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詛咒魔盒】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詛咒魔盒】

灰太狼一直在繞著大圈子,西狂風和南血蹄緊追不舍.

他們也知道,想殺這個看門狗不容易,這個忠于岳家三少的看門狗不是一般的戰獸,它是滅世魔狼.現在還沒有完全成長,要是真正成長起來,它就是啃個天階強者,也等于啃白菜.正因為這樣,南血蹄和西狂風才堅決要除去它,只有殺了它,才能真正削弱岳家三少的實力.

"喵!"灰太狼何等聰明,它自然知道這兩個家伙要殺自己,根本不正面硬拼,高低起伏地作無規則飛行,慢慢地拖著時間.

時間越長,對它來說,越是有利.

西狂風和南血蹄尾隨在後,瘋狂地攻擊,不遺余力,一心想斬殺掉這個心腹大患.

廢墟.

因為變故稍微暫停一下的大戰,又再次爆發.

獲得圖騰戰柱支持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實力提升,場中的敵人,則受到削減.見勢不妙的白云飛,變出了一個黑色魔盒.這,是聖級的詛咒魔盒,把它打開,每次都有發出詛咒力量,詛咒敵人,也有詛咒敵人的二之一機率加倍詛咒主人,是一個雙刃劍式的魔物.普通武者根本不敢使用它,因為每打開一次,主人的詛咒機率就會積累下來,如果使用過多,即使幸運地躲過,在前一場戰斗獲勝,那麼以後戰斗也會倒黴.

白云飛臉有得色,他自遠古魔王處,獲得一種免疫詛咒主人的秘法.

也就是說,使用詛咒魔盒,永遠只會詛咒敵人.

而不會傷害他自己,有益無害.

"魔盒,開啟."

白云飛將詛咒魔盒輕輕地揭開一絲,讓里面滿溢的黑光射出來.

那些黑光形成一個惡魔幻影,撲向雪貪狼.雪貪狼欲躲,卻驚訝地發現,在詛咒過程中,身體竟然是無法躲閃的.天羅王子沖過來,將雪貪狼推開,又用身體擋在那個惡魔幻影面前.他不顧一切爆發提升能量,形成一個巨大的烈焰神盾,同時將疾飛下來攻擊的白云飛彈開.

雪貪狼大怒,酷酷的臉上神色不變,雙瞳之中,充滿殺機.

他閃現白云飛的身後,重重一拳.

轟殺下來.

無比詭異的是,身中致命一擊的白云飛沒事,相反,天羅王子卻哇地噴了一口血,背心陷凹下去,隨即整個人變成了冰人.

雪貪狼一下驚呆,自己的攻擊,竟然重傷了同伴?

"這,是替身詛咒."白云飛得意無比地大笑起來:"雪貪狼啊雪貪狼,你知道我剛才為什麼不躲閃嗎?就是想你一拳打死我,真舒服啊,如果你能打得再重一點,那麼我會更加舒服.哈哈哈,你知道我為什麼不怕魔盒的詛咒嗎?因為,我先在身上加了一個詛咒,只要我身上這個最輕微的詛咒一直存在,那麼魔盒就一直不會詛咒我,只要我有魔盒在手,你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雪貪狼抱著顫抖的天羅王子,抬頭看向白云飛,恨得雙目赤紅.

"沒關系,我沒事."天羅王子口中不停地汩血,他極力起站起來,但傷勢極重,根本站不起來.

如果雪貪狼平時一記重拳,在有提防的情況下,天羅王子還抗得住.但這種替身詛咒,讓他身體完全沒有反應,一拳,就重創了內腑.再加上,這種詛咒還帶有屬性,雪貪狼冰寒的拳力,深深的滲入了天羅王子的內腑,這是重創的真正原因.

對于雪貪狼的憤怒目光,白云飛感到非常不爽,他覺得自己身為一個勝利者,不應該受到那種眼光的迫視.

他在自己胸口,重重地轟了一拳.

自殘?

天羅王子渾身抽搐,口中鮮血激噴而出,可以看得出,白云飛的胸膛沒事,而他的胸膛明顯陷了一塊,肋骨在替身的詛咒力量作用下,直接震斷了三根.海胖子的河馬流星拳和葉空的圖騰柱轟殺,此時,就在他的面門,頭頂停下來.

現在大家明白這個該死的詛咒魔盒為什麼是聖級寶物了,原來它的詛咒,是持續有效的.

並非只限一次.

天羅王子中了替身詛咒,一直持續著.

在詛咒消失之前,無論白云飛受到什麼傷害,都會轉移到天羅王子的身上.

這,才是最可怕的……

憤怒得幾乎炸肺的海胖子和葉空,只有停止攻擊,以免自己出手過重,把同伴活生生地打死.

他們停手,血千刃卻沒有.

雙爪上下翻飛,撕裂在葉空和海胖子背後,一片血肉飛濺……葉空和海胖子剛剛想反擊,白云飛就舉起了拳頭,准備向自己的頭頂轟下.雪貪狼悲吼起來,抱著天羅王子躍出百米外,准備離開,然而,白云飛卻閃現他的面前,冷冷地盯著雪貪狼:"跪下來,否則天羅王子會立即死掉!逃,是沒用的,詛咒百公里內有效,你以為你能逃到多遠?如果你不想看著同伴粉身碎骨,那麼就給我跪下來."

"不可能,我甯可死!"天羅王子痛苦地掙紮一下.

"啪!"白云飛用力地扇了他一記耳光:"閉嘴,現在輪不到你說話!現在我最牛,一切都是我說了算!"

他還動手想打第二下,就讓雪貪狼用極憤怒的力量給逮住,整個人讓雪貪狼直接按到地面上,那只高舉的拳頭,差點一拳把白云飛的腦袋打成爛西瓜.

