體讓給我?""那吧,我們就打一架,用拳頭說話."萬妖王臉色帶點無奈地歎息一聲:"岳家三少,你真的很像當年的我!同樣的固執,同樣的倔強,盡管明知不是最佳選擇,也一定堅持到底.""這算是對我的表揚?"岳陽用腳一踹還趴在瞌睡的灰太狼:"快去把封柱和北峰枷鎖拖回來,估計他們現在已經讓人打得快死了.""不著急,他們應該死不了."萬妖王又露出自信的微笑:"我的首要目標,是殺了你!""真巧,我跟你的想法完全一樣."岳陽同學附掌贊同.

萬妖王一抬手.轟隆,一聲巨響,有個身軀比八十米高的焱爍還要高出一半的遠古惡魔,出現在比武場,實力高達天階三級,它出現,即俯跪在萬妖王的面前,隨著萬妖王一指,超過一百五米的遠古惡魔,邁開大步,一大步就走到岳陽的面前,它伸出一只巨大的惡魔之爪,准備把岳陽就像蚤子那樣捏死.

岳陽打了個呵欠:"我好害怕!"

在他的身後,有個身著泰坦戰鎧的巨人大蘿莉,閃現."敢動我哥哥?"發怒的巨人大蘿莉大吼,聲音驚天動地,震耳欲聾,她揪住遠古惡魔的巨角,一發勁,將遠古惡魔整個掀翻在地,又暴起一腳,直接將遠古惡魔踹出數百米之外,重重地飛撞在比武場的另一側,深陷入隕石牆壁中."……"萬妖王看見這個巨人大蘿莉的出現,臉色微變,他沒有說話,只是掏出一顆魔球.拋在沖鋒向遠古惡魔的巨人大蘿莉的身上.一道傳送光芒閃起,巨人大蘿莉和遠古惡魔同時消失于比武場,出現在另一個空間的決死戰場中.

即使是兩個天階三級的對手,進入了決死戰場,也會受到法則制約,必須一方死亡,另一方才能出來."天階的戰獸我還有,三少你呢?"萬妖王又召喚了一個天階二級的雪山巨人,高達百米,身披著獨特的寒霜重甲,獨眼巨口,四壁蠻壯無窮,上面還紋飾著增輔力量的天界符文圖陣,在這個雪山巨人的頭顱,還有兩個比魔鬼更加巨大的黑角,彎曲如牛,保護著雪山巨人唯一弱點的"顱頂""我沒有了."岳陽同學表示自己可不是鄉下暴發戶.他身後飛出金冠刺花皇後,這個剛剛在沉睡中蘇醒的朵朵,咬著手指:"主人,這個家伙好像不太好吃!"

她的話還沒說完,一根刺花纏上了雪山巨人的足踝.不等雪山巨人反應,另一朵刺花啪地咬破了岳陽拋出的決死魔球.傳送光芒,閃現.

金冠刺花皇後和天階二級的雪山巨人,同時傳送消失……萬妖王看見金冠刺花皇後時,帶有訝意,似乎不明白為什麼還能看見這種絕跡的戰獸,岳陽的臉色卻不錯,呵呵笑道:"其實這種決死魔球,我也有,不用全部都麻煩你來出,萬妖王前輩,還有什麼天階戰獸,麻煩都召喚出來吧,就讓我這個後輩開下眼界!"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她在笑,得意地笑!】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誰更牛逼?戰獸大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