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章:【統統去死吧,人渣】  
   
正文 第六百章:【統統去死吧,人渣】

第六百章:【統統去死吧,人渣】

祭壇之上,那些劫後余生的天界龍人女性,紛紛擁抱在一起.

她們慶幸能夠在此刻死里逃生.

差一點,一百多名姐妹就變成了祭品,幸好天魔鏡的里世界打開了.

魔龍領主的表情有點詫異,它警覺地看了看周圍,搜尋著周圍的任何可疑之處.單憑魔龍領主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發現岳陽和屏閉氣息的夏衣.再說在魔龍領主的身邊,還有三四百個女性天界龍人在號哭,在歡呼,在發泄著劫後余生的感動.

全場一片混亂,一片的號哭.

可是,這絕對是興奮的,激動的,絕望的死灰中複蘇的心情……

雖然差點成為祭品,可是天魔鏡里世界的開啟,還是完全感染了所有的女人.

她們以為從此苦難結束了.

一個個,相互擁抱著,依依不舍地打量著飛龍谷,一個個秩序井然地向天魔鏡的里世界走去.

可是,現實絕對是無比殘酷的.僅僅走進四十多個女人,天魔鏡的里世界就達到了極限,再也無法進入.如果計算全部數量,那麼會發現天魔鏡里世界的容量,只是一百人的極限.那些已經進入了里世界的女人,發現後面的姐妹已經無法進入,頓時全體號哭起來,不少女人又跑了出來.

她們含著眼淚,由更年長的女性分配,安排最年輕的進入,比如幾個年幼的小孩,就第一時間送進去.

"啪啪啪!"

那幾個送進去的小女孩,讓佩戴金冠的伯倫王子,無情地扔了出來.

顯然,小女孩不符合他的胃口.

他要的是更強大,更年輕的女人,而不是小孩……

齊格王後,此時已經讓人自地面攙扶起來,她剛剛自絕望中緩和過來的臉龐,忽然臉色大變.她用最快的速度,以手推著那幾個被拒絕進入里面世界的孕婦,示意她們馬上離開,遠遠的離開祭壇.

可是,已經太遲了!

已經走進了天魔界里世界的伯倫王子,他又走了出來.

他冷冷地盯著齊格王後,也盯著那幾個孕婦.他的意圖很明顯,幾乎所有的女人都明白,伯倫王子要走,可是他不願意留下任何的後患……幾個孕婦肚子里,如果全是女奴,那麼還好說.假如里面有一個男性,那麼飛龍谷就能繼續繁衍,未來的男性會越來越多,而且他們一定會成長,奪位,就像伯倫王子殺父奪位一樣!

"大王,你們離開了,將重返天界,我們困在這個飛龍谷,永無出頭之日,您就給我們留下一點血脈吧!我們願意派出最好的女奴伺候您."齊格王後一咬牙,帶領所有的女人跪下,再一次請求.

"她們必須死."伯倫王子無情地冷笑.

在他眼中,孕婦一定要殺.

至于齊格王後,也一定要處死,絕對不能留下她和孕婦作為隱患.

沒有男性的飛龍谷,很快就會滅絕,伯倫王子絕對不會留下任何一個男性,那怕他是一個胎兒.天魔鏡現在能帶他們離開,以後,說不定還會讓人帶進來,帶更多的女人離開,伯倫王子絕對不會給予她們這種機會.飛龍谷他就算不再在這居住了,也不能落入別人的手中.

"不,大王,請您給我們留下一點血脈!"齊格王後痛苦地打滾,伯倫王子無情地用腳踐踏著她的身體.

"別這樣."有個年輕的女性沖出來,趴在齊格王後的身上,用身體阻擋伯倫王子的瘋狂踩踏.

"該死的賤人,你敢冒犯本王?"伯倫王子嚇了一跳,還以為這個妹妹想攻擊自己,一看不是,才心中稍稍安定,頓時又怒由心生,揪起妹妹的頭發,按著她的額頭,往地面重重一磕:"女人天生就是女奴,像你這樣卑劣下賤的女奴,竟然敢沖撞我這個至高無上的飛龍王?簡直就是找死!"

伯倫王子拔出腰間的寶劍,重重斬下.

齊格王後尖叫起來,急急雙掌合十,挾住寶劍.

盡管這樣,那個年輕的女人,也已經讓劍氣斬傷後背,血光激濺……

伯倫王子氣得胸膛起伏,憤怒地沖著阻擋的齊格王後咆哮:"好大膽,你這個婊子,竟然敢阻攔我?"

此時,所有的女性天界龍人,都看得驚呆了.

雖說是齊格王後,可是這樣反抗男性,還是她們記憶以來的第一次.

