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三千億懸賞的魔龍】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三千億懸賞的魔龍】

"你是誰?"那黑須男子看了岳陽一眼,打著呵欠問,表情拽得就像猛虎打盹時聽見一只小蚊子嗡嗡叫.

"我是來放你出去的人……"岳陽這麼一說,遠古魔鯊,遠古島鯨,龍須電鰻和立即浮出水面的巨型百爪烏賊王,都用期待的眼光看著岳陽.其實除了它們,全場的人都知道,這小子在忽悠,他別說那個最少十萬年前的龍神至尊了,就是連現在的天域皇都不認識,完全是鄉下出來的小屁孩,扯這些,無非就是想游說黑須男作為盟友罷了.

丑不相信黑須男會上當.

"在龍神至尊麾下,就是掃地的都是天階五級,你區區一個先天七,不,先天八級的小屁孩,也敢冒認是龍神信使?"黑須男果然不相信,一言就戮穿了岳陽的謊言,讓女巨人烈焰感到特別丟臉,都沒臉看人.不過,黑須男最後還是表揚一下岳陽:"你敢冒認龍神至尊的人,膽子不小,本來我想第一個殺了你的,看你勉強還算順眼,就留你最後一個吧!"

"謝謝."岳陽仍在微笑,臉上那笑容,就像陽光一般燦爛:"如果我說我是龍神至尊的弟弟呢?"

女巨人捂著臉,差點想說你就別丟人了行不行.

龍神至尊是遠古時代的強者,他如果有弟弟,最少也是百萬歲以上的老妖怪,怎麼可能是你這個二十多歲的小屁孩?就算對方是睜眼瞎子,也騙不過啊,這種話太笨拙了,傻子也不會相信!

小丑心中冷笑不止,想冒充,稍微有點常識再冒充好不好?

出奇的是,那個黑須男子卻沒有立即否定.

他微微思考,問:"你冒認是龍神至尊的弟弟,有什麼理由呢?"

岳陽同學回答:"冒充他本人,估計有點難;冒充他的弟子,我又有師父了,對師父不敬,那是不能做的;冒充他兒子,又覺得有點吃虧,所以我想冒認一下他的弟弟,誰不知你不相信."

噗!

女巨人忍不住笑噴了.

你冒認也就罷了,還跟對方直說,有你這樣騙人的嗎?

龍翔,小丑和智光魔尊等人,一陣無語,說這小子聰明吧,他特別狡猾,處處算計人.說這小子笨吧,他還真傻得可以,連心里想什麼都說出來,就算是傻瓜,聽了這種理由,也絕對不會相信吧?這小子到底是真傻還是假笨?怎麼跟別人那麼不一樣?

令人驚訝的是,那個黑須男子聽了後,卻皺著眉頭:"雖然你表面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類,不是龍族,可是我總感覺你跟龍族有點聯系,你小子的血脈,似乎比我這個龍族還要純正.你說你是龍神至尊的弟弟,我還真有點懷疑……"

"啊?不會吧!"人們一聽,全部傻掉了.

"喂喂,我只是隨口說說來誑你的,只是開個玩笑,別太認真,較真就是好玩了!"岳陽趕緊擺手.

"龍神至尊的弟弟,你應該不是,但你的確跟我們龍族有點聯系.問題是你小子很古怪,我竟然看不透你身體的真相,似乎有什麼在守護你?算了,既然是這樣,那我就破例,放你離開吧,我近來准備做一個好人,如果你回去遇見龍族,就跟他們宣傳一下,說我黑蛟改了,讓他們都原諒我,順便向龍神至尊求求情,老是把我關著,我很容易得心理疾病的!"黑須男子非常傷心地抹著眼淚,不過大家現在都發現了,這家伙非常擅長假哭,眼淚嘩啦啦的噴出來,可是一點悔過的意思都沒有.

"那我走了!"岳陽也不客氣,揮揮手准備溜人.

"等等……"那個黑須男忽然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地喊住岳陽,想了想,問道:"你真的能解開死亡結界?算了算了,這不是你可以解開的,走吧走吧,越整我越郁悶了."

"解開死亡結界我不行,不過,我能夠用一點小技巧,欺騙過死亡結界,讓你逃出去.

