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謎一樣的男人】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謎一樣的男人】

當岳陽站出來,伊南微微後退.

雖然那件婚紗根本不合她身,但她依然把其中一條白紗,就像絲巾那般圍繞在脖子上.

周圍,足足有數萬強敵,還有數萬個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此時身處天界,並非自己的家鄉,可是伊南還希望今天嫁給他,做他的新娘子.婚紗和儀式這些,都是浮云,只要心心相印,那麼即使是地獄,也會變成天堂.她希望自己能以一個新娘子的形象,站在他身後.

支持他.

支持自己的丈夫.

萬敵在前,直前無後……這樣的大英雄,就是她的愛人!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伊南看著岳陽,回想起以前相識的種種,相處的點點滴滴,心中湧現一團盈滿洋溢的幸福,讓她渾身都暖融融的,她堅定又信心十足地向他點頭:"我就在這,看著你,等著你!不論是今天還是以後,不論是天界還是哪里,我都會伴著你."

陽沒有多說,伸手輕撫下她柔柔的黑發,俯下頭,回身半擁著她,沖著那花瓣般粉嫩的玉唇.

輕輕一吻.又沖她笑笑.

他瀟灑無比地轉身過來,面對數萬敵人,擎出上弦月.他的話,非常簡單,但是意思很明了:"本少爺只說一句,想喝喜酒的留下,不想喝的滾蛋,想搗亂的,問問本少爺手中的刀劍."

如果沒有伊南之前的驚人表現,岳陽這句話說出來,人們估計會活生生地笑破肚皮.一個地階一級弱小得螻蟻般的人類,面對數萬個任何一個等級實力都在他之上的敵人,還敢大言不慚?難道這小子不知道死字怎寫?他是瘋了,還是腦子有病?

可是,經過伊南剛才震撼全場的越階秒殺之後,人們開始覺得,這小子應該也不是簡單人物.

他的實力,應該還在那個女的之上.

全場一片肅靜,沒有敢回應岳陽.

天階不說話.

普通人如果隨便回話,要是讓這小子一刀秒殺立威,那就太冤了!

其實要不是這小子實力看不透深淺,小丑和骷髏男雷切,智光魔尊他們早就發飚了.偏偏這一個人類小子詭異的很,無人能看破實力.

為了不整出個老貓燒須,小丑他們都覺得要謹慎行事.

反正拖延時間,對他們更加有利.

"本公最喜歡喝年輕人的喜酒,少不得要留下討吃一杯的."骷髏男雷切看了看小丑,決定站出來做點事,否則一仗後利益分配都沒自己的份了.它先是用手指骨撬撬松動的牙床,把歪歪扭扭的牙齒重新排列好,又掏出一條雪白的絲巾,裝出貴族紳士的模樣來擦手.在它身後,兩個盜賊頭領走了出來,兩人的實力,都高達地階八級,氣度非凡,他們無論實力和等級,在敵人之中,都相當出眾.

"酒在哪?我們也想喝一杯."兩個盜賊頭領表情雖然輕松,其實暗中警惕,防止岳陽暴起發難.

"想喝我的喜酒?"

岳陽冷笑一聲:"你們,還不配!"

在這句話還在人們耳朵里余音嫋嫋時,他的身形就動了,激和諧射向其中一名盜賊頭領.

這兩名盜賊頭領也身經百戰,戰斗經驗極其豐富,一看岳陽進攻,立即分開兩邊.岳陽沖鋒過去的那個盜賊頭領,立即牢固斬出巨斧,正面迎擊岳陽.另一名盜賊頭領,則狡猾地繞行,拐彎折沖向伊南,准備偷襲伊南,來一個'圍魏救趙’.

女巨人似乎想出手,但看見伊南的表情輕松,完全無視襲來的敵人,甚至不加任何防禦,顯示出對岳陽的強大信心.她心里又壓下救護的沖動,繼續靜觀其變.

不僅是她,在場所有的天階強者,包括暗怒的小丑,傲慢的龍翔,惡心的骷髏男和狡詐的智光魔尊,都在靜靜地觀看,他們的目光,牢牢地盯在岳陽的身上,意圖借此戰,看穿他的全部底牌.

普通人的眼睛,完全看不清楚.

只覺得人影一閃.

