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禽獸不如】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禽獸不如】

對于夏衣氣憤得想殺出去的舉動,岳陽非常理解,但暫時制止.

因為,他需要了解得更多.

無論是對于天魔鏡的里世界,還是天界龍人的獻祭秘密,又或者夏衣的血統……岳陽都需要一點時間去思考.

如果這是黑獄王的陰謀,一旦魯莽行事,事情只會適得其反.對于那些渣無可渣的男性天界龍人,岳陽跟夏衣的心情一樣,也是極度厭惡,甚至更多一份鄙視.這樣的男人,簡直就是寄生在世間的蛆蟲,如果讓這些比蛆蟲還要惡心的天界龍人逃出去,那麼絕對會是通天塔和龍騰大陸的災難!

"噓!"岳陽輕輕握住夏衣的小手,示意她冷靜下來.

夏衣小手讓他一握,激怒果然緩和許多.

她輕輕一掙.

看小手掙紮不了,也隨岳陽握著,大眼睛半嗔地白了岳陽一下,又扭臉過去,不讓岳陽看見她臉頰浮生的紅暈.也許是天界龍人男子***女人和岳陽溫柔寬慰自己的呵護,形成強烈的對比,讓她心中感到陣陣暖意.

他雖然平時常常跟自己吵架,可是絕對不會像禽獸不如的天界龍人那樣.

夏衣知道,岳陽只是喜歡故意逗弄自己.

那些自私自利又殘酷無情的天界龍人,就連他的腳底泥也及不上!

"出來,你,你,你還有你們,統統出來獻祭!"戴金冠的伯倫王子,信手點著俯跪在地上的女人.他所點的都是比較年長或者容貌更遜周圍的女人,剩下年輕的和容貌相對好點的卻留下.

"……"被點到的女性天界龍人,臉色一片蒼白.

她們早就經過了數次這樣的死亡篩選,所有年邁的和色衰的都早已經成了祭品.

對于死亡,她們早就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備.也有個別的女人,原本以為能逃過一劫,卻不想因為急于加速獻祭,需求的人數很多,最終也無法幸免.被點名出列的女人們,臉如死灰身體顫抖地站起來,與沒有點到的姐妹們擁抱告別.此前,她們用同樣的方式,送走了母親一輩,現在終于輪到她們了.

暫時還沒有點到的年輕女性,放聲大哭.

緊緊地抱著即將成為祭品的親人,久久也舍不得放手.

讓夏衣看得睚眦欲裂的,竟然有幾個挺著大肚子的孕婦被點了出來……有幾個自願上前替代的年輕女性,剛剛上前,不等開口,就讓伯倫王子幾記耳光扇飛.

"饒她們一命吧,她們能夠為族群貢獻更多的人口,如果讓她們活下來,那麼就會有更多的女奴."齊格王後渾身是血地爬到伯倫王子的面前,雙手緊緊地抱著他的大腿,連聲哀求:"族群離開飛龍谷,人員減損嚴重,她們肚子里的孩子,是最好的人口補充."

"讓我們替代她們吧!"幾十個年輕女性沖出來,排在齊格王後的身邊下跪叩求.

"滾開,我們不需要累贅!如果她們肚子里懷著的女奴,我們根本不需要,也沒有耐性花十幾年等待她們極緩慢的成長,出到外面,我們有的是女人,想要多少美女,我們可以去掠奪,魔龍的主上,也會大量地送來通天塔各族最佳的絕色美人,供我們玩樂.像你們這些多看一眼就吃不下飯的丑陋女奴,我根本不在乎!"伯倫王子揪住齊格王後的頭發,一邊數十耳光扇過去,打得齊格王後牙血直濺.

"也可能是男的,大王,不可能全是女的."齊格王後強忍疼痛,苦苦哀求伯倫王子饒恕那些孕婦.

"如果是男的,那更應該死!我絕對不會再讓後代來搶奪我的王位,飛龍王,永遠屬于我,明白嗎?你這個居心險惡的賤貨,想掩飾什麼?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清楚你的真正用意,你一定是想當年培養我們那樣,再培養這些婊子肚子里的孩子,讓他們成長起來,殺父奪位……下賤的爛貨,我告訴你,你做夢,我永遠也不會上當,飛龍王座,永遠屬于我,只能屬于我偉大的伯倫!"伯倫王子憤怒地把齊格王後打翻在地,大腳用力地踹.

"沒錯,我們絕對不能重蹈覆轍."頭戴銀冠的幾個天界龍人男子有種恍然大悟的表情.

"想想父親和叔父他們死不瞑目的樣子,想想,在未來的一天,你們也會慘死在你們兒子的手里,讓他們享有你們現在的一切,兄弟們,好好地想一想,你們還要她們肚子里的孩子嗎?"伯倫王子一說,果然,原來對孕婦帶點同情的其他天界龍人男子,都全部舉手支持伯倫王子,紛紛詛咒齊格王後的惡毒用心.

"……"魔龍領主閉上眼睛,裝瞎子.

兩個助手,全部抖著一團.

臉色有如死灰.

