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無我,誅心】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無我,誅心】

龍騰大陸,忘憂峰.

在無數利劍般倒插天空的岩峰頂上,有個披著斗蓬的影子,靜靜地站著.

他非常有耐心,站了三個小時,一動不動.時間,對他來說,仿佛是世間最無意義的東西;至于耐性,這個人也多得像富翁的零錢.黑獄王隱身在暗處,足足觀察了三個小時,最後確定沒有危險,才飄然而起,非常謹慎地落在那個影子的以面,相距千米的另一柱尖峰之上.

"黑獄,你變了."這個影子如此評價.

"你是誰?"黑獄王有一點驚疑,自己不認識這個男子,可是他卻認識自己,而且好像還很熟悉.

黑獄王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他最討厭看不透別人,比如岳陽那小子,他從來沒有看透過.正因為岳陽那小子的崛起,無法根除,弄得就像魚刺在喉那樣卡著,不上不下,特別的難受……

現在,又多了這個影子,讓黑獄王打心底感到不安.

如果換成別人,寫一封信來.

黑獄王是絕對不會前來赴約的,他可不想讓天誅逮到機會.天誅為了提升,完成天界之行,已經決心擊殺自己來磨礪功力和提升境界,黑獄王絕對不想給天誅這種機會.換在以前,黑獄王不怕天誅,可是現在身體還沒有恢複如初,不同往日,必須謹慎行事.

可是那封信實在太過詭異,竟然有黑獄王最忌諱的信息,讓他不得不來.

那個影子沒有回答,甚至背向黑獄王的身體,都沒有轉過來,只是緩緩地開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約你見面嗎?就是看看你是否還有利用價值……黑獄,你讓我非常失望.自死亡競技場挫敗回來的你,已經完全讓那個岳陽嚇破了膽子,連赴個約都提心吊膽,偷偷摸摸的,膽子比不上一個女人!你,再沒有與他對抗的可能了,現在不可能,以後更加不可能,所以說,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黑獄王聽見這個影子的聲音有點莫明其妙的熟悉,心中更是疑惑.

他心中提防,口中卻冷笑一聲:"你以為你是誰啊?如果你有殺死我的能力,何須浪費唇舌?除了至尊,就連岳家三少,也休想殺我!"

影子沒有否定,相反,他認同這一點:"的確,背叛天賦是非常實用的,但它其實也有致命的弱點."

"弱點?"黑獄王自然知道自己天賦的弱點是什麼,但他不認為別人能夠知道.

就算知道,也無法利用那個弱點.

如果可以利用的話,相信岳家三少早就在死亡競技場中利用了,還等現在?黑獄王之所以敢前來赴約,最大的原因,就是有把握安全離開.有背叛天賦,沒人可以殺死自己,除非獄皇複生,或者至尊手持著獄皇的神器,否則就算是擁有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的岳家三少,也無法真正殺死自己!

影子手掌舉起,輕輕一拂.

姿勢,極之優雅自然,一本聖典在他的面前懸浮出來,光華萬丈……

黑獄王心頭微跳,天階強者的強烈直覺,讓他感到面前這個影子的危險性.詭異的是,這個影子的身上卻沒有很大的殺機,這是讓黑獄王最迷惑不解的,難道對方只是炫耀?

"你的背叛天賦是變異來的,相信也明白,天賦其實是可以改變的.其實天賦的提升就是一種改變,但那種改變並非質變.當一個武者的身體,思想,能量和境界發生徹底的改變,那麼天賦也是可以改變的,就像當年的你一樣."影子緩緩地舉起右手,那是一個年輕有力的手掌,五指修長,富于生命活力,能量盈滿欲溢.影子並不回身,只用右手慢慢地回指黑獄王:"你可能還不知道我的天賦是什麼,我的天賦就是變異天賦!在我的變異天賦作用之下,任何人,任何物體,任何生命,任何能力,甚至任何天賦,都有可能發生改變."

"什麼?"黑獄王開始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了,這個影子可以用變異天賦改變自己的背叛天賦.