只有在天階強者的眼中,才能看見這樣的變化……原來只有地階一級速度和力量的岳陽,一瞬間提升了,百倍,千倍,萬倍的爆發,原來他的速度,由蝸牛一般的慢,不斷加速,最後加速到比閃電還快百倍.相比之下,原來動作快如閃電的揮斧頭領,對比之下由極速變得極慢,就像蝸牛般可憐,他的利斧還沒有揮斬出去,岳陽就到了他的面前.

而且,瞬間自'他’的身體穿過去,又完美地拐了一個彎,輕松地追上偷襲向伊南的那個頭領.

那個頭領似乎感到不妙,急急回頭一看.

後面什麼都沒有.

等他一扭頭,猛發現岳陽就站在面前,仿佛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伊南的身邊.

骷髏男雷切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兩個屬下完了,可是看了更覺得驚心,因為它發現這小子越階殺死自己兩個屬下,根本不是殺死那麼簡單,而是虐殺.

揮斧的那個頭領,在仍然不知道敵人穿過身體的情況下,斬出一斧.

隨即,全身變成無數的肉塊.衣甲,皮肉,骨頭,隨著那記斧斬的力量,激拋半空,散落一地.如果有天階級別的眼力,就可以看出,這個持斧的頭領,全身都讓岳陽用一種完美的切割,將骨骼和皮肉完全地剝離開來,甚至不傷一點點筋骨,就算世間最好的大廚拿刀來解牛,也達不到這種境界.

然而,一個地階一級實力的人類,在數萬人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個地階八級的強者,全身肢解零碎成一塊塊.

這種手法,如果不是敵人做的,那小丑和骷髏男他們肯定會拍手大贊.

可是現在的他們,嘴巴就像吃了苦膽一樣.

苦澀得說不出話來.

另一個想偷襲伊南不成,嚇得急急倒退而回的盜賊頭領,直退回到骷髏男雷切的身邊,才驚歎好險地拍拍胸口,表示安全.

這一拍,可是不得了.

刹那,他的脖子就多了一道紅痕,極小,原來幾乎看不見,漸漸的,變成一道紅線,隨即崩潰,變成捂都捂不住的血瀑.最後,在所有人驚恐的注視下,這個拍了拍胸口的盜賊頭領,在他想捂傷口的同時,頸上那顆人頭無聲地掉在地上,骨碌碌地滾開幾米外……

沒頭的身體,頸血沖天而起,偏偏手部的動作還有想捂傷口的慌恐姿勢,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看來,這家伙一直到死,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斬首了!

黑骷髏團的團長,骷髏男雷切,也極之擅長用刀.以它手中的裂心,要想做到這種斬首,碎尸的舉動,並不算很難.可是它自認做不到岳陽那麼瀟灑,在數萬人的圍觀下,在數位天階氣勢的壓迫下,依然能夠游刃有余地秒殺和切割敵人,僅僅是這一點,就不是骷髏男雷切用刀能夠複制的.

骷髏男雷切,它在某種程度上,很佩服岳陽這樣一個敵人.

因為在用刀方面,岳陽已經將殺人,變成了一種藝術.

這,不是它能做到的.

"……"小丑手中的魔術棒現在已經轉不動了,他緊緊地握著,手指節因為過度用力,變得發白.

"好快的刀."那個一直傲立在巨龍頭顱的金甲元帥龍翔,忽然飛身而起,輕輕地落在甲板上,他似乎發現岳陽是難得的對手,對他產生了一決高下的興趣.

"那家伙割了三千六百刀,不過,我更喜歡在這家伙脖子的完美一斬."光頭的智光魔尊,撫摸著锃亮的大腦殼,在兩具尸體之間,仔細觀察一番,又伸手撿起一片碎肉,拋入嘴巴咀嚼幾下,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哎,我明白了,肉是涼的,血才不會飛出來,這小子借用手中寶刃帶冰屬性的特性,那完美一斬也是用冰暫時連接著脖子和首級,所以動起來也不會掉,但用量極少,火候控制極佳,因此我們看見他一拍胸口,就掉了腦袋.不得不說,這一招太贊了."

"以後本公殺人,也一定要用上完美一斬,太富于技巧了."骷髏男當即表示這招很帥,自己要學習使用.