"姐妹們,把他殺了,封印天魔鏡,我們在飛龍谷好好生活,我們可以有新的王,慢慢想辦法逃出去,還有別的辦法,在一千年前,就有姐妹成功逃出去……我們必須殺了伯倫,否則,我們都會死!他不是好的王,我們需要的王,不是他!"齊格王後實力僅是先天七級,完全不敵先天八級的伯倫王子,但她希望更多的姐妹站出來,聯手擊殺伯倫,然後封印天魔鏡.

"什麼?"所有女人都驚呆了,反抗這種意念,在她們的生命中從來沒有過,一下子根本反應不過來.

"統統都給我死!"伯倫王子爆發了最強實力,一爪探下,將齊格王後擒在手中.

後面,天界龍人的男子統統趕了出來,紛紛擊飛呆立的女人們.

有了強援,伯倫王子更加得意忘形.

他將第一個反抗的齊格王後,掐住脖子,高高地舉起:"哈哈,終于讓我看清了,你這個下賤的母狗,原來一早就有殺死我的心思,我就知道,你不會輕易的臣服于我."

齊格王後痛苦地咯血,聲音斷斷續續,眼睛深處,露出一絲無奈:"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殺你……是…你變了,是你想害死所有的族人……權力,讓你變質……你殺了我吧,我無所謂,在你的統治下……死去…也比活著強,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個王,你只是一個篡位的瘋子…不懂得…珍惜,你以後注定會…失去一切……"

伯倫王子憤怒得臉孔扭曲,兩眼血紅.

他用劍在齊格王後的胸膛上劃出道道血痕,瘋狂地大笑道:"你想死?沒那麼容易!我要把你的皮剝下來,風干,做成一件內衣.我要每餐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讓你一直變成肉奴!你這個婊子,竟然膽敢謀反?是誰賜予你這樣的權力,想帶領女人向男人宣戰嗎?你以為這些該死的女奴,會有膽子跟你這個母狗一樣,你以為她們敢試圖挑戰我的威嚴嗎?呸,她們都是天生的jian貨,天生的奴隸!來人,把這個婊子親系女奴統統殺光,剩下的女奴,誰敢異議,也統統的殺死!你們所有人都要記住一點,我才是飛龍谷的王,隨時都有權力處置你們,而你們,全部都是我的女奴!只有最聽話的女奴,才能獲得我賜予的生命,才能讓我帶離飛龍谷……誰敢挑戰我的威嚴者,齊格這個婊子,就是你們的榜樣!"

幾個齊格王後所生的女人,讓幾個頭戴銀冠的男子拖了出來.

還有幾個中年婦人,那是齊格王後的妹妹.

即使這些人,都是最親的姐妹,但那些銀冠男子,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在他們的眼中,這些都只是女奴,隨時可以處死的女奴!

"哇哇!"一個讓人躲藏在背後的女孩,僅八九歲左右,看見母親和姐姐將要處死,哇哇大哭起來.

那怕周圍都有女人存心隱瞞,也無法實現.

她擠開人群,不顧一切地沖出來.

摟住渾身是血的齊格王後,連聲大叫阿姆阿姆……

伯倫王子高高地抬起腳,准備一腳把這個小東西踩成肉泥!

魔龍領主以手掩面,它沒辦法看下去,盡管它是號稱最殘忍最無情最凶惡的魔淵領主,可是它發現,比起這些天界龍人的男性,它這個惡魔還差得遠!

齊格王後眼神很淡定,默默地摟住小女兒,等待死亡的降臨.死,對她來說,只是一種解脫,不再是恐懼的根源,與其生活在這種統治下,還不如死去.齊格王後身邊的女兒和姐妹,都哭喊著撲上來,與她緊抱在一起,等待伯倫王子的處死.

所有的女性天界龍人都跪下了,送別齊格王後.

她們之中,有許多人都非常的後悔.

假如,剛才聽從齊格王後的指揮……當然,世間沒有假如,她們只能以淚流面,悲苦自己絕望的命運.

"住手."夏衣跳了出來.

她當然不是頭腦發熱,而是事先得到了岳陽的默許.她就像一個見地不平的女俠那樣,非常激憤,用因為激怒而帶點變調的聲音,怒叱道:"你們這些人渣,住手!我以為以前見過的垃圾,是世間最卑鄙無恥最下流賤格的人渣,但沒有想過到,你們這樣渣滓,根本連人渣都不佩叫,你們是世間最令人惡心的爛蛆!"

伯倫王子一愕,他萬萬想不到,竟然還有個陌生人出現?

魔龍領主的眼睛,睜得比燈籠還大.

