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是運氣?還是作弊?】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是運氣?還是作弊?】

對于賭博,岳陽同學其實不在行.

而且,天界的賭博,他今天還是第一次看見,更是完全陌生.比如天界有種類似骰子的賭博,但不是搖幾顆象牙骰那麼簡單,那是一種戰偶,骰子形狀,只要它開始旋轉,那麼就沒有人能猜到它會在什麼時候停下來,也不可能聽見任何的聲音.

相反,這種骰子狀的戰偶,會制造一些假象,用假音來欺騙賭博者.

一句話,普通人,除了碰運氣,不可能有第二種辦法獲勝.

當然擁有極其特殊能力的人除外……

"那個鄉下來的窮鬼,懂得什麼叫做戰偶骰不?"小胖子怕岳陽發火動手,先臨陣請兩個游輪護衛,隨時保護他的生命安全,然後尾隨在岳陽身後,冷嘲熱諷.

"真無聊!"伊南本來是很好脾氣,但一看這家伙如此之賤,都想動一頓.

小胖子說的戰偶骰,是進寶艙賭博的一種玩法.

每個巨盅內,都有十顆戰偶骰.

如果總點數能猜對,那它的賠率是超高的一比十.

當然,這個極少有人猜中.除了猜總點數,還有猜單個,可以指定猜某一個骰子,猜對了,就可以得到一比一的賠率,連猜多賠,按猜的個數算賠率,比如猜中六個,一賠六,猜中八個,那就是一賠八.

還有種最困難的猜法.

那就是十個骰子都全部猜中,若總點數和順序都全部正確,那麼最高賠率是一賠一百.

岳陽就決定買這種,向最高難度挑戰,向最高賠率進軍.

在這種賠率下,只要連贏幾把,那就是百萬富翁了!

"要買哪種?"伊南自小到大都沒賭過錢,她拽著岳陽的手臂,很興奮地揚著手中僅有的那枚籌碼,她覺得買什麼好像都會贏,又覺得好像買什麼都會輸,根本拿不定主意.

"貴客,請押好籌碼,要離手了."有個身材超火辣波濤洶湧的魔族美女荷官,提醒伊南快點作出決定.

"隨便買就行."岳陽隨意地把那枚籌碼一拋,拋在總點數五十五的位置,接著,又接過魔族美女荷官遞過來的投注本.

在一二三四五六七十這一列數字上打了一個勾,看得伊南楞了半晌,才呆呆地問:"我們才一個籌碼,買這個號碼,輸了怎麼辦?"

即使是最相信岳陽的伊南,也不相信戰偶骰接下來產生的號數是一至十的排列,這種數字排列,雖然也有出現的機率,但微乎其微,幾乎不可能出現.的確,豪華星空游輪,自航運至今,進寶艙的戰偶骰,就從來沒有出過這一個數列,一至十,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現的數字.

小胖子笑得淚花四濺,幾乎整個人要軟倒在賭桌上.

他開始還以為岳陽是個高手,用一個籌碼就能贏許多錢,沒想到根本是渣!

"傻瓜,這個鄉下農民,簡直是天生的傻瓜,如果這個數列能贏,本少爺把骰盅當場吃掉.用一個籌碼贏兩三萬?我呸,做夢沒那麼早,不知天高地厚坐井觀天的鄉下農民,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豪華星空游輪,像你這種窮鬼,像你這種天生的傻子,也能贏錢?早點跳下去自殺,下輩子說不定還會好一點,也不用鏡子照一照,你也配贏個大樂透?"

"長得一張小白臉,想不到是個精神病!"那個女伴對于岳陽的拒絕,也一直耿耿于懷.

當然,如果岳陽說現在上她,相信她馬上就會脫衣服.

渴求不到的嫉火,在她的心中燃燒.

那個獨眼龍大漢擠在人群中看戲,一臉笑呵呵,仿佛就是個愛看熱鬧的傭兵.

那個魔族美女荷官等所有人都押好籌碼後,又拍手,在背後按了一下鈴,表示開盅.小胖子上竄下跳,不住地做鬼臉,他除了岳陽那一門,用錢把所有的都買了一個籌碼,准備在贏錢後使勁嘲諷岳陽.這種投資,輸是輸定了,可是他為了能夠壓倒和打擊岳陽,完全不在乎.

小胖子扭著屁股:"啦啦,你這個傻瓜,一開盅,你就會傻眼……永遠的失敗者,白癡說的就是你……"

他連說帶唱,得意忘形.

不過,等骰盅一揭開,那笑聲就像刀斬般,戛然而止.

那雙眼睛,瞪得就像牛眼一般大,可是無論他怎麼瞪怎麼看都好,都改變不了事實.在滿臉驚訝完全無法置信的人們面前,那個盅內開出的戰偶骰,正是一,二,三……八,九,十的排列,一個不差.別說小胖子,就是獨眼龍大漢,甚至那個魔族美女荷官,表情也是震驚,她也不敢相信戰偶骰會開出這種數列.

"啊?耶!"伊南激動一蹦而起,不顧眾人圍觀,激動得直接賞岳陽一記香吻.

她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但她知道,肯定是岳陽用了某種特殊能力,改變了那些戰偶骰的排列結果.

贏錢是小事,狠狠地反擊了敵人的挑釁,那才是最讓她高興的.

看見小胖子被岳陽當場打臉的糗樣,伊南覺得很解恨.

"這根本不可能,你作弊,肯定是你出手作弊了,否則不可能出這種數列的!"小胖子就像死了全家似的,氣急敗壞地揪著頭發,又憤怒地指著岳陽,說他作弊.

