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命運,誰能掌控?】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命運,誰能掌控?】

待岳陽去見岳雨,發現這妮子哭成了淚人兒,正伏在四娘懷中抽噎.

柳葉和寶兒她們都在,默默地垂淚.

就連最調皮的岳霜小丫頭,也乖乖地坐在岳冰的懷里,不敢作聲,大眼睛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她完全無理解死亡的意義.

看見大家哭,她也哭.

但哭累了,還想不知道大家為什麼要哭.

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坐在地上,想安慰又不知說些啥,只好安靜地陪坐著,一聲不響.

岳陽看見他們時,心中都微有訝意,因為他沒想到僅僅是幾天夫,他們就全部達到了先天之境,葉空,海胖子和天羅王子甚至接近先天二級,雪貪狼最快,他已經是先天二級.不需要自己引導,全是自行領悟到先天,岳陽非常驚訝.看來資質和血脈,只是一方面的影響,更多的還是曆練和悟性……不論如何,葉空和海胖子他們過了最困難的這一關,以後修練提升就簡單了.岳陽有種感覺,先天之境對于人類的難度,甚至超過天界那些地階強者攀升天階的難度.先天之境,等于進入殿堂的大門,邁不進這一道門檻,永遠也無了解真相.一旦攀上先天,那麼以後就會容易起來……要不是岳山剛剛戰死,急需安慰岳雨,岳陽還會指點下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助他們一臂之力,讓他們再作進一步提升.

"小三哥哥!"小丫頭眼尖,發現了門外的岳陽,自姐姐懷中蹦下來,撒開小腳丫子,飛奔過去.撲進岳陽的懷里後,她紅著眼圈,扁了扁嘴巴,就要哭出來.她今天還真不容易,做了一整天的乖孩子,大家都在哭,嚇得她大氣都不敢透,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不哭,霜兒最乖了!"岳陽輕輕拭去小丫頭臉上的淚痕,沖那沾染淚珠的眼睫輕吻一下.

"嗯!"小丫頭聽不得岳陽表揚,一表揚心中就得意,一得意就會笑出來.

岳雨抬頭,看見岳陽回來.

頓時悲從中來,自四娘懷中掙紮站起來,也撲進岳陽的懷里,摟住弟弟放聲大哭.父親走了,現在能夠給她生命支撐的,只剩下這個弟弟.其實她是一個非常容易知足的女孩子,只要父親回頭是岸,一生平安,而弟弟勇猛精進,無畏強敵,那她就再無奢求了,可是命運是殘酷的.原來背叛出門的父親,尚沒有獲得族人的原諒,就已經與黑獄王一同戰死……

現在,她只剩下這一個弟弟了.

柳葉也抹著眼淚,喃喃自語:"早上還給我們講故事,中午就走了!"

四娘站起來,把岳雨和岳陽都摟在懷里.她無用言語來安慰,但她想告訴孩子們,雖然自己不強大,可是雙臂和懷抱,永遠是大家心靈的港灣.

大伯戰死,三叔戰死,就連丈夫也讓壞人害死,可是家里還有她……

只要有她在,那麼就有家!

"二姐,不要傷心,那是大伯的選擇.這一戰終會到來,我們沒有選擇的可能,而且不論我們是勇敢還是懦弱,戰斗都會來臨.我們要做的,就是抹干眼淚,繼承長輩的遺志,一直走下去,用我們的力量,走出我們自己的道路!"岳陽以手輕撫著岳雨的淚臉,看她梨花帶雨的容顏,心中格外的憐憫.

命運並不會因為她的善良,就減少對她的支配.

事實上,只要身在岳家,只要身處爭斗的漩渦中心,那麼永遠不可能擺脫那種命運.

開始岳陽也不明白,為什麼區區一個岳家,會有如此之多的陰謀詭計,會有如此之多的戰斗……

其實,並非自己這個穿越男的影響.

而在更早,早在十五年前,岳丘戰死;早在幾百年前,鬼才岳工用傀儡戰偶複興岳家;早在千年前,岳家第一任家主創立岳家……自那時起,就注定了這種命運.整個岳家的曆史,就是世世代代與敵人戰斗的過程,這些戰斗,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但每個人都在影響進程,只是多少的問題.

要追溯到更久遠,相信會是三千年前的刺花仙子,六千年獄皇,萬年之前的費雯麗女皇,還有更久遠,無數的曆史強者,都在生命長河中,形成某種連綿不斷,既變幻莫測又必然規律的命運.

沒人能夠跳出這種命運.

除非,有人能夠掌握命運的力量……

岳陽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感受著岳雨雙臂的無助擁抱,感受著四娘雙臂的堅定支持,感應著一切一切,他的思潮起伏.自穿越後的一幕幕,閃現腦海,讓他心中感悟百生,命運,自己的命運,仿佛從來都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可是又非常奇怪,似乎等待或者誘惑自己去掌握它.也許,這是自己穿越的目的,也許這就是命運的真相,也許這就是自己真正的命運!