夏衣這時再也不勸岳陽殺出去了,因為她知道,他肯定會出手.

而且,他會在最重要最必要的時候出手.夏衣偷看一眼岳陽,發現他的雙眼微閉,一只手向前伸,隔空,沖著百米之外的天魔鏡緩緩地劃動,似乎在劃著天界符文.

隔空禦物是許多先天強者都能夠做到的能力,可是隔著百米之遠就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了.

更何況,最難的是,像岳陽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隔空禦物,那就更難實現.要知道那邊足有三百多位最少等同先天五級以上實力的天界龍人,要瞞過三百多位先天,相距百米來隔空禦物,難度不想可知.夏衣看得大氣也不敢出,生怕干擾了岳陽.

她知道他肯定是在向天魔鏡動手,至于他為什麼這樣做,她暫時還想不明白.

封印天魔鏡,讓這些天界龍人永遠無法離開嗎?

"脫,脫光衣服,你們這些下賤的女奴,在臨死之前,我賜予你們最後一個伺候王者的榮譽!"伯倫王子看向一百多個挑選出來准備成為祭品的女奴,覺得她們就這樣死了,有點浪費,于是決定最後玩一把,物盡其用.

"我們再來玩玩這老母狗吧,記得當年她一直拒絕和我們上/床的,臨死前,不趁機干,以後想干也沒有機會了."兩個頭戴銀冠的男子,過來撕開齊格王後的衣物,將她年邁而色衰的身體,無情地暴露出來.齊格王後知道反抗無用,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兩行眼淚滾滾而下,混雜了臉上的鮮血,形成血淚.

"根本不能看,這奶/子都干癟下垂了!"其中一個銀冠男子肆意地玩弄著齊格王後的身體.

"記得小時候喂奶時很大啊,都讓父親那個老家伙享用了,該死的,我們應該更早殺死父親,那家伙早就不中用了,我們還一直等待,真是愚蠢之極."另一個銀冠男子也開始脫衣服,並且丑陋的東西掏出來,准備汙辱齊格王後的嘴巴:"賤貨,張開你的臭嘴,如果你不能最大地滿足我們,那麼我們不介意將你所生的幾個女兒,統統變成祭品!"

另一邊的伯倫王子,一邊命令女人上來服務自己,一邊熱情地招待魔龍領主:"你看上哪一個都可以,反正都是下賤的女奴."

魔龍領主恭敬地垂下頭:"非常感謝,伯倫王子,我樂意接受你的賞賜,可是身體結構不一樣,無法享用."

伯倫王子一聽,這個魔龍領主竟然無法享受自己贈送的女奴,哈哈大笑:"失敗,不得不說,你真是一個失敗的男人!就連女人都無法享受,你還做什麼男人?太可憐了,難怪你的主上急需我們高貴的天界龍人出去,原來通天塔的女人,正等著我們帶給她們快樂……"

魔龍領主臉色微變,最後仍然忍耐下來了.

有個男性天界龍人抓住一個僅是幾歲大的小女孩,撕開她的衣服.

邊上有個女人,像是她的母親,跪下來,苦苦哀求道:"大人,她還是個孩子,又不是祭品,請讓我來代替她吧,我一定會盡力伺候您的……"

她的哀求,得到的回答是一記耳光.

夏衣恨不得沖出去,殺死那些該死的天界龍人,但她不能那樣做,因為擔心自己一沖動,就會影響岳陽正在進行的計劃.岳陽緊閉的眼睛,此時睜開了,帶點疲憊地向夏衣點點頭:"成功了!"

成功了?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夏衣,猛然發現那個正在吸血的天魔鏡,忽然閃起了一陣耀眼之極的血紅光華.

天魔鏡的里世界,竟然打開了!

奇光,在祭壇血池的天魔鏡的里面穿射出來,形成一個玄奧的血色光門.

在天魔鏡里,似乎出現了一條石頭通道式的通道.

更里面,還有個小小的空間,那應該就是天魔鏡的里世界!

天魔鏡表面的各種符文,就像星光,閃爍不停,只是與天空的星光又有少許差別,呈現出詭異又邪惡的血色妖豔光華……看見天魔鏡的里世界打開後,伯倫王子等男性天界龍人,頓時極樂忘形,再也顧不得奸/淫女人,一個個興奮地沖進血色光門.

那些差點慘死且即將受到汙辱的天界龍人女性,此刻都逃過了一劫.

幸免的小女孩讓母親急急抱在懷里,母女皆放聲大哭.

齊格王後,也讓兩個兒子隨意扔在地面上……

夏衣激動地握住岳陽的手.

她知道,這是他做的.

如果不是他,這些天界龍人就算獻祭一百個女人,也不一定能夠成功.

只是,她又有點不明白,岳陽為什麼要幫那些天界龍人呢?營救那些可憐的女人也就罷了,他為什麼要打開天魔鏡的里世界?

"你猜猜?"岳陽微微一笑,夏衣看得又喜又氣,恨不得抓起他的手臂狠咬一口.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人面獸心】     下篇:正文 第六百章:【統統去死吧,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