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人面獸心】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人面獸心】

"天魔鏡已經在血池吸了足足一個月的鮮血,難道還不夠嗎?雖然我們不在乎那些女奴的生命,但我們幾千年來,鎖繁行的女奴只有七百多,現在已經獻祭了三百,天魔鏡的里世界再無反應,我們的女奴都要死光了!"有個頭戴金冠的天界籠人,非常不滿地沖著面前的魔龍領主抱怨."主上說,天魔鏡的里世界打開非常困難,也許需要七七四十九天!"魔龍領主雖然實力遠遠不及對方,但態度不卑不吭."我讓你們多送些人進來獻祭,然而,你們每次僅送來十幾個,就連一個女奴都比不了,根本毫無誠意!你們應該幾百人幾千人地帶進來,讓他們變成祭品……"另一個頭戴銀冠的天界龍人哼道."不行,即使是這樣做,也引起了敵人的注意,我們如果一次將太多的人引進來,消息一但泄漏出去,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你們永遠無法想像,那個岳家三少竟然有多麼強大,他能夠擊敗天階強者,俘虜天階二級的深淵海牛,那種精英勇士據說是深淵海牛族中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誕生一個的,那都是海族守護神的存在,現在,僅僅只是岳家三少的奴隸獸!並非我主上輕視你們天界龍人,即使是你們全族加起來,也無法與岳家三少對抗,你們唯一的優勢,就是數量……只要他一離開通天塔,前往天界,以你們的數量,只要配合我主上的計謀,那麼可以輕易憾平龍騰大陸,占據整各通天塔."魔龍領主一說,岳陽就明白了. 這些天界龍人,是黑獄王找的炮灰.

黑獄王想借用這些天界龍人,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個狡猾的黑獄王,肯定還在妄圖打開金色護罩,進入神典,獲得里面的寶物,與自己打一個消耗戰.黑獄王永遠也不會知道,那個神典的寶物早讓鳳凰姊妹和麒麟女冰吟拿走了,而且,就憑黑獄王,他也想契約神典?

看來,這些就像寄生蟲一般的天界龍人,就是黑獄王找來干擾自己視線的炮灰打手.

以天界龍人擁有的實力,這一步棋走得還不錯.

假如自己沒有派夏衣返回古風大陸尋找破綻,那個待這些天界龍人逃出,在通天塔大肆破壞,還真無暇再顧及黑獄王,正好讓他躲起來養傷,謀劃……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夏衣已經發現了這一個秘密,黑獄王想釋放天界龍人來對付自己?只能是平白歡喜一場了!"什麼岳家三少,*等民族的雄性根本不值得畏懼,只有我們天界龍人,才是世間上最優秀的生命.我們的遠祖,最強可以達到天階八級,天階五級以下的長老不可計數,區區一個岳家三少算什麼.當年,在我們遠祖的手下,擁有比深淵海牛勇士更強大的遠古龍蠻,九頭妖龍和金冠飛龍,隨便哪一種奴仆,也比深淵海牛要強!"帶著金冠的天界龍人,非常不削地冷笑."……"魔龍領主沒說話,他很想說,你遠祖雖然輝煌,但那是以前,不是現在!"照這樣的獻祭速度,我們再過一個月也出不去!"另一個頭戴銀冠的天界龍人強烈不滿地吼道:"我們一天也受不了,自由,我們需要的是自由!我們的翅膀,需要飛翔在更廣闊的天空,而不是這個該死的飛龍谷.在這里的一草一木,都讓我煩惱透了!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里,在這里,我一天也呆不下去了,實在不行,那麼用更多的人來獻祭,女奴,死多少我也不在乎,那些*賤的女奴們,為我們高貴的男人去死,那是她們畢生的榮譽.""沒錯,我們需要加快獻祭."另一個戴著銀冠的天界龍人,也點頭同意."那麼每人再貢獻五個女奴出來吧!"戴金冠的天界龍人作出了決定."伯倫王子,你們還是再忍耐一段時間吧!每個天界龍人的女性,最少都擁有先天五級的實力,為了提高速度,一下就獻祭了,實在太可惜.最多再等十九天,何不再等等呢?"魔龍領主如此勸阻道."布要用那些*賤又丑陋的女奴,與我們這些高貴又英俊的男性相提並論,她們都是*賤的女奴,為我們死是生下來便注定的命運.我們已經殺了一萬只飛龍,殺了三百個女奴,不在乎再殺三百個.十九天的時間不長,可是誰也不能保證,十九天之後,天魔鏡的里世界就一定能打開.我們需要立即看見效果,明白嗎?我們不能一直在等待……飛龍谷是我們的恥辱之地,我們就連一天都不在呆在這里.只要遼闊無涯的天界,才真正屬於我們高貴的天界龍人,等征服了龍騰大陸和通天塔,我們就會返回天界,像通天塔這種小地方,根本容不許我們,我們的翅膀需要再遨翔更廣闊的天空,這些,你們這些下界的生物,永遠不會懂!"那個驕傲得狂妄的天界龍人首領,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和不可一切的態度,對沖勸阻的魔龍領主冷嘲熱諷."好吧,一切如你們所願!"魔龍領主再不反對.