既然沒人能掌控命運,那就讓自己來吧,刺花仙子,獄皇,費雯麗女皇做不到的,那麼自己來做,這,或許就是自己這個穿越男真正的命運!

葉空和海胖子他們驚訝地看見,閉目沉思的岳陽,身體有彩虹般的光芒,一點點地汩出來.

越擴越大.

一種無形的力量,幾乎籠罩整個空間.

在他們的眼中,仿佛岳陽變成了一個巨人,隨意的一舉手,一抬腳,就可以震撼天地.

岳陽的身體,當然沒有任何變化,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類似則力量,可是卻又不是,屬于岳陽心神完全支配的能量,跟伊南在天界戰斗時使用的那種精神能量場非常相似,只是更加玄妙,更加不可思議.

所有人都無動彈,就像陷入了一種軟綿綿的泡沫中.

大家,感到身心愉悅,一點也不想動彈,甚至沒有動一動的念頭,就連傷心哭泣的岳雨,都停止了抽泣,靜靜地呆在這種彩虹一般的精神能量場中……

只有四娘,輕撫著岳陽的頭頂.

她似乎明白岳陽處于一個什麼狀態,愛憐地輕撫著他的頭頂.

目光,盡是慈愛.

那,是世間最溫柔最溫暖的關懷,這一些,也是她唯一能給予他的!

對于這個孩子,她沒有辦幫助他更多,有心無力,可是她理解他的苦,明白他的難.岳雨可以哭泣,她還可以向他渲泄心中的悲傷,因為,他是她的弟弟;岳冰和小丫頭可以歡笑,她們可以向他訴說心中的快樂,因為他是她們的哥哥;葉空,海大富,雪貪狼他們可以努力,以他為目標,因為他是大家的隊長;長輩可以松懈下來,看著他去戰斗,因為他是大家的希望!

只有他,只有他沒有一個人可以分享他的命運.

就像上天的安排,那種早早注定的命運,降臨在他的頭頂,無論他是否願意,無論他是否能夠承受.

"苦了你!"四娘輕撫著岳陽的臉龐,這張青青煥發朝氣十足的臉,是她生命中最大的驕傲,也是她心中最痛的影像,看著一個小孩子去抗掙命運,不是她願意看見的,但她沒有辦,她能夠給予他的,除了支持,除了一個安慰的懷抱,再沒有辦更多.

"四娘,我要走了!"岳陽一下睜開眼睛,彩虹般的能量場瞬間回收,全部人都在一刹那震醒,在那種美妙的狀態中恢複過來.

岳陽向四娘點了點頭,把岳雨輕輕地放開.

他轉過身,沖著門外的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大聲道:"走吧,新的戰斗在等著我們,我們沒有時間哭泣.我們是男子漢,流血不流淚,讓我們盡情地去戰斗吧,不論這個是必然命運,還是偶然的意外,我們都無抗拒戰斗的到來!既然如此,讓我們去打個夠,走吧,終有一天,我們會掌握自己的命運……"

灰太狼第一個響應,飛奔到岳陽的面前.

它,永遠是最忠誠的存在.

緊接著,海胖子和葉空精神抖擻起來,雖然不知道岳陽說的戰斗,是什麼樣的戰斗,但他們無所畏懼,決意跟他戰到天涯海角,那怕打遍通天塔,殺上天界,永遠戰斗不息!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是什麼,但知道一點,緊隨在他的身後,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條路!

岳冰向母親鞠身告別.

她也是戰士,不只是哥哥的妹妹!

柳葉,寶兒她們一臉堅毅,決意跟他出發……

"小三!"岳雨抹去了臉上的淚痕,自屋內追上來,帶著哭腔地向岳陽喊了一句:"帶上二姐,姐絕對不會給你拖後腿的!"

岳陽看了岳雨一眼,正當岳雨擔心岳陽會拒絕自己的時候,忽然,她看見岳陽伸手出來.

頓時,淚水奔湧出來,有如泉湧.

這不是剛才那種悲傷的淚水,而是一種被肯定的感動!

握住弟弟的手,岳雨用盡自己的力氣,緊追著他的腳步,穿過傳送門,穿過光明與黑暗的交疊,穿過不同空間的壁壘,一路向前飛奔.在前面不遠的山丘,背著獄皇神劍的茜茜公主,捧著古書的雪無瑕,帶著九尾靈狐的落花城主,身穿海皇聖鎧手持海皇戟的女海皇海藍,還有那個妙曼無比的身體正懸浮于空,假憩起來就像睡美人一般的天罰……

她們,原來早在前面等著.

*********

謝謝大家的支持,推薦票漲了不少,霞飛會更加努力的.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一個可怕的猜測】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危機,遠古封印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