他雖然不曾見過夏衣,但立即就能猜出她的身份.

那些女性天界龍人都呆呆地看著夏衣,一個個都為之莫明其妙,她們壓根想不明白,與世隔絕的飛龍谷,怎麼會有一個小姑娘來到這里,而且,還敢跳出來抱打不平.像她那樣怒叱男子,可是她們從來都不敢想像的!

幾個銀冠男子淫笑起來:"哈哈,美女,天哪,真是傳說中的人類美女!長得,實在太好看了!"

夏衣勃然大怒:"看什麼看,本姑娘把你們的狗眼都挖出來!"

除了岳陽,她絕對不准任何男人用異常的眼光來打量自己的身體,更不用說這些該殺的人渣.

伯倫王子哈哈大笑:"還真是美女,而且脾氣好像挺辣,我聽說過人類的女人,脾氣非常的潑辣,不過這樣更好,征服起來更爽!小美女,就憑你那點實力,來我們飛龍谷,根本就是送菜,哈哈,好一個水靈靈的小白菜,兄弟們,讓開,本王先來嘗個鮮,以後再賜給你們玩樂."

"在那之前,麻煩你先問問我手中的刀劍答不答應……"岳陽同學坐在天魔鏡上,打著呵欠,他坐在這里已經好半天了,只是大家都驚訝夏衣的出現,才忽略了他的存在.

"啊!"魔龍領主一看岳陽,幾乎當場腦溢血暈厥.

"你又是誰?"伯倫王子也有點愕然,怎麼飛龍谷接二連三有陌生人出現?

"我是她的未婚夫."岳陽同學厚顏無恥地回答,夏衣嬌嗔地一跺腳,卻沒有否定,聽他為自己出頭,心中非但不惱,反而暗暗高興,表面上,自然是佯嗔不依的.

"你隨便挑一百個女奴,我跟你換!"伯倫王子感應不出岳陽的實力深淺,也不敢魯莽動手.

"我的女人,那是我的心肝寶貝,你用盡世間一切,我也不會換."岳陽同學使用泡妞神功第一重,夏衣聽了心中甜如蜜,羞赧地垂下頭,不敢看他,更沒有反對說不是他的女人.此刻的心,早讓他那句'心肝寶貝’融化掉了.

"……"所有的女性天界龍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岳陽,她們做夢也想不到,世間竟然還有男人如此愛惜他的女人.

"不換,那就搶."伯倫王子怒了,一揮手:"兄弟們,我們一齊上,搶!"

"別沖動,他是岳家三少."魔龍領主終于忍不住開口了,他沖著岳陽俯跪下來,叩首而拜:"三少,我主上有言,如見三少您,請轉告他的善意,我主上願意永隱天界,永不再踏足龍騰大陸,請三少成全.冤家宜解,不宜結,我主上願意支持一切賠償,與三少化敵為友."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空談判."岳陽擎出灰燼魔刃和上弦月,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先用灰燼魔刃深深地紮入天魔鏡中,再揚起左手的上弦月,隨意一揮.

一斬,山河缺!

那名剛剛撲到夏衣面前,准備把夏衣劫為人質的銀冠男子,讓這一記刀劍氣,不可勢不可擋地斬成兩半.

岳陽完美的力量控制,讓那道劍氣剛剛斬到夏衣小巧的鼻尖,就恰到好處地消失掉.

斬殺一敵.

卻不傷夏衣一絲一毫.

即使是黑獄王親來,看見了岳陽這等戰技,看見岳陽這等進步,相信也會為之心寒的.

無數的天火,在岳陽的身上爆發出來,整個飛龍谷,都變成了天火之谷……岳陽一頓足,地面有道能量烈焰柱就像噴泉般,激噴出來,直接將另一名速度稍慢的銀冠男子沖上天空,在極度痛苦的慘嚎之中,燒成焦炭.

伯倫王子的嘴唇發抖,他剛剛想說什麼,忽然看見一道火鞭劈頭蓋臉地抽打下來.

連同他招架的寶劍,一鞭打斷.

痛苦之鞭,所造成的傷害,可謂世間之最……它燃燒在伯倫王子的內髒,直接在內里燒出來,岳陽自天魔鏡飄然而下,用腳踩著伯倫王子的頭顱:"以所有天界龍人始祖的唯一尊主'天龍皇’之名,赦令:賜死飛龍谷所有男性,絕不饒恕!"

夏衣看他威武之姿仿如神明,心中激動得不行,揚著小拳頭大叫起來:"統統去死吧,你們這些人渣!"

魔龍領主知道一切都完了,頓時暈厥倒地.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禽獸不如】     下篇: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煉成,饕餮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