其實,人們都有點懷疑.

如果不是作弊,也太巧合了.

只是戰偶骰可以作弊?從來沒有聽過說啊,戰偶骰是向神明發誓永不賭博的戰偶大師制造,除了主人,永遠不會聽命于任何人,即使是天階強者,也無法改變它們的自由個性.而且,如果出手作弊,全場那麼多人,怎麼沒有看見?

最重要的是,那個魔族美女荷官,立即作出了澄清:"這位貴客,請你注意,戰偶骰是永遠不可能作弊的,它們擁有自由個性,轉動的數目,是它們的意志,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我敢肯定,沒有人能夠作弊,這兩位貴客能夠贏下這一注,完全是運氣!恭喜你們,這是你們的金幣!"

那個魔族美女荷官的副手,馬上給岳陽送回一百個籌碼.

雖然賠率很高,可是岳陽投注很少,賭桌一百個金幣的損失,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小事,還不及小胖子剛才的下注呢!

"不可能,他肯定用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如果這個是什麼運氣,那你讓他再贏一把我看看!"小胖子無法下台,看見眾人看小丑似的哄笑,更是無地自容.他漲紅著臉,咬牙切齒地指著岳陽,要岳陽再賭一把,看他急瘋了的樣子,眾人都在搖頭,覺得這孩子的腦袋是不是讓門夾過了?

又有些好事的人,說起了剛才岳陽與小胖子的恩怨.

于是,全場人都恍然大悟.

都用嘲諷的目光看著小胖子,一副看見腦殘的二世祖少爺在無禮取鬧那般厭惡.

獨眼龍大漢,先是震驚于岳陽的勝利,隨即笑了,喃喃自語道:"有意思,看來是我小瞧了他,嘿,大姐頭說得沒錯,這一趟買賣,還真有'驚喜’!"

岳陽又隨便扔了個數字,然後讓伊南來劃數列.

伊南高興地算了半天,找個自認為最有可能成功的數列勾上,然後喜孜孜地遞給岳陽.其實她對輸贏都沒有任何意見,只是能贏,能打敵人的臉,大展自己愛人的威風,才是她樂見的.她知道,只有根本不認識岳陽的天界人,才會輕視他,換在通天塔,就是傻瓜也知道跟岳家三少斗智斗力,那是最錯誤的舉動.

在天界,認識岳陽的虛空和九宵,都當他是勁敵.

一個實力渣無可渣的小胖子,也許挑戰岳陽,伊南覺得不給點顏色對方看看,心中都無法平衡.

"我們一定要贏!"伊南握緊了小拳頭,眼睛熱切地看向岳陽.

"當然了,等著收錢吧!"岳陽自信無比,笑容燦爛.

"嗯!"伊南知道岳陽寵愛自己,為了讓自己高興,肯定會讓這一次也贏下來的,雖然他這樣做是作弊,可是他全是為了自己……頓時,心中大感甜蜜.

"做夢,你們做夢,輸定,你們這一次輸定……"小胖子的女伴連聲詛咒.

"有種你就跟本少爺上場單挑,我們玩領主對決,一百金,不,一千金一局!"小胖子氣壞了,讓蔑視他的岳陽氣得幾乎炸肺,面目猙獰地大吼,咆哮不止.他其實很想動手揍岳陽,可是他的實力很渣,而且進寶艙這里不准動手,一旦誰首先動手,造成的損失要統統賠償,小胖子可不想因為岳陽而得罪了游輪的主人,那根本不是他能夠得罪的牛人.

"怎麼有蒼蠅?嗡嗡的叫,吵死人了!"岳陽做了個趕蒼蠅的手勢,圍觀的賭客和傭兵都哄堂大笑.

"各位貴客,請大家押好籌碼,要離手了."魔族美女荷官樂見顧客的斗氣,因為越是這樣,賭揚就會贏得越多.平時場面過于冷清,進寶艙還會派人裝成賭客,挑釁別人來增加氣氛.

岳陽將那一百個籌碼又押了上去,押的還是最高賠率的大樂透.

賭徒們看了大嘩.

這小子瘋了?

一百金雖然不算多,可是全押一注,還真少見.

剛才運氣,猜中了幾乎不可能出的數列,他還想再來?即使是幸運之神的寵兒,也不可能連中兩次樂透,那根本比天上掉餡餅砸中腦袋還難!

魔族美女荷官也有點壓力,這回要是再中,那就得賠返一萬金……

"將我贏的籌碼兌換成金幣,再弄張任何人可取的青銅卡,送到位0068室,記得要快,我希望最遲五分鍾內收到青銅卡."岳陽吩咐一句,牽著伊南的小手離開賭桌.眾人聽了他的話,都傻了眼,這小子什麼意思?難道他以為自己贏定了?骰盅還沒有開呢!骰盅十顆戰偶骰中,最少有三顆戰偶骰,在開盅的一刹那,才會停止,這小子連盅都沒有開就以為他一定能贏下來?

伊南也很好奇,岳陽怎麼知道這一注贏定?

可是,她沒有問.

原因是岳陽輕輕地在她手心撓了下,這是兩人之間的暗號,表示危險來臨,需要馬上回避……

獨眼龍大漢一直看著岳陽,越看越困惑,這小子真的那麼神秘,就連擁有'獨眼窺視’的自己也無法看透?

魔族美女荷官的手指微微顫抖,她屏住呼吸,伸手,輕輕揭開那個骰盅.

結果,全場嘩然……

上篇: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丟人?像你這樣就是丟人!】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你是打劫還是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