岳陽覺得黑獄王派這個'軟弱’的魔龍領主來這里,極有深意,普通人肯定受不了天界龍人那麼狂妄,可是這個好脾氣的魔龍領主卻能很好地完成這個任務.

魔龍領主的態度,根本就是催生,助長天界龍人的嬌狂.

它越低姿態,那麼天界龍人越是囂張,正因為這樣子,那麼才不會嚇退這些最強也僅僅是先天八級實力的天界龍人.天界龍人越狂,越不把敵人放在眼中,那麼黑獄王越開心,等通天塔讓天界龍人弄得一團糟,誰還會記得他黑獄王?

禍水東引,這是黑獄王釋放天界龍人的原因.

幸好岳陽來尋夏衣,無意中,探到這一個飛龍谷,否則還真有點頭疼.話說回來,假如飛龍谷內沒有更強的天界龍人,那麼岳陽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這些天界龍人已經墮落,已經不足為懼.

在記錄中的天界龍人,等級最低,也是擁有天階實力的.

非常的強大!

而封禁在這個飛龍谷幾千年後,存活下來的天界龍人竟然變成了渣*,最強的才先天八級,最弱竟然只有先天六級,讓岳陽大感意外唯一不變的,是天界龍人他們目中無人的驕橫狂妄性格!跟曆史記錄一樣,極度惹人討厭!

幾個天界龍人,此時,已經和魔龍領主轉飛向對面的高空.

岳陽估計,他們是加速獻祭去了.

小心翼翼地繞過飛龍的視線,帶著夏衣經過十幾次傳送,終於下到谷底.

在谷底,肮髒無比,充滿一種血腥的味道.

蛇蟲鼠蟻滿地亂爬亂串.

在染草叢中,成千上萬的飛龍尸體,隨意地拋在谷底.

有的,已經高度腐爛,有的血跡為干,似乎是剛殺,放眼過去,幾乎遍地都是.夏衣看得嘔吐不止,因為她看見一種極度惡心又讓人憤怒的景象.

在飛龍的尸體旁,還有一種赤裸裸的女性尸體.

這些女性,有白發蒼蒼的老婦和也有僅僅幾歲大的小女孩,更多的,是中年婦人.她們的死亡特徵都呈現出同一種跡象,那就是大量失血.喉嚨被割開,心髒被挖出,全部流盡了身體最後一滴血而死.最讓夏衣無法忍耐憤怒的是,在這些女性尸體上,包括幾歲大的小女孩在內,死前,都受到飛人的凌辱胸乳被割下來,下體也受到惡毒凌辱,甚至有的還用木樁江整個貫穿這些女性的死狀,慘不忍睹!"殺了他們,那些家伙都是垃圾!他們,不配活在這個世上!"夏衣緊緊地握住岳陽的手臂,熱淚,一滴滴地滴在岳陽憤怒的拳頭上.

在飛龍谷的山頂,有一個巨大的祭壇.

上面,有個新建不久的血池.

血池里,豎立著一面緩緩吸食血液能量的魔鏡,這個魔鏡是聖級寶物,散發出一種極度邪惡的氣息.

近百只被殺的飛龍,發出陣陣哀鳴,一邊垂死掙紮,一邊自喉嚨間噴射出大量的鮮血,飛賤在那個吸血魔鏡的上面.一只又一只的飛龍被殺,並且拋尸下山谷底下.幸存到的飛龍驚恐萬狀地逃散,可是沒有任何生命能夠飛離飛龍谷的天空,它們只能盤旋一陣,回歸巢穴,等待下一波的獻祭到來.