"真的嗎?"那個黑須男一聽,忽然倒在湖面上來回打滾,就像心髒病發的模樣,在大家莫明其妙面面相覷時,他又一蹦起來,啥事沒有地閃現岳陽的面前,懸空站著,緊緊地握著岳陽的手:"那你還等什麼?趕緊,趕緊把我弄出去,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當然男人的貞操不行,我誓死悍衛我的貞操,除了美女,誰也別想奪去……扯遠了,趕緊把我弄出去吧,你想要什麼,盡管說,你要金山銀山還是美女?"

"是這樣的,我惹了一個很牛的家伙,叫做天域皇."岳陽表示自己是個通緝犯,沒心情救人.

"天域皇?我不認識!"黑須男搖頭.

"……"小丑他們無語了.

這是他們今天遇見第二個不認識天域皇的人.

不過,如果按照這黑須男的說,在這食人湖泊底端坐了十萬年牢,說不認識天域皇,還真不奇怪.畢竟天域皇成名還沒有十萬年,當這家伙坐牢時,天域皇也許還沒出生.

岳陽早就知道黑須男會這樣說,微微一笑地說:"其實那是個誤會,我在打架時,不小心砍了他的船,就是掉到湖里的殘骸,如果沒有它們,我就不能打開死亡結界,就不能釋放你們,所以,我是好心做了壞事.如果你能抽空給我去說一聲,相信誤會就會解開."

黑須男拍著胸膛,表示包在他身上.

岳陽先是稱贊他有擔當,又臉帶笑容地指一指天空:"其實,在上面還有個見證人.雖然我眼生,可是在天空俯視我們的大人,應該就是獅心王陛下.有獅心王陛下做證,那麼天域皇對我產生的誤會,相信更會冰雪消融,化干戈為玉帛!"

此時,天空忽然傳來一種無形的威壓.

即使是懸浮在空的遠古魔鯊,和龍須電鰻,也向下微沉了百米.

像還沒有吃光的小丑團和黑骷髏團成員,那些人統統下掉,等級低的,全部落入湖泊中,地階五級以上,才能勉強站在水面.就連小丑,龍翔,雷切和智光魔尊他們,也要提升力量來抵禦,才能扛下這種無形威壓.

女巨人盡管是超暴力型的天階,也感到壓力臨體.

她還擔心岳陽支撐不住,沒想到一看,全場只有兩個人,完全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就是黑須男和岳陽!

黑須男是十萬年前的老不死,他能夠無視威壓,那也就罷了,可是這小子只有二十來歲,對于許多天界種族來說,根本就是嬰兒,他怎麼也沒有反應?

變態!

女巨人心中,湧現這一種形容詞!

沒辦,再沒有比這個詞更加恰當地形容這小子了……就算是成長超快的人類,也沒見過這麼變態的!

"這位就是什麼獅心王嗎?架子真大啊!"黑須男很無聊地用尾指掏了掏耳朵,又吹了吹上面的皮屑,滿不在乎地歎息.龍翔聽他一說,立即憤怒,獅心王對他而言,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即使是前輩,也不可以如此侮辱.激怒的龍翔揮舞寶劍,斬出了驚天動地的一劍.

劍氣沖霄!

即使是天階二級,讓他這激怒的全力斬擊命中,相信也會重傷倒地.

至于天階一級,極有可能被秒.

偏偏,令人不可置信的是,實力僅有天階一級的黑須男,用他掏耳朵的尾指,非常輕松地接下了龍翔的憤怒一擊.

撕天裂地的劍氣斬過去,竟然讓一根小小的尾指擋住,瞬間完全消失,仿佛龍翔從來沒有揮劍似的.對于這種情況,小丑他們色變,震驚!龍翔更是呆呆地看著面前的黑須男,不敢置信,驚得就連劍都忘了收回.黑須男若無其事地收回尾指,看了看正在打呵欠的岳陽,又看了看龍翔,忽然笑了:"其實你的劍還不錯,就是太沖動了一點,年輕人不能太沖動,否則容易吃虧.你應該學學我身邊這小子,有本事還很低調……算了,我想天界沒幾個人像他這樣的,不能強求普通人的你跟他一樣."

龍翔聽了,差點沒有吐血.

天空,威壓的力量忽然淡淡的消失,一個巨大的金色獅鷲,散發著太陽般的光輝,于極高空緩緩降下.

在太陽般發放金光的金色獅鷲頭頂上,有一個神明般的威武男子.