"自現在起,你的身體和天賦,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變壞或者變好."影子的右手,食指激射出一道銀色光柱,極速,黑獄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讓銀光射中眉心.

黑獄王心中震驚.

他無法置信自己的反應,在全力戒備的狀態,竟然沒能作出反應?

是什麼原因?是因為對方的強大?不!並不是那樣……是因為對方的寶物?特技或者領域?都不是……那是一種欺騙,一種放到明處的欺騙,對方沒有殺機,出手也沒有殺意,騙過了自己的本能反應,也騙過了精神層面的反應,而且那種天賦能力特殊,射出的銀色光線極快.

一句話,讓對方用最簡單的技巧給騙了.

在不可能欺騙成功的情況下,讓對方輕易地欺騙了……黑獄王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眸中殺機大盛.

"你的身體,減弱了,不過你的天賦變強了,也許是好事,也許是壞事,哈哈,祝你好運."那個影子向後擺擺手,准備離開.

"站住,你到底是誰?"黑獄王決意殺死這一個神秘的影子.

"其實我沒有必要告訴你,因為你已經離死不遠,跟你多說也只是浪費唇舌.可是,我想看看你臉上那種震驚的表情,想知道我是誰嗎?來吧,我讓你看看……"影子忽然閃現黑獄王的面前,他的臉,距離黑獄王的臉不足三寸,幾乎是鼻尖對鼻尖.

"啊,是你?不對,你不是他,天哪,原來,原來是你!"黑獄王仿佛看見鬼一樣,滿臉恐懼.

"猜對了沒有?是我!"影子口氣輕松無比的一說,黑獄王滿臉大汗,雙手都顫抖起來.

"你,你,你應該去找岳陽,而不是我!"黑獄王握緊拳頭.

"我會去找他的,可是我現在沒有把握殺掉他.其實他非常的強大,又非常的狡猾,想殺他根本不可能,我只是利用你和萬妖王,給他制造點麻煩,為我爭取一點時間罷了.我和那小子一樣,都缺少時間.黑獄,本來我很看好你的智商,非常可惜,你讓獄皇嚇破了膽子,又讓岳陽嚇破了膽子,一個人不可能有接二加三的機會.我可以放過你,但相信會有許多人不會同意,黑獄,一路走好."影子伸手拍拍黑獄王的肩膀,仿如一個老友道別,身形消失于空氣中.

"……"黑獄王沉默許久,才含恨地說了句:"為什麼?為什麼我永遠都是在人之下?"

"那是因為,你不配在人之上."

于極遙遠的天空,有個渾身閃爍著紫色雷電的男子,一步步自天空中踏步而來.

這個男子相貌英武俊秀,滿頭黑發,如一把把細小的黑劍倒豎向天,看起來極具性格.如黑洞般深邃的眼神毫無人類的感情色彩,就像吸收靈魂的死神之瞳.他穿著一件縮小版的衣服,除了衣袖合適之外,衣衫只有正常衣服的一半,露出完美雄健的腹肌.

下面的黑色褲子,刺繡著兩色銀龍.

這種銀龍,非常長有翅膀的巨龍,而是兩條東方妖族的神龍.

最令人注目的,是他的腰間,掛著一把非常古怪的兵刃,兵刃用紫布包裹,形體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如果僅僅是認人,整個通天塔也沒幾個人認識他.但如果說到名字,通天塔又沒有幾個人不認識他,他,就是天魔殿的老大,就連天罰提升到先天至尊,也自歎無法超越的第一天魔,天誅!

"果然是你!"黑獄王點點頭:"整個通天塔,也只有你才會如此急切地殺死我."

"沒錯,我不會讓岳陽找到機會殺你……他殺死你,幾乎毫無作用,而我,就會減少一次提升的機會.岳陽除了境界,別的已經追上了我,我絕對不會讓他全面超越.天魔殿的第一天魔,屬于我天誅,命運歸宿的天狼,也許在未來成長超出,但不會是今天."天誅在虛空一步步走到黑獄王面前,冷冰冰地盯著黑獄王:"現在,開始說遺言吧,我保證,在岳陽那個天狼趕來之前,會把你殺掉!"

