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再見】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再見】

夜色降臨,遠古島鯨開始緩緩飛離湖泊.

就像懸空的巨型島嶼.

慢慢地,向前方的彩虹城飛去.

"接下來怎麼辦?"女巨人原來是個極有主見的人,經此一戰後,忽然覺得自己似乎還真不適合拿主意.做首領不是自己的專長,如果有人布置作戰計劃,只負責沖鋒陷陣,倒能更好地發揮戰斗力.她覺得自己應該跟岳陽好好談談,若是他肯做智囊,重建烈焰俠盜團的話,倒不失為一個極好的主意:"要不,咱們再聯手重建烈焰俠盜團吧,爺可以聽你的,但俠盜團的名字必須叫做烈焰,這是我父親的遺願.對了,爺叫烈焰,你叫什麼?那位小妹妹她叫什麼?"

"不要張口就爺啊爺的,你是俠盜首領,不是土胤匪頭胤子,這種惹人反感的口頭禪要改!再說,你的團不是解散了嗎?要我說,就不要再建什麼俠盜團了,你根本就不會做首領."岳陽說話很直接,一針見血.

"什麼?"女巨人聽了立即怒目而視,瞪著岳陽.

"那當我沒說."岳陽滿不在乎地打個啊欠.

"讓小妹妹出來,爺,啊,本團長跟她說,跟你說白費勁!"女巨人准備走胤後胤門路線,她知道改變岳陽的意見不容易,但如果說服伊南,她有一定的把握.

讓她萬萬意想不到的是,伊南非但沒有讓她說服,還反過來勸她.

伊南柔聲相勸道:"烈焰姐姐,那些人就算是你父親的屬下,也根本就不值得帶領他們,這些人,除了極少數的人之外,絕大部分人毫無忠誠度可言,與這些人一起戰斗,得到的,只會是背叛.組建俠盜團,根本不用急,也不一定要許多人,如果十個人都是精英分胤子,那麼比一千個一萬個軟骨頭和叛胤徒要強!現在我們不要急著去找人重建俠盜團,而是修胤煉,有了實力,什麼時候都可以重新建團."

女巨人沉吟了一陣子:"可是,老三他們還在,他們是忠義的,爺不能拋下他們."

岳陽微微一笑:"其實我們沒有干涉你重新建團的意味,也許他們就在彩虹城,就算不在,你也可以在彩虹城召集他們.對于你的理念,我是敬佩的,但這種理念,在我們身上很難體現,因為我們也有不同的理念."

伊南用手悄悄地碰碰他,示意他別拒絕得太直接,免得傷女巨人的心.

她覺得女巨人挺不容易的.

一個人繼承父志,堅守著這份理念,獨力支撐整個俠盜團……就跟當年背負百花谷複興大任的自己一樣.

唯一的不同,姑姑從來沒有要求過自己去做什麼,只是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成長,因為成長,是整個複興大任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當時,即使沒有任何人給予自己壓力,也覺得壓力巨大.像烈焰團長這樣,要繼承父志,努力振興烈焰俠盜團,帶領幾千人生存,比自己更不容易!

對于岳陽直接拒絕自己的邀請,女巨人早在意料之中.

只是,仍然覺得難過.

第一次,她覺得自己是孤立無援的,沒有人願意幫助自己,沒有人願意支持自己.

女巨人有種說不出的傷心,負氣,可是表面卻裝出堅強,拿出毫不在意地態度,佯裝爽郎地笑道:"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念,這很正常.無論你們加不加入烈焰俠盜團,爺都當你們是朋友,最好的朋友!到了彩虹城,爺給你們辦個最好的婚禮!"

"不用了,其實我們是偷偷在家里溜出來的,玩幾天就得回去."伊南調皮地吐了吐小粉胤舌,向女巨人帶點歉意笑道:"烈焰姐姐的好意,伊南心領了,可是結婚這等大事,還是要家長主持,之前只是開個玩笑呢!"

"你們明天就要走了嗎?"女巨人一驚,立即看向岳陽.

"在我們家鄉,似乎發生了一些事,我不太放心,想回去看一看,遲些會再來彩虹城."

岳陽原來沒有回去通胤天塔的計劃,可是在寶典世界中,收到了海鸚鵡用三色地圖傳送過來的信息:'萬妖王替身,似有異動’.若是別的事,岳陽還不太重視,但事情關乎萬妖王,他不得不回去天界一趟.至于陪伊南去彩虹城玩,只能下次再來.

伊南,她也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女孩子,自然能夠理解.

當然了,拒絕加入烈焰的俠盜團,與返回通胤天塔無關,純粹上岳陽和伊南不認同女巨人的理念.

並非說這種功胤法的理念不好,而是,如果想用這一種理念在天界生存,那會非常困難,而且容易培養懶人和背負額外的累贅.不可能每個人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不可能個個都是視死而歸的勇胤士,因此,用女巨人這一套功胤法胤理念去建團,只會得到更多的背叛和失敗……岳陽和伊南也知道,拒絕對方,女巨人會很傷心,可是明白的拒絕總比謊胤言欺胤騙要強!

"原來是這樣,明白."女巨人還以為岳陽是用借口推辭自己,更是傷心,她強忍心中難過,點點頭:"你和妹妹如果結婚,一定要請爺,啊,請本團長去喝喜酒."

"一定會的,但烈焰姐姐估計要等一段時間."伊南又用手碰碰岳陽,示意他安慰兩句.

"時間已經不早了,大家早點休息吧!"岳陽知道輕易不能說服女巨人,必須裝壞人到底,由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來說服,再有伊南中間調和,假以時日,應該可以將她降服的.

這種事,急不來.