他非常謙恭地拱手:"魔龍前輩,獅心有禮."

接著又向龍翔喝叱道:"大膽,魔龍前輩何等德高望重,龍翔你竟敢向他揮劍,還不快快請罪!"

龍翔趕緊收劍,抱劍單膝跪下請罪……小丑,雷切和智光魔尊他們都傻了,瞠目結舌地看著黑須男,全部一副打死都不敢相信黑須男是'魔龍’的震驚模樣.

天界,有許多遠古巨龍,但不是每一條遠古巨龍都叫做魔龍.魔龍,在天界代表著一個人的稱號,那就是噩夢般的殺神,據說魔龍曾經以一己之力,橫掃整個南天界,就連界主,三大巨頭和各個域皇聯手,也奈何不得.在天界,魔龍的懸賞高達三千億,是整個南天界近十萬年來懸賞最高的一位.

沒想到,這個表面只有天階一級的黑須男,就是的魔龍!

女巨人也嚇得呆了.

她沒聽說過魔龍,可是她知道這個名字懸賞三千億.

普通人不知道,但身為盜賊團長是知道的,懸賞三千億,那要什麼實力才有資格達成?

不,僅是實力還是不夠的!

必須在天界造成極大危害性,讓天界的規則秩序因為這個人變得完全失控,才有可能達到三千億的懸賞.一般來說是這樣,達到百億,已經是具有一定危害性,整個天界,不過千人.能達千億,如果不是各個界主,就是巨頭,又或者是不喜歡領土一心獨修的遠古強者.

達到兩千億以上,在天界簡直屈指可數.

魔龍的三千億,她以前看過,但做夢也想不到,這一個的牛人,竟然就是面前這個黑須男……

"原來你小子早知道獅心王來了,就拿我做擋箭牌,你敢算計我?你好大的膽子!"黑須男忽然冒火了,他揪住岳陽的衣領,大罵不止.岳陽保持著淡定微笑,直到他罵完,才悠然自得地回答:"我連龍神至尊的弟弟都敢假冒,算計一下你這個龍神囚犯,有何不敢?再說你如果不趕緊拍我的馬屁,我一怒而去,估計你在這個破地方得再呆上十萬年."

"你一怒而去?不怕別人一巴掌拍死你?要知道,你現在跟某個人比起來,就是一只小蚊子!"黑須男的火氣正盛.

"那試試看?"岳陽笑容非常燦爛,但黑須男恨不得在他笑得最開心時揍他一拳.

"……"女巨人也有同感,她發現這小子笑得最燦爛,別人就越倒黴!

"認識你小子,估計是我這輩子最倒黴的事."黑須男極度抓狂地揍了自己胸口兩拳,然後恢複平靜,甚至露出笑容,伸手替岳陽整整衣領:"小伙子,長得挺帥的,笑得也好看,相信能迷倒許多小姑娘.你說這樣拍馬屁行不行?你這小子長得這麼帥,怎麼也不像個夭折之相,獅心王你說呢?"

"小友自然是神佑福報之身,既是魔龍前輩朋友,相信天域皇也會贊賞有加."高高在上的獅心王,表面的口氣是極其謙恭的:"只是,獅心的幾位盟友,似乎與貴友也有點小誤會,大家是否冰釋前嫌呢?實在不行,那麼不如雙方比一場,按天界慣來的規則,一切以實力分高下,勝者有理,負者致歉,不如魔龍前輩覺得如何?獅心在此保證,不管勝負如何,以後絕對不追究任何責任,反之,請小友也是一樣."

"……"黑須男如果不是剛剛在封印里逃出來,實力沒有恢複,他絕對不會跟獅心王談判,可是現在他封印過久,實力大減,沒把握拿下獅心王,只好暫忍了這一口氣.

他心中郁悶,卻不得不同意.

拿眼睛看向岳陽,發現這小子似乎早猜到獅心王會這樣說,心中微訝,頓時對岳陽又高看幾分,點點頭:"那就這麼辦,誰的拳頭大,誰最有理!"

這一說,女巨人最高興,本來她以為今天報不了仇,沒想到事情峰回路轉,又可以開戰了.

她高興沒兩秒,岳陽站了出來,喝叱她:"你,一邊去,沒你啥事!"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非常英明的決定】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螭龍VS天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