"你……看來你參悟至尊之境,難怪有此把握."黑獄王眼神微微一寒,點頭道:"如果當年我成功參悟,死的只會是你,可惜."

"如果當年的我不是太愚蠢太相信同伴,你也活不到今天,更可惜."懷抱著獄皇神杖的老龍龜來了,他變成一個老頭子模樣,外貌還是將老就木,身心枯朽的龍鍾老態,可是比起岳陽初見時,衰弱狀態已經好轉得太多,估計是利用獄皇神杖,恢複了大部分的實力,即使不到巔峰之境,此時手持獄皇神杖的他,與黑獄王也有一戰之力.

"元龍,你來遲了."黑獄王對于老龍龜的出現,也不奇怪.

"沒關系,無論是天誅殺你,還是岳陽殺你,又或者我與你同歸于盡,都是一樣的."老龍龜淡然地回答:"只要能夠殺死你,我已經無所謂過程."

"可惜三少不在,否則我還真想挑個人送自己上路."黑獄王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三少不在,我來送你一程如何?"

岳山的聲音在山腳下響起來,黑獄王一聽,立即變了.

變得非常難看.

南宮老人,手提著虛弱的岳山,飛到岩峰的頂上,輕輕把岳山放下:"我能夠做的,只有這些,真的一定要這樣做嗎?"

他問的當然是岳山,而岳山恭敬地向他行禮:"南宮先生,非常感謝,這是岳山的選擇,無怨亦無悔."轉臉又給臉色極其難看的黑獄王笑笑,微微拱手:"黑獄王,其實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你,不過沒關系,我想,我們都是差不多的人.否則,你也不會選中我!我來這,沒有什麼意思,就是把這個身體送給你……背叛天賦,可以背叛任何東西,但應該不能背叛奉獻……奉獻等于無我,背叛,只能背叛別人,即使可以背叛自己,不可能真正達到無我."

黑獄王很想一擊秒殺掉岳山,可是他沒有行動.

最後,久久,才緩緩開口,問道:"你,真的要這樣做?你這樣做,對自己有什麼好處?你以為岳陽會感激你嗎?不會的,他永遠不會改變對你的觀念,因為,你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別欺騙自己了,你的野心,從來都不亞于我;你的不甘,從來不遜于我……為什麼我們不能聯手?岳山,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只要我們共同管理身體,一直生存下去,最後打敗岳陽,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岳山的回答是:"如果,我不是一個父親,我可能會同意你的,你不是一個孩子的父親,永遠也不會明白我所做的意義."

他掏出一把匕首,深深地紮入胸膛.

將胸口屠開.

露出了熱氣騰騰的內髒……鮮血如雨,飛濺于天空……岳山仿佛一點也不痛似的,臉帶微笑,把跳動的心髒割下來,握在手心中,然後用盡最後的力氣,沖著黑獄王說了句:"送給你!"

黑獄王,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而岳山久久地保持著那個姿勢,直到山風加劇,吹歪了他的身體,才讓他緩緩的傾倒,隕落向山谷.

"以天誅之諭,裁決邪惡,誅心!"天誅舉起右手.

緩緩地收縮拳頭,一握.

已經掉在半空的岳山,他手中的那顆心髒,和黑獄王胸膛還在不停跳動的心髒,同時爆碎……背叛天賦,在岳山無我的奉獻下,完全失效.黑獄王,汩血的口中,說了一句:"變異天賦,原來是這樣的,是他殺了我,不是你們,是他……"

隨著口中更多的鮮血湧出,黑獄王輕輕地拭去.

他全身爆發力量.

瞬間提升,達到先天至尊二級.

揮手拂碎身上的斗蓬,露出一身黑暗聖鎧,擎出黑暗聖劍,指著天誅吶喊道:"既然如此,天誅,讓我們最後一戰吧!讓我看看,是你的天誅力量優勝,還是我的黑獄力量更強?"

南宮老人不看決戰,他飄身而下,抱住死去後仍然保持勝利微笑的岳山,點頭道:"真正的勝利者,是你!"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再見】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一個可怕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