因為數量接近數萬之多,它們中間應該會有一半幸存下來.

一半幸存.

這是飛龍的命運.

女性天界龍人的命運,比起馴養的飛龍.更加悲慘十倍.尤其是當伯倫王子決定加速獻祭開始.

所有女性天界龍人都驚慌失獵地看向齊格王後,倫伯王子是她所生,而且又是老一代王紀中唯一幸存下來的王後.她雖然地位不高,卻已經是族中女性唯一有資格向伯倫王子進言的女人.

"大王,我們,我們已經獻祭了三百多個姐妹,幾乎老年和中年的都成了祭品.加速獻祭是好事.可是我們的姐妹再有減校,就不一定能夠成功捕獵了.請大王三思啊.諸王,也請你們思量,如果伺候你們的女奴要是再減少,就沒辦法做到像以前那樣完美了."齊格王後,是伯化王子以及十幾位天界龍人王子的母親,她是唯一生了超過十位男性天界龍人的女人.如果不是這樣,那麼已經年老色衰無人滿足男人的她.早就成為祭品了.

齊格王後跪在地上,向她的兒子們表示自己的臣服.

她用最恭順的聲音來說話.希望能夠改變兒子們的心意,放緩獻祭速度,用外界的人命,來代替自己的族人.

所有女性天界龍人都甸甸在地.用四肢投地的跪拜來請願.雖然她們的人數,遠遠在男性天界龍人之上,個別的女性天界龍人,也擁有不遜于男性的實力.可是在這里.女性比女奴還不如,一切都以男性為足.

男性隨意可以決定女性的生死.

哪怕.她是自己的姐妹.甚至母親.

對于她的氣求.頭戴金冠的伯倫王子,一腳把齊格王後踢了個翻滾.口血激噴出來.在齊格王後還沒有來提及爬起來時.他又一腳踩在她的胸膛上,然後用一種俯視眾生的姿態:"賤貨.你在跟我說話嗎?

你知道在飛龍谷最強大的人是誰嗎?是我,成功擊敗強大的父親成為新王的我!都已經過去了一年,你這個妹子還沒有習慣你的新角色嗎?你以為你還是我的母親嗎?沒有父親的庇護.你只是我玩弄的一個女奴.一個讓我厭惡了多年的媒子,父親一直視你為禁莆,平時碰不都讓我碰一下.現在.他死了,你這個以前拒絕過我的妹子,成了什麼?成了我天天玩弄凌辱的爛貨,你以為父親耳以庇護你一輩子?真是太天真了.你還以為角資格在我的面前說話.笑死人.下賤的妹子,我留著你.是想更久地凌辱你.不是因為你是我的母親,不是因為你是王後….讓你繼續當王後,那是對父親的一種汙辱.我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的權力,曾經最強大的飛龍王.已經在我的手中死去.他的紀子和王後已經成為了我的戰利品……明白嗎?我才是決定一切的新飛龍王~"

"說得好,我也非常厭惡這個妹子,以前父親沒死時.這個婊子也多次拒絕與我上床."

"賤貨.看來我們對她的凌辱還不夠!"

幾個頭戴銀冠的男子,上去沖著吐血的齊格王後.一頓狂端.

他們,都是她所生的兒子.

在聯手推翻上一代飛龍王的統治後,他們成了新的統治者.

女性天界龍人,看見了,紛紛嗚咽起來.

族群中,發出一陣的騷亂.有些想沖上來給王後求情的,卻讓另外三四十今天界龍人瘋狂毆打.

魔龍領主仿佛是今天生的瞎子.

似乎什麼都看不見.眼睛漠然地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

至于陪同他一起進來尋寶的傭兵們.此時早變成了鮮血祭品.只有兩個魔龍領主的助手親隨還活著,強忍恐懼地看看這一切.大氣也不敢喘.

悄悄,岳陽和夏衣終于落到了百米之外.

雖然岳陽用氣息巧妙地掩飾了夏衣散發的能量波動,但要想瞞過敵人,主要還是因為祭壇上哭聲一片.天界龍人本身發生騷亂,否則岳陽和夏衣根本不可能潛得如此之近.夏墩幾次暗扯岳陽的手臂,示意他別管自己了.盡管殺出去,殺光那些天界龍人……

岳陽卻沒有那樣做.因為.直到現在.他才發現關于夏衣血統的真正秘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飛龍谷,天界龍人!】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禽獸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