"沒錯,這就是絕技!"金甲無帥龍翔,也點頭同意.

"你們有完沒完啊?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討論什麼完美一斬,技巧在絕對力量面前都是渣,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把這小子干掉,除去這種潛在的威脅."小丑抓狂地尖叫起來.

"普通人應該很難殺死他……"智光魔尊皺起眉頭,他覺得應該出動一個天階.

"請讓屬下試試!"有個天空騎士,自雷霆獅鷲上翻身下來,他是龍翔身後十幾位銀鎧將軍之一,擁有地階九級的力量.

如果在平時,一個地階九級的天空騎士,對戰一個地階一級的平民,那叫做欺負人.可是現在人們覺得,這個天空騎士的行為,稱得上勇氣可嘉.因為沒有任何人看好他,即使他是天空騎士,即使是地階九級,即使穿著一件防禦超強的白金級銀鎧,但,全場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他可以獲勝.

獨眼龍和瘦子,開始習慣伊南和岳陽這種越階殺敵了.

他們偷偷地賭起來.

不是賭輸贏,因為他們覺得岳陽贏定,解決敵人就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瘦子覺得是一分鍾結束,而獨眼龍賭只需三十秒.

龍翔那張永遠傲慢的臉,變了,變得有點遲疑.

他知道自己屬下的特殊能力,那就是根本不怕任何種肉體傷害,無論割成多少塊肉片,都能立即重新聚生並且恢複原形,也不怕斬首,因為只要把首領撿回來安放上來,就能恢複如初.量即使擁有這種重生能力的屬下,龍翔也不認為可以擊敗那個年輕人.

因為,這小子太古怪了,那麼多天階盯著,楞是沒一個人能看透他的底細.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呢?

龍翔心里還真說不准.

"請賜教!"那個天空騎士在龍翔元帥思考時,還以為他是默許,信心十足地上場,闊步走到岳陽面前,將騎士劍舉在頭頂,先向岳陽微微致敬,然後拉開戰斗的架式.可以說,他的一切都是完美的,無論氣勢,信心和態度都不弱于人,力量和身體狀態提升到了巔峰,並且擺起了最佳又最擅長的防禦姿勢,如果換成了另一個對手,即使是地階十級的強者,也不一定能攻破他的防禦.

"滾!"岳陽的出手,非常簡單,卻又出人意料之外,只見他隨手揚起一條火鞭,抽打在天空騎士的身上.

天空騎士身體,絲豪無傷.

只是摔飛出十米外.

開始,他還緩緩地站了起來,似乎想表示自己身體沒啥事,還想戰斗.

不過很快,他的身體就開始劇烈地顫抖,似乎在忍受著一種極大的難以想像的痛豆大的汗水,在他的額頭上滲出來.緊咬的牙關,滲出一絲絲血絲,在數萬人驚恐的注視下,天空騎士顫抖著身子,緩緩地軟跪下來,雙手深深地抓入甲板,意圖借此來忍耐身體正在煎熬的苦楚.

但根本沒有用,一團火焰在他的口鼻中噴出來.

天階強者可以看出,那火是內髒燃燒出來的.

隨即,天空騎士的忍耐極限崩潰了.

痛苦地慘嚎,響徹云霄……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就連用刀子割肉都不皺眉頭的天空騎士,獅心王麾下最驕傲號稱擁有鋼鐵意志的天空騎士,竟然跪在敵人的面前慘嚎,這絕對是南天界有史以來第一次.那個天空騎士其實一直在忍耐,但根本無法堅持,因為他感覺那種痛苦不僅僅是肉體上的痛楚,還有精神和靈魂的鞭笞,即使內髒沒有著火,也根本無法忍耐.

能夠忍耐十幾秒不呻吟.

已經超越常人,已經是他鋼鐵意志的忍耐極限!

聽見這位天空騎士的慘嚎,整個雷霆獅鷲天空騎士團的騎士們,都大驚失色,他們真的無法想像,能夠讓天空騎士都無法忍受的痛苦,到底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打擊.

龍翔,此時也臉色劇變,他用重新審視的目光,看向岳陽.

可是什麼都看不透.

這個年輕人,就像謎一樣神秘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人鏡合一,秒殺無雙】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