葉空和海胖子死死地拉著雪貪狼的拳頭:"有辦法破解的,一定有辦法,不要沖動!我們想一想,肯定有辦法破解這個狗日的詛咒!暫時留著白云飛這個人渣,忍耐一下,我們馬上就能想出好辦法……"在他們勸解雪貪狼的時候,滿臉囂張的白云飛,輕松地站起來,故意整一整破碎的衣服,以示從容.他與血千刃和血千秋三個一起,瘋狂地攻擊向天羅王子.

雪貪狼,葉空和海胖子,三人用身體護著已經暈厥的天羅王子,一動不動,任憑敵人打擊.

厲氏兄弟沖上來,白云飛一揭魔盒.

第二次使用.

厲氏兄弟兩個同時失明,讓血千刃輕易地踢飛出去.

"我來吧!"柳葉不知道自己的潔淨天賦能不能驅散聖級寶物的詛咒,但她真的無法坐視同伴被敵人虐打.

"你們立即離開這里!"滿臉是血的雪貪狼,抓住血千刃的手,將血千刃整個扔出去.葉空和海胖子,也直接將血千秋踹飛,聯手按住白云飛.他們明白,擁有聖級寶物在手的白云飛,用普通手段,是不可能戰勝的.這不僅是聖級寶物的詛咒力量,還是遠古魔王的算計.

遠古魔王早就算定了這種結局,除非有岳陽在這里,才有辦法破解敵人的計劃.

現在再打下去,只會加速天羅王子的死亡.

所以,只好選擇暫退.

血千刃大怒,剛想攻擊厲氏兄弟和范倫鐵等人,雪貪狼一拳將他冰封住.而另一邊想撲向柳葉的血千秋,更是倒了大黴,一記淨化,他就痛苦得慘嚎起來,渾身冒煙地逃離柳葉的身邊.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這個妞不是他想調戲就能調戲的.

范倫鐵平時是絕對不會撤退的牛頭人勇士,今天,她第一個站出來,扶起厲氏兄弟:"走,我們走!"

那些原來落于下風的魔淵領主,現在,又圍了出來.

想走?

沒那麼容易!

在大家戰又難,不戰又難的時刻,忽然,一直沒怎麼動手的寶兒,站了出來,帶點怯生生地說:"要不,讓我試試!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但岳陽哥哥說我是幸運小寶寶,試一試,如果不行,你們可不許說我!"

她的話,就像曙光.

一下子照亮了眾人的心胸,海胖子的眼淚嘩地下來了:"我的姑奶奶,你不早說,嚇死我了!快快,快把這小子救回來,現在肯叫我老大的人越來越少,千萬要把他救回來.要是這小子掛了,老狐狸一定會拆了我的骨頭,以後想向他借春宮畫也不可能了!"

雪貪狼瞬間閃現寶兒的身邊,伸手,一下握住白云飛轟殺向寶兒的拳頭:"你的帳,慢慢再跟你算!滾!"

他一甩手,先天三級的白云飛整個扔飛出去.

白云飛落地,驚呆.

本來力量與自己不相上下的雪貪狼,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大了?

這,就是憤怒的力量嗎?又或者,是隱藏在雪貪狼體內還沒有開發出來的潛力?

寶兒趕緊召喚寶典,召喚出生命守護戰獸'小花仙’.小花仙沖著暈迷不醒的天羅王子一轉,小手一揮,彩虹光芒沒入他的身體.

瞬間,自天羅王子的體內,一個惡魔幻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

不等它離開,小花仙立即用一個彩虹泡泡把它套住.

那個惡魔幻影拼命的掙紮著,企圖逃離.

寶兒急叫起來:"糟糕,我的小花仙無法消除這個詛咒,只能減弱,必須找到一個人去承受詛咒,我沒有辦法完全消除!"

哈哈哈!

白云飛原來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現在一聽,這金精靈小丑根本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嘛!

他和血千刃,血千秋,得意地狂笑.

既然必須找一個替身來承受詛咒,那麼同樣還受制于自己.天羅王子已經重創了,再找一個目標承受,不是更合理想?白云飛笑了,笑得非常開心;血千刃笑了,笑得非常得意;血千秋也笑了,笑得非常下賤,笑得讓人恨不得一刀刀割他的肉,煎他的皮,拆他的骨,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哈哈哈哈哈!

葉空忽然也笑了,笑得就像是一個瘋子.

接著是海胖子,緊接著是平時絕對不笑的雪貪狼,甚至用來敲都敲不出一句話的厲氏兄弟,他們統統都狂笑起來,笑得淚花四濺.

他們笑得白云飛和血千刃都傻了,呆呆地看著這群仿佛瘋掉的敵人.

莫明其妙.

這群家伙不是打擊過度,承受不住,一下子精神失常了吧?血千秋更是暴跳起來,用烏鴉聒噪的嗓音抓狂地尖叫起來:"不准笑,沒有什麼好笑的,統統給我閉嘴!你們馬上就要死了,有什麼好笑的?閉嘴,你們這些死到臨頭還不知道傻瓜,白癡!"

"不好意思,剛剛想到了一點好笑的東西."葉空沒理會血千秋,轉身向寶兒致歉,又撫撫她的小腦袋:"快把詛咒放在我的身上吧,我迫不及待,想看看這個詛咒的效果.對了,能不能把厲氏兄弟的那個失明詛咒,也放在我的身上!是的,詛咒多點沒事,把他們的詛咒都移過來吧!"

"詛咒多點沒事?"白云飛愕然,難道這個葉空的天賦是免疫詛咒?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你已經死了!】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湖底的秘密】