暫時讓她碰碰壁也好,沒有失敗,她就不會死心.

女巨人嘴唇微微顫胤抖下,似乎想說什麼,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是緩緩地舉手,與岳陽和伊南作別.

在岳陽和伊南返回寶典世界時,她用胤力拍拍遠古島鯨,示意它停下來,自己仰天長嘯一聲,就像閃電般劃過夜空,孤獨的身影,一路遠去……她現在知道自己是錯的,也知道岳陽和伊南說得很對,但她暫時無法說服自己放下義理,畢竟,那是她自父親的身上繼承過來而且一直堅持的東西.

她有點想岳陽多勸自己幾句,也許自己的心里會好受一點.

但這小子什麼都沒說……

連一句再見都沒有.

太氣人了!

他就算有道理,也不能這樣拒絕人,實在太過份了.

從來沒有流過眼淚的女巨人,忽然心中有一種想流淚的異樣感覺,眼睛酸酸的.

通胤天塔,龍騰大胤陸.

岳家城堡,演武大廣場,平日枯坐在房胤中氈椅中的岳山,忽然出來散步了.岳山那蒼白無血的臉龐,顯得格外憔悴,幾無生機.不過,盡管臉頰消瘦,一雙眼睛,卻依然明亮,就像黑胤暗中不滅的燈火.有了這一雙明亮又清澈的眼睛,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除了病容之外,更添了一種平時沒有的睿智氣度.

他更像行走于朝胤陽晨露之下的學者,而不是臥病在床的病夫.

看見他早早出來,岳家弟胤子都有點驚訝.

幾個下人趕緊過來伺候,生怕岳山的身胤體一沾晨露會病倒,可是岳山卻微笑地擺手,表示不用理會自己,自己就是想走走.

海胖子和葉空他們已經突破先天之境,正在隨老狐狸和護國戰神等人在大廳內安靜秘修.

今天,只有柳葉和金精靈寶兒等人出來晨練.

她們知道岳山的過去,但因為地下基胤地的表現,她們都覺得岳山是個好父親,都原諒了他的過去.再說現在受傷的岳山,也是保護龍騰大胤陸不被黑胤獄軍團入侵,才身負重傷的.她們看見岳山走過來,都以晚輩身份行禮,又站開給他讓路.

"好好,你們練吧!"岳山平時很少與她們打招呼,也許是心情不錯,點頭微笑.

"要我去喚岳雨姐姐陪你嗎?"柳葉心地善良,問了一句.

"不,讓她多休息一會,我自己走走."岳山輕輕擺手,忽然又回頭問柳葉:"柳葉同學,令師尊是不是叫止戈先生?說起來,我跟止戈先生當年還是同學呢,在二十多年前,我曾經作為交流生,到天羅學院就,那時正好和止戈先生同一班."

"止戈先生?我好像沒有聽過這個名字,柳葉的師尊是安甯老師."柳葉奇怪了,怎麼岳山說自己的師尊是止戈先生呢?

"啊不好意思,應該是我記錯了,安甯老師,我並不認識,倒是止戈先生的夫人,好像叫做甯可兒.當年我與止戈先生和夫人一起並肩戰斗,力拒魔族,大家同生共死,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唉,老了,記憶都模糊了!"岳山擺擺手,表示沒事了,舉步離開.

"大家主,您能給我們說說過去的事嗎?"柳葉看他孤零零的背影挺可憐的,追上去,准備陪他聊幾句.

"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都過去了."岳山看見柳葉那關切的眼神,點點頭,示意她坐下來,自己也在另一塊石墩上坐著,開始回憶:"那是挺久的往事,記得當時,正是你……你岳雨姐出生的一天……我們被魔族圍困,毫無援軍,父親知道那是魔族誘敵之計,甯願看著我這個岳家長子死去,也不同意陛下的救援決定.事實上,當時也已經無兵可派,就連皇宮和岳家城堡奴仆,都派上了戰場,再派,就只有老弱婦孺了……我們幾乎必死,就等著最後一波的魔族沖殺,想最後拼幾個!當然了,也盼望三弟回來,當時三弟很年輕,但實力不弱,他和四弟瞞著父親偷偷前來,我們身處困境,也渴望有奇跡出現,畢竟誰也不是真的想死……你岳雨姐降生了,那時,風云變色,天降大雨,一種光華自天而降,潔淨了整個血胤腥戰場……就連尸堆下面的小草,也變得蔥綠,原來枯萎的鮮花重新綻放.魔族非常驚恐,而我們士氣大振,拼命殺了出去,最後好不容易,彙合了遍體鱗傷的三弟四弟,一起逃回,可以說,是你,咳咳咳……是你岳雨姐的降生,我們才得以幸存!"

"雨姐太偉大了,難怪她天性和平,原來當年還有這樣的奇跡!"柳葉無限崇拜地贊歎道.

"你也不差,你也是個好孩子!"岳山微笑地點頭.

"大家主,您明天再給我們講故事吧!"柳葉是憐憫岳山孤獨,寶兒卻是聽故事上癮,都紛紛邀請岳山明天再來講故事.

"明天……我可能有點事忙,有機會再說吧,你們都是好孩子,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幸福!"岳山抬頭,看了看天空,朝胤陽東升,他起身,緩步離開,身上披灑著一片金色的光芒.在很遠的地方,他忽然回來,笑容可掬,向柳葉揮揮手:"柳葉同學,請代我向令師尊問好!再見!"

"嗯,再見!"柳葉乖胤巧地點點頭.

心中升起一絲困惑,難道岳山真的認識自己師尊?旋即消去這個念頭,算了,這根本不重要!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叛徒?做成狗糧吧!】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無我,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